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一十二章北極元光


    第八百一十二章 北極元光

    一見韓立拿出了兩儀環,南隴侯和魯衛英立刻身形一晃,麵『色』凝重的退到了韓立身後丈許處。以示下麵以韓立為主了。 韓立手捧指環,一張口,一團青濛濛精氣從口中噴出,罩在了指環上。

    烏光閃動,所有青氣被指環吸納的一幹二淨,然後嗖的一聲,自行飛到了韓立頭頂處,漂浮不動起來。

    韓立麵無表情的一揚手,一道法決打在其上。

    兩儀環一陣輕顫,隨即一縮一漲起來。轉眼間,指環就化為了直徑五六丈的巨環。

    “去”

    韓立伸出一根白皙手指,衝指環一點,輕輕吐道。

    發出一聲怪異的低鳴,巨環激『射』而出。

    南隴侯二人的目光,一下隨之凝重起來。

    隻見巨環一衝入不知多少萬道的光絲之中,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筆直的光絲如同被攪『亂』的水麵,在巨環進入的那間,混『亂』起來。在烏光閃爍不停中,所有銀絲一接觸指環外壁,立刻奇跡般的一拐彎,竟避開了指環繞道而行。如同通靈一般!

    看到此幕,韓立心中鬆了一口氣。南隴侯二人也麵『露』笑容。

    不過韓立對些北極元光的威力,還是有些好奇的。

    他略想了想後,單手往儲物袋中一拍,一顆拳頭大的藍『色』圓珠出現在了手中。

    這是一件早年得到的上階防護靈器。

    韓立手持此珠,略微往珠上注入一些靈力進去。

    頓時一層藍汪汪的光幕,浮現在了珠子表麵。

    韓立反手一彈,圓珠化為一團藍光,激『射』而出。

    這一次 ,藍『色』光珠一進入北極元光中,眾銀絲如同見到了可口獵物一般。一顫之後立刻蜂擁而上的將其團團圍住。

    一根根纖細如發的細絲,洞穿了藍『色』圓珠各處,視那光罩如同無物一般。

    片刻後,被眾銀絲洞穿的圓珠狂閃幾下後,就從體內自行爆裂開來,化為一團豔麗瑩光消失在了諸多光絲之間。

    韓立瞳孔微微一縮,南隴侯和老者也麵『色』為之一沉。

    韓立神『色』瞬間恢複如常了。他伸手一招,巨環飛『射』而回到了頭頂處。無聲無息的落下,一下將三人都套在了其內。

    接著一個烏蒙蒙地光罩出現在了指環外側,將韓立等人都護在了其內。

    “走吧!”韓立沒有多言,簡短的說道後抬步走去,兩儀環隨之一起移動。

    南隴侯和魯姓老者身在罩中,不敢有絲毫大意,老老實實的緊跟上去。 雖然見過指環對北極元光的防護奇效,但自身任何防護也不敢開。任何法寶也不敢祭出的進入北極元光中,韓立表麵鎮定,心中還是有少些擔心的。

    但下一刻身處北極元光中,看到那些光絲果然繞開了黑『色』光罩,並不敢近身後。他提著的總算悄悄的放了下來。 稍 隨之他心中一動地略一偏首,已走到兩側的南隴侯二人同樣神『色』一鬆的樣子。

    韓立微微一笑,催動兩儀環緩緩向前了.

    ……

    墜魔穀的另一處地方,一個靠近內穀的冰雪天地之所。一群黑衣黑袍的鬼靈門修士,正冒著漫天飛雪,驅動各種法寶和一隻體形巨大的壁虎般古獸爭鬥著。

    在壁虎對麵不遠處的半空中,那臉『色』蒼白地鍾姓老者,正漂浮在半空中,冷冷的望著眼前古獸和一幹結丹期修士打的熱火朝天。

    過了一會兒後,眼見六七名弟子仍無法拿下古獸的樣子,他終眉頭一皺。終於親自出手了。

    隻見他兩手一掐訣,無數漆黑如墨的黑氣從身上冒出,隨即這些陰氣轉眼間化形凝聚,化為兩條烏黑墨蛟向壁虎狀古獸氣勢洶洶撲去。緊隨其後地還有一張碧綠發亮的巨網,隨之罩下,在巨網中夾雜著無數拳頭大的綠『色』火球,密密麻麻的向古獸『射』去

    轟隆隆地一陣巨響後,黑芒綠焰交織到了一起。一會兒工夫後。光芒一斂。,原地『露』出一具渾身焦糊的巨大身獸體。

    老者大袖一拂。一股狂風吹過,將那古獸屍體卷出了十幾丈遠去。

    原地則『露』出一個寬大的冰縫出來。此冰縫一路向下,隱隱有白光發出,也不知通往何處。

    “走”

    老者低沉的說道,隨後身形一動,立即化為一道黑光遁入了其中。其餘的鬼靈門弟子也毫不遲疑的一哄而進了。

    在這群弟子中,王蟬和燕如嫣還在其中,而那鬼靈門之主和王天古卻仍不見蹤影。

    一幹鬼靈門修士進入冰縫後不久,此地就重新恢複了平靜,隻有片片的雪花,無聲無息飄落著。

    而那具古獸屍體,不久就凝結一層冰霜,被潔白的雪花掩蓋在了其下,化為一座不起眼地雪丘。

    …… 在原先鬼靈門修士待過的密林中,紫靈正站在某處,看著眼前貌似普通的一個小土包,有些怔怔的發呆。

    過來一盞茶的工夫後,她抬首向四周的巨樹看了看,又低首看了看眼前的土包。突然玉指輕彈,一顆白濛濛的光彈飛『射』而出。

    “砰”地一聲低沉地悶響後,一個丈許大的土坑出現在麵前。

    坑內參雜著許多灰黑『色』地飛灰,漫天飛舞,而大坑中澤出現了一小半截,被燒成了焦黑的樹根。

    “應該是這了。鬼靈門人多勢眾,找起來比我可容易多了。不過,他們似乎沒想到還有人同樣再找標記,竟然匆匆忙忙的『露』出了這麼多行跡出來。”紫靈麵帶喜『色』,喃喃的說道。

    隨後她一拂香袖,將土坑重新埋好,又從手中拿出一張青『色』符籙來。圍著附近的幾顆大樹轉了一圈後。驀然將符籙往其中一棵巨樹上一貼。

    頓時青光閃動,符籙一下沒入巨樹表麵,不見了蹤影。

    然後她才小心的辨認下方向,化為一道光虹,飛天而去。

    ……

    一條巨大的峽穀處,一名老道望著穀口處的各『色』禁製,臉『露』沉『吟』之『色』。

    而在他身後,則有兩隻惡鬼模樣地傀儡。一動不動的站在那。

    往峽穀另一端遠遠看去,隱隱偶大片的血光閃動不停。這正是通往內穀的通道之一。隻是這不長的一段峽穀,卻遍布了數種極其厲害的上古禁製。

    老道雖然自恃精通陣法之道,但能否在短時間內解開這些禁製,也隻不過是五五之數而已。

    他不知,是該花些時間去找一找是否有更容易的入口處,還是現在就一刻不浪費的馬上開始嚐試解除禁製。故而一時躊躇在了這。

    “怎麼,天晶道友是否覺得一人破禁沒有什麼把握。要不。和老夫聯手一次如何?”老道身後忽然傳來一聲陰冷地聲音。

    他正是當日和韓立做過魂石交易的天晶真人,身後的惡鬼傀儡,也是其利用魂石重新煉製過的兩隻上古傀儡,每一隻都有元嬰初期的實力,就是天晶真人自己對付任何一隻。都大感吃力。有了這等底牌在手,他這才膽氣大壯的來墜魔穀尋寶。

    這時他一聽到身後有人說話,頓時一驚的身形急轉,忙凝神望去。

    隻見在他身後五六十丈遠處。數名綠袍修士正無聲無息的停留在半空中望向這。說話之人,是為首地一名綠袍老者,其麵『色』陰沉,留有長髯。

    天晶真人一打量這幾人修為,心中咯一下,心直往下沉去。

    這些人竟全都是元嬰期修士!

    “原來是禦靈宗的東門道友。這幾位道友看起來有些陌生,難道也是貴宗的長老嗎?”天晶真人強壓住心的駭然,強笑的說道。

    “姑且算是吧。倒是道友身後這兩具傀儡。似乎不是普通之物。看來也不容小瞧啊。”禦靈宗地東門圖,目光在兩隻惡鬼傀儡上一轉之後,目光閃動的說道。

    “道友說笑了。兩隻小小傀儡如何能放在東門道友心上。不過,道友怎會想道要和貧道聯手?”天晶真人謹慎的說道。

    “在下雖然久居禦靈宗,不大和人交往。但是天晶道友陣法大家的名頭,在下還是聽到過一些地。而在下不才,對陣法一道也頗有些研究。我二人若是單獨破陣,恐怕都沒有如何把握。若是聯手的話。自然可以事半功倍大有把握的。”東門圖盯著老道。緩緩說道。

    天晶這人聽了這話,眉頭輕皺了一下。沉『吟』不語,有些躊躇起來。

    “怎麼 ?天晶道友怕在下對道友不利嗎?這樣好了。我和道友的合作,僅限於解除禁製共同進入內穀這段時間。沒有利害衝突的話,在下怎麼也不會無緣無故和道友過不去的。而且道兄不要忘了。就算自己能夠單獨破禁。但若破除禁製的時間完了。麵最容易到手的寶物,恐怕就歸他人所有了。而據我所知,這次入穀地同道,可不少都對陣法知道頗有研究的。” 東門圖臉『色』微沉,但仍耐心的勸說道。

    天晶真人一聽 此話,心中一動。又抬首看了看對方身後的五名綠袍修士後,終於點了點頭。 “既然東門道友都如此說了。貧道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就和道友聯手破除此處的禁製吧。但等進入了內穀後,我二人就各行其事,不必走在一起了。”

    “哈哈!這就對了。天晶道友盡管放心。閣下的這兩隻傀儡也非同小可。在下怎會強迫道友做不願之事?入穀後,你我各憑運氣尋寶就是!”綠袍老者聞言,臉上馬上換上了笑容,忙開口保證道。

    

Snap Time:2018-04-21 19:55:35  ExecTime:0.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