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九十九章結丹級傀儡


    第七百九十九章 結丹級傀儡

    “小妹當年並未嫁人,當時要和我們陳家聯姻的那個家族,忽然改投了魔道。我們陳家自然不可能再將巧倩嫁過去。後來七妹就變得沉默寡言,並對男子不假以顏『色』起來,一直獨身到最後。”陳巧天遲疑了一下,還是將陳巧倩當年的情形,告訴了眼前的高人。

    現在的他,看著韓立年輕的容顏終於間想起了門中傳聞的一件事情,不禁神『色』異樣起來。

    “沒有嫁人?”韓立目中閃過出一絲異『色』,隨後望著天空一語不發起來。

    半晌之後,他才將頭低下,淡淡的對陳巧天說道:

    “我是誰,看你的神『色』似乎也猜到了一點。我就不多說什麼了。這現在正魔齊聚,你們既然是為墜魔穀之寶而來,就好自為之吧。”韓立一說完這話,就不再理睬三人,周身靈光一起,化為一道青虹破空而去。

    儒生三人,連恭送的言語都沒有來及說出,韓立就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原地留下三名男女有些發愣了。

    “大哥,這位前輩倒底什麼來頭。難道和你們陳家有什麼淵源?”那名女修一反應過來後,立刻忍不住的問道。

    “淵源?我們陳家哪有資格和這人扯上什麼關係。若我沒猜錯的話,這位前輩名諱,你們也應該知道的一清二楚。昔日出身我們黃楓穀,曾經在慕蘭神師手中全身而退,在邊界大戰中大破慕蘭聖禽,後來由斬殺過晉國魔修長老的那人,你們化刀塢不陌生吧。隻是剛才聽他所言,似乎和我那早已去世多年的七妹,似乎有些關聯的樣子。這倒有些奇怪了。”陳巧天望著韓立消失的方向。有些困『惑』的說道。

    “什麼,這人就是傳聞中的那人。果然很年輕地樣子。聽說論起輩分來,這人昔日還是我等的六派同門呢。現在竟有如此神通,。真是不可思議之事。”那女修似乎對韓立的事情知道的不撒謊哦,大吃了一驚後,失聲的說道。

    “不錯。昔日此人入我們黃楓穀時,我剛剛築基成功。後來這人和大哥、七妹等人一齊參加血『色』試煉,從此就一發不可收拾。但現在竟然成了僅次於天南三大修士的存在。的確讓人無法想象。”陳巧天歎了一口氣,說道。

    “我聽說,貴穀的令狐師伯曾經想勸這人回黃楓穀,可此人似乎不願意再回來。真有此事嗎?”另一位藍袍男修,好奇之下也開口問道。

    “這個不太清楚。 可能有這事吧!”陳巧天遲疑了一下後,才含糊地說道。

    似乎即使麵對兩名結義兄妹,他也不願多提此事的。

    好在這兩位男女修士,也沒有再追問下去的意思。

    那藍衣男修則話鋒一轉的說道:

    “這一次。也算我等走運。一來大哥剛剛煉製出來金書銀筆法寶。用其擋住了毒蛾的大部分毒粉。二來有這位韓前輩攪局,我等總算有驚無險的度過此劫。想必等大哥就將金書徹底煉化成功,我等也不用懼怕那雲氏兄弟了。”

    “就是。我以前也知道陳氏家族的有金書銀筆的祖傳法器,但沒想到竟還真有同樣地法寶煉製之法。大哥以前用的可是一口飛劍而已。”女修也頗感興趣的說道。

    “我們陳家弟子使用的金書銀筆法器,其實隻是此套法寶的仿製品而已。為兄雖然一開始就想煉製此套法寶。但是一直無法湊齊材料。也隻能先煉製一把飛劍湊乎用了。好在如今經這些年地積攢,總算將此套法寶煉製出來了。希望在墜魔穀中能派上點用場。”陳巧天笑了笑後,略微解釋了兩句。但隨後神『色』一正,接著說道:

    “好了。不管怎麼說。我們以後還是小心點的好。就像剛才的韓前輩所說。敢打墜魔穀注意的修士。全都是些非同小可地角『色』。我三人還是要小心為上。最好找到六派的其他師兄弟,結伴一起的好。”

    “大哥此言有理。”

    “好,就按大哥所言去做。”

    那一對那男女修士,連連點頭。

    於是三人不在此地多逗留了。當即也化為長虹,揚長而去了。

    ……

    遠去的韓立,心境經過一番觸動後,總算將那份對陳巧倩的哀思暫時壓了下來,埋進心底深處。

    然後。他強打精神的繼續前進。

    數個時辰後,他隱隱看到了萬靈山脈。

    因為目中景『色』尚在山脈外圍,所以山嶺表麵的瘴氣稀薄之極,蔥綠樹木和高聳山嶺,全都依稀可見。

    這些山嶺說不上雄偉巨大,但一個“廣”字就足以概括所有了。

    在視線可及的範圍,就見一條黑線綿延兩側,一眼望不到盡頭。

    韓立遁速放緩了下來。向附近旁顧了一下。附近靜悄悄地。並未看到有其他修士的蹤影。

    但韓立神『色』不驚,再飛近了一些後。緩緩閉上了雙目。

    頓時強大、媲美元嬰後期修士的神識一下籠罩方圓百的範圍,並迅速搜索了起來。

    片刻後,韓立眉梢動了下,驀然睜開了雙目。

    他麵無表情的一催動遁光,青虹斜著破空飛出,朝某一鎖定目標激『射』而去。

    僅僅一盞茶工夫,青虹就到了一座小山頭之上,在那正有一老一少兩名修士,麵對麵的盤膝而坐,正交談著什麼。

    刺目的青虹一閃即逝的出現在二人頭頂,光華一收,韓立地身影直接浮現在了半空中。

    這兩人自然嚇了一跳,急忙一躍而起,老者還好尚能保持鎮定,但那名少年模樣地修士,則一臉的驚慌之『色』。

    韓立目光在這二人身上一掃而過。這二人修為實在不高。老者是築基中期修士,少年則隻有煉氣期五六層地樣子。真不知如此低的修為,跑到這萬領山脈作何事情。

    這時老者同樣用神識同樣掃過韓立,以他的修為自根本無法看出韓立地境界,心中駭然之餘,急忙想上前給大禮參拜。上空卻已經傳來韓立冷冷的話語聲。

    “不用驚慌!離此地最近的坊市,在何方向?給我指一下即可。”韓立的聲音不帶一絲感情,充滿了不容置疑的語氣。

    “往西邊四百外。就有一處新開的坊市。前輩可以前去一看。”老者聞言心中大定,臉現恭敬之『色』的連忙說道。

    “四百外?我知道了。”

    隨著話語聲落下,青光閃動,韓立從原地消失不見。

    老者一驚的急忙望去,卻發現一道青虹早已在百丈之外了。並且急閃幾下後,化為一個光點,不見了蹤影。

    此老者和一旁地少年,同時驚得目瞪口呆。

    ……

    往西四百外。的確有一家簡陋異常,用化石術臨時搭建起來的小坊市。

    麵的修士寥寥無幾。

    韓立對此毫不在意。在坊市原料鋪中,他買走了大量所需材料後,人就立刻從坊市出來,直奔山脈而去。

    他深入了山脈十餘離後。眼見山中瘴氣開始急劇增多。韓立就隨意找了一處不起眼的小山領。落了下來。

    開辟臨時洞府的工作,韓立早已駕輕路熟。

    十餘口飛劍齊出之下,一刻鍾後,一個簡陋的小型洞府就出現了山腹之中。

    完成之後看了看此洞府。韓立滿意的點點頭。當即在洞府外布置了兩套簡單地法陣後,人就進入了洞府中。

    先將銀月放了出來,讓她在洞府中自行修煉。又將天絕魔屍也放出來,讓它在一間較陰暗的密室內繼續深埋土中。

    然後韓立才帶著大量材料,進入了洞府的密室中。

    在密室中盤膝坐好,韓立一翻手,就取出了那枚大衍神君給他的玉簡,開始自行研究麵的兩種結丹傀儡煉製之法了。

    這兩種傀儡和韓立煉製地築基級的巨猿相比。有了極大的不同。兩種傀儡優劣之處非常明顯,顯然是讓人自行選擇而進行煉製的。

    一種是巨龜形態地傀儡,皮糙肉厚,即使挨上元嬰期修士的一般攻擊,都可撐個三五下。並可從口中噴出雷火之球,可比擬結丹中期修士的全力攻擊。唯一的缺點,就是體形笨拙,挪動飛騰緩慢。一旦被修士近身攻擊。立刻就成了現成的靶子,而毫無反抗之力。

    另一種人虎妖形態的傀儡。則正好相反。此種傀儡沒有遠程攻擊,並且防禦力也隻是一般化,但勝在體輕如燕,行動似風。一對虎爪可以放出半尺來長的晶瑩爪芒,可輕易撕裂結丹修士的普通護罩。完全是近戰型態地傀儡。

    韓立看明白這兩種傀儡的特點後,想也不想準備兩種各煉製一些。如此一來,才好應付墜魔穀中的複雜情況。

    心中主意已定,韓立將心神沉浸在玉簡中,將全部心思都放在了煉製之法上了。

    整整三天三夜過去了,密室中的韓立,麵無表情,盤坐在地上的身形一動不動。

    但剛到了第四日時,韓立神『色』一動,抿了抿發幹的嘴唇,將神識從玉簡中抽了出來。然後他略一沉『吟』後,忽然間手掌一翻,白光閃過後玉簡不見了蹤影。

    然後他將腰間裝材料的儲物袋一摘,往空中一拋,頓時從袋空中噴出白『色』霞光,接著無數的煉器材料從中蜂擁而出。珍稀地木料,常見地鐵精,各『色』的晶石,大大小小地玉盒……

    片刻後,這些東西就在韓立身前擺的密密麻麻一大堆。

    韓立這衝儲物袋一招手,將它重新收到了手中,別在了腰間。

    接著目光一轉,這才盯著眼前的材料,掃視了一遍。

    片刻後,他的目光落在了一塊烏黑異常的鐵木上,深吸了一口氣,衝它輕輕一點指。

    此鐵木無聲無息的漂浮而起,向韓立緩緩飛來。

    

Snap Time:2018-04-22 20:17:03  ExecTime:0.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