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八十八章路遇


    第七百八十八章 路遇

    黑袍青年元嬰一被香霧罩住,隻覺頭暈目眩,神識無力,再被那些銀光迅雷不及掩耳的紮在元嬰上後,渾身精元一凝,神通盡失,即使想要自爆也無法做到了。

    元嬰小臉那間麵無人『色』,有些不能置信的直瞪著韓立身邊的另一個白衣少『婦』。

    “不錯!你出手越發利落了。”雖然自己傳音讓銀月暗中出手的,韓立還是臉『露』笑意的稱讚了少『婦』一句。

    “這都是主人叫小婢出手時機太好了。這人隻想逃命,故而沒有注意到,我留在原地的隻不過是一道幻影而已。真身早就潛到一邊了。”銀月小嘴一抿,笑『吟』『吟』的說道。然後香袖衝韓立身側的另一位“銀月”一揮,頓時其化為一團白光潰散掉了。

    韓立微微一笑,不再說什麼了。但罩在附近的巨大金網,在霹靂聲中重新化為一團金球,飛『射』入了其手中不見了蹤影。

    至於大庚劍陣,韓立神念一動之下就還原成了三十六口飛劍,縮小後,自行飛入了袖口中。

    韓立這才不慌不忙的看了那元嬰一眼。

    黑袍青年的元嬰驚恐之下想破口大罵,但是渾身無力,連嘴都無法張開一下。

    “銀月,帶著他到那邊樹林中,開始搜尋解除封魂咒的方法。”韓立臉『色』一沉後冷冷的說道,隨後身形騰空而起,向另一側的密林中獨自飛去。

    “是,主人。”銀月恭敬的答應著,伸手一提足下元嬰,輕飄飄的跟了過去。

    不久後,那密林中冒出來大片粉紅『色』香霧,將整片樹林都罩在了其中。

    ……

    離韓立和黑袍青年鬥法小島。數百之外的地方,有靈光閃動,六道顏『色』各異的驚天長虹,正向小島方向破空飛來。

    為首一人神『色』凝重,正是落雲宗的銀發老者。

    “程道友,你感應沒有錯吧。那個傳送陣看起來簡陋異常,竟然能將人傳送到如此遠去,真有些不可思議。”緊跟銀發老者後麵。一位長著酒糟鼻子地胖老者,忽然間問道。

    “絕對沒錯。我現在感應的清晰無比,韓師弟應該就在前方不遠處了。諸位道友要多加小心了。那人起碼也是元嬰中期以上魔修。我等雖然人多,但都是初期修為,對上這位魔修時要仔細一些才是。”銀發老者先是肯定的回道,接著又擔心的叮囑起來。

    “放心。這次尤兄將門中的至寶『迷』仙鍾都帶來了。就算不敵那人,我們脫身也絕無問題的。”另一側貌若童子的火龍童子,輕笑一聲的說道。

    “這倒也是。這一次要不是尤兄肯帶此至寶出山相助。我還真不敢帶幾位道友冒此風險地。畢竟那魔修『藥』是陰羅宗宗主的話,我等幾人可就危險了。”聽到此話,銀發老者瞅了另一位灰袍老者,感激的說道。

    “這沒什麼。當年程兄科對尤某有過大恩。在下自當盡些力的。而且那陰羅宗魔修,敢深入我們溪國傷人。真是一點也沒把我等放在眼。自然要給對方一點顏『色』看了。否則,真當我們溪國修仙界無人呢。”那灰袍老者微然一笑,客氣的說道。

    “不過,我倒是對貴宗的韓道友好奇的很。聽說程兄的這位師弟。在和慕蘭人地大戰中,可大放異彩,幾乎起了扭轉乾坤的作用。在下仰慕的很,很想結交一番的。”另一位相貌堂堂,氣勢威嚴的大漢,哈哈一笑後,也『插』嘴道。

    “是啊,陳某最近也對韓道友之名如雷貫耳。同樣打算見識一下地。”那酒糟鼻子老者也嘻嘻一笑的說道。

    “這個容易。等幫韓師弟解決了此事。程某自會給大家介紹的。不過,我倒有些擔心韓師弟現在的安危。那位魔修夠狡詐地,竟想出擺出臨時傳送陣的方法,來擺脫我等。如今這麼長時間過去了,師弟一直單獨對敵,不知會不會出什麼事情?”銀發老者『露』出了擔心之『色』。

    “放心。那人既然處心積慮的想擺脫我等,肯定是自身修為也不太高,否則又何必如此謹慎小心。步步為營了。以韓道友的修為。不會吃什麼虧的。”那大漢口直心快的講道。

    “希望借道友吉言吧。”銀發老者苦笑一聲,也隻能如此說道。

    他心中清楚的很。以當日闖入落雲宗的魔修神通看來。即使不是元嬰後期大修士,也是元嬰中期地頂階存在,哪有如此好對付的。他可不希望落雲宗剛多了一位強有力的長老,又馬上再出什麼事情。

    好在隻要能感應到追蹤標記的存在,就說明韓立現在『性』命無憂,他這才能安心一些的。

    這六名元嬰修士說話間,就遁出了百餘,慢慢接近了小島。一幹人等臉上,也開始『露』出鄭重之『色』。

    “咦!”銀發老者輕咦一聲,遁光驀然聽停了下來。

    “程兄,出了何事?”有人奇怪的問道。

    “韓師弟好像正在向這邊移動過來,不知是已經解決了事情,還是被……”銀發老者下麵的話,沒有說出口。但其他人自然也明白什麼意思。要是被人生擒活捉的話,自然標記同樣可能會向這飛來。

    “我們做下準備吧。萬一韓道友真出事,我們自然要將人救下來。”尤姓老者鎮定地說道,隨後單手往儲物袋上一拍,一個黃濛濛地小鍾就出現在了手中,被其輕輕托起,望著前方不語了。

    其餘之人互望一眼後,也都凝重的各將寶物取出,做好大戰地準備。

    銀發老者臉『色』陰沉,目中隱現焦慮之『色』。

    過了一小會兒後,眾人皆都看到遠處青光閃動,一道青虹破空飛來。

    “是韓師弟遁光。他沒有出事。”一見此遁光,銀發老者不用神識掃視,就立刻長出了一口氣,喜笑顏開起來。

    其餘修士見此,臉上『露』出詫異之『色』。

    韓立既然沒事,難道他一人就解決了那位魔修?

    就在其餘修士疑『惑』之際,隻見青光速度極快,轉眼間就到了幾人的麵前。光華一斂,現出了一位青袍青年,正是韓立本人。

    “程師兄,火龍道友,你們也到了。這幾位也是相助的道友吧。韓某這這一次有勞幾位道友出搜狐,實在感激不盡。”韓立眉頭緊鎖,似乎心事重重,但一見銀發老者幾人,勉強一笑的雙手抱拳,說出了感謝的言語。

    “韓道友說笑了。我等來的遲了些,根本就未曾幫上什麼忙,實在慚愧啊!”尤姓老者仔細打量了韓立兩眼,馬上不敢托大的謙虛道。

    其餘修士似乎以此灰袍老者為首,都是含笑不語的望著韓立。

    而銀發老者則向韓立身後望去,沒有看到有什麼追兵的樣子,不禁開口問道:

    “韓師弟,那位魔修呢!難道被你逃了出來?”

    “那人已經被我滅掉了。元嬰也被我化掉了。隻是這人並不是陰羅宗的宗主,而是他們宗內的一位長老。”韓立淡淡的說道。

    “什麼?真被師弟滅殺了。那人雖然不是元嬰後期修士,但也應該是元嬰中期魔修才對。師弟你也能滅掉對方?”銀發老者聽了,有些難以置信起來。

    尤姓老者和火龍童子等人聽到此言,也麵『露』駭然之『色』。

    別看他們在路上毫不在意那魔修的樣子,但是既然知道對方能在落雲宗內能擊傷一名元嬰初期修士,再輕易的揚長而去,自然知道這魔修非同小可。要不是尤姓修士帶了那『迷』仙鍾來,他們幾人還真不一定敢來『插』手此事。

    可如今聽韓立一人就擊殺了那魔修,連元嬰都滅掉了,他們自然震驚非常。

    “隻是僥幸而已,他的功法正好被我所克製。”韓立含糊的說道,隨後略一沉『吟』下,一揚手,朝銀發老者扔過來一件黑乎乎的東西。

    老者下意識的接過此物,陰涼之極。再仔細一看,一麵烏黑的令牌,上麵符籙咒文密密麻麻,中間還有一個古文“羅”字。

    “這是何物?”銀發老者隱隱猜到了幾分,但還是忍不住的問道。

    “這是那魔修留下的,陰羅宗的長老令牌。也是一件頗有些威力的古寶。有了此物,就足以證實其身份了。”韓立嘴角微微一翹後,就平靜的說道。

    一聽此話,眾人目光齊往此令看去,自然看出二來令牌的不凡,心中再無什麼懷疑了。

    接著其他人等又不禁詢問起大戰的詳細情形,韓立輕描淡寫的一句帶過。其他人見其不想多說的樣子,也都識趣的沒有多說什麼。

    不過他們卻均都存了,結交韓立的意思。

    畢竟像韓立這種連元嬰中期魔修都能斬殺的修士,神通之大可想而之了。交好他,無論對宗門還是對個人,均有許多好處的。‘

    這些人既然是來幫助自己的,韓立自然客氣異常,一行人相談甚歡的往回而去。

    在半路上,韓立和銀發老者和那幾名修士,告辭分手,兩人回到了雲蒙山的落雲宗。

    在宗內的議事大殿偏廳內,老者終於問起了心中的疑問:

    “韓師弟,這一次有沒有找到解除封魂咒的方法。我看你路上心事重重,有些強作歡顏的樣子。難道此行沒有達到目的?”

    

Snap Time:2018-07-17 21:45:51  ExecTime:0.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