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二十章血咒之門


    第八百二十章 血咒之門

    見到韓立舉動,南隴侯和老者也不客氣的一人將一隻『藥』瓶,小心的收進了自己儲物袋中。

    然後三人的目光,自然落在了剩下的兩件古寶上。如今是兩件寶物,三個人,可的確有些不好分了。

    就在南隴侯二人有些遲疑之際,韓立眨了呀眼睛,突然輕笑了起來。

    “這樣吧。我也不缺什麼古寶。兩位道友身上若帶了足夠多的靈石,這兩件古寶,兩位道友盡管拿去。隻要付我等價的靈石即可。”韓立慢悠悠的說道。

    “韓道友如此謙讓,我二人就恭敬不如從命了。靈石老夫倒是帶了許多來。”魯姓老者聽了此言,當即『露』出喜『色』,一口答應了下來。畢竟古寶這東西,在天南修仙界根本是有價無市的東西。

    南隴侯本身更是缺乏古寶,自然也滿臉是笑的同意了韓立建議。

    於是在這二人勉強將身上靈石搜刮的差不多時,總算湊足夠多的數量,交給了韓立。

    如此一來,雙方倒也算得上皆大歡喜了。

    韓立看到南隴侯二人將剩餘兩件古寶收起後,就仿佛漫不經心的隨手一招,將那被南隴侯丟擲一旁的青蠶袍,吸到手上。然後大搖大擺的收了起來。

    南隴侯二人見此,雖然一怔。但韓立剛將兩件古寶讓與他們。他們倒也不好就此小事,說些什麼。

    此袍雖然稀有,但實際用途卻並不太大,也就任由韓立撿起了此袍。

    三人瓜分完了寶物後,仍有些貪心的將熔岩湖旁邊的靈草,也摘了去。一人都分到了數株。

    這些靈草能在此地生存,自然不是普通之物。是一種火屬『性』靈草“金陽芝”,是煉製火屬『性』靈丹的頂階材料。

    在確定此處再也沒有其它可以引起他們注意的東西後,三人又聚集到石台前,商量起下麵的事情。

    “既然拿到了寶物,韓某就不準備繼續呆在內穀了,打算就此按原路返回,直接回到外穀去。兩位道友不如一起回去。”韓立不慌不忙的先說道。

    “韓道友莫說笑了。我和魯兄號好不容易進入內穀,自然不會如此返回地。倒是韓兄。為何如此心急出穀?”南隴侯嘿嘿一笑,口中問道。

    “沒什麼。隻是韓某已經有所收獲,就不打算再冒風險了。以後修仙之路還長久的很。在下可沒有興趣在如此危險的地方多待下去。”韓立卻隨意的回道。

    “!想不到韓道友深知保身之道。可惜我二人不能和道友一路了。韓道友可以獨自先出穀去。”魯姓老者笑眯眯的說道。

    “獨自走?可在下若是將兩儀環帶走了。兩位道友如何應付通道中的北極元光。”韓立臉上『露』出一絲古怪,緩緩的問道。

    “這一點,我二人早就考慮好了。韓兄盡管放心!那蒼坤上人在內穀早就尋到了一處傳送陣,可以直接傳回外穀去。不過到那略有些路程,還不如由原路返回來的快。否則,本侯就直接告訴道友了。”南隴侯胸有成竹。毫不遲疑地回道。

    韓立不禁一怔,但隨即神『色』如常的點點頭:

    “原來如此。那韓某就此和兩位道友告辭了。希望兩位,還能大有所獲。” “多承韓道友吉言了!”

    “陸某就不送道友了。”

    南隴侯和魯姓老者一見韓立真的告辭離去,連忙心中均喜的說道。

    韓立微微一笑,最後若有若無的瞅了那具晶瑩的骨骸一眼。人就化為一道青虹向出口飛『射』而去,轉眼間就不見了蹤影、

    原本一直笑眯眯的老者,一見韓立所化遁光出了此地,臉上的笑容一斂消褪。而南隴侯卻麵無表情地一拍腰間靈獸袋。數隻金黃小鳥從袋中飛『射』而出。

    正是他馴養的靈禽“千鸝”

    大袖衝著出口處一拂,幾隻千鸝化為幾團金光激『射』飛出,同樣飛入了通道中,一閃不見了。

    然後南隴侯輕輕閉上雙目,似乎在感應著什麼。

    魯衛英見此,眉梢微微一挑,就平靜的待在一旁,一語不發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南隴侯眼皮輕輕動了下,然後緩緩睜開了雙目。

    “那人的確已走了。最起碼不在這附近。千鸝搜查過了方圓十的地方,並沒有他地蹤跡。”南隴侯鎮定的說道。

    “你不是說過,這人的神識非常強大,會不會用隱匿之法瞞過了你的搜查。”魯姓老者卻眉頭輕皺,提出了疑問。

    “放心。他若是真隱匿在附近沒走地話。決無法瞞過本人的。至於其中的原因,本侯就不向魯兄細說了。”南隴侯一『摸』下巴,『露』一出絲詭異的說道。

    將南隴侯如此自信的樣子。魯衛英有些將信將疑。不過他略一絲思量下。還是兩手一掐訣,向四周打出了幾道法決去。

    一層白濛濛的小型隔音罩。出現在了四周,將他們完全罩在其中。

    南隴侯笑了笑,但臉上『露』出不以為然之『色』。

    “小心些,總是沒錯的。這位韓道友底細,我等一直都無法看透分毫。明明修為不高,但給我的感覺卻是高深莫測。他最後看了一眼骨骸,不知是否看出蹊蹺了?” 魯衛英布置完了隔音罩,才放心地說道,隻是說道最後一句話時,又有些驚疑起來。

    “魯兄,你太多心了。韓立這小子雖然神通不小,但怎會知道骨骸的秘密。應該隻是無疑舉動罷了。畢竟這具骨骸的確看起來,有些不同尋常的樣子。”南隴侯搖搖頭,說道。

    “不管是否真看出異常來。但他不想和我們待在一起是真的。也許他覺得自己神通足夠,一個人也能在內穀中探寶吧!”老者想了想後,又若有所思的說道。

    “好了!隻要這小子不來妨礙我們,管他是真出穀還是假出穀。我們隻提高下警惕就是了。倒是時候不早了,我們也抓緊行動。””

    “照蒼坤上人遺書所說,這些古修骨骸正是破除那扇血咒之門的鑰匙。此門既然用如此厲害禁製封印住,可見麵的東西非同小可了。上古時期,血咒之門一般都是用在存放重寶地地方。這具古修遺骸變成了透明之『色』,正是施展過此咒地標誌。當年蒼坤上人之難而退。正好便宜了我等了。”南隴侯歎息的說道。 “不錯。相比血咒之門後地重寶,我們現在得到的寶物,應該不值一提才是。好了,我們也出發吧。那扇血咒之門雖然離此不遠。但我們還是及早將寶物取回才好的。”魯姓老者沉『吟』了一下後,說道。

    “魯兄所說有理,我們也出發吧。本侯對血咒之門後的東西,也期待的很啊。要不是當年蒼坤上人,湊巧在血咒之門附近又發現了這具古修遺骸,我們可拿那門毫無辦法的。這位當年往門下下咒之人,竟然沒有離開血咒之門多遠,就在此坐化掉了。這倒有些古怪的。看來當年這位古修,肯定另有一番故事的。”

    “什麼故事不故事的。對這些老夫根本不感興趣。南隴兄,走吧。”

    不久後,從巨峰下的山洞中飛『射』出兩道遁光,越過巨峰直奔某個不知名的地方而去。

    這時韓立並沒有留在附近,早已飛在了往回而返的路上。

    如今已百之外,而且韓立腦中銀月正問著什麼。

    “主人。你真的就此離開了。那二人分明有些事情瞞著主人的。那具骨骸似乎也有些問題的。”銀月不解的聲音傳來過來。

    “此事我當然知道。多半牽扯到其他什麼寶物吧。雖然我也有些動心。但是我現在更關心的,還是靈燭果的事情。除了此物,穀中還有什麼寶物,對我更有用處。已經落後鬼靈門如此長時間,不管南隴侯二人有什麼圖謀,我都不想再『插』手下去。”韓立一邊按原路飛遁著,一邊淡淡的說道。

    “原來如此。相比靈燭果,這墜魔穀的確沒有其他對主人價值更大的寶物了。不過,主人最後突然拿起那件青蠶袍,倒底是何用意。小婢並未覺得主人,真是貪圖此物。”銀月又好奇的問起了另外一事。

    “嘿嘿!這件事,也可算是那兩個老家夥有眼無珠了。”韓立聞聽此言,卻嘴角一翹,有些譏諷的說道。

    “主人,這話是什麼意思?”銀月有些疑『惑』起來。

    韓立沒有馬上回答,而是驀然一伸手往儲物袋中一拍。

    青『色』靈光一閃,那件輕蠶袍就出現在了韓立手中。

    “茲啦”一聲,韓立兩手如鉤,竟將青蠶袍沿著一邊角,輕易的撕了開來。 “咦”銀月詫異起來。

    因為韓立從青袍的夾縫中,竟然取出了一小塊非布非絹的東西。上麵竟用最原始的方法,用碳筆勾出的一些粗粗細細的簡陋線條。 韓立將破損的青袍一收,單手拿著那塊薄薄柔軟的東西,眼睛微眯的細看了起來。

    “這是一塊地圖。而且好像是墜魔穀的地圖。”韓立凝望此物的同時,銀月自然同樣看的清清楚楚,大門她隻看了數眼,就情不自禁的驚呼起來。

    韓立沒有言語,但盯著地圖上某個顯眼的粗大標記,雙目不禁微眯了起來,

    

Snap Time:2018-01-23 20:06:59  ExecTime:0.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