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零八章灰霧

  
  第八百零八章 灰霧
  一眼望去,原先蔥蔥鬱鬱的草木全都不見,替而換之的是一片灰乎乎的詭異景象。
  兩側山峰間,到處都是白『色』的石塊,個個橢圓光滑,大的有頭顱大小,小的則隻和拳頭差不多。
  再往遠處看去,卻出現了大片灰『色』霧氣,模模糊糊,讓人無法看清楚霧中情形。
  不過這些灰霧始終被局限到中間百丈寬的範圍內,而兩邊則充斥著血紅『色』的光霞,如同『潮』水一般不停往中間席卷,擠壓著。但一到霧氣兩側,卻猶如碰到了堤岸一般,寸步難進。
  “這就是道友說的通道?”魯衛英吐了一口氣,緩緩問道。
  “不錯,應該是這堙C魯兄覺得有什麼不對嗎?”南隴侯怔了一下,不禁說道。
  “那些血『色』霞光,肯定是穀內禁製沒錯,可是這些霧氣似乎也不是普通東西。蒼坤上人遺書中,有沒有提到此霧?”魯衛英望著遠處的灰霧,淡然的問道。
  “沒有,沒提到此霧。大概是覺得不太重要吧。”南隴侯遲疑一下,說到。
  “這些灰霧我總覺得有些不同一般。還是小心點的好。”魯姓老者搖搖頭,臉現凝重的說道。
  “有沒有問題。試試不就行了。”韓立在一旁,忽然開口道。
  “韓道友說的極是。我這堨縝n馴養了幾隻千悹洁A平常隻是用來尋找靈『藥』。現在倒可以用它們試上一試。”南隴侯撫掌讚同道。
  魯衛英聞言,沒有反對。
  當即南隴侯從腰間摘下一隻小巧的靈獸袋,往空中一拋,口中一聲低鳴。
  一隻渾身金黃『色』羽『毛』的小鳥,從袋中箭矢一般飛『射』而出,隨即在空中盤旋起來。
  南隴侯一揚手。一道青『色』符籙從手中飛出,正好擊在小鳥身上。
  此鳥雙翅一展,身上驀然現出一個小巧的青『色』光罩。
  南隴侯神念中一聲吩咐,小鳥尖鳴一聲,化為一道金光,向遠處灰霧激『射』而去。
  尚未等此鳥接觸到遠處灰霧,韓立眼中藍芒急閃,用靈眼神通凝神細望去。
  但目光無意中向一側某處掃過後。他神『色』微微一動,眼中隱現一絲古怪之『色』。
  南隴侯和魯衛英全心都放放在了千悹洃W了,並沒有注意到韓立的異『色』。
  那隻千悹洁A已一頭紮進了灰『色』霧氣中,不見了蹤影。
  韓立看不清霧中情形,為了謹慎起見,也沒有冒然使用神識探測過去,隻是轉臉看了一眼南隴侯的神情。
  南隴侯雙目微閉。正用心神和那隻靈鳥聯係一起。
  他神『色』看起來正常,說明靈鳥進去後並沒有馬上出事。
  韓立正如此思量著,南隴侯身形一抖,臉『色』突然白了一下,雙目一下睜開了
  “怎麼。出何事了?”魯衛英同樣注意著南隴侯的神情,見此急忙問了一聲。
  “那灰霧中好像有妖物,竟一口將千悹洇]掉了。好像是隻……”南隴侯神『色』顯得怪異,似乎有些難以肯定地樣子。
  韓立和魯姓老者。驚訝的互望了一眼。
  “好像是隻巨蟒,應該是的。這些灰霧應該是這隻巨蟒噴的妖霧、”南隴侯沉『吟』了片刻,終於肯定的說道。
  “巨蟒?這可有些奇怪了。若是有這等妖獸的話,蒼坤上人遺書中怎會絲毫不提此事?除非是……”
  “除非巨蟒是後來跑到這通道中來的。”韓立開口接了魯衛英遲疑的話語。
  “不錯,魯某就是這個意思”
  “兩位道友言之有理。不過能在這墜魔穀中安然生存地巨蟒,看來並非普通妖獸,應該是也是某種古獸才是。不滅此獸是無法入內穀的。這下有些麻煩了!”南隴侯同意的點點頭,似乎隻有此才能說得通了。
  “沒關心。這些灰霧既然不是禁製隻是些妖霧。就無需過於忌憚了。一隻古獸,我們三人聯手應該不難對付的。它總不可能比那隻火蟾獸還難對付吧!”魯衛英目中寒光一閃,冷靜的說道。
  “是否有那火蟾厲害,暫且不知。但事到如今。都必須滅了巨蟒才行。我們三一齊動手吧。”南隴侯說著,一張口,噴出了一把小劍出來,金光燦燦。
  魯姓老者則兩手一搓,手中浮現了一杆光華奪目的白『色』法旗。
  韓立見此。嘴角『露』出一絲苦笑。
  這二人倒也果斷異常。一見無法避免,竟要立即要動手。連一絲遲疑都沒有。
  “兩位道友打算除掉此獸,韓某沒有一點意見。不過在做此事前。我們是不是先請另一位道友出來一下。閣下隱匿在旁邊,看了如此之久,是不是也該看夠了。”韓立突然衝一側某個空無一人處,臉『色』一沉的說道。同時手指一彈,數道青『色』劍氣激『射』而出。
  瞬間後,劍氣在數十丈外憑空爆裂了開來。
  一個渾身冒著黃光,手持巨盾的人影,詭異地出現在了那堙C
  南隴侯和魯衛英不禁目瞪口呆起來。
  “誤會了!三位前輩千萬別動怒。晚輩隻是剛到這堣ㄓ[,這就馬上離開。”黃光中的人影,是一名年約四十餘歲的枯瘦漢子,急忙向三人點頭哈腰,但目中卻流『露』出驚懼之『色』。
  “黃天冥,是你!”魯姓老者一見這人,卻吃驚的輕呼起來。
  “怎麼,魯兄認識這人?”南隴侯臉上煞氣一閃,陰沉的問道。
  “這人是我們天道盟一個小宗門地修士,修為姑且不說。但聽說他曾經得到一張上古修士的隱形符,藏身隱匿神妙無比。沒想到此事竟然是真的。他藏在這堙A連我們也沒發現。”魯衛英的神『色』也不好看,盯著那枯瘦漢子,冷冷地說道。
  “三位前輩。晚輩真是才到這埵a,隻是見前輩再此施法,有些好奇才跟過來的。”聽到南隴侯二人言語有些不善。枯瘦漢子臉『色』“唰”的一下,麵無血『色』。
  “鬼鬼祟祟的跟在我們後麵,能有什麼好事。魯兄,他是你們天道盟的人,你的意下如何?”南隴侯哼了一聲後,轉臉對老者說道。
  魯衛英聽了此話。麵無表情,但雙目眯了起來。
  “我的意見……,自然是滅掉了。”
  老者不慌不忙說道,此話剛一出口,驀然身形一晃,人在白光中頓時消失。
  按枯瘦漢子一聽此言,嚇得魂飛天外。當即也顧不得對三名元嬰修士地懼怕,身上靈光一閃。化為一道長虹,衝天而起。
  而這時,老者也不知使用了什麼遁術,身形在漢子原來所在地位置浮現出來。他抬首冷冷看了一眼,飛遁而走的黃光。一抖手中的法旗,將其祭了出去。
  法旗一出手,就化為一道白濛濛的颶風,奇快無比的將飛出十幾丈的黃光。一下呼嘯卷入了其中。
  漢子身前的巨盾隻狂閃幾下,就在颶風中寸寸地碎裂開來。
  慘叫一聲後,他本人也被颶風中地無數風刃碎屍萬段,灑下了一片血雨。
  魯姓老者見此,淡然的點點頭,衝颶風一招手,其重新化為白『色』法旗,倒『射』回了老者手中。
  “好。魯兄做得妥當。如此一來。就不怕此通道外泄了。”南隴侯撫掌輕笑起來。
  “沒什麼。一名小小地結丹修士竟然膽敢追匿我們。算是死有餘辜了。”魯衛英不在意的說道。
  他隨後往地上虛空一抓,從血汙中飛出兩樣東西,到了他手中。
  一件是枯瘦修士的儲物袋,一件則是枚淡黃『色』地玉符。
  魯姓老者也沒客氣,看了兩眼後,就自行收進了儲物袋中。
  “這次還真虧了韓道友。否則,還真要在陰溝娷蔡謅F。不過,韓兄竟連上古的隱匿秘術都能看穿。難怪如今如此大名聲了。”南隴侯轉首對韓立含笑道。
  “沒什麼。隻是僥幸而已。兩位道友一樣能看破其行蹤的。隻是一時大意。才讓他鑽了空子罷了。”韓立微然一笑。不以為意的樣子。
  南隴侯聽了韓立地謙虛之言,搖搖頭。但卻沒有再說什麼。
  而這時,魯衛英也走了回來。
  “我們快動手吧。省的也常夢多!”
  老者的神『色』略有些凝重。不過他這話,倒也有些道理。
  韓立點點頭,手掌一翻,一疊晶瑩閃爍的陣旗出現在了手中。
  “一會兒滅殺巨蟒時,動靜肯定不小。我先布下一個隔絕大陣。將影響盡量局限在禁製內。這樣就不怕其他修士從附近經過了。”韓立『摸』了『摸』下巴,建議的說道。
  “韓兄果然是仔細之人。如此最好了。”老者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不禁稱讚了一句。
  韓立當即化為一道青虹,在兩座山峰間將手中陣旗一一布下。
  片刻後,一個大範圍法陣就布置完畢。
  此法陣的主要功用,就是將聲響和靈氣波動都盡量壓低在一處而已。否則如此短時間內就布置完成。
  當韓立所化青虹重新回到南隴侯二人身前時,魯姓老者將手中法旗一晃,平靜的說道:
  “既然韓道友布置完了。就讓我用這杆颶風旗將那些妖霧吹散。好讓巨蟒無處藏身。”
  一說完這話,老者再將此寶拋到了空中,口中念念有詞起來。
  南隴侯見此,也一點指身前的金『色』小劍。
  頓時此劍化為一道金虹從天而起,在高空處滴溜溜一轉後,金光大放,一下狂漲起來。
  轉眼間,一口五六丈長金『色』巨劍,就浮現在了南隴侯上空。
  

Snap Time:2018-10-20 08:22:19  ExecTime: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