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九十二章遠行之前

  
  第七百九十二章 遠行之前
  如此微小的符文,絕對不是現在的天南修仙界可以煉製出來的。看來也是件少見的古寶!
  韓立心中如此想著,手中銀光一閃,將這兩條銀鏈先收了起來。
  他打算等以後有機會,看看能否重新將此鏈修複,再試試其威力。
  收好銀鏈,韓立低首看了看麵目猙獰的屍魈軀體。
  臉『色』微沉, 手指一彈,十道青絲飛『射』而出,分別刺入了屍魈身體各處,韓立開始仔細檢查起來。
  半晌之後,韓立『露』出了滿意神『色』。
  除了少了一隻手臂外,這具屍魈軀體用來煉屍,簡直完美之極。不但身體強橫異常,普通法寶難傷分毫,就是體內孕育的屍火、屍毒這兩種東西,更是非同小可的存在。修仙者沾上了那麼一絲,都會立即斃命的。
  不過看著屍魈的殘臂,韓立心中念頭一轉,沉『吟』了起來。
  突然一拍腰間靈獸袋,一股三『色』噬金蟲,從袋中蜂擁而出。在頭頂一個盤旋後,嗡鳴聲大響。
  韓立抬手一道法決打了過去。
  頓時這些噬金蟲在他神念一催之下, 猛然往屍魈的殘臂處飛去。在那媥捉E變形。
  片刻後,一隻三『色』的光滑手臂,出現在了那堙C除了了顏『色』和沒有綠『毛』外,其餘的都和另一隻手臂完全相同。
  韓立微微一笑,『露』出幾分滿意之『色』。
  下麵,他從儲物袋中拿出數疊陣旗和陣盤出來,不慌不忙的在此處石室中,布置起某個玄奧之極的法陣起來……
  ……
  在這山腹之中一待就是兩個多月時間,當韓立再次出現在字子母峰的洞中時,臉『色』顯得蒼白無比。似乎虧損了不少元氣的樣子。
  將銀月喚出後,他二話不說,又進入密室閉關了。絲毫沒再提那屍魈的事情。
  再過了一個月後,閉關室的大門再次開啟,韓立神『色』從容地走了出來。
  “主人,蟲室中的六翼霜蚣,已經開始產卵了。”早就守在外麵的銀月,一見韓立出來。立刻恭敬的說道。
  “產卵了。讓我看看。”韓立一怔之後,也『露』出喜『色』的說道。
  隨後他大步向蟲室而去。銀月身形婀娜的緊隨其後。
  隔著蟲室的禁製門洞,韓立就將蟲室中的一切,看地一清二楚。
  六翼霜蚣比起當初柳玉交到手中的時候,通過互相吞噬已進階過了一次。不但體形大了近半,並且噴塗的寒氣,更是大勝從前。
  雖然不能和韓立的乾藍冰焰相比了,但對結丹期修士來說。絕對是致命的東西。
  當然,韓立融合此寒氣修煉出來的紫羅天火,威力也有些增加的。
  這六翼霜蚣的卵,就在蟲室正中間,烏黑發亮。拳頭大小,被冰凍在閃閃發光地丈許大冰塊中,散發著絲絲的寒氣。
  顯然是蟲室中產卵的六翼霜蚣,自己噴吐寒氣所致。
  韓立目光掃過去。蟲室中的幾頭巨大蜈蚣,似乎感應到了什麼,一揚首,衝著石門方向嘶叫了幾聲,作出威嚇之意。
  韓立神『色』不變,但目光落在那些蟲卵上,仔仔細細的打量了一遍。
  “有二十四粒蜈蚣卵,足夠用了。銀月。你通知我那位記名弟子過來,可以將她地靈蟲帶走了。”看清楚蜈蚣卵數目後,韓立點點頭,滿意的吩咐道。
  “是。我這就發傳音符。”銀月一口答應了下來,然從身上掏出一張符籙,低語了幾句,就扔了出去。
  符籙在空中化為一道紅光,馬上飛『射』而去。
  看完蜈蚣卵。韓立又順便去隔壁看了下噬金蟲的情形。
  因為前段時間。主要將綠『液』主用在了六翼霜蚣上。對這些從純金『色』噬金蟲精選出來的飛蟲,韓立可有一段時間沒有觀察過了。
  蟲室中地眾飛蟲。和以前一樣沒有什麼變化,聚集成一個碩大金球,倒吊在韓立為它們特意移植其內的一顆靈木上。
  雖然早有多預料,韓立看了一番後,還是眉頭皺了皺。
  這些飛蟲再進化一次,應該就可成為成熟體了。即使有霓裳草摧化,它們此階段進化過程之長,恐怕要讓人咂舌了。
  韓立可從來沒有想過,區區數十年,這些噬金蟲就可以完成最後的進階。
  “銀月,玄天仙藤,怎麼樣了?幾個月下來,應該知那截根須是否還有救。”韓立將目光從蟲室內收回來時,忽然間問到了此事。
  “這個……,小婢不好說。主人還是親自看看的好。”銀月聞言,『露』出遲疑之『色』。
  “這有什麼不好說的?”韓立倒有些詫異起來。
  不過想了想後,他並沒有再追問下去。而是吩咐一聲,跟著銀月到了『藥』園。
  一見『露』出半截在外的玄仙藤根須,韓立目中閃過了愕然之『色』
  隻見此物已由淡黃『色』轉為了碧綠,隻是光禿禿的,還是原來的大小,一絲發芽生葉地意思也沒有,
  “怎麼回事,此藤是救活了還是沒有。”韓立稍一感應下此物,並未從上麵發現存活的氣息,還是仿佛死物般的存在。不禁問了一句。
  “這就是小婢想告訴主人的事情。這玄天仙藤根莖,一開始用綠『液』澆灌數次時,並未有絲毫變化,無法純粹催熟的。無法,後來我又嚐試,用了萬年靈『液』和醇『液』同時灌注,這才起了點效果。此物顏『色』就變成了綠『色』。原本我以為是救活了此物。但是這仙藤根須,除了顏『色』變化了外,其餘的都和以前一模一樣,也無法被綠『液』催生下去的。所以我現在也『摸』不準,現如今的仙藤根須,倒底是活了。還是死地。”銀月歎了口氣,緩緩地說道。
  “既然有反應,就說明它還有可能被救活。隻是還沒有找對方法罷了。不過,我們現在沒有時間繼續測試了。一切事情,都等去極西之地以後再說了。時間差不多,我們也該出了。”韓立掃視了一眼玄天仙藤,淡淡的說道。
  “現在就走嗎”銀月一愣之下,問了一句。
  “明日就走。我一會兒先去向程師兄他告辭。然後將洞府封閉起來。帶走所有重要地東西。極西之地,應該沒有什麼厲害的高階修士,多半不會有什麼危險。隻是耗時要久了一些。並且一定要在三年內趕回來。否則有可能錯過進入墜魔穀的最佳時機。”韓立肯定的回道。
  聽了這番話,銀月點點頭,表示讚同。
  不久後,二人就出了『藥』園。韓立前去找銀發老者,銀月在留在洞府中,開始收拾東西。為明日的啟程做準備。
  第二日一早,休息了一晚的韓立,帶著銀月剛走出洞府大門,卻發現一名身材婀娜的貌美女子,正靜靜的站在洞府外。默默地看著韓立。
  “你怎麼來了。我不是給你留下足夠數年修煉的丹『藥』,讓你留下來安心修煉的嗎?”韓立目中閃過一絲意外的神情,平靜的問道。
  “公子!我考慮過了。我現在修煉似乎又到了瓶頸,還是跟公子一齊上路的好。況且我身為公子的侍妾。隨行貼身侍候公子,也是應該做得事情。公子能否帶上妾身一齊去。”慕沛靈螓首微低,香腮微紅的低聲道。
  豔美動人地玉容,配合豐滿高挑的身材,讓其顯得格嫵媚麗動人。
  聽了此女的言語,韓立怔了一怔,打量了慕沛靈一眼,沉『吟』了起來。
  而銀月在韓立身後。明眸流轉,臉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麵容。
  “既然想去,就一齊跟來吧。在路上,我也可以順便指點下你的修煉。若能早日進入結丹期,對我也大有好處地。”韓立沒有思量多久,就點了點頭,同意了。
  “多謝公子!”
  慕沛靈聞言大喜,滿臉的興奮之『色』。
  韓立見此。淡淡一笑。隨即袖袍一甩,一道白光從袖中飛『射』而出。化為一隻四方的帶翅飛車。正是禦風車。
  銀月一見此車出現,『露』出笑『吟』『吟』之『色』,隨後身形輕輕一晃,就化為一道白光,飛『射』入了韓立大袖中。
  慕沛靈見此,嚇了一跳,手掩杏口的『露』處吃驚之『色』。
  “銀月地事情,在路上再跟你說一下。先上車啟程吧!”韓立沒有在意此事,神『色』如常的說道。
  “是,公子!”慕沛靈也不是普通的女修,吃驚過後恢複了鎮定,當即柳腰一扭,人就輕飄飄的飛到了車上。
  但當她玉足才一踏上飛車,身前青影一閃,韓立同時到了車上。
  兩手一掐訣,一層白濛濛的光罩,將飛車罩在了其中。
  隨後一聲清鳴後,禦風車立刻從原地消失,化為一道驚天白虹,一閃即逝的破空而去。
  不久後落雲宗上上下下,都得知了一個消息。本門的韓長老,因為在和魔修對決時,傷了一些元氣,所以準備閉關數載,用來恢複修為。在此期間,概不會客。
  而雲夢山其他兩宗聽聞此事,數度派人問候這位韓長老的傷勢,但都被銀發老者含含糊糊地應付了過去。也有其他和落雲宗交好的修士,前來看望。也被同樣的言辭打發了。
  於是,關於韓立這位新近名頭大盛的落雲宗長老,受傷不輕的消息,迅速在溪國傳了開來。甚至連其他國家的宗門,也不禁留意了此事。
  這些宗門的修士對此倒沒有多加懷疑,畢竟韓立最後擊殺的那名魔修,可是晉國陰羅宗地長老,據說有元嬰中期頂階地修為,滅殺了對方而大損元氣,這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即使如此,韓立在不少宗門修士地眼中,也成了可以和天恨老怪並肩比擬的大神通修士。
  落雲宗的名聲,隨之一日千堙C有不少宗門,開始刻意交好此宗。也有修為高深的散修,特意前來雲夢山加入落雲宗。
  短短時間內,落雲宗竟隱隱有了溪國第一宗門的氣象。讓落雲宗內的不少弟子,大感興奮異常。
  韓立這位輕易不在普通弟子麵前『露』麵的神秘長老,也在這些弟子心目中聲望一時無二。
  

Snap Time:2018-10-22 04:56:22  ExecTime:0.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