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一十六章誘伏


    第八百一十六章 誘伏

    通過傀儡中的分神,一進入洞口後,韓立將一切感應的清清楚楚。

    出現在白狼前麵的是一個七八丈高的天然通道,兩側洞壁都是黑紅之『色』,並不時有絲絲火苗從縫隙中竄出。讓附近空氣因為高溫都扭曲變形起來。

    韓立相信,修為稍低些的修士一進入此通道內,大有可能不提防之下,立刻會被此處熱風高溫直接熏暈過去。

    這隻白狼身為機關傀儡,自然不存在此事。

    它沿著通道向前飛去,不大一會兒後,眼前一亮,一個火紅的地下世界,出現在了麵前。

    此處麵積足有數百丈之廣,但最惹眼的卻是一個占地大半的熔岩漿湖泊,麵火紅漿泡不停翻滾,再“啪啪”的爆裂開來。給人一種少走近一些,便會被烤成人幹的可怕感覺。

    在湖泊四周則是微紅的赤岩地麵,上麵竟然有幾抹綠『色』閃動,竟是一些靈草生長其上,不能不讓人驚訝。但也可見這些靈草的非同一般了。

    但白狼中的韓立分神,可沒有興趣去顧及什麼靈草,目光早已落在熔岩湖中心處的一塊凸起的巨岩上。

    在上麵,一直渾身火紅的怪物,正翻轉著肚皮,在大聲酣睡著。

    此怪物體形不大,三丈寬,五六丈長,體形酷似一隻巨大的蟾蜍。但一身火焰般發亮的皮膚,讓它看起來氣勢非凡。並且隨著此怪物一呼一吸之間,身上時不時浮現出一層紅『色』的雲霞,襯托出幾分神秘之『色』。

    看來這就是火蟾獸了!

    韓立將此獸看的清清楚楚,小心翼翼的打量了大半天。然後才目光一轉,落在了在熔岩湖對麵的一個石台上。

    此石台一看就是年代久遠之物。

    雖然台子四周雕刻著許多花紋,符文。但台的四角早已腐蝕地破舊不堪了。

    但在石台的中心處,卻一具包裹著一件青『色』長袍的修士遺骸,正安安靜靜的躺在那。

    長袍式樣簡單,古樸奇特,一看就不是如今修士所穿之物。而且經過如此多年,此袍還嶄新如初,散發著淡淡綠光,就可知絕不是普通之物了。

    長袍中包裹的遺骸。早已成了一堆骨頭。隻是這些骨骸竟一根根晶瑩透明,猶如水晶一般清澈,實在有些詭異。

    仔仔細細的掃視了一遍骨骸,再看了一眼那隻火蟾獸後,韓立將分神分出一絲出去,往那骨骸上悄悄纏去。

    他準備先看看那修士遺骸,是否真有什麼寶物在身。

    畢竟表麵看起來。他並未在遺骸上發現寶物和儲物袋似的存在。這讓他心中生疑。

    不過也許寶物被放置了青袍麵或者石台附近某處,故而他打算先搜索一下再說。

    這一絲神識飛至遺骸上空。輕飄飄的落下探去時,異變發生了。

    青袍突然間靈光大放,一層青濛濛霞光浮現其上,一下將這縷神識反彈了開來。

    附近地靈氣一陣的異樣波動。

    原本仰天大睡的火蟾,似乎感應到了什麼。緊閉的雙目一下睜開了。一對碧綠的眼珠飛快的轉動幾下,一下盯住了洞口處的白狼傀儡。

    “ 不好!”韓立暗叫一聲。

    所控製的白狼傀儡急忙轉身,靈光閃動地化為一道白虹,向來路『射』而逃。

    與此同時。看似提醒臃腫的火蟾驀然一個翻身,一下高高躍起的重新落在巨岩上,變成了趴伏的姿勢。

    它瞅了眼白虹消失的背影,大怒之極地低鳴一聲,隨即一對粗大後足猛然一蹬,瞬間被一團紅霞包裹其中,就此追了出去。

    “那火蟾已過來了。兩位道友多加小心了。”法陣附近隱形的韓立,嘴唇無聲的微動幾下。傳音給了南隴侯二人。

    這二人聞言臉『色』一凝,同時往遠處的巨峰望去。

    一道白虹正從麵激『射』而出,直往他們這飛遁而來。 片刻後,又有一團紅燦燦地東西,從洞口一閃飛出,緊追白虹不放。

    看遁速竟然絲毫不慢,並不下於普通的元嬰初期修士。

    看到這一幕,韓立神『色』動了下。

    這一次幸虧派出的白狼傀儡是速度姓的傀儡獸。否則能否將其引過來。還真是兩說的事情。

    想到這。他又一催白狼傀儡中的分神。讓其並不怕損壞傀儡軀體的超常態全力飛遁。然後自己一隻手掌一翻轉,一團藍汪汪冰焰無聲無息的浮現在了手心處。

    南隴侯二人。神『色』陰沉地同樣準備好了法寶,在法陣兩側靜靜等候著。

    巨峰和韓立等人所在位置,看似很遠,但白虹就和那團火紅光霞,轉眼間就先後飛至了附近。

    韓立麵上厲『色』一閃,手上的冰焰無聲息的又大了三分。

    可就在那白虹堪堪飛至了附近,要一頭紮進他們布置好的大陣時。後麵還有三四十丈距離的火蟾,似乎不耐了。

    “呱”的一聲大鳴後,一團赤紅火球從此獸口中噴出。

    剛出口時火球不過頭顱般大小,但激『射』出數丈遠後,“噗嗤”一聲,竟瞬間化為了數丈大小的龐然大物,一下追上了在大陣邊緣處的白狼傀儡,一股高約十餘丈地烈焰颶風,將傀儡獸瞬間淹沒在了其中。

    接著沉悶地爆裂之聲從火焰中不斷傳來,隨即悄然無聲了。韓立臉『色』微變!

    火焰飛快退去,原處的傀儡獸,竟就此消失地無影無存,點滴痕跡都不剩。

    韓立見此,心中自然吃了一驚。

    這火蟾的體內的妖火,果然不是普通的火焰,最起碼勝過元嬰修士的嬰火一籌。就不知自己地冰焰能否克製住。不過,他倒也沒有過於擔心。畢竟能滅殺此獸的手段,他可並非這一兩種而已。

    無論紫羅天火還是大庚劍陣,都是更厲害的殺手。

    況且,就是一口氣放出所有的結丹級傀儡出來,堆也能活生生的滅殺此獸。隻是韓立自然不會舍得如此大損耗罷了。

    傀儡獸在某些情形下,可是大有用處的。

    這時那火蟾首見滅了冒然闖入其巢『穴』的敵人,滿意之極的一聲長鳴。竟紅霞一閃地就要掉頭飛遁而回了。

    這一下,韓立三人有些麵麵相覷起來。其中,尤其以韓立心中一緊。

    這火蟾關南宮婉的生死,韓立怎會讓它輕易離去。眉頭一皺後,他忽然身形一動,化為一道青虹飛『射』而出。

    在法陣另一邊,隔著法陣現出了韓立孤零零的身影。

    南隴侯和魯衛英先是一怔,隨即明白過來韓立的用意。

    韓立的舉動。如願以償的將那原本掉轉了一半身子的火蟾驚動了。它敏捷的一掉頭,死死盯著不遠處新出現地敵人,一動不動,單目中似乎閃過一絲疑『色』。

    韓立也不答話,一隻手托著惹狼濛濛的小團冰焰。另一隻手往腰間一拍,從儲物袋中飛『射』出六團藍光,紛紛落在了身後。 光華一斂後,六個身高三丈。靈光閃閃的巨大藍龜出現在了韓立身後。正是韓立新煉製出來的巨龜傀儡獸。

    韓立神識中一聲令下。

    六隻巨龜的龜殼,光芒急閃,驀然凝結出大小一樣地尺許高冰錐出來,一根根晶瑩剔透筆直斜上,散發出絲絲的寒氣。

    頓時原本看起來沒有什麼危險的巨龜,一下變的猙獰凶惡,氣勢驚人起來。

    對麵地火蟾似乎感應到了韓立的敵意,綠目中凶光一閃。一呼一吸之間,一顆火球從口中噴出。

    眼看那火球同樣巨大化,氣勢洶洶的向自己『射』來。

    韓立也不言語,心中存了試試火蟾獸妖火威力的念頭,當即托著冰焰的手掌一揚。

    手中的那團藍『色』冰焰,立刻化形凝聚成了一朵藍濛濛冰花,輕飄飄的向對麵飛去,正好迎上了對麵的巨型火球。

    火蟾獸地火球。直徑足有五六丈之巨。而那朵乾藍冰焰凝聚的冰花,隻不過數寸大小。 以體形來看。實在沒有可比之處。但是但是兩者在空中方一接觸,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隻見“茲啦”一聲,火球藍光閃動,一層厚厚的藍冰浮現在了火球表麵。巨大冰球就出現在了空中,而冰球中心處卻仍有赤紅火焰在跳動不已。

    這種景象,韓立見了也微微一怔。

    但對麵的火蟾獸,一見自己的火球被禁錮住了。卻暴怒怒起來。

    一張口,成百上千顆拳頭大火球,從口中狂湧而出,激『射』而來。

    韓立抿了抿嘴唇,單手一揮。

    後麵的早已蓄勢待發的六隻巨龜傀儡,同時將背殼一搖。然後無數根冰錐從龜殼上破空『射』出,密密麻麻地迎向了眾火球。

    “轟隆隆”地一陣爆裂聲後,火冰錐破裂所化白濛濛寒氣和火球爆裂所化大片火浪,在半空中交織到了一起。

    滾滾的白氣驟然彌漫整個天空。

    韓立盯著前方,眼睛微眯了起來。

    明顯對方地火球威力比這些巨龜冰錐大得多,片刻間,火浪將眾寒氣『逼』得節節後退。

    韓立見此,口中低聲嘟囔了一句什麼。忽然間身形向後倒『射』而去。

    六隻巨龜傀儡,也馬上尾隨退後。

    這時,火海徹底壓倒了那批冰錐所化寒氣,毫不客氣的尾隨追來。

    但六隻巨龜立刻再將一大批冰錐噴出後,所化的寒氣又一次將火浪擋住,而韓立和幾隻巨龜的身形,已飛出了二十餘丈外去了。

    韓立緊緊盯著還在原地一動不動的火蟾獸,嘴唇緊閉著。

    據他在來墜魔穀前所查資料。火蟾獸除了可以借助熔岩之力,讓自己恢複元氣傷外。還精通火遁之術。可以借助火焰之力,瞬息千丈。

    而此處山嶺下邊,到處遍布熔岩火海。若是讓此獸潛入了地下,就可輕易的逃掉。對此,也許南隴侯二人毫不在意。畢竟他們是為遺骸寶物而來,就是無法滅殺此獸,隻要能將其趕離,也是無所謂的事情,

    但他可不同了。他對此獸妖丹是勢在必得的。

    故而一定要將此獸引進法陣中,將其退路堵住,他才會放心的出手對付此獸。故而此時火蟾獸是否會追來,自然成了關鍵之事。

    火蟾獸見韓立竟然隻打鬥一下,就馬上退走,不禁愣了一愣。但此獸似乎沒有多高靈智,竟想也不想的身上活霞閃動,化為一團紅光,奮起急追過來。

    韓立見此,心中大喜。

    僅僅追出了一點距離,飛遁火蟾周圍藍白之光突然浮現,一層淡藍『色』水幕浮現在了其四周。

    接著水幕上數道白光一閃,幾條白『色』水龍若隱若現,躍躍欲出起來。整個光幕中變的『潮』濕陰冷起來。

    火蟾獸一驚,不覺停下了遁光,雙目一陣的『亂』轉。口中更是威脅似的低吼起來。

    與此同時,光幕左右兩側靈光一閃,南隴侯和魯姓老者同時浮現出了身形。

    這二人一見火蟾獸被法陣困住,當即不客氣的同時祭出了各自的寶物。

    南隴侯拋出的仍是手中的那枚碧玉指環,而老者並沒有使用原先的法旗寶物,而是兩手一揚,兩口藍『色』飛戈互相交纏的飛『射』而出。

    法陣的光幕,自然不會對他二人的寶物有什麼影響,當即一閃即逝的穿透水幕攻向了其中的火蟾。

    而光幕上的那幾隻白『色』水龍,也恰到好處的從水幕上一下飛出,張牙舞爪的攻去。這正是遠處韓立,順勢催動了手中的一麵陣旗,發動了法陣中的禁製加以配合二人的攻擊。

    火蟾一見此景,雖然靈智不高但而也有了不妙的感覺。

    它當即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鳴,隨後身子一縮,再猛然一漲,施展出了自己的保命神通。隻見此獸大吼後,身上立刻浮現出了一麵麵尺寸一樣的赤紅光盾。

    這些小盾密密麻麻,一批接一批的從火蟾身上蜂擁而出,然後融合一體,轉眼間形成了三層密不透風的火紅光罩。

    就在此時,碧玉指環,水龍和兩口藍戈,幾乎同時擊到了這些光罩之上。

    頓時水幕中轟鳴聲不斷,赤焰水氣各『色』光芒交織到了一起,一時間刺目耀眼,讓人無法直視其中。

    但又一聲火蟾獸的狂吼後,一道粗若水缸的赤紅光柱,從光芒中噴『射』而出,一下擊到了一麵的水幕上。

    結果水幕“噗”的一聲,隻阻礙了片刻,就被輕易洞穿出一個碩大的空洞出來。

    

Snap Time:2018-04-25 16:54:23  ExecTime:0.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