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一十一章罡銀沙


    第八百一十一章 罡銀沙

    在韓立注視之下,飛刀一斬在石壁上,爆發出刺目白芒。

    有所感應的魯衛英臉『色』微變,伸手一招,馬上將飛刀收了回來。

    韓立定睛看去,隻見飛刀所擊之處,竟出現一個寸許深的淺淡刀痕,而刀痕內隱隱有粒粒的銀光微弱的泛出。

    “這是……”老者臉上訝『色』一閃,急忙幾步上前,走到了刀痕之處,仔細觀察了起來。

    “罡銀沙,這石壁中竟然有罡銀沙原礦?”老者隻觀察了一小會兒,就聲音微顫了起來。

    一聽到“罡銀沙”三個字,韓立神『色』大變起來。同樣走上前去,伸手一隻手指,往那刀痕上輕輕一撫。仔細鑒別了起來、

    “罡銀沙這材料,韓立自然聽說過。因為它是可以加入煉器中,讓法寶變得更加堅固幾種材料之一。在效果上來講,是是僅次於‘煉晶’一種罕見材料。

    此材料本身也堅硬之極,法寶難催,無論『亂』星海還是天南修仙界,都是一種近跡絕滅的存在。

    難怪魯衛英的飛刀斬上去,幾乎絲毫效果都沒有。

    韓立凝重了看了一會刀痕,突然默不做聲的一抬手,,十餘口青光閃閃的小劍,從袖袍中飛『射』而出,化為十餘道青芒直『射』整塊石壁各處。

    南隴侯二人先是一怔,但馬上就明白了韓立用意。

    隻聽叮叮當當的一陣『亂』響,十餘個數寸深的劍孔出現在了石壁之上。每個劍孔中同樣都有銀光點點泛出。

    “的確是罡銀沙不錯。而且整座石壁都是摻進了罡銀沙,但密度並不均勻,看來並非人為所致,而是石壁本身就蘊含一條罡銀沙礦脈。”韓立臉上『露』出一絲驚『色』,聲音卻不緊不慢的說道。

    見到韓立飛劍竟能在石壁上刺出比他的飛刀還要深數倍的劍孔時,南隴侯二人臉『色』微微一變。

    但魯姓老者一聽了這話後。眼中貪婪之『色』大起,死死盯著石壁,不再言語一句。

    南隴侯臉上同樣有一絲火熱之『色』閃過,但略一思量下,神『色』漸漸恢複了正常。

    我們走吧。先去內穀探寶再說。“南隴侯鎮定地說道。

    “這就走?這些罡銀沙就是難得的寶物,我們不如先敲下一些再說。”老者遲疑了一下,滿臉不舍的說道。

    “魯兄,你這時怎麼糊塗了!這些罡銀沙有多堅硬。你剛才不親自見識過了嗎。別看這可能有整條礦脈的罡銀沙礦石,但一塊拳頭大小的原礦,隻能提煉出米粒大小的一丁點罡銀沙而已。你要花多長時間,消耗多少法力才能切下足夠用的原礦。況且此物固然珍貴,可別忘了我們現在缺的可不是這些身外之物,而是能延長壽元和迅速提升境界地靈『藥』。否則,大限一來,我們也不過一堆白骨而已。”南隴侯眉頭一皺。望了老者一眼,大有深意的的說道。

    魯衛英聽南隴侯如此說到,先是一愣,接著有些恍然的連連點頭。

    “南隴兄說的極是!老夫竟一時被寶物蒙心,差點忘了此行主要目的。多謝南隴兄提醒了。”老者也不是一般的修士。被南隴侯一提醒後,當即醒悟了過來,麵帶一絲感激的衝南隴侯雙手一抱拳,說道。

    隨後他不再看石壁。生怕再受誘『惑』地向洞內快走去了。

    南隴侯臉上這才神『色』一緩,,招呼韓立一聲,也跟著走了進去。

    韓立對這整條礦脈的罡銀沙同樣大為不舍,腳步不由得稍慢了一些。

    不過就算他的飛劍摻入庚金,遠比普通飛劍鋒利的多,還有靈『液』可以馬上恢複法力,切下足夠的罡銀沙原礦也不是一件容易之事。反而大有可能挑起南隴侯二人地嫉妒之心。

    想想實在不好下手。韓立也隻能輕歎一聲,帶著惋惜之心的就要跟著二人 進入洞中。

    可就在這時,韓立腦中突然響起了大衍神君的傳音之聲:

    “嘿嘿!竟有如此多罡銀沙,老夫當年可是苦尋了許久,都沒有找到多少的。不愧為墜魔穀!它們正好可以用在老夫新研製地傀儡身上,用這些罡銀沙摻入的傀儡軀體。普通寶物是無法傷它們分毫了。將這些罡銀沙全部弄走吧。”大衍神君聲音中充滿了興奮之『色』。

    “全部弄走??老怪物,你不是沒睡醒吧。這是罡銀沙礦脈,不是靈石礦脈。我怎麼全弄走。用飛劍一塊塊砍嗎?”韓立一聽此言。沒有好氣的回道。

    “哼!本身君既然如此說了,當然有辦法了。韓小子。不是有多噬金蟲嗎?我叫你一個法決。可以『操』縱噬金蟲鑽入石壁中吞噬罡銀沙,然後在反吐出來凝結成罡銀沙結晶。此方法,昔年從一名擊斃的蟲修身上得到的。不光噬金蟲,其它幾種靈蟲也能做到此事的,隻是沒有你的噬金蟲如此方便而已。”大衍神君早就有準備的說道。

    “竟有這種口訣,好,傳授過來吧。我馬上讓這些靈蟲搜集罡銀沙。”韓立聞言又驚又喜,立刻接口說道。不知是為了罡銀沙,還是威力口訣之事。

    “我先和你說好,無論得到多少罡銀沙,都必須先留給我煉製最後地傀儡才行。決不能浪費在其他地方,更不能摻入你的法寶中。若是煉製傀儡最後有剩餘了。剩下的就由你隨便處理,我不會管分毫的。”在傳給韓立法決前,大衍神君卻淡然的說出了自己的條件、

    “前輩看來還不知道,在下法寶根本無需摻入罡銀沙,早已用煉晶鍛煉過來。那種材料可比罡銀沙,效果更好的。”韓立聞言,不禁輕笑起來。

    “煉晶?你還有這種逆天材料。還有剩餘的沒有,隻要還有一點點,我都可以大有用處地。”大衍神君仿佛先是吃驚地怔住一會兒,但立刻激動的大叫起來,聲音中充滿了狂喜之意。

    “你也知道,我用地法寶是整套飛劍。當初的得到的煉晶雖然不算小,但也隻是勉強剛夠而已,那還有什麼剩餘。”韓立淡淡的回道。

    “沒有了?真是暴斂天物啊!”大衍神君一下變得失望之極,口中滿是喃喃的痛惜聲。

    韓立聽了,不禁暗翻幾下白眼。

    將煉晶用在本命法寶上,怎麼能算暴斂天物。不過他現在有求於對方,也隻能故作不知的聽對方幾句抱怨之言了。

    這時,韓立已經跟著前麵二人進人了山洞一段距離了,並有意無意的故意拉開一定的距離。以防那二人發現他的異樣。

    此山洞的有些黑暗,但三人無一不是法力高深之人,隻要稍微往目中注入靈力,就可看清楚個大概,視物毫無問題的。

    山洞的大小,始終保持這洞口處一樣。兩『色』的石壁,也仍然是那種淡黃的顏『色』。

    在路上,韓立隨意的又用一口飛劍,斬切一下石壁。

    結果『露』出的,還是銀光閃閃的顏『色』。韓立有些駭然了。但心中占據這些礦脈的念頭更勝了兩分。

    韓立一邊走著,一邊聽著大衍神君,傳給他神識的一篇驅蟲口訣。

    雖然口訣全是古文組成,有些晦澀難懂。但在大衍神君寥寥幾句指點下,原本就對驅蟲術小有心得的韓立,頓時恍然開朗,順利的融會貫通起來。

    當口訣一經傳授完畢,大衍神君的聲音再次沉寂了下來。

    韓立則又低頭思量了一遍此口訣,確認無措後。一手往腰間看似隨意的一拂,一隻靈獸袋驀然不見了蹤影。

    隨後,韓立走路姿勢絲毫沒變。但從袖袍中,一隻隻金『色』噬金蟲無聲無息的飛出,悄然的向來路飛去。

    走在前麵十餘丈的二人,絲毫沒有察覺的韓立的小手腳。

    走了一盞茶的工夫後,袋中的噬金蟲就全釋放一空。

    韓立縮在袖袍中的雙手一掐訣,並結下一道法印,神識隨之響起低沉的咒語聲。並通過神識傳到了回到了洞口處,正漂浮在石壁前的卻大群噬金蟲身上。

    金『色』蟲雲突然金光大放,隨即所有飛蟲一陣模糊後,一窩蜂向石壁衝去,結果竟絲毫阻礙沒有的直接遁入了石壁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石壁表麵看起來,卻沒有一絲的破損。

    韓立用神識感應到此情形,這才安心的將心神收回,並略微加開了步子。

    再走了一會兒,剛一拐過一個彎道口,前麵的二人停下了腳步。韓立心中一凜,急忙向前望去。

    隻見前麵豁然開朗,通道一下變得倍許寬廣。

    在這寬大通道中,從上至下的遍布鍾『乳』岩似的怪異石頭,並放出絲絲的銀白『色』光絲,將整條通道都照的光亮之極。

    這些銀絲,怪異異常,雖然明顯是無形之物,但偏偏每條光絲就清晰異常,猶若有形一般。

    “這就是北極元光了。兩位道友雖然應該知道一些,但在下還要再提醒一次。在北極元光中,除了兩儀環外,千萬不可妄動任何靈力和法寶。一旦身上外泄靈力被北極元光感應到。我們三人絕對死路一條。”南隴侯望著前方的銀絲,深吸了一口氣後,肅然的說道。 韓立默然不語,沒有回答此話。但卻一抖袖袍,一隻烏黑指環飛『射』而出,一個盤旋後落入了手心中。

    指環上麵靈閃動不已!

    

Snap Time:2018-01-24 02:09:34  ExecTime: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