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九十章侵占


    第七百九十章 侵占

    “什麼事?”韓立扭首看了銀月一眼,目中閃過奇怪神『色』。

    “自從被主人收為器靈以來,主人似乎從未讓小婢以器靈形態加持過飛劍威力,也從未以器靈身份被喚出對敵過。不知主人能否告知下原因。”銀月慢慢的問道。

    “你怎麼想起問這事情?”韓立眉頭一皺,有些意外了。

    “沒什麼。小婢也隻是隨口問問。畢竟銀月的真正身份,就是器靈而已。”銀月螓首一低,輕聲的說道。

    “器靈?你認為你是普通器靈嗎?普通器靈根本沒有靈智的,怎會問這樣的問題。實際上召喚器靈化形出來,雖然可以讓法寶威力大漲,但對器靈本身來說,消耗的精元不少的。甚至有些法寶主人催使器靈太過頻繁,導致器靈自行潰散的事情,也不是沒有過的。而對我來說,用妖狐之體出現的你,給我的幫助並不小。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我是不會將你化為器靈應敵的。畢竟你的修為損耗了。對我來說也並不是什麼好事。”沉默了一會兒後,韓立才淡淡說道。 然後不再說什麼的轉身就走,出了大廳。

    留在廳內的銀月,明眸眨了幾眨,玉容上現出沉思之『色』,不知在想些什麼。

    過了一會兒後,她低首看了看手中的玉盒後,嘴角升起一絲輕笑的也走了出去。

    ……

    第二日,韓立就出現在了洞府的密室中,準備開始種修煉第二元嬰的神通。

    普通秘術實在無法和這種大神通秘術相比,故而韓立為了今日的修來安,其實早在許久前就開始準備了。

    如今,韓立盤膝坐在地上,手中拿著一枚淡青『色』玉簡。似乎正將神識沉浸其中,在參悟著什麼東西。

    此玉簡正是記載了“玄牡化嬰大法”那枚玉簡。

    片刻後,韓立將神識抽了出來,然後閉目想了想,兩手一掐訣,口中發出幾聲低沉的咒語聲,身形就一凝後,一動不動起來了。

    頭頂天靈蓋處。青光閃動,一隻青光纏繞的嬰兒驀然浮現在了那。正是韓立苦修二百餘年才得以練成的元嬰。

    此元嬰看起來,比起數年前,略顯壯碩一些。雙目烏黑清澈,顯得靈『性』十足。

    以韓立凝煉僅僅數年地元嬰,他也隻敢在這種安全之極的地方,才讓其出竅一會兒。否則萬一有什麼變故,韓立元嬰可是脆弱異常的。

    在韓立頭頂坐了一會兒後。元嬰歪著脖子打量了下密室四周,身上青光一閃,化為一團靈光漂浮而起,接著在密室中慢慢飛動起來了。

    一開始似乎有些生疏,但漸漸元嬰似乎掌握住了飛行之法。青光越來越快起來。甚至到了最後,整個密室中隻見一團青光鬼魅般的飄忽不定,忽閃忽現,讓人歎為觀止。

    再過了一會兒後。元嬰忽然停下了遁光,漂浮在密室的一角,似乎想起了什麼。兩隻白嫩的小手一掐訣,靈光一閃,元嬰驀然從原地消失,下一刻卻重新出現在了韓立頭頂上。隻是小臉『色』略微有些發白,似乎消耗了不少元氣的樣子。

    這正是元嬰獨有的神通,真正地瞬移之術。

    此元嬰伸了伸懶腰。重新化為一道青光,沒入韓立天靈蓋中,不見了蹤影。

    韓立的眼皮微微一動,緩緩睜開了雙目,目中顯出一絲凝重的神『色』。

    “看來元嬰經過這幾年的培煉,總算真正凝固下來了。雖然還不能和那些老怪物們的元嬰相比,但開始修煉第二元嬰,應該沒有什麼後顧之憂了。”韓立喃喃的說了一句。

    隨後他單手往儲物袋上一拍。一個玉匣出現在了手中。上麵貼滿了眾多符籙。

    韓立神『色』凝重的大袖一拂,所有的符籙自行脫落而下。再用手指往盒蓋一角輕輕一點。蓋子自行打開了,『露』出麵一個金光燦燦地圓球。

    麵正是被封印了的至木靈嬰。

    “當初施展的離魂術術,現在差不多完全生效了吧!”韓立望著金球,又嘀咕了一句。

    隨後想了想後,他一抬手,五指按在了金球之上。

    一聲霹靂聲響起,金光閃動後,無數纖細的電弧從圓球上彈『射』而出,飛快的沒入了韓立手中,不見了蹤影。轉眼間盒中金球潰散開來,顯出了一個數寸大小地碧綠小人。眉清目秀,正是至木靈嬰的本體。

    不過這時的至木靈嬰,渾身上下『插』滿了密密麻麻的烏黑細針,雙目緊閉,昏『迷』不醒地把樣子。而這些牛『毛』般的黑針,不時閃爍著絲絲的綠光,看起來實在詭異。

    韓立不敢大意,雙目微眯的仔細的大打量了一遍至木靈嬰和這些烏黑細針。

    看到一切似乎都和其預料的一樣,才神『色』略緩起來的伸出一根食指,緩緩向靈嬰的眉宇處,輕輕點去。

    “噗嗤”一聲。手指尚未真正按點到,指尖處就驀然爆發蠶豆般大小地綠『色』光團,隨後化為一道碧綠光線,直接刺進了靈嬰的眉宇中。

    韓立手指不晃一下,沉穩之極,似乎在借用綠絲探查著靈嬰體內的情況。

    足足一頓飯的工夫後,韓立長出了一口氣,手指一收,將那綠『色』靈絲抽了回來,一閃後消失了。

    『摸』了『摸』下巴,韓立稍沉『吟』一會兒,突然抬手一招,頓時靈嬰身『插』滿的烏黑細針,化為上百道黑芒飛『射』入了大袖中。

    而靈嬰仍然昏『迷』不醒的躺在玉盒內,沒有一絲清醒的樣子。

    韓立似乎心中主意已定,沒有在遲疑的兩手掐出一個古怪地手印,衝至木靈嬰上打出了一道法決。

    頓時靈嬰輕飄飄地從玉盒中飛出,飛到和韓立頭頂一樣高後,就手腳自行活動的呈盤膝打坐狀,麵對麵地停在韓立對麵不動了。

    韓立輕輕閉上雙目,心中法決一催,天靈蓋處青光大放,自身元嬰再次浮現在了那。

    這一次,元嬰臉上沒有『露』出嬉笑的神『色』,反而小臉繃得緊緊的,一副凝重的神情。

    它頭顱一抬,目光落在了對麵一動不動的至木靈嬰身上。

    身形微動後,它飛到了至木靈嬰的對麵,同樣盤膝坐下。

    至木靈嬰本體足有兩寸大小,而韓立的元嬰則隻有寸許來高,兩者站在一起自然顯得一大一小,不太協調。

    但這時,韓立元嬰小嘴動了幾下,口中含糊的吐出了幾句晦澀的咒語聲。

    然後一張口,一團青濛濛的精純靈氣,直接噴在了至木靈嬰的臉上。

    頓時靈嬰麵容一動,竟慢慢睜開了雙目,隻是眼神呆滯無比,絲毫神采沒有,如同傀儡一般。

    韓立元嬰卻如臨大敵,兩隻小手飛快的掐訣不停,雙目瞪得大大的,盯著對方的雙睛眼都不眨一下。

    忽然間從元嬰目中『射』出兩縷青『色』霞光,直接注入到了至木靈嬰的眼中。

    頓時兩者身形同時一震,接著至木靈嬰口中發出了痛苦的慘叫聲,“噗通”一聲,直接從空中跌落而下,並在地麵上打滾翻騰,似乎在經受著極其苦痛的折磨。

    而韓立元嬰還穩穩的漂浮在空中,但小臉上同樣是痛苦不堪的神情,但還能強行克製住的模樣。

    密室中的痛苦聲,斷斷續續,忽大忽小,足足持續了一天一夜,聲音才漸漸消失聲。

    又過了兩日後,韓立才一臉倦意的走出了密室,但目中隱隱帶著一絲興奮。

    當初害怕強行侵占至木靈嬰神識,有可能遭受反噬之災。所以韓立當初並沒有馬上施法種下第二元嬰。而是當日就用玄陰經中記載的一種離魂術的秘法,施展在了至木靈嬰身上。讓其神識在那些離針法器的所用下,一點點的減弱消散。

    如今這般長時間過去了,至木靈嬰的本源神識,自然低的不能再低了。

    在此情況下,韓立依仗自己不下於元嬰後期的強大神識,來強行抹去至木靈嬰最後的一點靈識,當然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如今靈嬰神識已被其強行抹去,而將自己的部分神識注入了其中。然後將此靈嬰,用秘法收進了體內,慢慢的進行同化和適應。

    雖然說還有神識反被靈嬰本能給同化的危險,但韓立自持自己神識堅凝異常,多半不會遇到此事。而且就算真出了這等事情,他頂多舍棄這部分神識不要是了。以他神識強大,這部分的損耗不會影響其靈智的。

    而這個同化過程的時間長短,則不好說了。有可能三年五載,也有可能七八年甚至十餘年。基本是因人而異的事情。

    韓立原本就沒寄希望,這第二元嬰能在墜魔穀之行中派上用場,因此倒也沒有著急。

    他出了密室後,略微休整了一日,就去坊市買了一批煉器材料,然後在煉器室中待了半個月的時間後,才再次出來。

    不過其手中卻多出了十幾枚可隨意變幻大小的巨釘法器。

    韓立帶著它們,直接奔抓雪雲狐時的那片沼澤而去。

    當出現在那座山腹的石屋中時,韓立一眼看到屍魈安然的躺在石台上,雖然早有所預料,但心還是鬆了一口氣。

    他從儲物袋中先掏出一個貼著金符的玉盒,又將那些銀『色』巨釘一一擺開,然後雙目半眯的瞅向了屍魈。

    

Snap Time:2018-06-20 02:02:33  ExecTime:0.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