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零五章穀中殺機


    第八百零五章 穀中殺機

    在他後麵不遠處,竟然有一個凹陷之地。足有百丈之廣,四周光禿禿的,寸草不生,一看就絕不是自然形成之物。

    韓立神『色』一動,卻先將神識放出,迅速搜索了二三十之內的一切,並未發現其他修士的蹤影。這才放心的瞅了一凹地,緩緩走了過去。

    站在凹地邊緣處,韓立仔細打量了一下,臉上一絲訝『色』閃過。

    這根本不是什麼凹地,竟是極整齊一個的圓坑。

    坑中灰蒙蒙的,不知積了多深的灰土,根本無法看清楚什麼。

    韓立盯著大坑看了一會兒,『露』出沉『吟』之『色』。

    但片刻後,他兩手掐訣,一揚手,一股十餘丈高颶風,憑空在身前憑空形成。

    韓立口吐一個“去”字,袖袍一拂。

    頓時颶風席卷著地上灰土,往大坑中心處呼嘯而去。

    此風所過之處,碎石塵土全都被一掃而起。片刻就將石坑的真容顯『露』了出來。

    下麵全是石壁,暗紅熔岩狀的表麵,光滑異常。

    “這是……”

    韓立一眼就看出,這分明是高溫之火形成的。再一聯想到此坑的形狀。

    他略一思量,臉上『露』出了駭然之『色』。

    難道這是一顆類似火彈術的火球造成的巨坑。他如果釋放一顆火求擊到石壁上,同樣也會出現類似的石坑,隻是麵積頂多隻有數丈大小罷了。和這百丈石坑相比,根本是小巫見大巫了。

    難道這就是上古修士的神通,真的厲害如斯。

    韓立怔怔的想了半天,才長吐了一口氣,又搖了搖頭。

    他想的過偏了。此坑也可能是什麼火屬『性』古寶攻擊形成的。不過即使如此。上古修士地神通也的確不是如今的修仙者可比的。

    接著,韓立圍著石坑慢慢走了一圈,並沒有再發現什麼特別之處,就停住了腳步,抬首望了望天空。

    現在應該是中午時分,但天上並沒有出現傳送前還刺目耀眼的烈陽,取而代之的,是黃濛濛的無盡陰雲。散發著微微的光亮。

    韓立並沒有吃驚,這種情形他見得多了。

    這是某種禁製覆蓋了整個天空地結果,據他估計,恐怕現在都無法升到太高之處,否則就出觸動禁製了。

    雖然這樣料想。韓立還是手指一彈,一隻不知何時取出的金『色』噬金蟲,脫手『射』出,直往空中飛去。

    韓立抬首看著此蟲。麵無表情。

    果然此蟲隻飛到離地麵五六十丈處時,一道藍『色』閃電憑空落下,正好擊在了噬金蟲上。

    此蟲當即一個打滾,從空中直接跌落而下,但掉落到七八丈高處時。又雙翅一展,若無其事的回複了正常。

    見到此幕,韓立『露』出若有所思神『色』,隨後用神識召回了飛蟲。

    他辨認了下方向後。周身靈光閃動,在一團青光中,向西緩緩飛去。

    在這種詭異的地方,他可不敢遁速全開。否則一頭撞到了什麼禁製或空間裂縫中,那純粹是找死了。

    在和紫靈與南隴侯都有約的情況下,韓立準備兩件事情一一做去。

    其中靈燭果稍微放後一下,他先聯合南隴侯,滅了那隻火蟾獸再說。

    雖然說鬼靈門的人。肯定入穀後也去找靈燭果。但韓立可不信單憑那位從穀中逃生元嬰的模糊記憶,就能馬上將此果找到,還不知要耗時多久呢。

    況且,就算他千辛萬苦找到此靈果,必須一摘下去就馬上煉丹,接著在服用丹『藥』後,還要打坐將『藥』力化開。

    這一耽誤,可不是幾日的時間。

    如此一來。韓立自然把對南宮婉重要無比地火蟾內丹拿到手。然後才能安心的去尋找靈燭果去。

    何況,他對那火蟾古獸看守的上古修士遺骸上有何寶物。同樣大感興趣的。

    韓立一邊思量著,一邊不惜大耗心神的將神識全開。同時目中藍光不時閃動,明清靈眼神通也施展出來,以防有禁製和空間裂縫瞞過神識,而不自知。

    雖然尚無法判斷身處外穀何處位置,但明顯不會距離其他修士太遠地。

    那傳送陣雖說是隨機傳送,也是在一定範圍內的隨機傳送。

    韓立並沒有想見其他修士的意思,而要去墜魔穀的最西邊之處和南隴侯等人匯合。

    據南隴侯所講,他雖然也得到蒼坤上人地入穀方法,但是此方法需冒一定風險,還要損耗一定的元氣,才能進入穀中。此種方法唯一的好處,就是無須在辨認自己位置,一進入穀中,就可按照蒼坤上人昔年入穀路線,潛入內穀去。

    而韓立思量過後,還是借助鬼靈門之法入穀。

    畢竟鬼靈門敢大肆出售墜魔令,對入穀之法,肯定有幾分自信才是。韓立自然要選個穩妥些的了。

    如今看來,鬼靈門之法進入這外穀之地,果然順利無比。就是趕過去的路上,他恐怕要擔些風險了。

    韓立一邊思量著,一邊不停的左右旁顧。突然身形一頓,盯著前方,眉頭皺了一下。

    但他馬上神『色』如常,繼續向前方飛去,隻是遁速不覺間,更慢了三分。

    飛出去百餘丈後,韓立停了下來,看著遠處半空中,懸浮的一道白『色』光狐,不禁抿了抿嘴唇。

    這是一道丈許長的光狐,中間粗兩頭細,呈月牙狀。它無聲無息地懸掛在空中,沒發出一絲靈氣波動。

    韓立仔仔細細的打量了此光弧一遍,忽然一抬手臂,虛空朝前方輕輕一斬。

    一道青『色』劍氣憑空浮現在了光狐上空,然後往下狠狠一落。

    “轟”的一聲。青光爆閃。

    但劍氣一和光狐接觸後,立刻消失不見了,仿佛被吞噬了一樣。而光弧仍然若無其事的懸在空中,絲毫改變都沒有。

    韓立點了點頭,看來這就是所謂的空間裂縫了。

    若是如此明顯的,卻很好躲過地。但據說還有無影無形的空間裂縫,這可有些麻煩了。而且才剛走出多遠,就馬上見到此裂縫。說明整個墜魔穀中。空間裂縫地確到處都是。一不小心地話,肯定要倒大黴。

    韓立心中凜然的想道。

    然後身形一晃,遁光劃出了一個大大地圓弧,繞開了此裂縫,不理不睬的繼續飛遁而去。

    ……

    韓立不知道的是,在百餘外地地方,一名胖乎乎的老者同樣盯著眼前一道尺許長、小許多的光弧,喃喃說著類似的話語。

    “還真是夠險的。竟將老夫傳送到了空間裂縫的旁邊,若是再偏斜十來丈,小命可就不保了。看來這墜魔穀中,空間裂縫還真是不少,真要多加幾分小心了。”

    老者自言自語著。臉『色』有些發白。

    隨後他同樣觀察了下四周,用神識確認沒有危險後,認定了一個方向後,身上遁光一閃。就飛出五六丈遠去,準備離開這。

    忽然一道白光,在途中亮起。

    老者連慘叫聲都沒有發出,身體瞬間一分為二的斷裂開來。

    兩截屍體夾著濃濃的血腥之氣,跌落塵埃。老者麵孔上,滿是臨死前地不信與不甘之『色』。

    而這道剛現形出來的空間裂縫,光華盡斂,又慢慢的透明隱形起來。若再來人的話。同樣無法發現其存在。

    ……

    另一處地方,三名一身錦袍的修士,正滿頭大汗地在一片『亂』石堆中來回飛遁著,但無論走何方向,一飛出數十丈遠,就會有七『色』彩霞現形,擋住了去路。

    “不行,這樣我們無法走出去的。那幫鬼靈門的混蛋。竟然將我們三人傳送到了這禁製中去。等我們兄弟出去後。一定要好好的和他們算算帳。”三人中一名滿臉刀疤地大漢,終於忍不住的停下遁光。破口大罵起來。

    “哼,你就省省心吧。鬼靈門會怕我們小宗小派修士去找麻煩。況且人家一開始就說了,傳送時隨機的,就是傳送到空間裂縫中,也算自己倒黴。好在這禁製雖然厲害,但似乎不是攻擊類型的,我們慢慢設法總能出去的。”另一名顴骨高高修士,也停了下來,冷冷的說道。

    “可如此一來。穀中的寶物,豈不被別人占先了。要知道,我們三人修為,也頂多在外穀尋覓一下寶物。去內穀,那就是找死了。而為了買這住墜魔令,我們可算死傾家『蕩』產了。”刀疤大漢連連搖頭的說道。

    “若是如此地話,隻有用蠻力破除禁製了。這禁製雖然看起來有些神奇,但外穀的禁製,再厲害也厲害不到哪去的。如此一來的話,雖然多損耗些法力,但總算馬上就能出去。”遲疑了一下,顴骨高高修士如此說道。

    “好吧,也隻有如此了。二弟,你的法寶是攻擊類型,全靠你出力了。我二人在一旁輔助。”另一名麵目黝黑的修士,想了想後,也點頭的同意道。

    “此事交給我好了。隻要幾下,就足以破掉這鬼東西。”大漢聞言,精神一振的說道。

    接著一張口,噴出一團黃光出來,麵包裹著一顆四方地小巧石印,寸許大小。

    大漢兩手掐訣,一點指此印。頓時石印迎風狂漲,轉眼間就有了數尺大小。

    另外兩人則分別放出一紅一白,兩口精光閃爍地飛劍出來。

    

Snap Time:2018-04-21 19:55:51  ExecTime:0.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