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二十二章靈緲園


    第八百二十二章 靈緲園

    “不錯,的確是此門。”南隴侯望著這扇不大的石門,麵『露』思量之『色』,但最後長出一口氣的說道。

    “這門上血氣好像魔『性』太濃了些。不會有什麼問題吧?”魯衛英看了一會兒,有些不放心的問道。 “此門是上古修士,用全身精血所封印。自然有異於普通禁製,這是很正常之事。怎麼,魯兄現在想打退堂鼓。”南隴侯目光一轉,淡淡說道。

    “退堂鼓?都已到了此處,魯某怎會做這種蠢事。不過為了以防萬一。是不是該謹慎一些。”老者搖搖頭,凝重的說道。

    “魯兄如此一說,倒也不是沒有道理。此門的確給人一種不舒服的感覺。這樣吧,我們先在門外布置下幾層禁製。這樣萬一有了什麼不妥,退路也無憂的。”南隴侯想了想,神『色』一緩的說道。

    “好,如此最好了。就依道友所言。”魯衛英毫不猶豫的點頭,欣然同意了下來。

    於是南隴侯和老者從身上取出幾套布陣器具,開始在水潭底部設置起法陣來。

    但就在南隴侯二人準備解禁血咒之門的時候,在內穀另一處,一座遍布黝黑山石的巨山中,一行幾人正慢慢的向山頂而行。

    為首的是一驚麵『色』陰厲的中年修士,旁邊則是一位青衫老者,竟是鬼靈門門主和魏無涯二人。

    那王天古則落後二人身後丈許處。

    在他們三人身後,另有四名結丹期鬼靈門修弟子緊隨著。

    “這鬼地方還真邪門,如此偏遠地方竟然上百都設下了禁空禁製,連離地數丈遠飛行都不能。”王天古望了望頭頂出不遠的血紅『色』雲霞,忽然喃喃的低語一聲。

    “越是這樣,越說明我們找對了地方。若我是上古修士也會將緊要之地設在如此地方。畢竟有這等禁製存在後,想必也沒有幾名修士。願意徒步走上一兩日到此來的。” 鬼靈門之主神『色』不變,平靜的回道。

    “費了這麼多心思,希望我們這次沒有找錯地方吧。這一路上,我們已經折損了三名弟子了。”王天古『露』出幾分無奈的樣子。

    鬼靈門之主聽了這話,嘿嘿一笑,並未回答什麼。

    但這時,魏無涯望了望峰頂處,麵無表情的說道。

    “我們進入內穀後。也已經走了三日兩夜,應該也差不多到了吧。不要告訴我,還要再走上數日!”

    “魏道友放心。翻過了此山,就到那地方了。不用過於心急!此事若是成了,我們鬼靈門固然可以成為魔道第一大宗,魏道友突破化神期,也是指日可待地事情。” 鬼靈門門主對魏無涯不敢怠慢,神『色』一緩後說道。

    “哼!說實話。我對靈緲園的傳說並不相信。多半是那些上古修士以訛傳訛的謠言而已。若真有這麼一處位於靈界和我們人界交界處的空間,早應該被其他修士找到了,還能保持至今。”魏無涯沉默了片刻,有些譏諷的說出了這麼一句話來。

    “魏兄既然不信,當初為何一口答應本門的邀請。”鬼靈門門主並未『露』出異『色』。反而頗感興趣的反問一句。

    “王道友都如此鄭重其事,幾乎將門中一半精銳盡數帶出,自然對墜魔穀此行真有一定把握才是。想必道友要找的,即使不是靈緲園。也應該是一處上古修士地密地。老夫既然知道了此事,自然要摻上一腳了。你們借助老夫名聲來鎮住其他入穀修士,老夫則分上一些寶物,應該不過份吧。”魏無涯想都沒想,不客氣的說道。

    “哈哈!魏兄倒也快人快語。不過,魏道友有一件事料錯了。本宗花費了如此大心血,正是衝那靈緲園而去的。這靈緲園可不是什麼虛假之物,而是確有此地。整個墜魔穀。其實就是上古修士為了專門看守靈緲園而修建的。我們隻要翻過此山,再過數個時辰就可以親眼得以得見了。到時開啟此處空間,還要靠魏道友多出力了。”鬼靈門門主一陣大笑,麵『露』一絲狂意的說道。

    魏無涯聞言有些意外,臉上『露』出一絲動容之『色』。

    “聽王門主話的意思,似乎手已經握有了靈緲園存在的證據了。”

    “不錯,本宗的確有七八成把握,可以確認靈緲園地存在。至於是何證據。等到了那。魏道友自然就知道了。”黑袍中年人一說完這話,臉上『露』出了神秘之『色』。

    此人倒是梟雄本『色』。自身隻是元嬰初期修為,但麵對魏無涯這位元嬰後期大修士,竟毫無不安之『色』。

    魏無涯點點頭,臉上神『色』回複如初,但心中卻不禁冷笑一聲。

    就算眼前的鬼靈門之主說的天花『亂』墜,沒有親眼見到靈緲園的蹤跡,他是絕不會相信半分的。

    當然,這些腹誹之言魏無涯不會直接說出口地,而是淡然一笑後,話題一轉,忽然提及了另外一件事。

    “貴門的鍾長老一入穀後,就和我等分開來行事。如今已過這般長時間也不見會和。王門主能否告知鍾道友的下落?總不會和其他修士一樣,貴門讓這麼一位元嬰中長老,在墜魔穀中閑逛吧?”

    “魏兄說笑了。不瞞道友,鍾長老其實去穀中另一處密地,尋找另一宗寶物去了。當然此寶雖然珍稀,但肯定無法和靈緲園相提並論了。”鬼靈門門主似乎毫不在意此問,輕描淡寫的回道。

    聽對方如此坦然地承認,魏無涯幹笑兩聲,倒也不好繼續追問下去。一行人等重新沉寂下來,繼續向山頭悶聲走去。

    在一片坑坑窪窪『亂』石堆中,六七名鬼靈門弟子正分散在各處,不停的在一些巨石之下,四處尋覓著什麼。 而鬼靈門的鍾姓老者漂浮在這片石堆的中心處。一動不動。

    雖然他的神識可以輕易罩住數十之廣的荒野之地中,但是要想找出一些特定地標記出來,卻是心有力不足。

    所以此位即使心大感不耐,但也隻有依靠門下這些弟子,大海撈針般的慢慢搜索了。

    內穀某處大峽穀出口處,遍布五『色』霞光地峽穀中突然傳來雷鳴般的轟隆隆之聲,接著霞光大放,一陣電閃雷鳴後。忽然間從穀中衝出來一群修士。

    為首的是名老道和一位綠袍老者,二人雖然看起來沒有任何損傷,但形象頗為的狼狽,一副灰頭灰臉的模樣。

    正是天晶真人和禦靈宗的大長老東門圖。

    兩人他們身後地其他五名綠袍修士同樣衣衫破爛,麵『色』蒼白,似乎吃了一些苦頭的樣子。 倒是那兩隻惡鬼傀儡,仍然和原來一模一樣,沒有任何地變化。

    “總算衝破禁製進入內穀了。想不到天晶道友地兩具傀儡如此厲害。幾乎和初期頂階修士差不了多少了。真是令人羨慕啊!”東門圖衝出穀口數十丈遠後才停下了遁光,回頭看了看身後的峽穀,又瞅了一眼那兩隻麵目猙獰地惡鬼傀儡,目『露』異『色』的說道。

    “傀儡就是傀儡,再怎麼厲害又如何能和東門兄的這幾位手下相比。他們五人各修行五行功法中地一種。聯手起來,恐怕和元嬰後期修士也能抗衡一時吧。” 天晶真人顯然對東門圖戒心不小,一出山穀後故意落後一些,若有若無的來開了和他的距離。而兩名機關傀儡此時各自一閃。站到了老道的身後。

    看到此幕,東門圖先臉『色』一沉,但隨即歎了口氣,苦笑了起來。

    “天晶道友還真對在下夠小心的,在下原以為經過這兩日地協力破陣,道友應該對在下應該沒有什麼偏見才是。道友不如再考慮一下聯手之事。我二人合力尋寶的話,可比單打獨鬥穩妥的多了。”

    “東門兄說的哪話!貧道可對道友沒有什麼偏見,隻是貧道還是喜歡獨來獨往。聯手之事。還是不要提了。現在我二人既然都已進入了內穀。貧道這就告辭了”天晶真人打了個哈哈,若無其事地一口回絕道,施了一禮後,目光就謹慎的盯著對方臉孔,沒有挪開分毫。

    東門圖見此情形,眉頭皺了下,隨即展顏一笑起來。

    “既然天晶道友真不願和在下一起。老夫自然不會再勉強的。那我二人就此分手吧。希望道兄大有所獲啊!”他神『色』如常的輕笑道。 “嘿嘿!那貧道就多些東門兄吉言了。”天晶真人一聽此言,麵上神『色』頓時一鬆。神『色』平和的說道。 然後老道帶著兩隻傀儡。稍微辨認了下方向後,立刻不緊不慢的離開了。 望著天晶真人漸漸遠去的背影。綠袍老者的麵孔卻驀然陰沉了下來。

    “這個老鬼,真是夠謹慎地。和他處了兩天,竟然一絲破綻沒漏。否則,若在內穀探寶中再多出這兩隻傀儡的話,老夫就更安全了一些。” 東門圖仿佛不太甘心的長歎了一口氣,四下瞅了瞅後,就一拍腰間的靈獸袋。

    “嗖”的一僧,一隻銀光閃閃的巨大蝙蝠從袋口飛出,落在了東門圖的麵前。

    他一揚手,一顆烏黑的『藥』丸彈『射』而出。銀『色』巨幅在半空中一口將『藥』丸吞進了腹中,然後一個盤旋,驀然向另一方向飛『射』而去。

    東門圖見到此幕,急忙一招呼身後五名修士,帶頭化為一道綠光飛了過去。 五名禦靈宗修士,緊隨而去。 轉眼間,峽穀口處人跡全無了。

    

Snap Time:2018-01-16 23:09:25  ExecTime:0.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