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零一章穀現


    第八百零一章 穀現

    這位天極門魯長老的洞府,同樣非常簡陋。

    當韓立走過一個二十餘丈的通道後,就到了洞府的大廳,一間七八丈大的石屋。屋子中站著一名慈眉善目的灰發老者和一名高冠中年人,正相迎韓立的樣子。

    “韓道友,你總算到此了。”灰發老者含笑的招呼道。

    “韓兄可讓我二人苦侯許久了。我二人各自派出人手,在此地已尋覓道友月餘了。可惜道友神出鬼沒,一點蹤跡也找不到。差點以為韓兄改變主意了呢!”南隴侯則苦笑的說道,但目中閃過一絲欣喜之『色』。

    “兩位居住之處如此隱秘,在下尋覓起來同樣不是一件容易之事。而前不久,在下又正好閉關了一段時間。兩位道友找不到,也是正常之事。”韓立歎了口氣,有些無奈的解釋了兩句。

    然後他也沒有客氣,和二人一邊說著,一邊一起落座。

    “韓兄現在的名聲可是如日中天,不但在邊界之戰中大放異彩,就連晉國魔宗的一位元嬰中期長老,聽說都折損到了韓兄手上。韓兄有如此神通,以前可瞞的本侯好苦啊。”韓立才一坐下,南隴侯就臉現古怪神情的說道。

    “在下的神通如何,南隴兄又不是沒見過。韓某要真有如此大神通,當日就不會在慕蘭草原落荒而逃了。現在的名聲指是僥幸得來的而已。若不是有些福運,今日在下就無法出現在兩位道友麵前了。”韓立自然不會將一切如實相告,而搖搖頭的的含糊說道。

    魯長老和南隴侯聽了韓立此言,不禁互望了一眼,兩人都有些半信半疑起來。

    以他們的神識,自然看得清楚韓立的修為仍是元嬰初期。他二人也知道韓立不凡,並不是普通的元嬰初期修士。但韓立能擊殺一名元嬰中期甚至可能是中期頂階地魔修。這還是讓二人有些難以置信。

    但外麵有關韓立的謠言,又傳的漫天飛,名氣也大的嚇人,又不由得二人疑『惑』起來。故而才表現出這種神情出來。

    “!韓道友太謙虛了。其實道友神通越大,對我們墜魔穀之行幫助就越大。我二人巴不得道友的修為,能堪比三大修士呢。”南隴侯幹笑一聲,有些言不由衷的說道。

    韓立聽了這話,嘿嘿一笑。沒有糾纏此事的接口什麼。

    另一邊的魯長老,則沉聲地說道:

    “韓兄既然肯找我二人,看來是考慮清楚此前的建議了。道友是否願意入穀,和我二人一齊擊殺那頭上古火蟾?”

    聽老者如此一問,南隴侯也凝視著韓立,臉現凝重之『色』。

    “有如此良機,韓某也不想輕易放過的。隻是在下真下決定之前,還是要問上一句。我等得手後。是如何分那具上古修士遺骸的寶物。若是能讓韓某滿意的話,冒險走一趟也是無所謂的。” 韓立麵上不『露』異樣,不慌不忙的回道。

    雖然他肯定要去墜魔穀,但現在卻不『露』任何口風的。好能和對方討價還價一番。

    “若是真地順利得到寶物,我三人就此平分如何?”這個問題顯然不知被南隴侯和老者思量過多少遍了。韓立此問剛一出口。老者就毫不猶豫的回道。

    韓立沒有馬上答應或者『露』出不滿之『色』,而是用沉『吟』了片刻後,才緩緩的說道:

    “三人平分寶物,倒也公平。畢竟沒有兩位道友指路的話。我也無法深入穀中,更談不上找到那隻火蟾獸取寶了。但是韓某還有一個條件,希望兩位道友答應。”

    “韓道友有條件,盡管說就是了!”魯長老神『色』如常,毫無異樣的說道。

    而南隴侯神『色』一動,但盯著韓立沒有說什麼。

    “那隻火蟾古獸地內丹,必須留給在下。在下要它有些小用處。”韓立說道火蟾內丹時,一副輕描淡寫的樣子。似乎隻是想多占一些小便宜似的。

    “沒問題!火蟾獸還是要依仗道友才能滅掉『婦』人。內丹歸道友也是理所當然之事。”魯姓長老心中一鬆,滿口答應了下來。

    “不錯,即使道友不說。隻要道友出手,這內丹原本就該歸道友的。”南隴侯同樣神『色』一緩,一副此事好說地神『色』。

    韓立見此,微然一笑:“既然兩位道友答應的如此豪爽,韓某也不是貪得無厭之人。韓某就和二位道友走上一趟吧。”

    “有韓道友和我等一起入穀,此行一定能順利取到寶物的。”

    “的確要多依仗韓兄了。”

    見韓立答應下來。南隴侯和老者均掩不住興奮。紛紛開口說道。

    “兩位道友謬讚了。韓某的修為,自己清楚的很。此次入穀還是以兩位道友為主。韓某為輔才對。並且我三人隻有要鼎力合作,才可能全身而退的。”韓立自然不會被二人兩三句吹捧之言所『惑』,輕笑的說道。

    “這個自然,我等既然找韓道友合作,肯定就是對道友放心。才會邀請二來地。若是那鬼靈門那些陰險小人得到兩儀環,本侯直接殺人奪寶了。”南隴侯一提起鬼靈門起來,仍有些咬牙切齒的樣子。看來上次吃的虧,的確太大了點。

    韓立聞聽此言,目光不禁在南隴侯麵上再掃了一遍。

    南隴侯表麵看起來,氣『色』還不錯,就不知原先虧損的元氣到底恢複了幾成。

    “說起鬼靈門,不知二位道友對鬼靈門提供入穀之法的事情,有何看法?”韓立話鋒一轉,順勢提起了鬼靈門的事情。

    “嘿嘿,能有什麼看法。這次隻是稍微打『亂』了鬼靈門獨占寶物的如意算盤。如今有其他修士入穀,不但掩飾了我三人地行蹤。也避免了在穀中被鬼靈門圍攻地危險。”南隴侯冷笑的說道,麵上閃過詭異地神『色』。

    “聽南隴兄話意思,莫非鬼靈門知道入穀之法消息,是兩位道友故意傳出去的。”韓立略有些愕然。

    “此事的確是我們安排人做的。我早就在去大草原之前就知道些鬼靈門也在研究入穀之法的事情了。既然他們突然翻臉暗算本侯。本侯自然也不會客氣的。”南隴侯臉『色』陰沉的說道,並沒有想瞞韓立此事的意思。

    韓立對此沒有發表自己的看法,隻是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而那魯長老眉頭一皺,緩緩的說道:

    “不過我們沒想到,鬼靈門竟然幹脆搞了個墜魔令出來,既賣了各宗門一個人情出來,又確保他們一門勢力在穀中獨大。恐怕他們還打著讓他人替他們探路的鬼主意。如此一來,穀中寶物,他們固然無法獨得了。可也將危險降低了許多。” “這世間哪有十全十美的事情,兩位道友的此舉動,還是利大於弊的。多半鬼靈門的主事之人,正將兩位恨得牙根癢癢呢。”韓立『摸』了『摸』下巴,微笑的說道。 “韓道友說的是,先讓鬼靈門吃個啞巴虧,就不錯了。和鬼靈門之間的仇,等從墜魔穀出來後,本侯自會和他們一點點算的。”南隴侯精神一振,說道。

    下麵,三人將話題從鬼靈門哪兒挪開,聊起了入穀的具體事宜和安排起來。

    時間就此一點點的過去了。

    …… 七日後,萬領山脈的瘴氣終於消褪幹淨,原本隱匿在外圍的諸多修士,紛紛浮現,先後向墜魔穀方向飛去。

    而另外一些修為低下,或不願冒險的修士,則趁此機會在山脈中開始四處采摘靈『藥』,尋覓靈獸起來。

    墜魔穀位於萬嶺山脈西北部,麵積足有十萬之廣。不過不知上古魔修在次鬥法,竟在山此穀四周和天空,都被設下了重重疊疊的上古禁製,這些禁製每一個都厲害異常,並且環環相套,動一而牽全身,根本無法破禁而入。

    唯一沒有禁製的地方,就隻有墜魔穀的入口處,一條寬百丈、數十餘長的狹窄通道。

    此通道原本可以輕易通過,不過上古修士的鬥法卻波及到了此處,結果在此通道口中遍布了密密麻麻的空間裂縫。

    這些裂縫有的白光刺目,明顯異常,有的輕淡黯然,若有若無,還有的根本無影無形,防不勝防。

    這些裂縫的尺寸也大小不一。大的足有十丈餘之廣,可直接吞數十人而毫無問題。小的則隻有尺許來長,如同利刃懸空,讓人提心吊膽。

    更糟糕的是,這些空間裂縫在這墜魔穀中竟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會自行遊走和關閉開合,根本無法預測其出沒規律。

    如此可怕的空間裂縫,讓不知多少的修士根本連外穀都未曾進去,就葬送在了穀口的通道中。其中不乏元嬰期的老怪物。

    故而墜魔穀第一凶地的名聲,其實倒是大半是由這些空間裂縫造成的。

    但這一次不同了,據說鬼靈門有辦法,可以安全的將人送入穀中,這頓時引起了整個天南修仙界的一陣『騷』動,頓時諸多對墜魔穀之寶早已虎視眈眈的修士。將那數百枚墜魔令,瓜分的一幹二淨。

    一些沒有令牌的修士仍不死心,抱著萬一的想法,仍蜂擁而至了此處,看看能否砰砰運氣,想法混進穀中去。

    

Snap Time:2018-07-21 21:51:57  ExecTime:0.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