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一十七章斬獸


    第八百一十七章 斬獸

    紅光突然在水幕中心處大放,接著一道火焰巨柱在火蟾獸周圍憑空卷起。

    瞬間,無論水龍、指環還是兩口藍『色』長戈,都被強行擠出了火柱之外。而在火柱中心處,隱隱發威的正是那隻火蟾古獸模糊的身影。

    就在所有攻擊都火柱彈開的同時,自知中了圈套的火蟾獸趁此機會後退一蹬,化為了一團烈焰激『射』而出,目標正是那個正在漸漸彌合的孔洞。

    南隴侯和魯姓老者見此,麵『色』一驚,急忙指揮自己寶物,想在追上阻止此獸遁出禁製。

    但似乎有些遲了。

    眼看那團烈焰接近了水幕,眨眼間就要一閃而出。這時,忽然遠處尖鳴聲響起,那火蟾獸方將一隻前肢探出孔洞,就覺眼前黑芒一閃,什麼東西一擦而過, 同時那隻前肢一熱一涼間,驀然少去了一大截。

    火蟾身子一陣的抽蓄,一股難以忍受的劇痛從斷肢處傳來。

    此獸縱然神通不小,但也無法自禁的一聲慘叫後,就此從空中跌落下來。

    外邊的南隴侯二人見此大喜,立刻指揮寶物圍著無法站起的火蟾獸,劈頭蓋臉的一陣狂擊。

    其中的碧綠指環一陣虛幻後,幻化出數百幻影出來,圍著火蟾上下翻滾不停,想要近身禁錮住此獸,而兩道藍『色』長戈,則是也搖身一晃,化為兩道五六丈長的藍『色』冰蟒,直接就飛身撲上。

    但此獸不愧為當年蒼坤上人也忌憚幾分的上古奇獸,雖然被斷去一肢,但絲毫不影響其修為神通。幾乎一念之間,密密麻麻的光盾再次浮現身前,將這些攻勢竟就全接了來。

    那些碧綠環影。根本無法近其身前分毫,自然淡不上什麼禁錮了。隻能憑借普通威能不停的撞擊那些光盾,效果微乎其微。

    而兩道冰蟒在屬『性』正好克製這些火屬『性』光盾,每一次撲去,必定擊碎一麵小盾,但是這些盾牌幾乎窮無盡的。同樣效果不大。

    但片刻後,六道藍『色』光柱從天外激『射』而來,加入了攻擊。每閃一下。就必定有一麵光盾擊破。

    轟隆隆之聲頓時大起,火蟾獸剛想站起的身形,一時間再次被壓倒在地。

    南隴侯一怔,微微一瞥。

    就看見韓立不知何時飛轉到了不遠處,正一揮手,將一隻手臂上地黑氣驅散。而在其身後,六隻藍『色』巨龜傀儡張口噴出一道道的碗口粗光柱,攻擊著水幕中的火蟾古獸。

    韓立目光一轉。看了一眼,掉落出水幕外的火蟾獸斷肢。

    此東西雖然脫離了原來主人的身體,但仍泛出絲絲的紅光,漂浮在水幕附近,仿佛還具有靈『性』一般。

    韓立見此情形。目中閃過一絲訝『色』。

    他剛才遠遠見到情形危急,火蟾就要遁出禁製。情急之下,一道陰魔斬放出,這才斬斷了此獸的前肢。

    可沒想到。肢體掉落後的火蟾獸還如此凶悍。雖被兩名元嬰修士家六隻巨龜傀儡攻擊,還仍能支撐不倒。怪不得當年地蒼坤上人在元氣大傷下,自知不敵的主動退去。

    “韓道友,這隻火蟾身上的火屬『性』靈盾,不滅不休源源不絕。恐怕還需要你那種寒屬『性』神通來克製了。否則,此戰還不知要耗到何時。”魯姓老者眼見火蟾獸身上小盾一被打散後,立刻化為淡淡火雲被吸入火蟾獸體內,然後又一批批的光盾湧出。頓時有些焦慮的大聲叫道。

    不用老者說此話,韓立也看到了此情形。

    他沒有言語什麼,大袖一甩,十餘口金燦燦飛劍從袖中飛『射』而出,一個盤旋後就在韓立法決一催下,凝結成一把丈許長巨劍。

    此劍金光燦燦,寒氣『逼』人。

    這一舉動,讓魯衛英和南隴侯不禁一呆。

    他們是想讓韓立施展那種可怕的藍『色』寒焰來對付火蟾。可韓立竟放出眾飛劍。他們自然不解起來。

    眼見巨劍成形。韓立麵無表情的伸手衝其一招。

    金光微閃,巨劍墜落而下。停留在了韓立身前。

    韓立一張口,一道纖細藍焰脫口而出,正好擊在了巨劍之上。

    金劍微微一顫,隨之一層藍焰將此劍包裹其內,熊熊燃燒起來。

    韓立猶豫了一下,兩手一搓,又一道法決打了過去,激發了劍中的辟邪神雷。

    頓時低沉地霹靂聲響起,巨劍的藍『色』火焰中,多出了無數纖細的金『色』電弧,閃動不已。

    韓立見此,目中寒光一閃,單手衝水幕中的火蟾獸一點指,口吐一個“去”字。

    在嗡鳴聲中,巨劍化為一道金虹激『射』而去,直向那火蟾獸斬去。

    而此刻南隴侯和魯衛英二人一陣狂攻無效後,攻勢卻為之一緩,火蟾趁此機會總算緩過一口氣來。

    它身上火紅靈光,一暗一明之間,腹部突然間急劇膨脹起來,看來打算施展什麼神通加以反擊。

    就在這時,金『色』巨劍瞬間飛至了火蟾獸的頭頂,帶著聲勢驚人地雷鳴聲往下狠狠一斬。

    火蟾獸盯著上空的金劍,碧綠的雙目幾眨幾下,似乎也感應到了巨大的威脅。隻膨脹了倍許地肚子,顧不得在繼續下去,怪鳴一聲,噴出一顆赤紅晶瑩的火彈出來,直奔頭上落下的金劍迎去。

    此火彈隻有拳頭大小,但表麵光滑,其內紅光閃動,猶如一顆巨大的火珠。一出口後,整個水幕中的空氣,都一下炙熱起來。

    “妖丹?不對!不是實體,不是的。”韓立一見此火彈噴出,先是嚇了一大跳。但隨即就發現此物並非實物,這才放心下來。畢竟真要是火蟾妖丹,他可要投鼠忌器的。

    韓立法決一催。金劍毫不遲疑的斬擊到了火彈之上。 以青竹蜂雲劍犀利程度,再加上是凝結了十口飛劍威能,此火彈雖然有些古怪,但以韓立想象自然是一劍斬滅此物才是。

    但讓他大吃一驚地一幕出現了。

    “砰”的一聲後,火彈光華大放,紅光金芒交織到了一起。隻斬開了一半,巨劍就被火彈硬生生地阻擋住了下落之勢。

    火蟾獸的目中擬人化的閃過一絲譏笑。隨即就張口就一聲尖鳴。

    被劈開一半的火彈,那間爆裂了開來。

    大片赤紅之光宣泄而出。但又瞬間凝聚為一條兩丈長的紅『色』光蛇。一躥之下,次光蛇猛然將巨劍盤旋纏繞,死死包在了其中。

    巨劍為之一滯,看情形竟就此被禁製的樣子。

    韓立先是一怔,但隨即嘴角一翹,泛出一絲冷笑。

    兩手一掐訣,衝著巨劍輕輕一點。劍上立刻金光狂閃,隨即一片纖細電網浮現在了巨劍表麵。無數電弧彈跳爆裂,原本死死纏住巨劍地光蛇,一下被強行從劍上反彈開來。

    巨劍趁此機會微微一抖,驟然從原處消失,下一刻就出現在了火蟾獸地諸多光盾之上。順勢一斬而下,劍上地藍『色』火焰突然間高漲尺許。

    “劈劈啪啪”地碎裂之聲傳來。

    所有光盾一被巨劍斬中,就立刻被藍『色』寒焰凍結成冰,化為晶瑩閃爍的一個個冰盾。但隨後又被巨劍本體那間擊的粉碎。

    一口氣擊破了擋在前麵的十餘麵小盾後,巨劍出現在了火蟾獸本體上空,對準那火蟾碩大的頭顱,狠狠一斬。

    火蟾獸根本沒想到形勢驟然急轉,才剛剛噴出用體內精元真火所化火彈,連喘口氣的時間都沒有,巨劍就連破其護盾,到了頭頂之處。這下即使它靈智不高。也目『露』懼『色』。

    無奈之下,火蟾隻能一張口。

    “唰”的一聲,一根烏黑地長舌從口驟然彈出,直向落下的巨劍纏去,同時兩隻後足一蹬,就要跳躍而起躲過此斬。

    若是普通的飛劍飛刀,此獸此舉倒也沒有做錯。

    畢竟這根蟾舌的堅韌程度,絲毫不下普通法寶。若是普通的寶物。自然可以暫時阻擋一下。

    可這摻入過庚金煉製過地青竹蜂雲劍,其犀利程度那時普通飛劍可比。隻是剛一接觸,金光略微一閃,巨劍就輕而易舉的將長舌一斬兩截,隨即毫不停留的接著斬下。

    “噗嗤”一聲,火蟾獸剛躍起丈許,巨大的頭顱就骨碌碌地從身軀上掉落下來。

    周圍的其它光盾,立刻隨之灰飛湮滅。

    “成了!”魯姓老者一見到此幕,大喜的叫道。

    南隴侯也長出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同時兩手一掐法決,就要分開水幕走過去看看。

    “且慢”

    韓立卻冷冷的說一聲,製住了南隴厚撤去水幕的舉動。

    “怎麼,韓兄這是何意?” 南隴侯一怔,臉上現出驚疑之『色』,一隻手卻不覺按在腰間的儲物袋上。

    魯衛英望向韓立一眼,身形微微一側,同樣略帶一絲警惕的樣子。

    “沒什麼。隻是這隻火蟾還沒有真正滅殺幹淨。南隴兄未免太心急了點。”韓立對這些視若無睹,隻是淡淡的說道。

    “什麼?這火蟾還活著!”

    南隴侯和老者聞聽此言,都吃了一驚,急忙再向水幕中望去。

    這才發現,水幕中地火蟾屍體的確有些詭異的樣子。

    一分為二的軀體和頭顱,竟然仍然靈光不散,漂浮在空中,沒有一絲掉落墜下之意。

    

Snap Time:2018-04-27 00:52:21  ExecTime:0.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