《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二十三章血咒解禁


    第八百二十三章 血咒解禁

    “怎麼樣?魯兄也布置的差不多了吧。有這幾座法陣將此處徹底罩住,就算就天大麻煩,也能應付一二了。況且,十有八九我們是在白浪費時間而已。”南隴侯將手中的最後一杆法旗『插』進水潭底部的一角後,兩手一拍的苦笑道。

    “嘿嘿!老夫寧願多浪費些時間,也不願出什麼意外。若是此門後麵真是上古修士的秘寶藏匿處,那自然最好不過。如若不是的話,做了些準備總比不做的好。老夫雖對寶物眼熱的很,但對這條老命卻更加看重的。”魯衛英微然一笑,不在意的說道。

    南隴侯聽了這話,搖搖頭就不說什麼了。

    此時老者將手中最後一件陣盤擺好,並激發了禁製,一層白『色』霞光若有若無的浮現在了四周。

    老者滿意的點點頭,這才轉過身來重新麵對閃著血光的石門。

    南隴侯早等的有些不耐煩了,見老者布置完畢,立刻不客氣的猛然將腰間的一隻儲物摘下,往空中翻轉一拋。

    頓時一片白『色』霞光席卷而出,地麵上多出了那晶瑩剔透的古修骨骸。

    “這血咒之門也夠邪門的。破解此門的禁製,竟然還需要下咒之人的精元或血肉才能解除。血肉肯定無法找到了。但是這具坐化的古修遺骸中,應該還有一些修士精元才是。”南隴侯沉聲說道,一張口,噴出了那口金黃『色』飛劍。

    隨後他伸手衝地上虛空一抓,那具骨骸頓時憑空漂浮而起,升到了地麵五六丈高的地方。

    南隴侯手指一彈,頓時一道白『色』法決,擊到了胸口前停止不動的小劍上。

    嗡鳴一聲後。小劍一陣的輕顫,劍尖處突然爆發出刺目的劍芒。

    金燦燦的,耀目異常!

    隨後這點劍芒越來越亮,將化為了一團金『色』芒球。

    片刻後,劍光所化光團瞬間脫離小劍激『射』而出,全都打在了浮在空中的骨骸上,景『色』芒團以下爆裂了開來。

    無數犀利異常地劍氣交叉縱橫,一下將整具骨骸都淹沒進了其中。那間後。大小差不多的骨粉,從劍芒中如沙礫般飄落而下。

    南隴侯目中精光一閃,袖袍一甩,一片金『色』霞光從袖中蜂擁而出,正好就將那些半透明的骨沙,一粒不剩的席卷在其內。

    空中的金『色』劍芒,這時行消退了下去。

    看看被金『色』霞光卷成了一團的晶瑩骨粉,南隴侯暗自點了點頭。然後扭首瞅了一眼旁邊的魯衛英。

    老者見此。自然知道南隴侯的用意。當即不客氣地雙手一搓,那杆白濛濛的法旗就出現在兩手間中。

    輕輕一抖,法旗附近一股颶風憑空浮現。

    這時南隴侯盤膝而坐,兩手掐訣,口中發出低沉的咒語聲。然後各『色』法決從手中一道道飛出。全都打在了包裹骨粉的金霞上。

    金『色』霞光被這些法決一催,裹著麵的骨粉緩緩翻滾旋轉起來。

    這些半透明的粉末在霞光中泛起各『色』的靈光,閃爍不定,顯得豔麗異常。

    這時。一旁的魯姓老者試探地攻擊了下石門。

    他沒有慌張動用手中的法法旗攻擊,而是隨意的單手一抬,紅光一閃後,數顆拳頭大火球一連串的『射』向了石門。

    “噗噗”幾聲輕微的悶響。

    火球剛一靠近石門,上麵血光狂閃幾下後,突然活了過來。大片地赤芒往中間一聚,一陣交織凝聚,化為一個和石門雕刻鬼頭一模一樣的巨大鬼臉。足有丈許之大。

    鬼臉一口將幾枚火球吞進了大口中,閃了幾閃,立刻潰散不見。石門竟回複了原狀。

    看到這一幕,魯姓老者心一驚。但猶豫一下後,又將手中法旗衝著石門一指。

    旗上已經浮現的那股颶風,馬上化為一條風龍,呼嘯著攻擊著石門。

    鬼臉再次浮現,同樣大嘴一張後。大片紅光從口中噴出。一下將那風龍卷入了血光中,被收進了鬼口中。然後鬼臉在老者驚怒交加間。再次的消失。

    魯姓老者和南隴侯互望一眼後,不禁麵麵相覷起來了。

    “這血咒之門,果然有些古怪。還是老老實實按照蒼坤上人地破解之法,解除此門吧。”南隴侯歎了一口氣,緩緩說道。

    魯衛英聽了這話,『摸』了『摸』下巴,也隻能點點頭而已。

    雖然他還有更厲害的攻擊手段,但這石門上的鬼臉實在有些邪門。他可不願弄巧承諾的搞砸了此事。以蒼坤上人昔年偌大的名聲,想必找出的破解之道有較大把握才是。

    “去!”南隴侯這時一聲低喝,衝半空中的霞光一點指。

    霞光金『色』大放,嗡鳴一聲後,毫不遲疑的向石門卷了過去。

    血光閃動,那隻鬼臉再次從門上浮現了出來。隻是這一次,鬼臉方麵無表情地和金霞才一照麵,摻雜在霞光中的骨粉突然化為米粒大小白『色』光點,拚命的向鬼臉粘附而去。

    而鬼臉一接觸這些光點,驀然冒出了一股股灰白『色』霧氣,鬼臉瞬間溶解了開來。片刻後,整個石門都被籠罩在灰霧之中。

    霧氣中鬼哭淒厲之聲大起,血光閃動不已。

    隨後一條條粗大的血『色』觸手,一下從霧氣中衝出,拚命的抽打著青石地麵,仿佛整個石門都活過來一樣。但轉眼間這些觸手被灰霧一罩後,立刻一根根的融化潰散開來。

    “就是現在。動手!” 南隴侯一見石門上的情形,毫不猶豫的大聲叫道。

    隨後他一點身前金劍,兩手一掐訣,全身靈力通過法決灌注到了飛劍中。

    金『色』飛劍瞬間化為一道刺目金虹,破空『射』去。

    一側地老者則臉『色』陰沉,同樣將大半靈力往旗上注入,手中法旗直接拋了出去。

    白光閃動後。此旗一下化為數隻風龍,氣勢洶洶地再次撲向石門。

    轉眼間,金虹和風龍先後紮進了灰霧中。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從霧中傳出。金芒、血光、颶風同時在霧中交織到一起,然後混為一團後地爆裂開來。

    一陣狂風後,石門頓時清晰可見起來,灰白『色』地霧氣一下被爆炸驅散的幹幹淨淨。 南隴侯見此,雙目一眯。

    石門上血光全無,仿若禁製全消的樣子。

    目光略微轉動一下。南隴侯又瞅了一眼『插』在『插』入石門表麵半截的金『色』小劍。

    神識一動之下,小劍突然從石門上飛『射』而出,化為數尺長金虹,對準石門就是縱橫交錯的『亂』砍一起。

    轟隆隆的一陣雜『亂』之聲傳來,在金光大放中,整座石門竟被飛劍砍成了一堆碎石。

    一股腥臭之極的氣息驀然傳遍了開來。

    可是南隴侯和魯姓老者一看清楚石門的碎屑後,臉『色』均都大變起來。

    這些碎石屑切口處,竟然像人一般。汩汩地流出暗紅『色』的黑血來。而那種腥臭氣息,正是從這些黑紅之血中傳出。

    此種情形實在是說不出的詭異!

    石門雖然被斬碎了。但是南隴侯二人並未看到什麼驚人的東西。因為在石門之後,出現了一條黝黑的階梯來,往地下延伸而去的樣子。

    “走!我倒也看看,這血咒之門倒底都有些什麼寶物。竟弄的如此神秘兮兮的。”南隴侯望著仿佛直通九幽地下地通道。『舔』『舔』嘴唇後,突然冷笑的說道。

    隨後也沒有招呼魯姓老者,就自顧自的向前大步而去,幾步後就進入了通道之中。

    魯姓老者卻在原地佇立了片刻。

    他望了望地麵上冒著黑血的血咒之門的殘骸。又瞅了瞅那條暴『露』在眼皮底下地通道,眉宇間不禁緊鎖了起來。

    忽然間他長吐了一口氣,人一抬腿也走進了通道之中。

    有些出乎老者的意外,這條通道非常的短,僅僅深入地下二十餘丈後,就到了一間地下大廳中。

    大廳不大,隻有七八丈寬廣。

    整間大廳除了一張供桌外,到處空『蕩』『蕩』的。別無它物。

    當老者進入此地時,南隴侯正站在大廳中間,怔怔地望著供桌上的幾樣東西,整個人仿佛在發呆著。

    老者有些驚疑的走了過去,同樣望去。結果心中頓時一震。

    “天元果!我沒有看錯吧。這就那吃了一顆,就可延壽百年的天元果。那個紫『色』的靈芝,難道是傳聞中補天芝,看此火候應該有了上萬年。就是生吃也可以精進數十年苦修的?而這個金光燦燦的竹子。莫非是三大神木中的金雷竹!還有這……”魯衛英一看清楚供桌上供著地六七種花草後,先是一呆。隨後臉『露』駭然之『色』的語無倫次起來,他幾乎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情不自禁的向前兩步,打算湊近些看看。

    “魯道友,我要是你的話,就不會如此莽撞的。你真以為這些靈『藥』就赤『裸』『裸』的擺在這,讓我等拿的嗎。道友仔細看清楚了四周再說?” 就在老者興奮異常地時候,南隴侯突然冷冷地開口了。

    “南隴兄,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老者一聽此話,如冷水澆頭,神智頓時一清,急忙驚疑的重新打量下四周。 “咦!這好像是傳聞中小須彌金剛陣。佛宗地法陣,怎會出現在這。”魯姓老者終於從四周牆壁上隱現的一些符文,看出了些名堂,大感意外起來。

    

Snap Time:2018-01-19 21:21:24  ExecTime:0.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