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八十一章南宮驚變


    第七百八十一章 南宮驚變

    韓立往腰間儲物袋望了一眼。

    在交還古燈後,雖然他沒有提及什麼。但那些慕蘭法士送來材料時,卻將那兩件被奪的紫兜和花籃古寶,一齊送還了過來。

    看來這些慕蘭人倒也清楚的很,要在天南長久待下去。他們這些高階修士,自然不能多得罪的。

    將這古寶送還的意思,也是為了不想讓他有什麼怨言吧。

    畢竟像他這般年輕就有如此神通的修士,即使那些慕蘭神師也有幾分忌憚的。

    而一拿回古寶,韓立就將紫兜送給銀月了。

    雖然此女隻有在以妖狐之身出現時,才能使用此寶。但此女最近幾次立功不少。韓立不是刻薄之人,自然要有所表示了。

    這件紫兜此女用的非常順手,當做獎勵再好不過了。

    不知是否因為他們和慕蘭人聯手消息傳開緣故,那些突兀人一時間卻猶豫了起來。

    他們雖然往草原邊上派來了大量修仙者,但是並沒有馬上發起攻擊。隻是默默的觀察著天南和慕蘭人的舉動。近期不會找麻煩的樣子。

    但是突兀人越是作出這般樣子,至陽上人和龍等人的心就越發沉重。

    對方如此鄭重,看來真所圖不小。多半真想打天南的主意了。

    眼看這種對峙可能是持久『性』的,天南各宗派弟子不能長久耗在這。當即一番商量後,就施行施行和當初九國盟差不多的輪值方法。

    所有宗門都派一些精銳弟子,輪流駐紮在緊挨慕蘭兩國地方。萬一慕突兀人發起攻擊,慕蘭人吃緊,這些人自然就可以前去支援一二。

    其餘修士,則可以返回各自宗門了。

    韓立身為落雲宗長老。和那呂師兄自然事情不少,幾乎在大部分弟子都走淨的情況下。他才得以脫身,能返回落雲宗了。

    而呂洛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還要耽擱些時日。韓立自然先踏上了回程。

    一路上,韓立沒有耽擱絲毫,直接用禦風車來趕路,這讓他縮短了小半路程。 但一進入了溪國後,韓立就將此車收起。省的太過惹眼了。

    現在百餘的距離,對韓立來說幾乎轉瞬間就到。

    當韓立遠遠看到雲夢山的影子時,腦中不禁浮現出了南宮婉地花容月貌,臉上『露』出了歡喜之『色』,

    ……

    “這是怎麼回事?”在落雲宗某間罕有人知的密室內,韓立望著銀發老者,一字字吐道,臉上充滿了暴怒前的煞氣。

    剛一回到落雲宗的他。尚未來及回到洞府內,卻被銀發老者半路攔了下來,並被帶到了充滿了陰寒之氣的此密室內。

    在這,韓立大吃一驚的見到了南宮婉。

    隻是這時的南宮婉,化身為一個七八歲的女童。被封在一麵冒著絲絲寒氣地冰壁內,雙目緊閉不爭,處於人事不知之中。

    這讓韓立怎能不驚怒異常。

    “咳! 師弟若早回半個月就好了。南宮妹子在半個月前才出的事情。若是你在的話,說不定還能阻止此事發生。不過。弟妹在短期內並沒有『性』命之憂。隻是體內中了魔道的封魂咒。隻能用此法菜延遲此咒的發作了。”銀發老者苦笑一聲緩緩解釋起來。

    “封魂咒?婉兒怎麼會中這種陰咒的。這秘術不是早就在天南失傳了嗎?難道是……”一聽老者此言韓立先是一怔,但馬上想起什麼似的,臉上『露』出驚疑之『色』來。

    看到韓立似乎猜測到了什麼,銀發老者並未追問什麼,而是將南宮婉的遭遇,詳詳細細地給韓立說了一遍。

    原來半月前的某一日早上,南宮婉像從前一樣,去洞府附近的一座小山上采取天地陰『露』。用來修煉素女輪回決。

    但沒想到剛一到那,卻忽出現了一名黑袍男子。

    這男子二話不說,一見南宮婉過來。立刻施展厲害異常的魔道功法攻擊,連破南宮婉數件護身之寶。南宮婉見此,自大驚的長嘯呼救。並極力往洞府方向逃遁而去。

    結果等銀發老者和落雲宗眾弟子聞信趕來時,南宮婉已經躲避不及,被對方朝眉宇間處輕輕點了一指,隨即就翻身栽倒了。

    銀發老者驚駭之下。立刻率領所有弟子一齊出手。攻擊那黑袍男子。

    那人見如此多落雲宗弟子出現,也沒有硬拚地意思。冷笑一聲後,往地上丟下一個玉簡,人就閃電似的飛遁離去,根本無人追趕上其人。

    銀發老者也顧不得其他,急忙將南宮婉救回宗內,並立即救治。

    但這才發現,南宮婉中的竟是傳聞中的封魂咒。這種早在天南魔道失傳多年地禁製秘術。

    此禁製一旦被人強行種下,人的三魂七魄就被慢慢封印住。然後看被封印之人的修為程度,魂魄會在一段使時間後,漸漸在封印作用下消散掉。這個人也就成了行屍走肉一具了。

    這原本是魔道特有的一種對付仇敵的手段。稱的上是惡毒異常!

    老者一認出此禁製,自然心中驚然之極。可也一時手足無措,無法可解。

    但就在這時,南宮婉卻自動蘇醒了過來。在知道了自己中了封魂咒後,南宮婉雖然麵『色』蒼白無比,卻馬上想出了一個暫時救急的方法來。

    她決定用素女輪回決的某種神通,將自己用寒氣暫時封印起來。這種封印不但讓南宮婉身體徹底處於被禁製狀態,而且連封魂咒地發作時間,也給大大推遲了。

    於是,出現在韓立麵前的南宮婉,就成了這般模樣。

    老者將完這些話語後,又從身上『摸』出兩塊玉青紅簡,分別遞給了韓立。

    “一塊是對弟妹下手的黑袍男子留下的。另一塊。則是弟妹對自己施展封印術前,給師弟專門留下的言語。師弟先看看吧!”這位程師兄歎了口氣後,說道。

    韓立陰沉著臉孔的接過兩枚玉簡,稍打量一下,就先看了下南宮婉給其留下地玉簡。

    片刻後,將心神沉浸到玉簡中的韓立,臉上『露』出一絲奇怪地表情。

    既有些擔心,但又有些欣慰地樣子。

    這讓一旁注視著韓立的銀發老者。為之一愣。

    這枚玉簡時南宮婉指名要交給韓立地,老者並沒有私自先去看一眼。畢竟在玉簡上做些小手腳,讓人發現被別人私自看過了。這是很輕易的事情。

    老者可不會在這種小事上,做這種不明智之事。

    隨著韓立的神通顯『露』和名聲漸起,韓立在其心目中地地位自然以前不可同日而語了。

    看完了南宮婉的玉簡,韓立深吸了一口氣後,又低首看起另一塊血紅『色』玉簡。

    但僅僅一小會兒後,韓立臉『色』就陰沉無比起來。最後甚至惱怒之極的兩手猛然一搓。一團紫火驀然在韓立手中爆發出來。這枚玉簡竟在此火中瞬間化為了一股青煙,不見了蹤影。

    銀發老者看到此幕,心中有些駭然。

    這些玉簡雖然淡不上精心煉製,但如此漫不經心的就能將其化為了無有,他自問絕無法做到這種舉重若輕的地步的。看來有關這位韓師弟的傳聞。多半都是真的了。竟比元嬰中期修士神通還大,他還真替落雲宗招攬了一個了不得地人物。

    就在老者心中暗自震驚之時,韓立卻略沉『吟』一下後,開口問道了:

    “程師兄。你也和那偷襲之人照過麵了。不找他長得什麼樣子,修為如何!看看是不是,和我知道的是同一人。”

    “樣子倒是看見了,長的倒還不錯。一個五官端正的年輕模樣男子!至於修為,對方似乎施展了什麼法術遮掩住了。師兄我神通太低,卻無法看破的。不過最起碼也是元嬰中期以上,否則不會如此輕易地將南宮道友擊敗的。”老者不加思索的說道。

    “年輕人?”韓立目光閃動一下,有些意外了。

    “不錯!不過對方有此修為。肯定也是和師弟一樣,服食了什麼靈丹妙『藥』,或者修煉功法有駐顏奇效吧。但他十有八九年齡比師弟大,畢竟像師弟如此年輕就能凝結元嬰的,整個天下間,也算是少之又少了。不過,師弟!他留地玉簡我也看過了。竟然要師弟帶著金雷竹法寶,去玄天峰見他。難道這人真是晉國魔修?師弟真有金雷竹煉製的至寶?”老者忍不住的開口詢問起來。

    “是不是那人。我不敢完全肯定。但就算不是此人。也應該是和這人有關聯的。這人應該是晉國陰羅宗的魔修沒錯,我原以為他們是想報複我在邊界大戰中的同門之仇的。但沒想到原來是看中了我的金雷竹法寶。看來就是我沒有擊殺他們地同夥。他們同樣還是會找上門來的。這一次,倒是我連累了宛兒。至於金雷竹法寶師弟倒是的確有一件的。”韓立平靜的說完這些話,臉上怒意褪去,目中陰寒卻更加淩厲一分。

    “這就難怪了。有金雷竹這等專門克製魔功的寶物。怪不得他們會動心了。再加上他們又不是我們天南的修士,行事更加的肆無忌憚。這樣吧,不如我請其他交好地修士一齊出手,來搜尋這人。我還不信了。在我們落雲宗勢力範圍內。他們這些晉國魔修,還真能無法無天了。”

    銀發老者也對黑袍人竟在落雲宗山門處出手傷人之事,大感惱常。這句話倒是出自真心地建議道。

    

Snap Time:2018-04-23 06:20:55  ExecTime:0.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