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九十四章韓立回歸


    第七百九十四章 韓立回歸

    離昌州最近的城市,是一座叫做葉樺的大城。

    此城距離萬嶺山脈有萬之遙,但仍有許多不願意『露』宿野外的修士,入住了其中。而原本暗中占據此城市的一修仙小派,則早嚇得所有弟子都收回了山門,對此城市的一切,裝聾作啞起來了。

    聚集此城的修仙者雖然有不少人,但以此城的客棧之多,讓這些稀修士容身那全沒有問題。

    其中一家叫洪福客棧的,就是這些客棧中普普通通的一座。

    麵也入住了兩波修士,分別包下了客棧後麵的兩座帶院子的獨立廂房。

    其中一出廂房的某間屋子內,有三人圍著一張木桌,正在聚集一起商量著什麼。

    這三人全都是年輕貌美的女修,正是當初天一城和韓立分別的紫靈,梅凝二女,最後一人自然是和她們交好的宋姓女子了。

    這時的紫靈,看上去端莊秀麗,但明顯在施展了秘術隱匿了嬌媚無雙的真容。看起來,隻是是一名有些姿『色』的普通女修而已。

    三女現在神『色』凝重,正輕聲說些什麼。

    而屋子四周牆壁上,隱有白光閃動,看來被施展了禁製,以防被人偷聽她們的談話。

    “宋姐姐,還沒收到韓兄的消息嗎?現在離瘴氣散盡,沒有多少時間了。若韓兄再不出現,就可能錯過進入墜魔穀的最佳時機了。”紫靈黛眉緊鎖,略帶愁容的問道。

    她問話的對象,自然隻有坐在對麵,一身白裙的宋姓女子了。

    “紫靈妹妹,你不是不知道。兩年多之前,本門程師伯雖然對外宣稱韓師叔閉關療傷了。但實際上我隱隱得知。師叔原來去了極西之地。雖然不知道韓師叔去那種地方有何事。但一來一回光是趕路,也是要一年多時間。這無法著急的。而且不是還有數月時間嗎。我早已在宗內留下了確切的聯係地址,隻要師叔一回來,立刻就能找到我們。隻要師叔想準時趕回來,極西之地哪有修士能夠留住如今地韓師叔。”宋姓女子微微一笑,神『色』從容的說道。

    “這個事情可不好說。即使韓道友修為通天,但有些事情不是修為高就能解決的。”紫靈歎了一口氣,不禁想起了陰冥之地的遭遇。但秋波一轉。馬上接著說道:

    “宋姐姐,你如今張口一個‘韓師叔’,閉口一個‘韓師叔’,好像對韓兄突然變得敬重異常。以前的你,談起這位韓師叔,可不是這般神情的。”

    紫靈說著說著,嬌容上『露』出了一絲若有若無的嬉笑。

    宋姓女子臉上微紅了一下,但神『色』立刻平靜的說道:

    “若是紫靈妹妹也能夠滅殺元嬰中期地頂階修士。我同樣也會對紫靈妹妹如此恭謹的。韓師叔現在可是天南僅次於三大修士的存在。我身為晚輩,恭謹一些有什麼奇怪的?”

    “嘻嘻!當然不奇怪。就是小妹聽聞到韓道友的這些戰績後,也同樣嚇了一跳。韓兄十年前可還是和小妹一樣的結丹修士,但如今竟有如此的驚人神通,甚至需要我等仰視了。實在讓人難以相信。早知如此。當初不如強行將梅妹妹嫁給他為妾。那梅凝妹子以後的修煉之路,肯定一路平坦了。”紫靈笑『吟』『吟』地說道。

    一旁的梅凝聽了此言,香腮騰地一下紅暈滿麵了。但輕啐了一口,她還是沒有說出什麼出來。隻是明眸深處真有一分惆悵之意。

    當初韓立曾經讓她選過的。可惜一時猶豫竟然錯過了此機會。

    現在的韓立。有了這般大名聲,自然不是她能夠輕易開口提此事的了。

    “梅凝妹妹差點給韓師叔做妾!這件事我還真是頭一次聽說過呢。我還一直以為,師叔和紫靈妹妹可能有些關聯呢。畢竟以妹妹地絕世姿容,我就相信這世間還有男人不為此動心的”宋姓女子先是一驚,但隨後輕笑的調侃了紫靈一句。

    “哼!當日我是不知道韓道友會有這般神通廣大。若是知道的話,我說不定早就以身相許了。若是做韓道友地雙修伴侶,肯定比自己如今慢慢修煉強的多。”紫靈抿了抿香唇,似笑非笑的說道。讓人不知其所說是真是假。

    這讓一直有些矜持的宋姓女子,聞言一呆,有些哭笑不得起來。

    “不過,韓兄的神通變得如此之高,真答應出手相助的話,那靈燭果是大有希望到手的。宋姐姐,你真決定不入墜魔穀了。要知道梅凝妹妹不願去,是因為入穀的修士。突然激增。以她地修為進去。實在太凶險了點。”紫靈遲疑了一下,緩緩的說道。

    “我再三想過來了。我和你們二人不大一樣。我現在雖然隻是結丹初期。但是本身已近初期頂階進階了,隻要二三十年苦功就能達到此境界。不值得為此冒如此大風險的。至於穀中的其餘寶物,那可是要拿『性』命去換的。我還有些自知之明的。”梅凝想了想後,認真的回道。

    “既然宋妹妹心意已決。我也不再相勸了。其實若真等不來韓道友,我也不敢獨自入穀的。畢竟如今入穀地高階修士一多,危險也大增起來。奪寶殺人地事情,肯定不少的。我一個結丹初期修士獨身一人進去,豈不是羊入虎口。我還不於糊塗至此。”紫靈苦笑一聲,沮喪地說道。

    這話讓梅凝和對麵的宋姓女子,為之一呆。

    “鬼靈門突然走漏了風聲,這可是誰也沒有想到的事情。我一開始,甚至以為是紫靈妹妹故意泄『露』的此事,好打算渾水『摸』魚呢。”宋姓女子臉上閃過異『色』,喃喃的自語道。

    “渾水『摸』魚?這種事情,有什麼好渾水『摸』魚的?當然入穀的修士越少越好了。隻有這樣,我們才能搶在鬼靈門前麵,出其不意的摘下靈燭果。”紫靈嬌嗔了一聲,沒有好氣的樣子。

    “哦!消息不是紫靈道友放出的嗎?看來是其他人做得此事了。”一個熟悉的男子聲音,突然從屋門外傳來。

    “韓師叔”

    “韓兄”

    宋姓女子和紫靈先是嚇了一跳,馬上恍然的叫出了韓立的名字,兩人臉上均『露』出了驚喜之『色』。

    紫靈一張手,一道法決打在了屋門上。

    頓時木門白光一閃,屋門緩緩的朝打開了。

    一名二十餘歲的年輕男子,身穿半舊青袍,雙手倒背的站在那。他望著屋內的三名佳人,嘴角掛起一絲的笑意。

    此男子正是事隔兩年多,從極西之地回來的韓立。

    在他背後還多出一件尺許長的黃竹筒,不知麵裝的是什麼,竟斜背在身後,沒有收進儲物袋的意思。

    仔細看一下就能發現,韓立本人也和以前略有些不同,整無論精神氣質都有了不小的變化,顯得更加從容沉穩,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參見韓師叔!”宋姓女子不及多想,急忙幾步上前斂衽一禮,恭敬的說道。

    “韓兄,你終於趕來了。小妹還以為道友被事情絆住了,無法及時趕上了呢!”紫靈玉容上泛起絲絲的紅暈,有些忐忑不安同樣起身相迎。

    此女不知韓立來了多久,難道剛才的言語都被對方聽進去了不成?

    一想起剛才願意“以身相許”的言語,即使紫靈平常再大方機靈,這時也臉現羞澀和一絲尷尬。

    “我既然答應了你們。自然會準時赴約的。” 韓立微然一笑,大有深意的望了此女一眼,就不慌不忙的走進了屋子。

    梅凝也輕咬紅唇的,過來給韓立見了一禮。

    韓立搖搖手的讓其做罷了,然後走到空著的一把木椅上旁邊,招呼眾人一齊落座。

    紫靈神『色』很快回複如常,立刻鎮定自如的坐下。而宋姓女子遲疑了一下,才同樣端坐椅上。

    ”韓兄,你是何時返回的天南。極西之地之行,還算順利吧!“紫靈並沒有馬上提及墜魔穀的事情,反而輕笑的問起韓立的事情。並用一種異樣的目光重新打量了一遍韓立。

    “在極西之地遇到了些小麻煩。雖然順利解決啦。但稍微耽誤了些時間,否則半年前就應該回來了。”韓立微笑著說道。

    一聽韓立如此一說,紫靈和宋姓女子不禁互望了一眼,心中有些好奇起來。

    能讓如今的韓立,都說是小麻煩的,那肯定不是一般的事情。隻是見韓立沒有想說此事的意思。二女都冰雪聰明,自然沒有再追問下去。

    “我剛才聽你們說,似乎墜魔穀之行,隻有紫靈姑娘一人願去了。宋師侄和梅凝姑娘都改變主意了,此事當真嗎?”韓立其餘二女望了一眼後,神『色』如常的的問道。

    “師叔既然已經知道了,師侄自然不敢有所隱瞞。我和梅凝道友仔細商量過後,還是覺得此行凶險太大,還是就此作罷的好。我不想隻為了區區二三十年的苦修之功,就冒此不必要的風險。而梅凝道友前不久,得到了一瓶對結丹大有助益的靈丹。也不想冒此奇險了。畢竟墜魔穀天南第一凶地的名聲,可不是說笑的。那靈燭果是在穀中深處,危險更是倍增的。”

    

Snap Time:2018-04-19 23:52:05  ExecTime:0.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