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零七章內穀之路


    第八百零七章 內穀之路

    墜魔穀西邊,一座滿是褐『色』山石的小山上,有兩人一坐一站的正待在山頂之上。

    盤坐之人,是一名慈眉善目的白袍老者;站著之人,則錦衣高冠,長髯齊胸。

    正是天極門長老魯衛英,以及南隴侯二人。

    南隴侯雙手倒背,站在魯衛英身前五六丈遠處,看似從容的向遠處張望著,但目中隱隱有焦慮之『色』閃過。

    “南隴兄,不必太心急了。那人很可能傳送位置較偏僻,要過來,自然要多花些時間了。我們不是親眼看見他進入的法陣,被傳送進來了嗎?”盤坐在一塊巨石上,正目養神的魯衛英,似乎感應到了南隴侯心中的焦躁,突然間開道。

    “話是如此說不假!可你也知道的。這墜魔穀危險重重,有些危險,並非神通大就可以應付了的。而我們此行,可一定不能缺少此人的。否則墜魔穀很可能白來一趟了。”南隴侯歎了口氣,一扭首,有點無奈的說道。

    “那北極元光倒也罷了。必須要兩儀環才能闖過去。但那隻火蟾獸,真如此厲害嗎?否則,我們當初光將指環弄到手,何必非拉上這人。”魯衛睜開了雙目,忍不住的抱怨一句。

    “厲害不厲害,我沒有親眼見到過的。不過在蒼坤上人遺書中,的確將此獸說的可怕異常。最好還是找功法相克此獸的修士來對付它。否則,即使能對付了此獸。我們也不會輕鬆的,弄不好又要元氣大傷。在這等凶險之地,我可不想再給什麼人可乘之機。”南隆侯眉頭一皺後,解釋的說道。

    “南隴兄說的也有道理。看來經過慕蘭草原一事後,南隴兄越發小心仔細了。不過,我在一些典籍中看到過有關火蟾獸的介紹。此古獸在上古時候。並不如何出名。按上麵所說,應該不難對付才是。可是既然 蒼坤上人都如說了。估計穀中這頭,說不定是變異的火蟾。”魯衛英略一思量,說出了自己地判斷。

    “變異?這倒有些可能。不過,我覺得還是此獸在穀中沒有天敵,修煉年月太長久的緣故。”南隴侯沒有完全同意老者的看法。

    “事情都到了這一步了,再說什麼也沒用了。那隻火蟾一定要滅的。而條通向火蟾獸的通道,布滿了北極元光。沒有做好準備的人。絕無法通過那的。我們倒不用擔心那具古修遺骸,被別人搶先發現了。”魯衛英再次閉上雙目,悠悠的說道。

    南隴侯見老者不慌不忙地樣子,微然一笑,正想再說些什麼時,突然神『色』微變。急忙回身朝天上望去。

    遠處的空中,有青光閃動,隨後一道青虹從遠處徐徐飛來。

    “是他。終於趕到了。”對韓立遁光比較熟悉的南隴侯,一眼就認了出來遁光所屬,臉上掛出了欣喜之『色』。

    魯衛英聞言,急忙睜開雙目,同時站起了身來。

    看來這位天極門長老雖然表麵鎮定。但同樣也早心急了。

    青虹似乎非常小心,速度並不算快。過了好一會兒後,遁光才到了他們上空。

    青光一斂,顯出一個頭帶鬥篷的人影出來。輕輕浮在二人頭上,低首看著二人。

    “是韓道友你嗎?”

    用神識一掃,發現神識無法穿透鬥青『色』鬥篷,南隴侯麵『露』訝『色』,遲疑下說道。

    “怎麼,除了韓某外,道友還約了旁人不成。”韓立『摸』了『摸』頭上的鬥篷,輕笑的說道。同時目光動。瞅了魯姓老者一眼。

    魯衛英同樣發現了韓立鬥篷的異處,但神『色』如常。

    “韓道友說笑了。我和魯兄可等道友好久了。”一聽的確是韓立聲音。南隴侯大鬆了口氣,

    雖然覺得韓立戴起鬥篷有些怪異。但見韓立並不想提此事地樣子,他也就沒多問下去。

    三人都沒是婆婆媽媽之人,下麵直接商量起滅殺火蟾獸的事情。

    到火蟾獸那,必須先進入內穀才行。

    所謂“內穀”其實是用更厲害的上古禁製,將墜魔穀中心處的大片地方,再次另行圈禁起來的地方。

    隻是這一次。進入內穀通道並非一條。

    光圍著整個外穀四下轉一圈。就能輕易地找到大小不一的十餘條通道。

    隻是這些通道內全都禁製重重,若想從中過去。除了一點一點破除禁製外,想依靠蠻力硬闖完全是自討苦吃。

    這些上古禁製個個威力奇大,而且毫不留情。不攻擊還好,一旦動手了,絕對會毫不客氣的反噬過去。

    當初的蒼坤上人自持陣法造詣不弱,一人研究了數日後,就徹底放棄了。

    雖然不是說真無法解開,但單憑他一人,耗時實在太久了。

    後來蒼坤上人費盡了心機,再加上機緣巧合,才另行找到了這麼一條遍布北極元光地隱秘小路。

    此通道非常隱秘,輕易不會被人發現,但通道中的北極元光,足以滅殺任何不知情闖入內的修士

    不過現在有了兩儀環,再進入內穀內,應該是輕鬆之極的事情了。

    韓立和這二人稍一合計,一點休息沒有的立即騰空而起,準備駕起遁光往內穀方向而去。

    但是剛一升空,那南隴侯單手往儲物袋上一拍,『摸』出了數個顏『色』各異的鈴鐺,數寸大小,然後往腰間一掛,

    韓立見此情景呆了一呆,有些意外的看了南隴侯一眼。

    “這些是感應鈴,隻要所到之處的空間波動稍有異樣地變化,鈴鐺就自行會想了起來。雖然不能預測到所有的空間裂縫,膽大部分空間裂縫都能示警的。”南隴侯見韓立目『露』好奇之『色』,稍微給韓立解釋了一句。

    韓立心中一動的點點頭。三人化為三道遁光飛『射』離開了小山。

    他們一路向山穀中心處飛去,別說那幾枚銅鈴還真挺靈驗。

    一旦有空間裂縫出現,此鈴立刻發出清脆的叮當聲。讓三人能及早注意。以防一頭撞進了其內。

    不過這些裂縫大都是有跡可尋,或者裂縫較黯淡地那種。真正隱形的空間裂縫,此鈴還無法做到示警的。

    韓立如此清楚地知道此事,是因為在路上用靈目看到一道隱匿起來地裂縫,就在三人一側不遠處,三道遁光從它旁邊擦身而過。那銅鈴無動於衷的根本沒有報警。

    看到這,韓立心有了些分寸。

    不過就像南隴侯說地,有了這個銅鈴。的確方便了許多。

    南隴侯和魯衛英也能放開手腳,讓遁速最起碼快了幾分。

    既然三人在路上,僥幸地並沒有隱形的裂縫當在前邊。韓立自然也無需示警什麼,樂得一語不發。

    三人就這樣,一路安然無事。

    大半日後,他們出現在了內穀外側,一處陌生的山嶺前。

    此山嶺十餘座小山峰綿延連起,形成了一處數十大小的微型山脈、

    而在此山脈後麵。一片血『色』之光遮蔽了黃濛濛的天空,顯得妖異無比。

    ”那就是內穀了。那些血光是極其厲害的禁製,絕對不要去招惹的,否則不死也得掉層皮。”南隴侯同樣是第一次看見這些血光,但一見此景卻猶如老馬識途般的立刻警告道。

    韓立眯著眼地。瞅了這些血光幾眼,麵無表情。

    這些血光如此怪異,即是南隴侯不說此事。他也不會貿然闖上去的。

    不過,這些上古魔修倒有意思。竟然在這墜魔穀中布置了一層又一層的厲害禁製。真不知此穀原先作何用途的,防守的如此嚴密?難道是座監牢或者囚籠?

    不知為何,韓立心中升起這麼一絲古怪念頭,但隨即又啞然失笑地自我否定了。

    什麼樣的怪物需要如此大山穀來做囚籠,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多半此地還是上古魔修的某處重要據點吧!

    韓立心猜測著。

    這時,南隴侯卻帶著老者和韓立飛進了上領,並直接向兩座山嶺之間地地方飛去。

    等到那。南隴侯一抬手,三人停了下來。緩緩落在了地麵上。

    用肉眼掃了前方一眼,綠草山石,巨樹藤蔓,一切看起來很正常,似乎沒有不對之處。

    “就這了。這原本不應是這般模樣的,但是蒼坤上人臨走時,施展了一種幻術,將通道口遮蔽住了。所以看不到入口。我先把幻術破掉再說。”南隴侯麵上現出一絲興奮。但口中冷靜的說道。

    隨後他袖袍一甩。一塊白濛濛的玉佩從袖口中飛『射』而出,一個盤旋後停在了頭頂處。

    低沉的咒語聲。從南隴侯口中發出。他兩手掐訣,往頭頂上的玉牌打出一道道顏『色』各異的法決出來。

    所有法決一閃即逝的被玉佩吸納地幹淨,隨後白光耀目,在輕微顫抖中,玉佩發出清鳴之音。

    南隴侯一聲大喝,大片白『色』霞光從玉佩衝噴出,向前方的一切席卷而去。

    下麵,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白『色』光霞所過之處,所有的山石,樹木,都猶如畫卷般的扭曲撕裂開來,在霞光粉碎消失。

    白霞一聲清鳴後,一下收卷而回,飛快的重新『射』入玉佩中,不見了蹤影。

    而韓立等三人麵前,卻換上了一副陌生的景象。

    

Snap Time:2018-01-20 09:35:08  ExecTime:0.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