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九十五章大衍神君


    第七百九十五章 大衍神君

    聽了宋姓女子一番小心的言語,韓立點點頭,並未多追問什麼。

    “宋師侄和梅姑娘不去也好,現在的萬嶺山龍蛇混雜。而即使我進入墜魔穀,也沒有多少把握能全身而退的。紫靈姑娘似乎沒有改變的意思,還是一定要入墜魔穀嗎?”韓立又衝紫靈輕描淡寫的說道。

    “隻要韓兄願意入穀,我就願意冒險一試。我對韓道友信心十足的。”紫靈嫵媚一笑,從容的說道。

    “既然紫靈道友如此說了,我就不再勸說了。不過在入穀之前,有幾件事情還是要問清楚和說明白的。”韓立望著紫靈,眼也不眨一下的說道。

    “這自是應該的,韓兄有什麼疑問,盡管問就是了。”紫靈毫不奇怪的答應道。

    “首先靈燭果的事情,我要再確認一下其真假。我可不想興衝衝的進入墜魔穀,卻發現根本是空歡喜一場。這一點,紫靈姑娘能確定嗎?”韓立神『色』凝重了起來。

    “靈燭果決對是確有其事。這是當年從墜魔穀僥幸逃的『性』命的鬼靈門長老元嬰,親口所述。否則鬼靈門元嬰老怪們,不會為了墜魔穀之事如此盡心盡力了。我這還有一塊玉簡。是當年那個元嬰對靈燭果所在位置親口描述的記錄。這應該能證明,此事的真偽了。”紫靈對韓立此問早就做好了準備,一問之下立刻從儲物袋中掏出一塊碧綠玉簡,遞給了韓立。

    韓立接過玉簡,將心神沉浸麵,默默看了一會兒。

    半晌之後,他才將神識抽出,不動神『色』的將玉簡還給了對方。

    “照上麵所說,這靈燭果的確是存在的。不過。上麵所說位置深入墜魔穀如此之遠,而且還有些含糊不清。光憑這些言語,能否找到靈燭果可不一定的。”韓立眉頭皺了皺,有些猶豫的說道。

    “因為那位鬼靈門長老,是元嬰出竅後才誤打誤撞的找到那靈燭果處。所以記得位置有些模糊,倒是正常之事。不過,這上麵也提及了幾處非常顯著地特征。找到靈燭果,應該沒有大問題的。”紫靈解釋的說道。似乎生怕韓立有了退意。

    韓立想著玉簡中的內容,沉『吟』了起來。顯然在衡量其中的利弊。

    “就算找到此靈果,我們還必須在穀內就煉製造化丹服下,否則靈果效力可就大減的。有關煉丹的輔助材料,紫靈姑娘也準備好了嗎?”片刻後,韓立抬首起來,平靜又問了一句。

    紫靈聞言大喜,當即強壓興奮。臉上流光溢彩的說道:

    “造化丹地輔助材料不太好找。但這幾年間也備齊了十幾份。隻要有靈燭果,運氣不是差到極點,煉製出造化丹絕沒問題的。”

    “既然這問題都不大。墜魔穀我會闖上一闖了。不過紫靈姑娘,穀中凶險不用我多說了。入穀之後,在能力可及的範圍內。我自會庇護道友一二的。但是若真遇到了連我也無法抵禦的危險時,道友也要做好自保的準備。”韓立臉『色』忽然一板,淡然的道。

    “這個自然。若是真出了此等事情,也是妾身福緣淺薄。絕不敢怨恨韓兄的。況且對於如何保命。妾身還有幾分自信地。”紫靈毫不猶豫的說道,身上的嬌柔一掃而空,隱隱現出幾分剛烈之氣來。

    韓立一怔,隨即對紫靈的話語很滿意,神『色』緩和了下來:

    “鬼靈門如何入穀的,三位道友可探聽過了嗎?我來地時候倒也聽說了,鬼靈門竟然發放墜魔令,來限製入穀人數。這倒有些古怪了。以現在的情形看。一次入穀數百修士和進入上千修士,也沒有什麼區別的。看來入穀之法有什麼限製。否則,一塊令牌就要數萬靈石。這樣的好事,鬼靈門怎會不大敲一筆地。”

    “韓兄果然不同凡響,的確猜的差不多。”紫靈臉『色』訝『色』閃過,嫣然一笑起來。

    “雖然因為消息外泄之事,我和梅凝妹妹,沒有再費心套取具體的入穀方法。但也從那名弟子口中隱隱得知。這次的入穀好像要借助諸多鬼靈門弟子力量。還要耗費大量靈石,才能在特定時刻進入穀中。至於入穀人數。的確因此才有限製的。”

    “不管鬼靈門用何種方法入穀,這一次我們落雲宗被分給了三塊墜魔令。我在回宗門時也拿到了一塊。進入外穀是不成問題的。至於內穀可就困難重重,任誰也沒有把握,說自己肯定安然無恙通過地。不過我相信,大部分修士隻會停留在外穀探寶的。敢去內穀的,應是元嬰修士了。當然想要搏一搏的結丹修士。肯定也有的,但不會太多的。在外穀時候,紫靈道友危險不大,可以先獨自應付。等到進入內穀的時候……”

    韓立目光閃動下,突然間嘴唇微動,但悄然無聲,竟施展了傳音術。

    宋姓女子和梅凝見此,沒什麼不滿之意。畢竟此行凶險之極,人家小心一些行事,也無可厚非的。

    “一切都依韓兄之言。”紫靈聽完之後,略一躊躇,就馬上點頭同意道。

    “那韓某就和紫靈道友,在墜魔穀中再見了。對了,宋師侄。我聽宗內弟子說,程師兄也到了此地。你可知道人在在何處?”韓立目光一轉下,衝宋姓女子問起了銀發老者地事情。

    “此事,師侄卻不知曉。程師伯和幾名交好故友一起同行地。到了此地後,也從未聯係過師侄一二。”宋姓女子一呆後,連忙回道。

    “這樣啊!看來程師兄想在大限來臨前,入穀一搏了。”韓立喃喃的低語了一句,仿佛在思量著什麼。

    “聽說,這一次墜魔之行。似乎還會有慕蘭法士參加,此事是真是假?有此方麵地消息嗎?”沉默了一會兒,韓立眉頭微皺的再問道。

    “這個消息,我三人也聽到了。可是此事說紛紜,我三人同樣無不知真假的。”紫靈似乎也對此頗感頭痛,流『露』出無奈的神情。

    韓立『摸』了『摸』下巴,一語不發起來。但片刻後,韓立忽然神『色』微變,猛然起身說了一句告辭的話語,就飄然離去了。

    隻剩下屋內的三名女修,麵麵相覷好一會兒。

    “怎麼回事,韓兄為何走的如此匆忙。”紫靈明眸流轉,現出疑『惑』之意。

    “不知道,也許韓前輩另有要事吧。”梅凝黛眉緊鎖,微『露』出失望之『色』。

    宋姓女子則望著屋門方向,有些沉『吟』起來。

    ……

    “老鬼,你在做什麼。真想魂飛魄散不成?”這時,韓立走在一條偏僻的街道上,腳步有條不紊,看似從容不迫的模樣。可實際上,他正在腦中懊惱之極的厲聲斥著某人。

    “嘿嘿!老夫隻是看那叫紫靈的女娃,實在漂亮的要命。動了些心思,這也是正常的事情。”一個蒼老的聲音,滿不在乎的在韓立腦中回應道。

    “哼!你難道不知道,你以前施展的‘七情決’將自己的喜怒哀樂和我的第二元嬰聯係到了一起。你發情不要緊,可不要連累了我。畢竟第二元嬰和我同樣心神相連的。再說紫靈那丫頭現在容貌並非特別出眾,你如何看出她真容的。你當自稱當年妾室如雲,閱盡天下間絕『色』!一個女修,就讓你表現的如此不堪。你以前的言語,不會騙我的吧。”韓立仍然怒氣未消,冷冷的問道。

    “當初老夫施展‘七情決’是為了對付你的主元神來的。可誰想到一個個區區元嬰初期修士,竟然修煉了第二元嬰。擋了此災。否則,老夫怎會落到現在的下場。那七情決雖然無法『操』縱修士神識,但是喜怒哀類受控的話,同樣能叫對手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至於那女娃,雖然施展了秘術遮擋了真顏。但又怎能瞞過我的神識感應。”老者聲音一滯,還有些不服氣的說道。

    “就算你的七情決再厲害,找錯了目標。也是枉然的事情。第二元嬰雖然和我有些感應,但中了七情決,是對我來說隻是有些小礙而已。倒是你,我可萬萬沒想到,千竹教的創教始祖,大衍決的創立之人,當年的‘大衍神君’,竟然會附身一台傀儡,一直存活至今。要不是你的神識的確強大的不可思議。並且對大衍決了如指掌,我根本不相信此事的。但即使如此,你再隨便對一些女修『亂』動心思,挑撥我的心境。可別怪我不客氣了。”韓立的聲音陰厲了下來。

    “韓小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即使有你的引魂木製成的珠子幫助。精魂也頂多再過數十年就會煙消雲散的。要不是我研製的最後一種傀儡已經完成了大半。我還巴不得早去投胎轉世呢。做一具絲毫感覺沒有的傀儡人上萬年,我也早就活夠了。你要是上萬年沒有見過一個女人,比我還如呢!”老者哼哼幾聲,不屑一顧樣子。

    韓立聽到對方這話,『揉』了『揉』鼻子,大感頭痛之極。

    真身藏在倍受竹筒中的這位老怪物,可真的難對付之極。要不是看在對方答應將最後三層大衍決相告,並願意將從未曾麵世的幾種大威力傀儡煉製法,同樣傳授給他。

    他早就用諸多的手段,將對方滅掉了。

    更可氣的是,對方的神識強大的不可思議。即使對如今毫無反抗之力老怪物的施展搜魂術,也一點效果沒有的。反倒被對方差點借機『操』縱了神識。這讓韓立嚇得,再也不敢采用此手段了。

    麵對“大衍神君”,這個活了上萬年的老怪物,韓立來說頗有一種無從下手的感覺。

    

Snap Time:2018-01-20 17:13:56  ExecTime:0.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