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一十三章內穀之地


    第八百一十三章 內穀之地

    “這就是內穀?”望著眼前的一切,韓立情不自禁自語起來,臉上滿是異樣神『色』。

    在他身後十餘丈處,一座千餘丈高的緊挨山崖。在山崖底部,有個不大的洞口。

    韓立從此洞口剛走出來的,尚不足片刻。

    南隴侯和魯姓老者則並肩站在一側,望著眼前情景,同樣臉上滿是詫異表情。

    眼前是一個遍布無數大小山嶺的巨大山脈,看起來一望無際。但同時又是一個五彩斑斕的世界。、

    無論天空地上,到處飄『蕩』著一片片的淡淡霞光。

    這些霞光顏『色』各異,麵積大小不一。大的足有數之大,猶如天上晚霞,小的則隻有數尺來長,仿若薄薄的輕紗,均都豔麗異常。 讓韓立等人吃驚倒不是這些雲霞,而是在此處的天地靈氣紊『亂』之極。無論何種屬『性』靈氣都混雜交織到一起,並且給人一種暴躁不安的感覺。仿佛輕輕一下,就能觸怒它們的樣子。

    “此地不愧為上古修士爭鬥的地方,竟能連此處天地靈氣的根本,都徹底摧毀了。如此一來,我們無論何人在這施法,恐怕都要受到一些影響吧。”南隴侯看來半晌後,才長出了一口氣說道。

    “這些還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那些東西。才是真正的大麻煩。”韓立卻忽然一抬手,衝天上的某處一指,苦笑的說道。

    離他們數百丈遠的空中,隱隱有十幾道尺許來長,仿佛白『色』光霞的似東西,在緩緩飄動著。

    南隴侯和魯姓老者一看清楚那些東西,頓時大吃一驚。

    “空間裂縫,怎麼會這麼多?它們還會自己遊走!”魯衛英當即失聲的叫道。

    此刻。南隴侯臉『色』也難看之極。 “這很正常,此地既然是上古戰場,空間裂縫出現的比外邊多一些自然是預料之中地事情。否則,怎會有那麼多驚豔絕世的元嬰修士,一進入此地全都有去無回。 為了以防意外,從現在起我們隻能完全按照蒼坤上人的路線圖來前進了。否則,嘿嘿……” 韓立瞅了南隴侯一眼,輕笑一聲的說道。

    “韓兄說的有理。我們千萬不要冒險做出軌之事。誰知道隱形空間裂縫。會出現在何處。不過這些會遊走的裂縫聽起來可怕,但隻要注意到了,以它們的速度完全構不成威脅的。”南隴侯沉『吟』了一下,也鎮定了下來。

    “可這空間地裂縫的密度,最起碼是外麵十倍以上的多。而且南隴兄所說的方法,也要在隱形空間裂縫,同樣不會遊走的情況下才算可靠。若是它們和那些明處裂縫一樣到處『亂』竄的話。蒼坤上人留下的路線圖,如今並不一定是安全的。”魯衛英眉頭緊鎖。盯著另一處空間裂縫密集地地方,若有所思的提道。

    韓立聽了此言一怔,頭顱略微一偏,目中藍芒大放,頓時在百餘丈外之處。發現一道模糊光弧,懸浮在空中一動不動。

    韓立凝望了此隱形空間裂縫片刻後,定下心來了。

    但就在他沉『吟』一下,再思量是不是將此消息透漏給兩人和用什麼方式透漏時。那南隴侯看到了韓立沉思的表情卻有些誤解起來。猶豫一下後,他說出了讓韓立大出意料的話語:

    “兩位道友不用擔心。那種隱形裂縫是不會移動的。蒼坤上人遺書中確認過了此事。”

    “南隴兄能確定此事?蒼坤上人如何得知地?”魯衛英精神一振,但又有些懷疑的問道。

    “魯兄以為,當年蒼坤上人在元氣大傷下,如何能安然從墜魔穀中全身而退的?這全靠他當年修煉的一種神通,可以感應到空間裂縫地存在。這才能走出此穀的。否則別說重傷後的蒼坤上人,就是他全勝時期也無法安然退出的。”南隴侯麵對二人,平靜的說道。

    聽了這番解釋。老者神『色』一鬆,安心了許多。

    “世上竟有這種密術!若是這樣的話。蒼坤上人當年能走出墜魔穀,倒也不是僥幸之舉了。”

    韓立神『色』同樣一動,似乎也鬆了一口氣的樣子。

    南隴侯見此,心中也放下心來。他可怕韓立二人,此時生出什麼退卻之心。

    特別是他如今根本無法看透的韓立,絕對是對付火蟾獸地主力,一定要拉上他前進的。

    “好了!我們該走了。據遺書上說。在無法快速飛遁的情況下。火蟾獸的巢『穴』離此地足足有整整一日的路程。這一路上,兩位可要小心了。”南隴侯又神『色』一正的說道。

    “這個南隴道友放心。自己『性』命。我和魯道友自會珍惜萬分的。”韓立嘴角微微一翹,微笑的說道。

    魯姓老者聞言,也點點頭。

    “這就好我們已經耽誤不少時間了。出發吧。”南隴侯滿意地說道。

    然後他辨認了下方向後,身上金光一閃,被一團金光包裹在內地憑空浮起,向某個方向緩緩飛去。

    韓立和老者互望了一眼,同樣護體靈光閃動,升到了半空中。他們緊隨南隴侯飛行路線寸步不離。

    這時候,即使隻飛錯了數丈遠的距離,也可能就觸動了什麼空間裂縫或者哪個上古禁製。韓立和老者自然都萬分小心。

    這一路上,南隴侯飛行路線非常古怪,有時直來直去,有時要兜一個大圈子。但無論哪種路線軌跡,每飛行一個時辰後,必定停下來重新辨認下方向位置,才會重新出發。

    在途中,他並沒有掏出什麼玉簡來看。顯然已經將路線圖早已背地滾瓜爛熟了。

    韓立一直神『色』如常,但卻暗暗將每一步路線,都強行記在了腦中。萬一有什麼驚變,這可是保命的退路啊。而他估計,魯衛英多半也在做同樣的事情。

    畢竟修仙者都修煉過最基礎的五行功法緣故,他們幾乎都有過目不忘的神通。記住這些路線。自然不費吹灰之力。

    就這樣足足飛行了大半日,就像南隴侯說的那樣,果然沒有遇到任何危險。

    韓立漸漸真正寬心了下來。看來南隴侯真得到了蒼坤上人當年地路線圖。

    這時跟在南隴侯身後,他記下飛行路線的同時,還一心二用的用神識感應著周圍的一切。

    他估算了一下,一路上最起碼有三四處帶有強烈禁製波動的地方,還有幾處則若有如無,似是非是。讓韓立無法判斷那是法陣禁製。還是此處靈氣紊『亂』造成的異狀。

    韓立對這些地方,自然大感興趣,也知道那多半存有上古修士遺留的寶物,若走上一趟很可能大有收獲。

    不過,韓立隻是略微動心一下,就馬上將躍躍欲試的心思,徹底掐滅了。

    因為,他越對一些上古奇陣有些研究。就越對上古禁製大為忌憚。

    通過對某些上古奇陣地了解,他深知有些上古禁製的厲害之處,隻在空間裂縫之上,而不在其下的。

    即使他擁有靈眼神通,能夠避開所有空間裂縫。但去觸動那些不知深淺的上古禁製,那也和拿小命去冒險。而以他如今的眼光,普通古寶早已無法落入他的法眼。

    再說他此次入穀,若是能得到火蟾妖丹、古修殘骸遺寶、靈燭果以及洞口處的眾多罡銀沙。已經算是大有收獲了。

    故而韓立權衡下其中的利弊後,毫不猶豫地放棄了冒險之心。

    倒是他目光一掃之下,發現了一側的魯姓老者臉『色』有些陰沉,不時的向遠處頻繁望去。

    韓立心中歎了一口氣。

    看來此位若是在古修遺骸中無法得到想要的東西,多半會在內穀的一些地方一探地。

    這倒不能說對方太貪心了。韓立自問,若是他也壽元不久大限降臨,同樣會抓住此機會冒險一試的。

    畢竟若是成功了,就可壽命大大延長或者功法突飛猛進。

    韓立思量到這。心中卻不禁略微感到一絲悲哀。

    可就在這時,前邊帶路的南宮侯突然停下了遁光,直直的望著前方,臉『色』有些陰晴不定起來。

    韓立見此,眉頭一皺,隱隱有了些不太好地預感。

    他目光隨之向附近一轉,又馬上盯向南隴侯的背影,一語不發。

    他們下方是一處百餘丈高的小山頭。普通平常。並沒有絲毫特殊之處。而前方的很遠處,一左一右的各隱隱有一個高大異常的山嶺。惹眼異常。

    而明明說過有一天的路程到火蟾獸巢『穴』,現在才過了大半日,此地自然還並非目的地了。

    原本有些心不在焉地魯衛英,見此,不禁麵『露』愕然之『色』。

    “南隴兄,出什麼何事?為何不前了?”魯姓老者目中『露』出謹慎之『色』,不解的問道。

    南隴侯聞言,緩緩轉過身子,望著韓立和老者二人一眼,忽然麵『露』苦笑之『色』。

    “兩位,我想我們可能遇到一些麻煩了。說不定,還要冒些風險了。”

    “什麼?南隴兄,這話是何意?”老者白眉一動,有些驚疑起來。

    韓立『摸』了『摸』鼻頭,還是沒有言語什麼。但臉上同樣現出一絲詢問之意。

    “兩位道友,可看見遠處的兩座山嶺嗎?”南隴侯一指遠處酷似的兩座高山,緩緩說道。

    “自然見到了。難道麻煩和它們有關?”魯衛英詫異的問道。

    “不錯,就是因為它們。”南隴侯十分肯定的承認道。

    

Snap Time:2018-01-22 08:43:06  ExecTime:0.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