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一十四章十絕毒


    第八百一十四章 十絕毒

    “這兩座山峰有何問題?”魯姓老者看了兩座高山一眼,並沒有看出何異樣,有點奇怪的問道。

    “我們從此地向兩山出發,在匯聚一點,都可以到達那火蟾獸的巢『穴』。但左邊的山峰中生一群傳說中的‘飛天紫紋蠍’,雖然隻有十幾隻,但每一個都凶暴之極。恐怕一經過那的山峰,十有八九會驚動它們的。到時候,麻煩可就大了量。”南隴侯躊了半天後,還是說出了原委說。

    “紫紋蠍?就是以前在望水國出現過一次,一次滅殺整個嵐海宗修士的那種凶蟲?”魯衛英嚇了一跳,失聲的叫道。

    韓立聽到此“飛天紫紋蠍”幾個字,臉『色』同樣大變了一下,心中大震。

    “不錯。就是此毒蟲。而且此地的飛蠍,好像個個都比望水國出現的那隻更加厲害,均都活了數萬年以上,全身烏紫了。”南隴侯歎了口氣,接著說道。

    “南隴道友,莫非在開玩笑。有了這種火候的紫紋蠍,豈是我們能招惹的。若是兩三隻倒也罷了。我三人小心一些,也有可能拿下的。但現在竟然有十幾隻之多。我們過去,豈不是送死?”魯衛英再也沉不住氣了,直瞪著南隴侯,不客氣的說道。

    “看魯兄意思,是打算走另一條路了。可另一條路,更加的危險。因為從我們這到另一座山頭的路上,有一片由眾多隱形裂縫潛存在的區域。因為了裂縫太多,我們根本無法繞過的。更無法一一辨認出它們的位置。要想能冒險穿過此區域。其中的危險,我想不用多說,兩位道友也知道一些的。”南隴侯麵『露』無奈之『色』。

    魯衛英一時間呆住了。

    空間裂縫,而且還是隱形地那種!這的確不比麵對十幾隻紫紋蠍,安全哪去的。

    就在老者怔住之時。韓立聞聽隱形裂縫之言,朝遠處眺望一下,不由得目光閃動一下,。

    “看來當年蒼坤上人,走的就是有空間裂縫的路線了。畢竟他有神通,能感應到隱形裂縫的存在 。”一直不語的韓立,沉聲的說道。聽不出聲音中有什麼悲喜感覺。

    南隴侯聽到此話,微微一怔。但馬上苦笑地說道:

    “韓道友說的沒錯。這才是本侯無奈的地方。我等可沒有上人當年的神通,可以安然無恙的躲過這裂縫。相比之下,我還是覺得鬥一鬥紫紋蠍,把握更加大一些的。”

    “不行,決不能招惹紫紋蠍。你們對望水國當年事情,隻是道聽途說而已。我年輕時可親自代表天極門參加過對紫紋蠍的圍剿。其可怕程度,遠超你等的想象。一次招惹十幾隻,絕對是送死而已。”魯姓老者將頭搖地跟撥楞鼓一樣。一口就否認了此建議。

    魯姓老者對紫紋蠍如此恐懼,大出南隴侯預料。

    他原先自覺三人聯手可以和這些飛蠍一戰的想法,有些動搖起來,麵上不禁現出遲疑的神『色』。

    這時,韓立眉頭緊鎖。腦中浮現奇蟲榜上關於紫紋蠍的資料。

    飛天紫紋蠍,在玉簡上記載排名十四位,是幾乎緊挨著噬金蟲的上古奇蟲。倍受那位死在韓立手中地禦靈宗修士推崇。若不是此飛蠍產卵稀少,難以在數量上占優。恐怕排名猶在噬金蟲之上的。

    它們雖然沒有噬金蟲無物不噬的奇特神通。但是身體堅硬程度幾乎和噬金蟲不相上下,同樣道刀劍法寶難傷,並且背生雙翅遁速如風,身含劇毒。但憑這些,就足以讓它們排在了奇蟲榜如此考前的位置。

    而前邊山頭中地紫紋蠍,不知在墜魔穀中待了多少萬年,已進階到了最終的烏紫成熟體形態。其可怕程度,可想而知了。

    不過看南隴侯的意思。對此蟲厲害隻是一知半解。倒是魯姓老者似乎吃過此蠍大虧。頗有些談虎『色』變的樣子。

    看著南隴侯臉『色』陰沉的樣子,韓立心中卻冷笑幾聲。

    都已到了此地,這位南隴侯才忽然講出了紫紋蠍的事情,恐怕也沒懷什麼好意。頗有些挖坑往他們跳的意思。

    畢竟都已到了這,無論韓立還是魯姓老者都絕不會白白冒險,就此回頭的。隻有硬著頭皮一齊解決此事了。

    總不能功虧一簣地!

    思量到這,韓立沉『吟』著回想有關紫紋蠍的一切東西,看看有什麼可利用的。畢竟走另一條路。就會暴『露』他可以看破所有空間裂縫的神通。這是他在這墜魔穀中最大的依仗。不到萬不得已,絕不會透漏給他人的。 韓立低頭沉『吟』之時。魯姓老者麵『色』陰沉站在原出。目中隱現焦慮之『色』。而南隴侯,則遠遠瞅著紫紋蠍所在的山峰,神『色』陰晴不定。

    三人似乎一時間僵持在了這,頗有些進退不能的樣子。

    不知安靜了多久,韓立麵『色』一動,抬起了頭來,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

    雖然南隴侯和魯姓長老,看似有些心不在焉,但全都暗中注意著其他人地動靜,韓立才一有異常地舉動。

    南隴侯就馬上轉首,脫口而出的問道:

    “怎麼?韓兄難道有好主意了。”這位元嬰修士地聲音中,隱含一絲期盼。

    魯衛英聞言,同樣心中一動的凝望著韓立。 韓立沒有馬上回答,而是單手往儲物袋中一模,一個綠『色』小瓶出現在了手心處。

    “不知兩位道友對十絕毒可有耳聞。”韓立淡淡的說道。

    “十絕毒?聽聞過一些。聽說都是些具有不可思議毒『性』的奇毒之物。即使我等這樣的修仙者若是中了此毒,都可能立即喪命的。聽說魏無涯道友主修的毒功,就可催用十絕毒中的‘蝮屍之毒’。其他修士和他拚鬥時,都絕不敢近他十丈之內的。否則粘之立斃。十絕毒中地其它東西,就很少聽聞過了。”魯姓老者有些吃驚的說道。

    “但我聽說,十絕毒除了毒『性』猛烈外,還各有一些奇妙的其他用途。難道道友手中的就是其一。 ”南隴侯似乎想到了什麼。盯著韓立手中的小瓶,聲音有些急促起來。

    “看來不用我說,南隴兄也猜到了一些。我這隻瓶中,就是十絕毒中的‘碧鳩’。此毒據說是用妖禽‘碧嘴鳩’的口水提煉而成的。不但奇毒無比。而且氣味刺鼻之極,令人難忘。是天下大毒蟲地最愛之物。“韓立單手托起小瓶,悠悠的說道。

    “韓兄的意思是……”魯衛英些恍然大悟,麵『露』一分喜『色』。

    “何必和那紫紋蠍硬拚。隻要用此毒將它們從那山頭上引開,我們趁機過去就是了。”韓立幹淨利落的說道。

    “怎麼用此毒引開。。我真糊塗,竟忘了道友精通傀儡術,用幾隻傀儡塗抹上此毒,就足以引開這些毒蠍了。”這時,南隴侯同樣笑容滿麵起來。

    聽聞這話,韓立神『色』不變,但心中卻暗嘀咕一句。

    “這南隴侯話說得很漂亮,幾句話就將一切都推到了自己身上。說到引怪。似乎他那幾隻千鸝同樣也可的。上一次麵對那隻巨蟒古獸,他已經毀掉了數隻傀儡了。”

    韓立心中有些不滿,但表麵上卻平靜的點頭答應下來。 為了這等小事,他還不至於和對方翻臉的。畢竟後半段路線圖還要對方帶路的。 而他手中地這瓶碧鳩之毒,正是當初蒼坤上人的盒中之寶之一。

    以韓立的『藥』道造詣。當日隻是一聞之下。就立刻辨認出來此毒。當即嚇了一跳的收了起來。

    現在想想,蒼坤上人會將此毒藏於盒中,難道就是為了這紫紋蠍而準備的。否則怎會將此毒藏於盒中。

    但蒼坤上人,如此處心積慮地為後來之人策劃好取寶的每一步。這可有些不太對勁。似乎他太熱心過頭了些。

    再想想當日在蒼坤上人遺址中,在閣樓上看到的那尊 三頭六臂的妖獸神像。

    韓立隱隱覺得有些什麼玄機在其內。

    而南隴侯曾說過,蒼坤上人是他地先祖,看來他應該另知道些什麼才是。

    不過,不管有什麼貓膩在麵。隻要他取到火蟾獸妖丹,就和他沒有任何關係。他不會瞎摻和什麼。會立即和這二人分手的。省的招惹什麼大麻煩、

    韓立心中有了定議,但手上動作始終未停片刻。

    隻見他隨意一拍腰間的儲物袋,頓時四五道白『色』光點飛出。現出了幾隻巨猿傀儡出來。

    韓立當即另取出幾個小玉瓶,分別往這些小瓶中滴入一滴碧綠粘稠的碧鳩毒『液』,立刻將所有瓶子重新封號。然後分別交給了幾隻巨猿,讓它們用大手緊緊的握住小瓶。

    這時,韓立神識才暗中一催。在南隴侯指引下,所有巨猿無聲無息的直奔左邊的山頭而去。

    當飛行了一般距離時,韓立一轉臉,沉聲說道:

    “我們也走吧。不能和傀儡拉開太遠地距離。畢竟這些傀儡能將這些飛蠍引出多元去。還是不好說的。我們必須盡快通過此山。” 南隴侯和老者,自然沒有任何意見。立刻隨著巨猿飛行的軌跡,緊跟了過去。

    眼看巨猿飛進了山峰,而韓立等人離此山也隻有數之遙時。

    韓立三人立刻往身上施展斂氣收息的法術。與此同時,那些巨猿傀儡則同時單手用力,就手中的小瓶竟直接捏成了粉碎。

    頓時一股股刺鼻之極的異味,馬上在山頭附近散開。幾隻巨猿立刻化為幾團白光,向一側方向飛遁而去。

    

Snap Time:2018-07-21 02:40:42  ExecTime:0.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