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二十一章水潭與血咒之門


    第八百二十一章 水潭與血咒之門

    不用銀月出聲提醒,韓立也看出了地圖的大概輪廓,的確和墜魔穀地形一模一樣。

    但是此圖其餘地方畫得粗糙之極,唯有在作出標記之處,變得詳盡起來。

    不但畫出了標記的所處內穀地段,而且連附近的地勢都標注的清清楚楚。

    韓立稍一計算標記所在和自己現在所處位置,相距非常之遠。並且還不知途中會遇到何種奇險。

    韓立略沉『吟』了一下,就搖搖頭將此圖收了起來、

    明知此圖標記處,肯定包含什麼重大秘密。但在沒有搞定靈燭果的事情前,韓立是不打算在另起什麼事端。最後是否還去一探,自然等靈燭果到手後再說了。

    銀月似乎猜出了韓立想法,並未開口再說什麼。 倒是韓立又一翻手,將新的的那個玉盒取出,順手塞進了背後的竹筒內,淡然的對大衍神君說道;

    “這七焰扇所需材料有不少早已滅絕,或者根本難以尋到的。但以前輩的天縱之材說不定可以找到替代之物的。若是能在如今的修仙界,真能仿製出通靈之寶出來。晚輩對前輩是真佩服的五體投地了。”

    “小子。你當老夫是白癡不成。我雖然對通靈之寶很感興趣,但為什麼無緣無故的替你研究煉製之法。難道就因為你一句輕飄飄的佩服話語?”大衍神君沉默了一會兒,就冷笑的回道。

    “通靈之寶哪是如此好仿製的。前輩天縱之才,雖然是韓某生平僅見。但能否研究出來仿製之法來。晚輩其實並沒有多少信心。不過,若是前輩真的能做到此事。在下可以在力所能及範圍內,答應前輩任意一個要求作為報酬。前輩意下如何?” 韓立並未『露』出異『色』,反而冷靜的說道。

    聽到韓立此言,大衍神君又沉寂了片刻。然後才冷哼一聲後,自傲的說道:

    “通天靈寶,老夫早年在一處古修遺址得到過一些資料,才知道此種逆天寶物存在的。對這些連上古修士都敬畏異常地寶物,老夫自然很好奇。從此就多加留意此種寶物。可惜有關通天靈寶信息實在少得很,一直都沒有什麼收獲。如今老夫變成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甚至還有區區數十年的時間就魂飛魄散,倒也不想讓自己留有遺憾而去的。所以明知你使用的是激將之法。老夫也接受了。況且隻不過是找尋一些替代的材料,又不是重新研製出通靈之寶煉製方法。這有何難的?到時候別忘答應我一個要求就是了。”

    “好。那就如此說定了。”韓立灑然一笑,笑眯眯的說定了此事。

    有如此一個連大衍決都能創立出來地奇人在此,韓立自然不會浪費的。

    他手中雖然已經有了虛天鼎這件通天靈寶,但離打開使用還不知是何年之事。何況,像通天靈寶這種逆天級的寶物,自然是越過越好了。

    下邊,大衍神君的聲音全無。估計已經在打開了玉盒,在研究其中的煉製之法了。

    韓立則周身靈光更盛,速度頓時快了幾分的向前遁去。

    小半日後,當韓立再次接近座紫紋蠍巢『穴』所在山頭時,南隴侯和魯姓老者卻走在一處陌生的地下通道中。此處奇黑無比。四處『潮』濕,以二人的修為,也隻能看到數丈內地東西。

    “南隴兄。真想不到,在這種遍布熔岩的地方。竟然還有如此陰『潮』的地方。我對那血咒之門的事情,如今倒有了七八分相信了。”魯衛英跟在南隴侯身後丈許處走著,緩緩說道。

    “魯兄原來是一直將信將疑!道友也知道,有關血咒之門的事情,就是當初本侯和姓雲賊子一齊找到蒼坤上人遺書時,都沒有提及此事。否則,鬼靈門地人絕不會放過此地的。血咒之門可是本侯先人代代口傳的秘事。”南隴侯微然一笑的回道。

    “不過,若非開啟血咒之門需要兩名元嬰修士之力。南隴兄恐怕也未必會拉上魯某吧。”魯姓老者眼珠微轉。忽然一笑地說道。

    “魯兄說笑了。我和道友相交如此多年。有這等好處,自然要叫上魯兄了。要不,怎麼一直將此事瞞著那姓韓小子。”南隴侯打個哈哈,含糊的應付了過去。

    “那魯某多謝南隴兄美意了。”魯姓老者略微試探後,馬上識趣的也不提此事。了。

    在這種隻有兩人探寶的情況下,稍微點醒下對方的就好。好讓南隴侯知道他對其存有一定戒備,可別中途做出什麼過河拆橋事情。他可不像糊糊塗的在這種地方,和對方撕破了臉皮。再大戰一場。

    南隴侯同樣知道老者的用意。表麵神『色』如常,但心中卻冷笑一聲。

    二人在沉默中。前進了一小段路,前方傳來了微弱的亮光。二人同時一喜,立刻加快了腳步,走進了一座不小地鍾『乳』洞窟中。

    此洞窟三十餘丈寬廣,洞頂地上,遍布數尺大小的圓錐狀鍾『乳』岩,四壁白光閃閃。但最惹人注意的,卻是在洞窟中心處,有一口十餘丈大小的碧綠水潭。

    水潭除了潭水稍微翠綠了些,看起來並無任何異常。

    “血咒之門真的在此地?” 魯姓老者四下打量了一遍,並未發現有何禁製存在,終於忍不住的問道了。

    看著剛才還口口聲聲說有七八分相信,如今就質疑起來的老者,南隴侯斜瞅了一眼,臉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色』。 “是這,不會錯地!但血咒之門如此緊要地地方,自然被蒼坤上人離開時用禁製重新掩去了。隻要將禁製扯去即可。”南隴侯不慌不忙的回道,目光一轉之下落到了洞窟中間地水潭上。

    魯姓老者怔了下,有些恍然的同樣打量起了水潭。

    這時南隴侯大袖一甩,一根藍『色』的小旗從袖口中飛『射』而出,然後“噗”地一聲。小旗直接沒入了水潭中不見了蹤影。

    然後就見南隴侯兩手一掐訣,口中念念有詞起來。

    隻見原本平靜的水潭表麵,忽然間水波『蕩』漾,潭水慢慢旋轉起來,並且越來越快,漸漸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而在漩渦中心處,隱隱有嗡鳴之聲傳來。

    “分水旗?沒想到南隴兄竟然還有這麼珍稀的寶物。”魯姓老者見到此幕,有些驚訝起來。

    “沒什麼。此旗除了分開水麵外。並沒有多大的用途。”南隴侯卻搖搖頭,淡淡的說道。

    隨後他口中一聲低喝,兩手一揚,又兩道法決打入漩渦之中。

    潭水一下高漲數丈的猛然分開,一條通道出現在了眼前。

    南隴侯二話不說,縱身化身為一道金光直接飛入而下。

    魯衛英略微猶豫一下,也化為白虹,緊跟了進去。

    片刻後。魯姓老者臉『色』有些發白起來。

    這水潭很深,不,應該說非常深。

    他足足往下飛行了二三百丈距離,竟然還沒有到底的樣子。這讓遁光中地他,抬首望了望化為一個小光點的潭口。心有些嘀咕了起來,並隱隱有這種壓抑的感覺。

    好在在飛行了百餘丈後,終於見到下方的南隴侯猛然間遁光一閃的緩緩落下,終於到了水潭底部。

    老者莫名的心中一鬆。同樣將遁光一收,輕飄而下。

    潭底足有十幾丈大,呈圓形,似乎比潭口還大一些的樣子。而地麵濕漉漉的,鋪著巨大地青石地板,顯得光滑異常。

    中間的青石地麵上,『插』著那杆分水旗,深入地麵半截。但旗麵上散發著籃濛濛的靈光。

    四周都是碧綠異常的高大水幕,直通潭口巍巍高聳。

    “這血咒之門,若藏在這,倒還真是隱秘異常。普通人,任誰也不會深入水底數百丈的吧。不過,當初蒼坤上人如何知道此地地。這倒有些奇怪了。”魯姓老者打量了附近一遍後,眉頭一皺的說道。

    “這個……,大概是蒼坤上人神識過人。直接將分神深入潭底。探測到的吧。”南隴侯不禁一愣,有些不太肯定的說道。從未想過此事地他。心中也有一點驚疑起來。

    “可能如此吧!”老者『摸』了『摸』下巴,目光閃動幾下。

    南隴侯略沉『吟』一會兒,就搖了搖頭,將心中的這疑慮拋置了腦後,驀然一拍腰間儲物袋。

    一道白光從袋口中飛出,那個當初在內穀入口處使用過的白『色』玉佩,被祭到了半空中,滴溜溜的旋轉不停。

    南隴侯兩手掐訣,一道道顏『色』各異的法決不停的打出,往玉佩上飛『射』而去。轉眼間,就被玉佩吸納的幹淨。

    隨後白光耀目,玉佩驀然麵朝一麵水幕停止了轉動,並發出了鳳鳴般的清音。

    南隴侯一言不發地一抬手,衝玉佩用力一點指。

    玉佩一顫之下,大片白霞頓時從玉佩表麵噴『射』而出,向前方席卷而去。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白『色』光霞所過之處,水幕如同破裂的畫卷一般扭曲撕裂開來,在霞光粉碎消失。

    取而代之的,一麵高約三丈的拱形石門,閃爍著血『色』紅光的浮現而出。

    石門表麵雕有一個巨大的獨角鬼頭 ,幾乎占了石門表麵大半麵積,栩栩如生,猙獰凶惡。 “這就是血咒之門?”魯姓老者眼角抽蓄一下,喃喃的說道。

    不知為何,一看到此門,他突然有些心驚肉跳,心中大感不安起來。

    

Snap Time:2018-01-19 15:33:39  ExecTime:0.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