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八十七章吞魔啖鬼

  
  第七百八十七章 吞魔啖鬼
  “所有白森森骷髏頭,呼嘯一聲,口吐碧磷鬼火的向韓立直衝而去。自然方一衝出數丈遠去,無數金絲出現,並飛快閃過。
  但是這一次,卻出現了不同情況。
  那些金絲掠過後,所有骷髏頭表麵雖然浮現了數道纖細裂痕,但綠光一閃後,就彌合如初了,如同未遭受過任何損害一樣。眾鬼頭絲毫未受阻礙,仍奔韓立撲來。
  韓立一見此景,先是一愣,但隨後就明白過來。這些鬼頭早已不是血肉之軀,不知被煉製成了何種詭異的陰鬼之身,他的劍絲雖然厲害,但是對方成了無形之驅,並不受刀劍之害,自然斬殺不得了。
  不過,韓立倒也毫不驚慌,心中法決再一催動。
  在眾鬼頭飛來的前方,霹靂聲大響,一張電光閃爍的金網驀然浮現在了空中,直接迎頭罩下。
  對方既然是鬼魅,韓立自然不客氣的激發了飛劍中的辟邪神雷。
  可是讓韓立意外的是,這些鬼頭一見金網出現,雖然身形紛紛一頓,『露』出一些畏懼之『色』的樣子,但在為首彎角鬼頭的一聲厲嘯下,紛紛張口,碧綠『色』的鬼火如同驚天長虹一般直衝向金網。
  雷鳴聲大震,金網電弧閃動,一下滅掉了不少鬼火,但是下墜之勢為之一頓,竟被源源不斷的鬼火硬生生頂住了,而無法落下。
  韓立眉頭一皺,『露』出了意外之『色』。
  若是普通鬼火,在辟邪神雷一接觸之下,自然早已灰飛煙滅。但這些骷髏頭的鬼火看來雖然仍被克製的樣子,但竟能勉強抵住電弧之威,實在讓韓立有點吃驚。這鬼羅幡號稱陰羅宗鎮宗之寶,還真不是吹牛之事。
  另一側的黑袍青年。見幡中魔頭能抵擋住了辟邪神雷,臉上不禁『露』出了笑容,大鬆了一口氣。
  別看他表麵信心十足的樣子,其實心中同樣忐忑不安。
  如是在此幡未受損,幡中魔頭元氣盡在情況下,他不會有太多擔心的。但是此幡自上次大戰後,就一直未有機會大量吸取陰魂,進行修複。如今麵對辟邪神雷這等神妙之物。自然心中有些不安了。
  現在既然擔心盡去,青年麵上獰笑一展,手中法決不停的往幡中打去,原本幡麵上數尺大小地孔洞,在綠光中一下漲至了直徑丈許。
  更多的骷髏頭從幡中蜂擁而出,發出各種的尖利之聲,四周鬼氣大升,一片鬼哭狼嚎之聲大起。
  有前麵諸多骷髏頭抵住了金網。後麵從幡中飛出的其他鬼頭,毫不停留的衝出劍陣向韓立狠狠撲去。
  一時間韓立身前鬼嘯連天。
  韓立見此,卻毫不驚慌,默不做聲的一抬手,往腰間某隻靈獸袋上輕輕一拍。
  一道黑光從那袋中飛『射』而出。一個盤旋後落在了地上。光華一斂,現出了一隻通體烏黑的小猴,正是那啼魂獸。
  此獸似乎剛剛睡醒的樣子,先眨了眨有些無神地雙目。才大鼻嗅了嗅,雙目突然圓睜了起來。
  它一眼就看到了不遠處的眾鬼頭,興奮的吱吱『亂』叫起來。
  原本氣勢洶洶的骷髏頭,已經蜂擁到了韓立身前十餘丈處了,一見這啼魂獸卻猛然一震,立刻盤旋在原地,不肯再向前半步了。同時它們口中的鬼嘯聲也一下小了大半,『露』出畏縮懼怕的樣子。
  黑袍青年見此。心中咯一下,劍陣的金絲忽隱顯現的離他更近了。他情急之下不及多想,一抬手五指張開,一道灰芒從口中噴出,往自己手掌上輕輕一繞。
  頓時五根血淋淋斷指,從手上齊根掉落,“噗噗”幾聲傳來,爆裂了開來。化為了五股血霧飛『射』而出。片刻後就飛到了為首地彎角骷髏頭跟前。
  那鬼頭目中陰火閃動幾下。立刻大嘴一張,將血霧全都吸入了其內。周身鬼火頓時大漲尺許。口中發出轟隆隆的暴怒聲。
  其他骷髏頭在其威『逼』之下,同時張開鬼口,再次吐出片片的碧綠鬼火,向啼魂獸噴去。
  啼魂獸見此,猛一錘胸口,身體黑光繚繞,體形瞬間漲至數丈之高。大鼻一哼,一片黃霞從鼻中飛卷而出。
  鋪天蓋地而來的鬼火一接觸黃霞,立刻被卷入了其內,然後霞光去勢不減,直接衝入了後麵的鬼頭群中。
  光華所過之處,所有骷髏頭頭毫無反抗之力地被吸入其中。
  其餘的鬼頭見此,哄得一下四散奔逃了。
  即使牛角鬼頭暴怒連天,也毫無作用。
  而這時霞光到了此鬼頭的上空,迎頭罩下。
  牛角鬼頭見此,目中綠光一閃,猛然間身上冒出大量綠煙,凝聚化形。
  一個身高兩丈、頭生彎角的披發惡鬼,出現在了原地。此鬼一現身後,立刻兩手一揚,轟隆隆之聲大起,無數地黝黑雷火從其手飛出,向黃霞擊去。
  無聲無息!所有雷火一入霞光中,絲毫聲音沒有發出,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那惡鬼見此,臉『露』懼『色』的轉身想逃,但卻遲了。
  黃霞一落下後,它瞬間被吸入了其內,原處變的空空如也了。
  霞光瞬間飛『射』回了啼魂獸的口中,又再次從鼻中噴出,轉眼間幾次,空中骷髏頭全都被一掃而空。
  劍陣中的黑袍青年見此,又驚又怒。
  他雖然也知道,韓立有一隻妖異巨猿可以吞噬煉屍屍氣,陰羅宗的銅甲屍,大半都葬送在此猿口中。但他當初聽了可並不怎麼放在心上,可萬萬沒想到的是,此靈獸竟還能直接吞噬陰羅幡地元陰魔頭,甚至連主魔頭都無絲毫抵抗之力,被這巨猿席一卷入腹。這怎不讓他驚駭之餘。心中大懼。
  若是知道對方靈獸竟有吞魔啖鬼之神通,他絕不會自告奮勇的獨身前來。而宗內其他長老知道對方靈獸有此等神通,恐怕也會坐臥不寧。這可比金雷竹對他們陰羅宗的威脅更大。
  黑袍青年萬般思緒轉瞬即過,心中悔意大生。
  此時眼見金絲隻有兩三丈距離,滅身之禍就在眼前,他再也無法保持鎮定了,急忙雙手連拍儲物袋。
  七八件寶物從袋中飛『射』而出,或大或小化化為各『色』光團。向四周飛『射』而去。
  劍陣禁製一現之後,無數道金絲閃國,所有寶物都被切成碎屑,紛紛化為廢銅爛鐵,跌落塵埃。
  青年臉『色』一下蒼白無血。
  他方寸大『亂』之下,也顧不得什麼鎮宗之寶了。猛然伸手一招身前的鬼羅幡,其化為一道黑光收到了手中。然後一咬牙,雙手持幡。身形滴溜溜在原地一轉。人幡合二為一,化為一團陰森森地綠霧,突然朝天空方向破空『射』去。
  他現在隻有寄希望這件鎮宗之寶威力,可以暫且抵擋著劍陣禁製的攻擊,助其脫困而出了。
  否則以此劍陣威力。在原地繼續待下去,隻是死路一條而已。
  韓立見此情景,知道對方多半有些黔驢技窮、狗急跳牆了。神念一動之下,一張口。一團金『色』電球從口中噴出。
  此金球一出口後,立刻激『射』到高空爆裂開來。
  一張巨大金網從上罩下,將方圓數十餘丈的範圍都罩在了其中。
  而這此刻,黑袍青年所化陰霧正好被諸多金絲困在了劍陣邊緣處,隻見上百道金絲在陰霧外交織閃爍不停,每閃動一下,陰霧必定會被削去一片,轉眼間其護體霧氣就被去了一多半之多。
  那團陰霧四處『亂』竄想要逃離那堙C可惜四周金絲實在太多太密了,根本無路可逃。一頭撞過去,立刻被十幾道金絲同時攔下並反彈回去。
  黑袍青年完全成了困獸之鬥了。
  “你真要斬盡殺絕,不想要封魂咒的解封之法了。”眼見陰霧隻剩下薄薄一層,霧中傳來青年驚怒地厲喝聲。
  “放心。韓某自會從你元神中知道想知道地一切的。”韓立神『色』不動,淡淡地說道。
  “想用搜魂術?你休想,啊……”那青年驚懼之下,隻來及再說兩句。其護身陰霧終於被金絲血削去了最後一層。慘叫一聲後,身軀就被諸多金絲瞬間碎屍萬段。隻有一團綠光包裹著其元嬰,趁此機會爆『射』而出。
  但外麵早就布下了辟邪神雷所化金網,韓立口吐一個“收”字,衝金網一點指後,頓時碩大地金網縮小起來。
  青年元嬰在網中左衝右突,一碰觸金網,立刻電弧閃動,被擊的慘叫不已,根本無路可逃。
  “你要使用搜魂術的話,我就自保元嬰,也不會讓得逞的。”元嬰口中突然發出細細的尖叫聲,怨毒之極喊道。
  “自爆元嬰!”韓立眉頭一皺,金網那間停了下來,停止了縮小。
  那元嬰見此,心中大喜,急忙又尖聲說道:
  “隻要放我元嬰離去,我就將解除之法告訴你,讓你解救雙修伴侶。否則反正是死,我沒有活路,也絕不會讓你得到解救之法的。”
  韓立沒有言語,但目光閃爍不定,似乎在思量其中利弊。可就在這時,元嬰上空光華一現,一張紫網驀然撒下瞬間將元嬰罩在其內,並馬上收縮裹緊。
  而與此同時,元嬰後麵白光閃動,銀月身影無聲息的浮現在了那堙C
  紅唇一張,一團粉紅『色』香霧從口中噴出,同時十指連彈,十餘道銀光激『射』而出。
  

Snap Time:2018-10-18 22:13:32  ExecTime:0.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