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八十六章鬼羅幡


    第七百八十六章 鬼羅幡

    韓立一見這些圓珠,心中一動。難道這些也是雷珠之類的東西。

    此念頭在韓立心中一閃而過,但對大庚劍陣的催動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

    這些金絲是大庚劍陣的神通之一,有些類似劍修的化劍為絲功法,是把百道劍光中的驚人劍氣凝聚成絲所致。

    由於借用了法陣威力和摻入了庚精後飛劍本身就犀利無比,。所以形成的劍絲可比普通劍修的厲害的多了。

    普通的法寶和古寶,根本無法抵擋金絲的切割。

    至於雷珠之類的東西,韓立倒也不怕了。

    隻要隱藏的三十六口飛劍本體無礙,這些劍絲即使被擊潰了。還是能源源不斷的重新形成,根本不怕攻擊,這也是大庚劍陣的可怕之處。

    韓立正思量著的時候,金光閃過,那些圓珠同樣觸動了劍陣禁製,被諸多金絲切成了數片,然後爆裂開來。

    大出乎意料,這些圓珠並沒有暗含什麼雷火。反而爆裂開後,冒出一團團濃濃的黑紅『色』血霧。

    此血霧一經散開,立刻彌漫開來。同時傳出一股聞之欲嘔的古怪氣息,刺鼻之極。

    這些圓珠名叫“血雷子”,據說用天地汙穢之極的東西煉製而成的,對敵時隻要不是魔道之法祭煉的寶物,一經被這些血霧沾上,就會威力大降,靈『性』大失。 任你的法寶神通再大,靈『性』再高,要想重新恢複寶物威力,非得重新用嬰火培煉數日才行。

    當然這些血雷子,在魔門中少見的很,不但原料稀少之極。煉製成功率也是低的可憐可比普通的雷珠難煉製多了。

    這十餘顆,就已經是黑袍青年近百年的所有積存了。

    此人身為晉國十大魔宗之一的長老,見多識廣。一認出韓立布下地劍陣後。當即就想到了用著血雷子來汙染韓立的飛劍。

    劍陣原本就要求配合無間,才能施展神通的。一旦布陣哪口飛劍稍有失靈,劍陣自然就不攻自破了。

    這種方法,是晉國魔修對抗驅使劍陣的劍修門派,最常用的手段之一。

    當然血雷子這種珍貴異常的東西,一般也不會使用在單打獨鬥之中的。通常是在大規模對抗中才會是使用到的。畢竟通常情況下。劍陣怎可能是一個人能驅使動地。

    看到這些血霧,韓立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也明顯感到有些詭異,心中正有些嘀咕時,突然一陣低沉的雷鳴聲傳出。

    在血霧之中同時浮現出一片片金光,接著彈『射』出了一道道淡金『色』電弧。這些電弧和這些血霧一碰之下,立刻爆裂開來。竟同時泯滅掉了。

    轉眼間這十餘團血霧,就韓立的辟邪神雷同歸於盡了。

    韓立呆住了。

    辟邪神雷沒有等他激發。竟然自動從飛劍上彈『射』而出,這可是頭一次遇見的事情。而那一看就屬於邪物的血霧,竟然還能抵消辟邪神雷,真有些不可思議了。

    韓立自然不知道,這些血雷子專汙正道寶物的『性』質。幾乎和辟邪神雷專克魔道功法的特『性』一樣,兩者正好相互克製。一般情況下誰也無法克製對方的。

    而剛才地血霧雖然數量不少,單和三十六口飛劍中暗含的神雷的相比,自然差了一大截。所以血霧轉眼間被驅除的幹幹淨淨。

    “辟邪神雷。這些飛劍都是金雷竹法寶!不可能,怎麼會有如此多的金雷竹?”黑袍青年見此情形,臉『色』一下蒼白起來,失聲大叫道:

    “這個疑問,等到地下時再告訴你吧!”韓立一聽此話不客氣地回道。同時深吸了一口氣後,心中再一催法決。

    原本因為血霧出現,暫時停頓下的金絲,無聲息的向中間擠壓了過去。

    這大庚劍陣固然威力奇大。但對韓立現在修為來說,還是有些勉強。

    他雖然可以運行起此劍陣,但法力流失的著實驚人,而且激發起劍陣後,就無力對推動劍陣地加速了。

    否則,隻要瞬間讓劍絲往中間猛然一合,馬上就可以將對方滅殺掉了。哪會眼睜睜看著黑袍青年,再使用什麼手段來對抗他。

    韓立估計按照此劍陣的法力消耗。其實應該是元嬰中期修士。才是始修煉此神通的時最佳選擇。要不是他隻催使了半套劍陣出來,並且法力也遠勝普通的元嬰初期修士。此境界的他。根本無法施展此劍陣的。

    “哼!你真以為區區一個劍陣,就真能困住本尊者了。你的劍陣縱然犀利,但還能斬斷本宗的鎮宗之寶不成?”黑袍青年聞言臉上升起一層黑氣,森然地說道。

    他再一看已經離自身不足十丈的金絲,二話不說的一抬手,狠狠一拳重擊在了自己的胸膛處。

    “噗”的一聲,一口黑血脫口噴出,夾在在黑血中的還有一杆寸許長的綠『色』小幡。

    此幡一出口後,綠光閃爍,將四周黑血馬上吸收的一幹二淨。

    此幡變成了碧綠『色』了。

    黑袍青年陰沉地衝此幡一招手,嗖”地一聲,小幡化為一道黑芒『射』到了其手中,雙手一搓之下,光芒大放,綠幡馬上漲至了數尺大小。

    幡麵綠光閃閃,陰雲濛濛,讓人無法看清楚其麵目。隻是此幡明顯缺了一角,似乎受損未複的樣子。

    韓立瞳孔一縮,口中低語了一句:

    “鬼羅幡!”

    當初陰羅宗宗主就曾經說要拿鎮宗之寶——鬼羅幡,來對付合歡老魔。後來,後者雖然沒有真地施展出來,可韓立將此名字牢記在心了。

    如今黑袍青年一拿出此杆小幡,韓立自然猜的八九不離十了。

    “你倒也機靈!我這是十二鬼羅幡的主幡之一。它的威力如何,還是你自己來體驗一下吧。”黑袍青年一見韓立認出了手中之物,先是一怔。但隨後冷笑的說道。似乎對手中之物,信心十足。

    隨後青年猛然將此幡師抓緊,對著某個方向的金絲,輕輕揮舞了一下。。

    “噗嗤”一聲,碧綠『色』陰雲從幡上浮現。然後急劇暴漲起來,將青年身影罩在了其中。

    附近冰寒刺骨地陰風大起,天上不知何時飛來了諸多陰雲,整個天空轉眼間變成了黑壓壓一片。將陽光遮蓋的一絲沒有。

    天『色』黯淡無比起來。四周也不知何時出現了綠茫茫的鬼霧,鬼泣之聲四周大起。

    隻不過輕輕搖一下手中之幡,竟有天地『色』變起來,怪不得此人對此幡如此的自信。

    韓立即使對大庚劍陣信心不小,也心中駭然起來。

    就在此時,從對麵破空之聲傳出,無數道黑『色』細線從青年所在霧氣中噴『射』而出。直奔韓立纏繞而去。

    金光一閃,劍陣中的禁製發動。無數道金絲交叉閃現,所有的黑線略一停頓,就化為無數小截掉落下來。但馬上,這些斷掉的黑線又紛紛化為一團團的綠霧,飛『射』回而回。重新融入了綠霧中去。

    ”咦!”韓立尚未覺得怎樣,綠霧中地黑袍青年,卻詫異的叫出了聲。這些陰魂絲可謂堅韌無比,竟然同樣不堪一擊的被對方劍陣擊毀。這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

    略一沉『吟』下,終於不再保留的發動了手中鬼幡的最大威力。

    隻見他猛然將手中幡旗從綠霧中投擲而出,正好『插』在身前三尺遠處,一動不動起來。

    隨後晦澀咒語聲從霧氣中響起,陣陣陰風卷著四周的『迷』霧,從四麵八方往中心處而來,

    綠幡一晃之下狂漲起來,轉眼間就足有兩丈之高。此幡表麵的濛濛霧氣,開始散去,『露』出它地真麵目。

    結果韓立一見之下,麵『色』大變。

    “你們竟然用如此多生魂煉幡?你們到底殺了多少人?”韓立厲聲喝道。

    碧綠幡麵上,密密麻麻,滿是縮小不知多少倍的人形麵孔。這些麵男女老幼都有,竟似活的一般在幡上蠕動不停,還個個流『露』出痛苦之極的表情。實在恐怖之極。

    “多少人。誰知道呢!也許十萬或數十萬吧。其中還必須有數百名修士精魂。才能煉製成這麼一杆主幡。”從綠霧中傳來青年陰陰的聲音。

    韓立默然了來,冷冷地盯著綠霧。片刻後口中隻輕吐幾個字出來。

    “你們該死。”

    “該死?這樣的話語不知有多少人對在下說過了。可在下不是活的好好的。倒是說此話地人,他們的魂魄都被我收到了幡中,作為此幡的一部分了。你也不會例外。”青年譏笑的說道。

    隨後他不願再說什麼,一道紅『色』法決,打在了巨幡之上。

    綠光大放,突然從幡上浮現出一個直徑數尺的大洞出來,黑氣一冒後,麵陰風陣陣。

    “噗噗”之聲接連傳出。數個眼冒鬼火,口吐青煙的巨大骷髏頭,從幡中不慌不忙的飛『射』出來,一字排開。

    其中塊頭最大的骷髏頭,生有兩隻巨大牛角,但下麵地骷髏五官,看起來卻和人類一般無二。

    難道此骷髏頭生前竟是化形期的妖獸,韓立心中一驚。

    但緊接著的事情,讓韓立將這詞心中疑問,放置了腦後。

    隻見除了最先出來的幾個個骷髏頭外,從那綠幡上的黑空洞中,各種各樣的鬼火骷髏頭,仍持續不斷的從麵蜂擁而出,轉眼間,就浮現出來上百個,擠滿了黑袍人的附近。。

    “去!”黑袍青年在綠霧中,衝韓立所在方向掐訣一指。

    

Snap Time:2018-04-23 19:08:59  ExecTime:0.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