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九十三章墜魔之地


    第七百九十三章 墜魔之地

    天南東裕國,是天南修仙界極少沒有歸屬四大勢力的國家之一。

    這倒不是此國麵積太小,資源貧乏,才沒被幾大勢力看上。

    相反,此國無論國土大小,還是修煉資源富足程度,都足以在天南排進前十之列。

    之所以此國到現在沒有哪一勢力能夠掌控,完全是和東裕國的地理位置大有關係。

    此國除了與九國盟相隔太遠,沒有關聯外,竟然同時與其他三大勢力的國家緊緊相鄰。被死四的卡在了中間位置。

    而此國的修仙宗門,也因為曆史上的某些緣由,眾多混雜。既有正魔等『性』質的宗門,也有正魔之外的閑散小派。最重要的是,東裕國本土的修仙派別,沒有什麼宗門可以力壓其他各宗,成為決定『性』的力量。無法代表東裕國自身,作出傾斜哪方勢力的決定。

    如此一來,三大勢力都不想放棄此國,自然為此明爭暗鬥不已。但還是沒有什麼結果出來。最終隻能含糊的約定,三大勢力誰也不『插』手此國事物,讓東裕國成為一個中立之國。

    當然三國的本土宗門,早有不少投靠了正魔兩道或天道盟,從而得到三大勢力的暗中支持。這也讓東裕國在百餘年間,勉強維持一個均衡的局麵。讓不少修仙者視其為中立之地,紛紛來此落根。竟一時間讓此國繁榮昌盛之極。

    東裕國北部的昌州,有一塊幾乎占了昌州三分之二麵積的盆地。此盆地大半都被茂密異常的森林覆蓋。而在盆地中心處,卻有一片連綿百萬的巨大山脈,被當地人稱為“萬嶺山脈”。

    此山脈是不是真有上萬座山嶺,並沒有誰真去查過。但此山脈如此之光,各種靈獸和珍稀靈『藥』自然豐富異常。可是除了每隔數十年的特定時間外,連修仙者是不敢輕易來此采『藥』或捕捉靈獸的。

    之所以會如此。完全因為這萬嶺山脈還有另一個天南修仙界無人不知地凶惡名字——“墜魔之地”。

    在山脈的某處隱秘之地,就有號稱天南第一凶地的秘穀“墜魔穀”。

    此秘穀自從蠻荒時期就存在了。在此期間,不知有多少大神通修士入穀尋寶過,但多少萬年過去了,仍被神秘血腥的麵紗遮蓋的嚴嚴實實,讓人望而止步至今。

    當然光是靠墜魔穀的凶名,仍然無法阻止修仙者對此山的開采。可是不知是否受墜魔穀的影響。這萬嶺山脈不知從何時起,長年累月都被五顏六『色』瘴氣封鎖著。

    此瘴氣不但劇毒無比。粘之立斃,更有些類似禁製一樣濃密無比,幾乎伸手不見五指地,一旦深入就無法辨明方向的從而『迷』失在麵。

    在這種環境下,修仙者即使能在瘴氣中安然無恙死,也淡不上什麼采摘靈『藥』和捕捉靈獸了。隻能麵對寶山的眼饞之極,或在最外圍的瘴氣稀薄之處一些小地方,動些手腳罷了。

    但是每隔五十年左右。此山脈的瘴氣就會散去一次,同時也是墜魔穀中的空間裂縫最少,最穩定的時期,這段時間來自天南各地的淘寶人,就會抓緊這短短地年許時間。入山尋寶。

    當然此山如此之大,即使靈『藥』靈獸再多,能夠有所收獲的還是一小部分修仙者而已。但就這樣,每到此時期。仍然會聚集了數以千之眾的各階修仙者來此。

    並且在此山附近,有些以家族勢力做後盾的商家,還會以極短時間,形成數個大小不一的坊市,用來收購有所收獲修士地靈『藥』靈獸,倒也能興旺一時的。

    這一年,萬嶺山的瘴氣開始稀薄了起來,眼看距離瘴氣徹底消除。頂多還有數月的時間。

    頓時大批修仙者湧進了昌州境界,數量之多竟遠超以前地數次,並且其中大半都是外來的他國修仙者,高階修仙者,更是頻繁的出現其中。

    這讓當地的修仙宗門和修仙家族,嚇了一大跳。急忙約束門內的弟子輕易不得外出,並派出人手去探聽其中的緣由。

    結果得到的消息,讓這些當地的修仙勢力目瞪口呆起來。

    ……

    在昌州邊界處地一座無名小山上。一對結丹的男女修士。正並肩而立的站在的峰頂之處。

    男的一身鍛藍的長袍,三十許歲模樣。俊秀儒雅,女的則一身宮裝打扮,雖然身材豐滿之極,但姿『色』卻普普通通,並未有何出眾之處。

    這二人看似神『色』從容,但不時抬首張望的舉動和目中隱現地一絲焦慮,暴『露』出了他們真正地心緒。

    過了一小會兒後,遠處有銀光閃動,接著一道銀『色』驚虹從遠至近的飛遁而來,看方向正朝小山而來。

    一見此遁光,這仿若夫妻地男女修士,同時麵現喜『色』。

    銀虹一飛至小山上空後,一個盤旋,顯出了一位四十餘歲的錦袍儒生出來。

    “大哥,你終於來了。怎麼樣,還順利嗎?弄到了入穀令牌嗎?”那女子一見大漢,立刻嬌笑一聲的問道。

    “嘿嘿,總算去的及時。令牌到手了。”儒生一笑,手一抬,兩道青光分『射』向男女修士。

    男女二人急忙伸手接住,竟是兩麵青銅令牌。上一麵寫著“墜魔”兩個紅字,一麵寫著個金『色』的令子,散發著絲絲的靈氣。

    女修士頓時麵上現出興奮之『色』。而男修士則眉頭一皺,臉『露』沉『吟』之『色』。

    “太好了。有了這麵墜魔令。我們就可以入穀尋寶了。若是能夠得到一些上古時的靈丹妙『藥』,我們三人說不定也有機會凝結元嬰呢!”女修人欣喜之下,不禁高興的說道。

    “這麼小小的一麵令牌,竟然要賣三萬靈石,他們也真敢賣。”女子旁邊的藍衣男修,卻輕歎了一聲的說道。

    這三麵令牌多達十萬靈石的價格,幾乎掏空了三人數百年來地所有積攢的。讓藍衣男修自然有些肉痛。。

    “二弟,你就別痛惜了。這一次,若不是我和那人是生死之交。他們宗門又人手不足,決定放棄此次入穀機會。現在就是十萬靈石一枚令牌,恐怕在外麵都大有人搶的。而且鬼靈門原本是想獨吞墜魔穀之寶的。如今在其他宗門壓迫下。才不得不同意讓外人一齊參與入穀探寶的。否則,你就是想用十萬靈石換一次入穀機會,鬼靈門的人也根本不會答應的。”儒生臉『露』無奈的說道。

    藍衣修士聽了此言,倒說不出什麼反駁之言。但看了看手中地令牌,仍擔心的問道。

    “不過,鬼靈門的入穀方法真的可靠嗎?我聽說在穀口遍布著眾多的空間裂縫,一不小心,可就屍骨全無的。而且鬼靈門長老,以前竟曾經從穀中活著出來過的消息。大哥覺得此事不會有假吧?”

    “除非鬼靈門的人想與整個天南修仙界為敵,否則,此事絕不會出什麼問題地。況且我們不都聽說了嗎。鬼靈門那位長老,也隻是元嬰逃了回來而已,肉身同樣葬送到了墜魔穀中。這倒有些和情理的。”儒生不加思索的回道。

    “可是就算我們可以入穀,那墜魔穀中凶險異常,也不知我們這次買令入穀。倒底是對是錯。”藍衣男子聽了儒生的解釋,還是遲疑的說道。

    “哼!以我三人地資質,現在境界就已經是頂天了。若沒有什麼機緣,再過二百餘年。我等就都會化為一堆白骨。有此機會自然要搏上一搏。況且,我聽說墜魔穀外圍的空間裂縫等危險,比內穀深處少了許多。我等隻在外圍探寶並多加小心的話,應該不會出問題的。”那女子卻不在意地說道。

    “聽說這次鬼靈門一口氣,放出了數百塊墜魔令出去,而且大半還都落在了各個宗門之手。甚至聽說,連慕蘭法士似乎也會派人參加。就是說會有數百名修士可以隨著鬼靈門的人一齊入穀尋寶。如此多人一齊去,我等怕什麼。大不了。實在危險就馬上轉回就是了。但這次機會錯過了。我等終生都會心存遺憾的。”儒生倒也看的明白,淡淡的說道。一旁的女修也連連點頭,似乎深以為然。

    “既然大哥,如此說了。小弟自當隨著一齊入穀。”藍衣男子苦笑一聲,不再說什麼了。

    ……

    同樣的情形,在昌州附近各處頻繁上演著。

    從半年前,就不知從何處傳出了鬼靈門竟然得到了進入了墜魔穀方法的傳言,並說鬼靈門計劃瞞著其他宗門。打算獨吞穀中寶物。

    此消息一傳出。頓時轟動了整個修仙界。

    原本因為剛剛和慕蘭人大戰過,本想好好休養地各大宗門。頓時坐不住了。紛紛派人到鬼靈門,詢問此事,就是魔道其餘六宗,也同樣派出使者去辨認此事真假。

    鬼靈高層,對此自然是暴跳如雷。但在如此大壓力之下,也隻能硬著頭皮承認了此事。畢竟隻要有心人追查此事,總能從一些蛛絲馬跡中找出事情的真相。

    如此一來,其餘宗門自然毫不客氣的要求共享入穀手段。這一次鬼靈門卻強硬的死活不肯答應了。

    最後隻提出了一個折中的方法,願意提供一些入穀令牌給各宗門,隻要持此令,到了墜魔穀空間裂縫平穩的時期,各宗門可以選派一些人手隨鬼靈門修士一齊入穀去。不過其中自然要付出一些靈石作為代價了。

    當然為了平息散修的不滿,也專門放出了百餘塊給散修和那些小宗門。

    現在一接近此時期,昌州自然變得熱鬧起來。在萬嶺山附近,更是多出了眾多他國修士出來。讓本地那些原本想進山尋寶的修士,一個個變得謹慎異常,全都夾著尾巴做人了。

    

Snap Time:2018-01-19 23:44:46  ExecTime:0.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