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八十五章劍陣初展


    第七百八十五章 劍陣初展

    韓立雖然不知道這所謂“七龍樁”倒底有何厲害。但是聞聽銀月聲音如此恐慌子,心中自然一緊。

    大袖一抖,三十六口青竹蜂雲劍發出嗡鳴之聲,一齊從袖口中魚遊飛出。

    既然知道對方不是普通魔修,韓立也沒心思用其他手段慢慢刺探對方深淺了,直接使出了自己新煉製成的飛劍,打算一舉克敵。

    三十六道尺許長金光,在韓立頭頂一陣盤旋,一連數道法決打在了其上。

    頓時所有金光輕輕顫抖幾下,立刻分化出上百道一模一樣的劍光出來,光華大放。

    韓立正想催使法決,將這些劍光形成大庚劍陣時,四周七根光柱,卻搶先發動了攻擊。

    隻見柱子上的銀蛟同時扭首看向中間韓立,大嘴一張,銀光燦燦,口中仿若有物要噴出一般。

    韓立不及多想,一點身前藍『色』盾牌,靈光一閃,寶物瞬間化為一層藍濛濛水幕,將他團團罩住。另一隻手則那塊錦帕祭了出去,化為一片白茫茫輕霧,浮現在了水幕四周。

    而與此同時,一道白影從韓立袖中飛『射』而出,落到了地上,化為一個窈窕妙曼的豔美女子,

    正是銀月附身了妖狐之體,自行跑了出來。

    韓立正感意外時,銀月手一揚,一片紫光飛『射』而出。正是那件紫雲兜。

    此古寶在銀月一臉緊張之『色』中。化為紫『色』火網又在最外層布下了一層防護。

    韓立心中一凜。他布下了兩層防護,銀月竟然還認為不足。這“七龍樁”真的如此厲害?

    此念頭才剛從韓立心中升起,七條銀蛟口中銀光,已經無聲無息的噴『射』而出。竟是七道仿若有形的銀『色』光柱。

    七道碗口粗銀光,一閃即逝,撞上了紫兜所化的火網。

    銀光紫火交織到了一起,結果紫網僅僅支撐了片刻。就春陽融雪般的被擊穿了七個孔洞出來。

    七道銀光去勢不減,又擊到了錦帕古寶所化輕霧上。

    方一接觸,輕霧翻滾不已,呈現出了不支狀態。

    韓立見此情形,倒吸了口涼氣,麵『色』微變。

    照這樣下去,他布下的三層防護,幾乎轉瞬間就全被擊破。這些光柱倒底是何攻擊。竟然如此厲害!

    韓立正如此想著之時,那銀月見到此幕,臉上卻反而大鬆起來。

    “原來是個仿製品。白讓我擔心了一回!”銀月嘀咕了一聲,玉手一掐決,一張檀口,隨著一團香霧,噴出一顆粉紅『色』圓珠出來。

    此圓珠拇指大小,香氣撲鼻。

    隨後銀月口中傳出了悅耳低沉地咒語聲。衝圓珠伸出一根白皙手指一點。

    “砰”的一聲輕響,圓珠自行爆裂了開來。化為無數的豔麗異常的亮晶晶粉末,朝周圍的藍『色』水幕飛撲而去。

    韓立愕然了一下,但並沒有出手阻止的意思。

    結果水幕一吸入這些粉末後,靈光大放。表麵一下明亮起來,仿佛整個水幕由無數大小一般的銅鏡組成一樣。

    這時銀光擊潰了外層的白『色』輕霧,毫不客氣地擊到了最後一層防護上。

    看到這,韓立心中一下緊張了起來。但手中的法決卻一刻沒停。不知何時,原來盤旋在其頭頂的眾劍光,開始一個個詭異的消失不見。

    水幕上放出耀眼的刺芒,七道銀光微微一顫後,在光芒中竟被反彈而回。而且按照原路絲毫不差的向七根光柱『射』去。其速度之快,比來勢還快三分。

    這一手,不但讓韓立大出意外。那黑袍青年更是沒提防一下。

    他完全被韓立身邊,多出一名美豔少『婦』的事情。給吸引住了心神。

    而剛才銀月口中嘀咕的“贗品”二字,也沒能逃過他地耳朵,讓這黑袍青年臉上閃過一絲訝『色』。

    “轟隆隆”之聲接連傳來,那七根光柱及上麵的銀蛟,瞬間就被銀光淹沒了,化為了無有。

    韓立怔住了。這看起來如此厲害寶物,竟然如此輕易的毀掉了。實在有些難以相信。

    銀月抿了抿紅唇,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微笑。

    “原來不但是個仿製品。而且還是個半成品。還真把我嚇了一跳。”銀月玉手一拍高聳的酥胸。低聲地笑道。

    “半成品?你怎麼知道七龍樁的破解之法。”對麵的黑袍青年見七龍樁被毀,神『色』驀然一沉。在一聽銀月說什麼“半成品”的言語後。立刻厲聲喝道。

    他雖然知道自己手中得到地這件寶物,肯定不是傳聞中的那件真品,但也覺得就是仿製品來說,神通也太單一了些。如今一聽銀月此言,心中一動倒也信了個七八分。

    銀月聽了黑袍青年之言,明眸流轉下,沒有絲毫想要回答的意思。反而兩手一掐訣,衝水幕上打出一道法決。

    頓時水幕上光芒一閃,一片粉霧從上麵飛『射』而出,瞬間凝結還原成了當初的粉紅圓珠。

    銀月紅唇一張,一片光霞從口中噴出,一伸一縮之間,就將圓珠席卷在內,重新吸入了腹中。

    “妖丹!哈哈!原來是個狐妖。不過修為隻有七級的水準,這倒有些古怪。不過這正好。在大晉,有不少修仙之人都想要一位狐妖侍妾的。一個可以化形的狐妖,可是價值連城,堪比一等一的天地靈物。這一次,在下還真地沒有白來。”黑袍青年先是大怒,但用神識仔細一掃水幕中的銀月和那粉紅『色』圓珠數遍後,臉上卻現出狂喜之『色』。

    “小婢雖然很想跟仙師走的,可惜銀月已是有主之人。恐怕不能隨前輩之意了。”銀月先是臉『色』微變,但隨後秋波流動,手掩住杏口的笑『吟』『吟』道。

    “有主?你這位主人一會兒就魂飛天外了。你老老實實的跟我走,我就放你一條『性』命。可別不知好歹!跟著本尊者走。可比呆在這個窮鄉僻壤強多了。”黑袍青年用貪婪的目光狠狠看了銀月兩眼,不在意的說道。

    “閣下是不是神智不清了。我這個做主人地還好好地,你就開始打我女婢地注意。閣下先看看四周再說吧。”剛才一直站在原地動也不動的韓立,忽然間譏諷地說道。

    “四周。你說的是這些垃圾劍光?雖然你同時煉製如此多飛劍當法寶,的確有些出人意料。但是閣下不會不知道,本命法寶可是全靠自身真元培煉,才能發揮出莫大威力的。你煉製如此多飛劍,簡直是愚蠢之極地主意。至於幻化出如此多劍光出來。更是華而不實的可笑事情。這種神通,在和同階修士爭鬥中,能有何用處。我就是站在原地不動,你的這些劍光都無法傷我一根汗『毛』。”黑袍青年一掃四周驀然浮現的密密麻麻劍光,不屑的說道。

    “你說的有些理。不過,在此之前我想問一下道友。你是元嬰後期修士嗎?若是沒有,那你就去死吧。”韓立麵帶古怪之『色』,忽然間目『露』殺氣的說道。同時。暗中一催法決。發動了悄悄布置完畢的大庚劍陣。

    對麵地黑袍青年,聽韓立如此一問,先是一怔,隨即又感到不妥。急忙手一翻,一把烏黑短斧。出現在了手心處。

    此斧表麵符文隱現,手柄處有一個鬼臉栩栩如生的雕刻在其上。可見此寶非凡了。

    而這時,四周的金『色』劍光齊聲清鳴,靈光大放。卻沒有馬上攻擊,而開始一一的憑空消失。

    黑袍青年一怔之下,急忙放開神識想找出這些劍光。卻神識一掃之後,卻絲毫異樣也沒發現。

    這讓黑袍青年心中咯一下,不再猶豫了。

    冷哼一聲,他將手中黑斧毫不猶豫的祭出。

    隻見黑光一閃後, 此斧瞬間狂漲,化為一把六七丈之大地巨斧。鋒利異常的樣子。

    巨斧輕輕一晃,向虛空處狠狠一斬。

    金光綻放,一道不起眼金絲隨後浮現而出,迎著著巨斧斬下方向,一閃即逝的消失不見。

    “噌”的一聲,巨斧從中間斷成了兩截,從空中跌落而下。

    “這是……”黑袍青年臉上地輕蔑之意,一下無影無蹤。神『色』凝重了起來。

    他二又一抬手。一口翠綠飛刀脫手『射』出,化為一道丈許長綠虹。激『射』而去。

    結果同樣的一幕出現了,綠虹剛一飛出十餘丈去,就被相同的數道金絲憑空掠過,爆發出一團綠芒後,就被切割成了六七截,掉落塵埃。

    “唏!劍陣!”黑袍青年倒也見多識廣,倒吸了一口涼氣,就明白過來怎麼回事了。

    隻是劍陣按理說應該是數十人甚至數百人才能布下的。而韓立竟然單憑一人,就布下如此厲害的劍陣,實在讓青年有些目瞪口呆。

    韓立見黑袍青年有些明白過來,但根本不給此人考慮破陣之法時間,當即兩手一掐訣,神識同時聯係到了所有劍光,猛然一催動整個大庚劍陣。

    頓時詭異的一幕出現在了黑袍青年附近。

    隻見無數金『色』絲線,閃著詭異金芒,忽隱忽現的出現在了青年四周。它們的閃動,無聲無息,毫無規律,卻緩緩向中間靠去。

    黑袍青年見此,臉『色』一下鐵青起來。

    猛然單手一拍儲物袋,十餘顆遍布血絲地白『色』圓珠出現在了手中。

    然後他身形滴溜溜一戰,這些圓珠同時向四麵八方激『射』而去。

    

Snap Time:2018-01-21 01:06:27  ExecTime:0.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