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零二章穀外群修


    第八百零二章 穀外群修

    一座藤蔓遍布的小穀附近,一團白光正從遠處向這激『射』飛來。

    在白光中,一隻潔白如雪的靈禽上,一名秀麗溫婉的綠衫女子端坐其上。

    轉眼間,此靈禽風馳電掣般的到了小穀上空。隨即雙翅一收,向下俯衝起來。眼看要一頭紮進下方密密麻麻的藤蔓之中,那女子一揚手,一道法決打出。

    頓時下方綠光一陣閃動,藤蔓驀然消失不見,卻浮現出一層綠濛濛的光幕。

    綠衫女子毫不遲疑的一催身下靈禽,白光一閃,瞬間沒入了光幕中不見了蹤影。

    光幕下卻另有一番天地,六名身著綠衫的修士,正端坐在小穀正中的一個五角法陣中。

    此法陣不大,隻有六七丈而已。五人盤坐法陣五角,法陣邊緣靈光閃動,而一名長髯老者,雙目緊閉的坐在中間。

    突然老者睜開了雙目,並抬首向天上望去。

    隻見一團白光徐徐落下,片刻後,那名綠衫女子就到了老者身前,施了一禮。

    “弟子參加師伯。現在山脈的瘴氣盡數褪去。不少修士,都已經前去墜魔穀了。”綠衫女子低首恭敬的說道。

    “鬼靈門出發了沒有。”長髯老者一撚長髯,緩緩問道。 “鬼靈門大部分人還沒有動身,但有幾名弟子先走了一步。”女子想了想,小心的回道。

    “哼!既然鬼靈門的老家夥還沒動身。我們也不必太急。隻要盯著他們此行的幾位長老,就不會出任何差錯的。菡師侄,你再去繼續監視著他們的動向。一有異動,就馬上回報。”長髯老者不動聲『色』的吩咐道。

    “是。弟子這就出發。”綠衫女子沒有遲疑地領命道。

    隨後她衝老者再施一禮,飄然跨上靈禽,向空中飛去。不久就衝出了光幕。不見了蹤影。

    老者盯著綠衫女子消失的背影,眼中精光閃動,『露』出了一絲思量之『色』,但馬上神『色』回複如常。

    而法陣四周的五名男女修士,從綠衫女子出現,到此女離開,個個在原地紋絲不動,臉上毫無表情。猶如木人一般。

    長髯老者對此情形,似乎習以為常,絲毫訝『色』沒有,再次閉上雙目。

    ……

    與此同時,百之外的一座高大山頭的峰頂,一名五六十歲的灰袍道士直直屹立在一塊山石之上,迎著猛烈勁風,此人兩眼微眯的望著墜魔穀方向。

    在他身後站有一紅一青兩具高大人影。足有兩丈之高。

    但稍一細看就能發現,兩個人影青麵獠牙,木無表情,竟是惡鬼模樣的兩具機關傀儡人。

    此刻,道士回首看了看兩具傀儡。臉上閃過一絲自得之『色』後,喃喃自語了一句。

    “有這兩具可比元嬰修士地上古傀儡幫助,墜魔穀之行想必大有收獲的。” 說完此話,道士揚手打出兩道法決出去。

    頓時兩具惡鬼傀儡急劇縮小。飛『射』入了大袖中,然後道士化為一道紅光破空飛去,方向正是墜魔穀之地。

    ……

    另一處高空中,三道長虹並排飛遁著。

    在遁光中,兩名老者和一名女,向墜魔穀飛『射』而去。

    若韓立見到這三人,會立刻大感愕然。因為三人中竟有兩人,都是他認識之人。

    其中一名臉『色』焦黃的黃袍老者。正是黃楓穀的令狐老祖,而他旁邊的臉『色』蒼白,神『色』冰冷的白衣女子,竟是掩月宗的大長老,南宮婉的那位師姐。

    唯一一名韓立不認識地老者,則高眉深框,獅鼻大口,相貌身為奇特。

    這三人默然無聲。隻是悶頭趕路。遁光發出刺目光華從空中一掠而過。化為三個光點,。瞬間不見了蹤影。

    ……

    同樣的情形,在萬嶺山脈附近不時發生著。不少修士都對自己的墜魔穀之行信心十足。

    而韓立此時,也已趕到了墜魔穀附近。

    在離入口處十餘外的一座土丘上,他淡然的望著墜魔穀方向,沉『吟』不語。

    此時不用神識探測,也知道著方圓數十地此片範圍內,聚集了多達上千的修士,其中不乏元嬰期老怪暗藏其中。 這些老怪也許沒有三大修士這般修為高深,但若論秘術神通的詭異難纏,卻個個不是輕易之輩。而韓立可沒自負道,真以為除了三大修士和慕蘭神師外,其餘之人就無所懼了。一個疏忽大意,同樣會將小命交待在此地的。

    韓立一邊思量著,一邊不時打量著墜魔穀地入口。

    若不是一開始,眾修士就齊聚此地,韓立真不敢相信如此普通的一個山間豁口,就是墜魔穀的入口處。但在入口上方,卻灰雲滾滾滾,靈氣激『蕩』,呈現諸多異兆,讓人看了都心中一凜。

    從外麵看來,入口不過十餘丈之寬。韓立將神識深入穀口中,稍微探測了一下。 結果神識隻深入穀口百餘丈後,就被股穀中出現的莫名禁製擋在了外麵,並沒有見識到所謂的空間裂縫。

    雖然韓立也可依仗神識強大,強行突破一下,但麵對墜魔穀這等凶險之地,他猶豫了一下,還是謹慎的將神識收了回來。

    隨後,韓立就此盤膝坐在土丘之上,閉目入定起來。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半日後,韓立神識感應到聚集此地的修士越來越多起來。其中有幾道氣息,隱隱還有些熟悉,應該是認識之人。

    韓立心中略一思量,一一將這些人辨認了出來,但眉頭卻皺了一皺。 就在這時,從附近突然傳來一聲驚怒地聲音。

    “慕蘭人來了!是慕蘭法士,他們真想入穀探寶。”

    隨著此聲落下,頓時整個入口處一陣『騷』動。

    韓立同樣心中一凜。睜眼看去。

    隻見不遠處的天空中,正有一輛怪異飛車,向這不緊不慢的飛來。

    此車體形比普通飛車大的多,呈錐形,二十餘丈長,表麵銀光閃閃,銘印著密密麻麻的符籙。此車一看就不是普通之物。而在車中,站立著十幾名身著慕蘭服飾的修仙者。不是慕蘭法士。又是何人!

    韓立見此情形,臉上『露』出一絲訝『色』。

    雖然他先前也聽說過慕蘭人也要趟此混水地傳言,但心中總以為不大可能。

    畢竟慕蘭人雖然講和了,但邊界之戰中雙方死傷的可都不少。慕蘭人和不少宗門都結下了深仇。而沒有數百年地潛移默化,此仇怨不是那麼輕易能解開地。

    在此種情形下,慕蘭人還敢深入天南腹地,要進入墜魔穀探寶,還真有些不可思議。難道他們就不拍被報仇心切的修士。背後出手暗算?

    韓立正疑『惑』之時,巨大飛車飛至了入口處地空中。車中之人的麵目,用肉眼也可清晰可見起來。

    韓立目光在為首兩人麵上一轉,心中有些恍然起來。

    既然是這二人帶隊,的確不用怕普通修士向他們尋仇。隻是慕蘭三大修士。怎會允許他們到此地。韓立還有些不解的。

    站在飛車最前賣弄的兩名法士,一男一女,竟是慕蘭神師中的仲姓儒生和掌管古燈的樂姓女子。以儒生元嬰後期的神通,的確能鎮住普通修士的尋仇了。

    飛車在離韓立不遠處地一座小山頭落下。眾法士紛紛離車下來。樂姓女子一掐訣。將飛車縮小收了起來。其餘之人盯著墜魔穀的入口處緊看,『露』出了愕然之『色』。

    看來他們和韓立同樣大感意外。

    就在眾修士麵對慕蘭人的到來,個個冷眼相看,大懷敵意之時。遠處的天邊,再次光華閃動,上百道遁光驀然出現在那,向這飛『射』而來。

    “是鬼靈門的人!”有人馬上認出了這些遁光地來曆,低聲叫道。

    原本正注視慕蘭法士的目光。瞬間望向了天空。

    韓立則心中冷哼一聲,目光閃爍不定起來。

    這些遁光速度倒不算快,不慌不忙的飛『射』到了穀口上空,然後在理入口處百餘丈的距離處,降落下來。

    光華一斂後,現出了百餘名黑衫修士,均為鬼靈門修士。而站在眾修士前地三名為首修士,則吸引住了韓立的注意。

    這三人中最左邊的那名修士。韓立赫然認識。正是鬼靈門的那位王天古。

    韓立心中一動,目光一掃。果然在人群中找到了王蟬和燕如嫣二人。

    王蟬看起來手足俱全,似乎一切正常。而一旁的燕如嫣,神『色』卻似乎不太好,略帶一些憔悴之『色』。

    “難道當初的陰魔斬,並未給此人造成重傷?還是又續接了斷肢,隻是無法看出而已。”韓立腦子飛快的轉了一下,立刻有兩個未曾證實答案浮現而出。

    不過以韓立如今的修為和名聲,王蟬早已對其造不成威脅了。所以眼光一轉之下,重新落在了為首地另兩名元嬰修士上。

    中間修士,是一名身穿寬大黑袍,麵『色』陰厲的中年人,神『色』間有一股不凡的威嚴氣勢,一看就是大權在握,經常發號施令之人。

    右側是一名麵容蒼白的老者,須發皆白,但鷹眼精光四『射』,身上充滿了濃濃的煞氣。

    這兩人都是元嬰修士,但麵目陌生的很,應該沒有參加過邊界之戰。但老者已是元嬰中期修為了,這讓韓立多看了幾眼。

    

Snap Time:2018-01-19 15:38:42  ExecTime:0.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