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零四章入穀


    第八百零四章 入穀

    聽了這位鬼靈門宗主之言,有些修士心中大喜,有些人則些半信半疑。

    畢竟有關墜魔穀的詳細情況,還真沒有幾人知道一些。

    “為了讓諸位道友放心一些,我會讓犬子和鍾長老先過去的。然後諸位就自行其便了。”王天勝說著,衝遠處的王蟬和燕如嫣一招手。

    王蟬帶著銀『色』麵具,和燕如嫣,一聲不響的從法陣外走到了法陣中心處,一旁的元嬰中期的老者,也麵無表情的一同走了進去。

    隨後王天勝一聲吩咐,空中眾修士同時將手中陣旗向下方一點,從旗尖出噴『射』出五顏六『色』的光柱,有胳膊粗細,分別打在法陣各處。

    頓時整個法陣嗡鳴聲大起,各處靈石光芒大放。在一片下霞光中,三人驀然從法陣中心處消失不見了。

    看到這一幕,附近凝望此幕的修士,一陣的『騷』動。

    王天勝仍不理會他人,又讓王天古帶著七八名結丹修士,陸續傳送而走。

    這一次,其他修士都已看明白了。此法陣別看如此巨大,但似乎一次隻能傳動三人。故而鬼靈門修士也隻能分批而走。

    見鬼靈門之人大有搶先一步的意思,穀口處的其他修士自然有許多動心起來,但這些修士個個老『奸』巨猾,出於謹慎小心的習『性』,一時間仍沒有誰冒失的上前,都想讓別人再試探一番再說。畢竟鬼靈門的名聲可也不算太好,萬一出了差錯,可是『性』命攸關的事情。

    韓立站起身來,站在土丘上,同樣絲毫沒有下去的意思。

    王天勝見此情形,冷笑一聲。雙手倒背的仰天望去,身形空中一動不動。

    穀口處的氣氛,一下變得微妙寂靜起來。

    就在這有些尷尬的氣氛下,那些慕蘭人行動了。

    十幾名慕蘭法士,在仲姓儒生和樂姓女子帶領下,不聲不響地向巨大法陣走去。

    王天勝臉上一絲黑氣閃過,隨即就恢複如初。

    而一旁,原本一直望天不語的魏無涯。緩緩低下頭顱,不慌不忙的瞅了迎麵而來的儒生一眼。

    隻見儒生也不說話,未等一行人走進法陣中,就一甩袍袖,十幾道青芒從袖口中湧出,就朝天上飛『射』而去。

    王天勝麵無表情的衝這些青芒一招手,光華一斂,青芒化為十幾塊令牌落入了其手中。

    “不錯。數目正好。道友請進吧。”王天勝雖未參加過邊界之戰,但是自有人告知了仲姓儒生的身份,故而輕吐一口氣後,緩緩說道。

    仲姓儒生點點頭,身後的眾法士身形一晃。全都進入了法陣中間。

    頓時空中鬼靈門修士,一番施法下,慕蘭人三個三個的被傳送而走。

    “這傳送陣傳送位置是隨機地吧。若是如此的話,貴門修士最好不要和我們碰到一起。”當儒生走進法陣中時。望了一眼魏無涯,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

    “世上哪有如此巧事!若真是如此的話,也隻能說是天意罷了。”麵對這位慕蘭神師,中年修士臉上竟好像沒有多少懼意。

    “天意?嘿嘿,若真是如此的話,姑且算是吧!”仲姓儒生冷笑一聲,其和身側兩人就在白光中不見了蹤影。

    聽了這最後的留言,王天勝望著空無一人的法陣。嘴角帶起一絲冰寒。

    此時,其他修士見慕蘭人也安然無恙的傳送走了,終於有人沉不住氣地走了出來。交出了墜魔令後,也開始在那些鬼靈門弟子協助下傳送而走。

    片刻後,擁有墜魔令的修士,紛紛走出了隱身之地。

    短短半刻鍾時間,傳送法陣上靈光閃動不已,已先後送走了三百餘人。幾乎占了在場修士的四分之一。 而法陣中間的那顆高階靈石。光芒比起一開始時黯然了許多,靈力消耗的七七八八了。

    站在高處。韓立冷冷觀察這一切,將值得注意地入穀修士一一記了下來,以留備用。

    忽然韓立目光一冷。看見六名綠袍修士向法陣處走去。為首之人,是韓立曾經見到過的禦靈宗大長老東門圖。 韓立 對此人,韓立可沒什麼好印象。雖然這位禦靈宗大長老並未真正和他有過什麼衝突。但因為穀雙蒲的事情。韓立以前可一直小心著此人。

    不過,他如今神通大進,對此人似乎也無須太在意。

    可就在這時,簇擁著東門圖五名綠袍修士身形一震,同時回首向韓立所方向望去。

    而幾乎與此同時,韓立原本同化七七八八的第二元嬰,突然間激烈地不穩起來。要不是他夠機靈,立刻暗中神識一凝,將此元嬰強行鎮住。

    這至木靈嬰所化的第二元嬰,恐怕會立刻離竅而出吧。

    這時韓立才用神識仔細一掃那五名綠袍修士,結果大吃了一驚。這五人竟然全都是元嬰初期修士。

    “五行靈嬰!”結合了自己第二元嬰的異樣,韓立想也不想的就猜出了這五名修士的來曆。瞳孔不禁一縮。

    五名綠袍修士的異樣,自然被走到前麵的東門圖發現了。他急忙轉首看了一眼,正好和韓立瞅過來的目光禁對上。

    東門圖臉上訝『色』一閃,但隨即若無其事地回首過去,走進了傳送陣中。

    原本一直臉『色』從容的王天古,一見東門圖竟然帶了五名元嬰修士出來,臉『色』終於大變起來。

    魏無涯打量幾名綠袍修士,臉上也『露』出所思之『色』。

    “東門兄,這幾名道友陌生的很。能否給王某介紹一二。”王天勝盯著這幾人,沉聲問道。

    “此事好說,等墜魔穀之行結束,在下自會給道友引薦的。”東門圖老『奸』巨猾,輕飄飄的一句話。就應付過去了。

    王天勝心中自然大罵一句“老鬼”,但也知道對方不可能如實相告了。故而也不再糾纏此事。

    而吩咐弟子一聲,將他們六人也分兩次傳送而走。而東門圖在傳走的一瞬間,不經意的望了韓立一眼。眼光中充滿了不善之意。

    他的舉動雖然隱秘之極,但卻被韓立用神識看地一清二楚。

    看來那東門圖似乎察覺到了自己身上地靈嬰,這有些棘手了。有五行靈嬰相跟的他,一下變得可怕起來。可惜至木靈嬰還差一些沒有徹底同化幹淨。。看來入穀之後,還要多小心此人了。

    隨著東門圖傳送掉。後麵又走來三名修士,一見其中一人,韓立呆了一呆,麵『露』出一絲苦笑。

    這人竟是銀發老者,他那位程師兄。另外兩名老者也是滿臉皺紋,似乎都是壽元將近之人。

    韓立歎了一口氣,目睹著三人進入了法陣,被傳送而走。然後目光一轉。落到了法陣中間地靈石上。這時的高階靈石,已顯得更加黯淡無光了。

    韓立目光閃動一下,不再猶豫了。當即身形騰空而起,在一團青光包裹下,向法陣飛『射』而去。

    片刻後。人就落到了法陣跟前,抬手將手中的一塊墜魔令,拋向了空中的王天勝。

    “韓道友,你果然也來了。韓道友年紀輕輕。前途無量,又何必非冒此風險。”魏無涯身形一晃,人從數十丈外突然到了韓立麵前,說出了勸退之話。

    “多謝魏兄好意了。這墜魔穀,韓某自有一定要進的道理。”韓立神『色』如常,平和地回道。

    魏無涯皺了下眉頭,盯著韓立麵孔好一會兒,神『色』漸漸陰沉下來。

    “既然韓道友心意已定。魏某就不再多說什麼了。希望你我的目的。並不相同。”魏無涯最終如此說道,身形晃動,人再次回到了原來位置。

    王天勝見魏無涯竟然如此隆重對待眼前的年輕人,並叫出了對方之姓。哪還不知道韓立是誰。

    他臉上神『色』不驚,但心卻詫異之極的打量了一遍韓立。

    韓立的名字他早在許多年前,就已聽說過了。隻是那時對方修為淺低的很,其子王蟬在對方手中吃了一個大虧,還讓其跑掉了。

    事隔多年。麵前的之人再次現身天南時。竟已是元嬰修士了。而鬼靈門卻巧合地再次和眼前年輕人結下了深仇。結果又一次讓對方溜掉了。

    數年後,對方已經名聲大起。表現的神通讓所有修士歎為觀止。竟隱隱成了僅次於三大修士的存在。

    他這位鬼靈門宗主聽到此消息時,實在不是件讓人高興之事。對韓立的名字自然銘記在心了。

    如今見到韓立,他自然想看出一些門道出來。

    可惜韓立往法陣中間一站,馬上雙目微閉,神『色』不溫不火,一副不想搭理任何人的樣子,根本沒『露』出任何破綻出來。

    見此情形,王天勝心中一凜,反而對韓立越發地忌憚了。

    但表麵上卻隨意的一招手,空中的眾弟子開始催動法陣。

    嗡鳴聲後,韓立一片光霞中,不見了蹤影。

    ……

    一陣傳送後的輕微不適後,韓立總算恢複了正常,開始打量自己現在地立足之地。

    這是一處倒塌了一大半碎石坡,『亂』糟糟的一片,四處長滿了半人來高的荒草。前方和左右稍遠點的地方,是一片低矮的丘陵,連綿起伏。一個人影都沒有見到。

    不過這倒也不是奇怪之事,墜魔穀足有百萬之巨,若是不是同一批人傳送,能湊巧碰到一起,反倒是不可思議之事了。

    但當韓立一扭首想身手望了一眼後,臉上不禁『露』出了愕然的神情。

    

Snap Time:2018-01-20 17:14:22  ExecTime:0.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