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章尋覓


    第八百章 尋覓

    韓立密室的大門整整數月沒有開啟,而銀月時刻替韓立留意著洞府外的情形,以防韓立錯過了墜魔穀進入的時機。

    隨著山脈瘴氣的日漸稀薄,萬嶺山附近的修仙者徒然增多起來。而且大都聚集到了麵對葉樺城的這一片區域。因為從此方向進入山脈,要比其他方向到墜魔穀近了大半路程。

    各宗各派得到墜魔令的修仙者,全都陸續到了此處。並有許多和韓立一樣在附近開辟了臨時洞府,暫且住了下來。

    韓立布置在洞府外麵的法陣,並非什麼頂階禁製。有不少修為高深的修士,都發現了韓立的洞府。甚至還有人前來想上門拜訪一下。

    結果無論何種傳音符扔進了外麵的禁製內,洞府中都絲毫回音沒有。

    這些修士也就明白了洞府主人並不想見外客的意思。

    雖然有些修士大感不太高興。但在沒有『摸』清楚主人是何人情況下,倒也不會莽撞的直闖此地,以免冒然結下厲害的仇家。

    不過像韓立這樣閉不見客的情形顯然是個例外。

    到此的修仙者無論原先多心高氣傲,在天南第一凶地惡名下,個個都小心異常。並且在進入墜魔穀前大都開始拉幫結夥了,或三五成群,或廣結親友。形成了大小不一的諸多團體。

    雖然說不一定是人多就在探寶中占什麼便宜,但人多遇到危險時,可以活命幾率的確比一個人強多了。

    抱著此想法,即使以前向來獨來獨往的修士,在這段時間也開始大肆結交一些好友了。

    這時,眼看山中瘴氣漸漸萎縮,在看守洞府的銀月。正在思量是不是該將韓立從密室中喚出時。密室大門終於打開了。

    韓立從麵不慌不忙的走了出去。

    經過數月的閉關煉製,韓立先後煉製成了三十餘具傀儡,龜形和虎妖形態的各占據了一半。幸虧韓立當初在『亂』星海時,收取了大量高階妖獸精魂,才會進行地如此順利。否則即使材料齊備,這些強大妖魂可是無處可尋的。

    結果,即使一心在“洞福天”研究傀儡術的大衍神君,後來見到韓立取出一條接一條的高階妖魂後。也不禁大感驚訝的叫了一聲“小怪物”,隨即才又沒了聲音。

    剩下的材料,雖然還可以煉製一些。但韓立估算著時間不夠了。多煉製三四具,也沒什麼大用。就此從密室中出來了。

    銀月向韓立稟告了一些,在煉製傀儡期間洞府附近發生的一些事情。

    韓立仔細的聽了後,卻隻是談談地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隨後他去另一間密室中,觀察了下那具天魔煞屍。

    此魔屍一切正常。韓立滿意的就將它收起,又將銀月的妖狐之身也收入袖中,才出了洞府。

    韓立並未馬上飛遁離開此地,而是在洞府所在的山頭上,盤膝坐下。將神識再次放出。緩緩掃描附近各個修士的聚集之地和大小臨時洞府。

    以韓立神識的強大,即使元嬰初期老怪物,不留神之下也都無法察覺到韓立神識的探測。

    結果除了個別氣息特別強大和一些設有禁製的地方外,方圓百內地一切動靜。當即都盡在韓立掌控之中。

    但片刻後,韓立張開了雙目,眉頭一皺的搖搖頭。

    他並未找到想找的人,當即想了一想後,周身靈光一起,化身為一道青虹,向附近的那座坊市而去。

    以現今的情況,在那應該有所收獲才是。

    ……

    離韓立洞府最近地這座萬嶺山脈的坊市。是東裕國某一修仙大族出資開辦的。此家族作此生意也算曆時久遠。所以即使聽到墜魔穀可以探寶的消息,但仍然無動於衷地自行其事,仿佛對此猶若未聞。

    結果因為到萬嶺山脈的高階修士倍增,生意興旺之極。有些無心進入墜魔穀的普通修士,也趁著瘴氣開始稀薄,已在山脈外圍有所收獲。

    現在坊市中的一座簡陋的『藥』材鋪中,一對身著白衣的男女修士,正指著某一株靈『藥』。在和店內掌櫃交談著什麼。

    片刻後。在雙方似乎談成了交易。那對男女修士湊出了一堆靈石後,麵帶喜『色』的拿著此靈『藥』出了『藥』鋪。

    “袁師妹。這次我們運氣真不錯。剛一到此地坊市不久,就買到了這‘金靈子’。此靈『藥』師妹可找尋了好久。如此一來,那爐‘化息丹’就可以開始煉製了。“男子是名相貌儒雅的青年,此刻走在坊市內地唯一一條街道上,一臉笑容的衝身旁的女伴說道。

    “這也要多虧白師兄相借靈石,否則我可就白錯過了次良機了。”那名白衫女子相貌普通,但是一雙桃花眼水汪汪的,頗有幾分狐媚之意。

    “師妹的事情,就是為兄的事情。這點靈石算的了什麼。”那白衣青年雖然肉痛剛才的靈石,但表麵上卻做出一副無所謂地深青模樣,以討身旁女子地歡心。

    那白衣女子一抿紅唇,笑了一笑,正想說些什麼時,對麵卻有一人迎著二人走了過來。一抬手,一道黃芒直接『射』向二人。

    那男修嚇了一跳,手中白光閃動,下意識的一把將那黃芒虛空抓到了手中,這才發現竟是一麵黃燦燦地令牌。

    “天極令?你是韓前輩?”青年一看清楚令牌,吃了一驚,再抬首仔細看向那人,不禁駭然的脫口叫出聲來。

    對麵之人一身青袍,神『色』淡然,竟是無聲無息出現在坊市中的韓立。

    而那青年則是當年打過慕沛靈注意的天極門弟子白書君。韓立一到坊市後,立刻用神識發現此人,心中不禁一喜。

    有了此人,應該能聯係到他師父。那位天極門的魯衛英了。

    不過他可對此人沒什麼好印象,故而麵對此人,一副冷漠的表情。

    “我有事情要見令師。白道友,帶下路吧。”韓立不客氣的說道,話充滿了不容反對地意味。

    “前輩,要見家師。這……,好吧。我這就給前輩帶路。”青年聽了韓立之言,先是一呆。但隨後再仔細檢查下手中令牌後,口中馬上恭敬的答應道。

    眼前的韓立,可不是當年的一名新進階的元嬰初期修士。而是成了僅次於三大修士的可怕存在。這位白書君早就對當年的冒失之舉,大敢懊悔了。如今一見令牌無誤,自然一口的答應下來。希望能借此改善一下,他在這位韓前輩心中地印象。

    一旁的女修,卻有些愕然的打量了韓立兩眼,目光閃動幾下。卻沒有說什麼。

    當即在白書君帶路下,三人離開了坊市,化為三道遁光往某處飛遁而去。

    一路向東飛去,足足飛行了一刻鍾後,白書君才帶著韓立往萬嶺山脈中轉去。深入了數十後,在某座小山前停了下來。

    韓立目光一掃之下,發現這的確比較隱秘,山頭雖小但處於數座高大山嶺的包圍之中。輕易無法被人發現。

    他淡淡藍芒在瞳孔中一閃即逝後,韓立目光盯向身前看似普通的一片青石山壁,『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這時白書君從懷內掏出一張傳音符,往空中一拋,隨即符籙化為一道火光『射』向此石壁。結果一陣水波般的『蕩』漾後,火光瞬間鑽入了壁中,不見了蹤影。

    而一旁的青年則有些殷勤地給韓立解釋道:

    “這是家師的臨時居所,平常用小須彌禁法遮掩著。家師對我們幾名弟子吩咐過。沒有重要之事。不要到此打攪他老人家的。就是魯師妹,這段時間也輕易無法見到他老人家的。不過韓前輩既然來找家師,自然不是一般的事情。家師一定不會責怪晚輩地。”

    那名天極門女子一聽青年提及了此事,哼了一聲,臉上『露』出些不高興的樣子。但當著韓立的麵,卻沒有衝白書君說什麼。此女已猜到了韓立的身份。雖然身為魯衛英地嫡親後輩,她也不敢在韓立麵前,有何不敬之處。

    “哦。這位道友也姓魯。是魯道友的後人嗎?”韓立瞅了身旁那位女子一眼,隨意的問了一句。

    “魯長老是晚輩的家叔祖。不過晚輩對前輩可是久仰大名了。”這女子嫣然一笑,衝韓立嫵媚的說道。

    韓立淡然的一笑,並沒有接口說什麼。因為眼前的石壁青光閃動,忽然間顯出一扇兩丈來高的石門來,並且麵傳來了一句悠悠地話語聲。

    “!韓道友,你終於找來了。若是再不現身的話。老夫恐怕就要神識外遊的親自找去了。道友,請進吧。老夫在大廳內,靜等道友駕臨。”

    韓立輕笑了一聲,二話不說的大步向石門而去。

    那白書君和魯姓女子遲疑了一下後,剛想也過去時,石門內卻傳來了魯衛英對二人的吩咐聲。

    “你二人不要進來了。我要和韓道友單獨詳談幾件事情。你們忙自己的事情吧。”這位天極門長老,倒絲毫沒有客氣的將門下弟子和自己的後人,給打發掉了。

    這二人雖然有些愕然,但也不敢違命,恭謹地答應一聲。雙雙破空飛『射』離去。

    而韓立身影一入石門後,外麵青光一閃,石門就此消失,仍浮現出了一麵布滿了青苔地石壁出來。

    韓立蹤跡一時全無。

    

Snap Time:2018-04-27 12:48:57  ExecTime:0.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