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零三章單向傳送陣


    第八百零三章 單向傳送陣

    鬼靈門的碎魂真人沒有來,反來了這位有些陌生的老者,韓立自然有些意外。

    不過動用了三名元嬰修士,對一個大宗門來說,固然是難得的大手筆。但相對墜魔穀的凶險和如此多探寶修士來說,似乎還稍嫌不足了。難道鬼靈門還另準備什麼後手了?

    韓立心中思量著,而那群鬼靈門修士在穀口處忙碌了起來,似乎在設置一個巨大的法陣。

    附近的修士,自然在這時沒人去『騷』擾他們,紛紛在暗處冷眼旁觀著。

    那些慕蘭法士則聚到一起,為首的仲姓儒生和樂姓女子低聲交談著什麼。

    韓立盯著那法陣,目光清澈,神『色』不驚。

    但僅過了一會兒,韓立忽然間神『色』一動,帶著一絲驚疑的抬首向天上望去。

    而就在這時,遠處天邊光華閃動,一道刺目白虹驀然出現,接著飛馳電掣般的激『射』而來,所過之處雲開霧散,氣勢驚人之極。

    這時其他修士也發現異樣,紛紛驚訝的抬首看去。

    白虹瞬間到了穀口處的上空,耀目的白光一斂,現出了一名青衫老者,麵無表情。

    “魏無涯!”

    “怎麼他也來了。”

    “難道九國盟對墜魔穀之寶,勢在必得?”

    一看清楚老者的麵容,四周暗藏的修士一陣的『騷』動,大部分均都心中暗驚起來。可是令人驚訝的是,魏無涯現出身形後,向下淡淡的看了一眼,竟然緩緩落在了鬼靈門眾人前。

    那名麵『色』陰厲的中年人見此情景,陰霾的麵容上『露』出一絲笑意,雙手抱拳地迎了上去。

    “魏兄。你終於來了。我還以為道友有事耽擱了呢。若是如此的話,我們進穀的時間不得不推遲一二了。”

    “魏某既然答應了王道友,不會輕易改變主意的。倒是魏道友最好所言不虛,若穀中沒有你說的那件東西。可別怪魏某到時翻臉不認人。”

    魏無涯表情冷漠,對中年修士的笑容,有些視若無睹。

    這也難怪,九國盟和魔道之間原本就談不上什麼和睦的。

    “道友放心。在下怎敢有膽欺騙魏兄。”中年修士對魏無涯的不客氣,毫不在意。口中一邊說著,一邊恭迎魏無涯過去。

    這一幕,讓四周地其他修士看的目瞪口呆。

    魏無涯身為九國盟的大長老,可竟然和鬼靈門攪合到了一起。麵要是說沒有什麼貓膩,誰都不會信的。

    韓立見此情形,同樣眉頭一皺。若是在墜魔穀中和鬼靈門起了衝突,魏無涯一介入的話,他也隻有落荒而逃的份了。這可是件大出乎他預料外的事情。

    韓立稍一思量之下。不禁向另一側的仲姓儒生望去。

    若是沒有其他元嬰後期修士『插』手地話,墜魔穀中可就以這二人修為最高了。

    隻見這位慕蘭神師,雙手倒背,一臉平靜的看著魏無涯,根本看不出其心中想些什麼。倒是一旁的樂姓女子。目中『露』出一絲愕然,對魏無涯的出現頗有些意外的樣子。

    雖然由於魏無涯地出現,震動了不少人。但所有修士,還是靜靜看著鬼靈門之人。將那法陣一點點完成。

    足足費了半日的工夫,一座百餘丈之廣的巨大法陣,漸漸呈現在了麵前。

    韓立看著此法陣,由一開始的無動於衷,漸漸目『露』驚疑之『色』。。

    這法陣似乎是他修習過地一種上古傳送陣的一部分,但細微之處又有些不同,似乎有些部分簡單化了,又有些部分變得更加複雜。明顯被改動了不少的樣子。

    韓立微眯起了雙目,盯著此法陣默然不語起來。

    雖然他的陣法造詣已然不低,但倉促之間,也無法看出此法陣暗含何名堂,隻能眉頭一皺的不知在想些什麼。

    再過去一個多時辰,法陣終於徹底完成。一些鬼靈門修士,開始法陣四周安放各種屬『性』的中階靈石了。

    原本一直站在一旁,監視法陣布置的王天古。忽然間身形一晃。來到了法陣的中心處,接著單手往儲物帶上一拍。一翻手取出一個玉盒來。

    中年修士和那一身煞氣老者,卻對此神『色』不變。看來是知道,王天古要做什麼。

    隻見他小心地將玉盒打開,盒中『露』出了一塊金黃『色』靈石出來。

    此靈石晶瑩閃爍,『裸』『露』而出後,立刻一股驚人的靈氣『蕩』漾開來。

    “高階靈石!”不知是誰認出了盒中晶石,頓時發出一聲驚歎聲。

    其餘的修士聞聽此言,也均都大吃了一驚出來。

    韓立聽到詞語,臉『色』同樣微微一變。

    高階靈石蘊含的靈力總量,隻相當於百餘塊中階靈石,但實際上別說用百餘塊中階靈石換一塊高階靈石,就是用上千塊中階靈石來換高階靈石,在修仙界也是有價無市的了。

    之所以會出現這種詭異的事情,完全是因為純粹的高階靈石礦靈氣過於驚人,非常容易被發現,在這一界早已開采殆盡。現存的高階靈石,隻是稀稀拉拉地從低中階靈石礦中偶爾發現地。數量稀少之極。

    但偏偏不少上古流傳的厲害地法陣、禁製,都必須用高階靈石才能催動,而即使普通法陣用高階靈石催動,也會威力憑空增加三分。而在鬥法中握有一塊高階靈石,就是元嬰修士也可補充不少靈力的。

    如此一來,高階靈石自然價值奇高,並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珍稀起來,幾乎絕跡天南修仙界了。

    至於傳聞中的頂階靈石,從上古末期開始,早從這一界消失的無影無蹤。也隻能存在於傳說中了。

    眼看著那王天古將那枚金屬『性』高階靈石,慎重的按在了法陣的中心之處,韓立也不禁有些眼熱。他擊殺了如此多修士,可也從來沒得到過一塊高階靈石,有此就可見這些高階靈石地珍惜了。

    即使他後來刻意尋覓,想在一些坊市換取一兩塊,也是水中撈月之事,根本沒有收獲。

    畢竟天南現存的高階靈石。肯定都被個各大宗大派都收藏了起來,留作萬一之用了。

    如今鬼靈門竟然拿出此塊靈石,看來還真對墜魔穀之事重視異常。不過,話說回來了。鬼靈門這次出售墜魔令,可就是一大筆靈石到手了。如今出這點血,似乎也沒什麼了。

    王天古將那高階靈石安放妥當,又走到中年修士身邊,低聲說了兩句。

    中年修士點了點頭。當即一聲令下後,所有鬼靈門修士退出了法陣外,然後一翻手掌,人人手中多出了一杆淡黃『色』的陣旗出來。這些人不知練習了多少遍,一個個馬上騰空升起。竟在法陣上空迅速擺出了一個古怪隊列出,同時手中陣旗散發著淡淡靈光,一副蓄勢待發的樣子。

    這人難道是鬼靈門的宗主,否則那王天古修為和他差不多。怎麼會對他如此恭敬的樣子。

    韓立望著陰厲的中年修士,從細處看出了些什麼,心中不禁嘀咕了起來。

    就在這時,那中年修士忽然間周身黑氣纏繞,人緩緩升到了空中,冷冰目光向四下一掃之後,開口了。

    “在下鬼靈門王天勝,添居鬼靈門宗主之位。廢話本宗主也不想說了。現在入穀之路。已經布置妥當,空間裂縫也大大減少和穩定下來,已經可以入穀了。

    “此法陣是我鬼靈門中多位陣法大師,苦思冥想多年才研製出來的特製傳送法陣。可以將人直接從穀口處送到墜魔穀外穀某處,可算便利之極。隻是此法陣因為比較特殊,必須用金屬『性』高階靈石才能催動激發。我們鬼靈門費了偌大心機,才好不容易弄來了一顆此等靈石。所以能傳動地人數有限。隻有那些擁有墜魔令的道友,不分正魔身份。可利用此法陣傳送進去。其餘道友。本門可概不負責了。”

    “不過有件事,還是和大家說清楚的。這傳送陣是單向傳送的。因此傳送位置並不固定。雖然可能『性』很小,也可能將人傳送到穀中的某個空間裂縫中,若出了此事情。就隻能怨這位道友造化不夠了。本門概不負責的。畢竟這種傳送之法,原本就尚未完全研製成功,隻是為了趕時間才倉促完成的。有些風險是肯定的。不願冒風險地道友,可以不用本門傳送陣的。”

    說完這些話,中年修士就在空中不客氣的雙手抱肩,但馬上又補上了一句。

    “沒有墜魔令的道友,不要想渾水『摸』魚。本門會在最後才將所有都傳送進去。法陣也會同時毀掉的。”

    這些話聲音不大,但清晰異常地傳到了穀口處每一人耳中。引得四周修士,一陣的小聲議論。有些修士幹脆用傳音之術,仔細商討了起來。

    “既然進去需要傳送陣。我們如何出來?難道還要等貴門在麵再布置一個法陣不成。”一個較年輕的聲音,忍不住從某處樹林中傳出,充滿了疑『惑』之意。

    此問一出口,不少人都暗自點頭,心中都有同樣的疑問。但韓立聽了此問,卻心中冷笑一聲,似乎對此毫不在意。

    “這位道友地擔心,毫無必要。據我所知,在這墜魔穀中不少上古禁製均都對外不對內的。入穀困難,但出穀卻有不少破綻可尋的。甚至穀內還專門有幾座完好無損的上古傳送陣,可以直接將人送出穀外的。出穀是非常簡單之事。”王天勝毫無感情的回道。

    

Snap Time:2018-01-23 20:13:51  ExecTime:0.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