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九十八章陳巧天


    第七百九十八章 陳巧天

    在樹林中過了一晚後,第二日韓立就將天煞魔屍收起,直奔萬靈山而去。

    昨日在找到紫靈等人之前,他並未在城中發現天極門弟子的蹤影。故而雖然手中持有那枚天極門長老所贈的令牌,也一時無法用上,更談不上找到南隴侯了。

    看樣子不是天極門修士另有住處,就是此宗門的人尚還未來此處。

    韓立對此倒也不急,他準備到萬靈山附近,找一處地方暫時安置下來,順便煉製一些結丹期的傀儡。

    手中有那兩儀環的他,就是自己不找去,估計南隴侯也會主動找上門來的。

    到現在韓立也隱隱明白,對方口中的北極元光肯定不是在外穀的入口處,多半出現在進入內穀的通道中。

    否則鬼靈門就是有天大本事,也無法讓數百名修士同時避過北極遠光而入穀中的。

    韓立一邊思量著,一邊化為一道青虹,不慌不忙的前進著。

    以韓立的遁速,片刻間就將遠處的葉樺城拋的不見了蹤影,遁出了數十之外去。

    以現在遁速,飛遁到萬靈山附近,也隻是小半日的工夫而已。

    聽說萬靈山附近的幾處坊市,早已聞風先動的開放了起來。韓立正好先去這些坊市,收購一些煉製傀儡的材料。

    韓立曾經在邊界之戰的賭鬥中和用那盞慕蘭人的傳承古燈,得到了幾乎一個中等宗門積全部蓄的珍稀材料。這些價值近千萬靈石的材料,足以讓韓立煉製出讓人望而生畏的大量高階傀儡。

    所以他去坊市收購的,反倒是一些煉製傀儡時常見地普通材料。

    至於他一心想煉製的上古元嬰級傀儡,雖然在極西之地的千竹教那,又找到兩三種欠缺材料,但還未湊齊全部。還有一種叫做“血鳳木”材料。一直都未收集到。

    此種材料,是一種少見的頂階煉器材料。雖然不像庚精這般難以得手,那也是有價無市的東西。什麼時候可以收集到,隻能碰運氣了。

    好在韓立早已吩咐落雲宗弟子,幫其留意著,一有此種材料的消息,一定要及時拿下或幹脆通知他,湊齊此物隻是遲早的事情。不過在進入墜魔穀前。根本是無法來及了。

    忽然韓立神『色』一動,遁光頓了一頓,遁速一下大緩起來。

    因為在前邊不遠處靈氣激『蕩』,光華閃動,竟有修士正在激烈的鬥法著。

    韓立眉頭皺了一皺,但並不在意。

    現在此地龍蛇混雜,又沒有什麼人來主持大局,有仇家碰到一起。打鬥一場也是很正常之事。

    以韓立修為,眨眼間接近了他們數百丈之內,這些修士仍然茫然不知地自顧自的拚鬥著。

    四男一女,分成敵對雙方。

    韓立目光一掃之下,看出了他們都是結丹期修為。並且大多是結丹初中期的樣子。不過雙方似乎結怨不小,不但法寶漫天飛舞,手中各種符籙更對『射』爆裂個不停。

    但是其中兩男一女的一方,卻反而被對方兩名修士。給徹底壓在了下風。不過這倒不是對麵的修士,法力比他們高深的緣故,而是一高一矮的兩名修士,竟然驅使著數百隻巨大飛蛾,將二男一女團團圍在了中間。

    這些手掌大小的恐怖巨蛾,雙翅揮動之間,必定有五彩斑斕地毒粉噴出,迎頭灑出。對麵三人倒有大半精力都用來施法將自己護的風雨不透了。再加上這兩名男修的法寶夾攻。那三名男女窮於應付之下,自然不敵了。

    不過韓立目光看來,三名男女雖然處在了下風,但要真正分出勝負來,也不是一時半刻可以做到的。

    並且以這些人的修為,除了那些毒蛾和一名錦袍儒生祭出地銀『色』巨筆和金『色』書卷法寶,讓韓立感興趣些的多看了兩眼外,其他修士的鬥法自然不入韓立的法眼了。

    雖然不知道這些修士是何門派。但韓立也沒有興趣多管閑事。正想不管不問地一閃而過時。目光一轉之下,忽然發現那儒生的袖口上繡著一個黃『色』楓葉標記。

    “黃楓穀?”韓立怔了一怔。有些意外。接著目光在儒生麵容上掃了兩眼,神『色』為之一動。

    但就這片刻耽擱,在鬥法中大占上風的兩名修士,終於發現了已欺身百丈之內的韓立遁光。

    兩名驅使毒蛾的修士一驚之下,急忙用神識掃去,結果同時臉『色』大變起來。

    “不知是哪位前輩駕臨此地,晚輩禦靈宗弟子參加前輩。”那高矮兩名修士急忙收了法寶和,隻留下眾毒蛾還和那三名男女修士糾纏,自己則飛遁到一旁的遠遠衝韓立抱拳施禮。

    “禦靈宗!你二人是魔宗修士?”一聽此言,韓立幹脆飛至了他們的上空,將遁光停下,現出了自己身形。

    “你是落雲宗的韓前輩!”其中高個子修士,一看清楚韓立真容,立刻失聲地脫口叫道,竟認出了韓立來。

    “你認得我?”韓立望了此人一眼,淡淡的說道。

    “晚輩曾經參加過邊界之戰,曾見過韓前輩的大展神通。”那名禦靈宗修士心中大為不安,但表麵上卻更加恭敬的回道。

    “你們認得我也好。我雖然不想『插』手你們這些晚輩的事情。但是我和黃楓穀有些舊交,你們將那些靈蟲收了,今日的爭鬥就到此為止。”韓立也沒客氣,目中精光一閃後,開門見山的直接說道。

    一聽韓立此言,這二人互望了一眼,不禁麵麵相覷起來。

    “怎麼。兩位道友覺得很為難嗎?”韓立臉『色』一沉,口氣有些不善起來。

    “既然是前輩吩咐,晚輩自然遵命。”高個子修士倒也機靈的很,一見韓立此表情。心中頓時“咯”一下,暗叫自己糊塗。既然這位『插』手此事了。他們那還有遲疑地餘地,馬上出言答應道。

    接著他衝另一名修士使出眼『色』,兩人手中掐訣,急忙打出一道道法決出去,同時祭出了兩隻靈獸袋到半空中。

    頓時和那三名男女糾纏不休地毒蛾,一哄而散的向空中飛去,一窩蜂地鑽進了空中地靈獸袋中。

    那三名男女修士自然也早就看到了韓立。隻是剛才被毒蛾的毒粉攻擊,並未聽清韓立和對手的交談的言語。但現在莫名其妙的一下脫困而出,自然知道肯定和新闖入此地的韓立有關。

    這三人心中大喜後,當即互望了一眼後,也急忙向韓立飛來。

    但就在這時,這兩名禦靈宗魔修不知是害怕韓立, 還是不願和那三名男女修士待在一起,小心的衝韓立說道:

    “不知前輩還有事情吩咐晚輩嗎?晚輩一定盡心的。”

    “沒什麼事了。你二人可以離開了。”韓立似乎猜到了二人地心思。一擺手的淡然道。

    “那晚輩就先告辭 了。”這兩人一聽此話,如聞大赦之言,衝韓立匆忙的施了一禮後,馬上化為兩道綠光,向遠處破空飛逃。

    而這時。錦袍儒生三人剛剛飛了過來。

    看見禦靈宗修士逃離走的情形,這三人自然驚訝的互望了一眼。然後由那為首的中年儒生上前施禮後,一臉恭謹之『色』的說道:

    “多謝前輩出手相救,我兄妹三人感激不盡。不知前輩尊姓大名?” 這儒生一見韓立如此年輕。心中驚訝之餘,卻覺得韓立麵容有些熟悉,仿佛在哪見過的樣子。

    “你是黃楓穀修士?”韓立並沒有回答對方,反而麵無表情地問道。

    “晚輩黃楓穀陳巧天。這是在下的結義兄妹,他們是化刀塢弟子。前輩否和令狐祖師認識?”這儒生小心翼翼的說道。他見韓立並非認識的六派高人,但卻出手相助,自然覺得這位元嬰期前輩恐怕和令狐老祖有交情才會相助的。

    “陳巧天!你是陳氏家族地人?”韓立臉上浮現一絲異樣神『色』。

    “前輩也知道晚輩家族?”這儒生大感驚訝,愕然了起來。

    韓立沉默了下來。隻是重新打量起儒生幾眼。這讓對麵的三人有些惴惴不安起來。

    “陳氏家族是黃楓穀三大修仙家族之一,我怎會不知道?你和陳巧倩是什麼關係?”韓立輕吐了一口氣後,緩緩問道。

    “前輩認得家妹?”儒生一呆之下,吃驚的說道。

    “陳巧倩是你妹妹?” 韓立雖然猜到了幾分,但聽對方如此一說,還是『露』出意外的目光。

    而儒生更是『摸』不著頭腦,不知眼前地高人和自己的妹妹有何關係。

    “陳巧倩還好嗎?”韓立神『色』不定了好半天,還是緩緩問出了口。

    “家妹並非結丹修士。早在百餘年前得了一場怪病。就已去世。”陳巧天麵帶古怪的回道。

    “去世了!”

    韓立聞言,以低不可聞的聲音喃喃了一句。腦中不禁浮現了陳巧倩貌美如花的豔容。並回想起和此女最後和自己遊山表『露』心聲的一幕,人不禁怔在了原地,有些癡呆起來。

    “前輩認識小妹?”陳巧天見韓立神情如此怪異,半晌之後,還是忍不住的問道。

    “當然認識!當年見令妹最後一麵時,就聽說她就要嫁人了。隻是後來魔道入侵,不知她婚期是否如期舉行了。”韓立將心中淡淡的哀意勉強一收,平靜地說道。

    

Snap Time:2018-01-18 23:47:24  ExecTime:0.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