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七十九章遠信


    第七百七十九章 遠信

    慕蘭聖禽的消失,不久就被戰場上的修士、法士同時發現。

    頓時法士們神『色』大變,而修士們則精神一振,士氣大為高漲起來。

    正和對手的糾纏的枯瘦老者和田鍾見此情形,也麵『露』難以置信之『色』。

    聖禽現在就消失,絕不是燈油枯竭的緣故。隻可能被天南修士一方,弄滅了那盞元明古燈。

    這兩位神師甚至不知道,他們慕蘭族的傳承之寶,再一次落入了韓立手中。

    在他們看來,修士一方的元嬰後期修士,都已被糾纏住了。其餘修士,在聖禽可以支援的情況下,沒有可能突破樂姓女子防守的。

    現在出現這種情形,實在大出他們的意料。

    這時,韓立已經悄悄飛遁到了啼魂獸附近,重新現出了身形。

    啼魂獸所化巨猿,已經將大部分煉屍化為了灰燼,剩下的一小部分則被那些陰羅宗黑袍修士慌忙的收了起來。

    否則這群銅甲煉屍全軍覆沒,隻是早晚的事情。

    而吸納了如此多屍氣的啼魂獸,其所化巨猿體形又龐大了幾分,『毛』發也烏黑發亮,看起來仿佛剛剛進補過一樣。

    在這期間,自然有好幾波黑袍人和法士,想先滅了巨猿。

    但是龍清楚的很,這古怪巨猿可是對付那些銅甲煉屍的關鍵,哪能讓對方輕易得手。他立刻分出一些人手,將這些人攔了下來。

    偶爾有幾個漏網之魚,但尚未接近巨猿,就被隱匿一旁的銀月,幻術『迷』魂之法接連使出,稀糊塗的就送了『性』命。

    等韓立回到這。遠遠看到啼魂將最後一隻外麵的銅甲屍滅掉後,毫不猶豫的衝它一招手。

    頓時啼魂獸身上一陣黑芒閃動,瞬間縮小起來,化為一道烏虹飛『射』入了韓立腰間的靈獸袋中。

    銀月見此,也自覺飛到了韓立身後。

    收了啼魂獸,韓立想回首和銀月說些什麼。

    可忽然天上轟隆隆之聲大響,一片陰雲從高空降下,足有數百丈之廣無數綠『色』雷火在雲中滾動不停。天空驟然為之『色』變。

    韓立神『色』一凜,望向天空。

    “是誰,是誰殺了本宗地夫人?我要將他抽魂煉魄,以雪此恨。”陰雲中傳出炸雷般的的吼聲,聽聲音正那位陰羅宗宗主。

    一聽此言,韓立心咯一下,目光陰冷了下來。

    “尚未分出勝負,閣下又何必走的如此急。易某正想多領教一二道友的魔功呢!”緊隨著黑袍男子的話語聲。合歡老魔的聲音也飄渺之極的悠悠傳來。

    隨後另一股灰白『色』霧氣,同樣從天上激『射』而下,正好攔在了陰雲前邊。

    “給我讓開。現在沒心思和你切磋什麼。再不滾開地話,可別怪本宗不客氣了。”陰雲中陰羅宗宗主,聲音冰寒無比。

    “不客氣?易某活到現在。還真沒被人不客氣過幾回。你有什麼手段,盡管始出來就是!”合歡老魔冷笑一聲,絲毫退讓的意思都沒有。

    陰雲中的黑袍男子沉默了下來,過了好一會兒。才陰森的說道:

    “好,既然你如此不知進退。本宗主也沒心情多浪費時間。就讓你見識一下,本宗至寶“鬼羅幡”的威力。”

    陰羅宗宗主仿佛怒極反笑起來。

    “鬼羅幡?”合歡老魔的聲音略帶一絲訝『色』,還有一點興奮。

    但兩者一對一答的短短幾句話,可讓下麵交戰的所有修仙者,都吃驚不小。

    一些修士更是才剛剛知道,這位陰羅宗宗主伴侶竟然已經折損在天南修士手中,都大感意外。暗自猜想是誰滅殺地此女。

    韓立表麵神『色』如常,似乎無驚無喜,但見合歡老魔擋下了陰羅宗宗主後,心還是大為一鬆。

    他可不想被一位元嬰後期修士,滿場的追殺個不停。

    就在包括韓立在內所有人,都以為合歡老魔和這位晉國魔修,就要在低空處展開一場大戰時,卻發生了另外一件事情。

    從法士後方的天空中突然一道尖嘯聲遠遠傳來。接著光芒閃動。十幾道顏『色』各異的遁光,飛快的向這激『射』而來。

    並且尚未等靠近。就有人大聲喊起來、

    “幾位神師,快住手。草原出事了,事情有變!”

    此人似乎存心想讓所有人聽見,竟施展了某種秘術喊出地此話。

    隨後這些遁光速度又加快了三分,一下『射』入了戰場之中。

    頓修士法士雙方都聽到真真切切,大部分人不禁愕然的暫時停手,有些詫異的望了過去。

    枯瘦老者聽到此言,卻心中一沉。對麵龍等人聽到此話語,也大感意外的攻勢一緩。

    老者果斷一抽身,當即倒『射』出數十餘丈去,冷冷望了對麵地修士幾眼,就化為一道驚虹迎向了那十幾名法士。

    龍猶豫了一下,是沒有和其他修士追過去。

    老者剛才絲毫未曾落敗,甚至還稍處上風,現在追過去可討不了什麼好去。

    而那送信法士擺明了讓他們也聽到剛才話語,肯定有什麼蹊蹺之處!還是看看發生了何事再說吧。

    不過既然提到了慕蘭草原,難道和突兀人有關。

    龍心思一動之下,隱隱猜到了什麼。

    韓立同樣臉帶異『色』的盯著老者,注視著其迎向那十幾道遁光。

    隻見那些遁光光華一斂,現出了十幾名服飾各異法士。

    為首一名黃袍法士,竟然是元嬰中期修為。這讓韓立暗吃一驚。

    如此高深修為的法士,竟然沒有出現在此前的大戰中,這可有些古怪了。難道是留守後方的重要人物。

    不過這也說明,對方虛張聲勢的可能『性』極小了。

    天上合歡老魔和陰羅宗宗主不知為何。也藏在雲中一語不發起來。

    一看見黃袍修士,枯瘦老者也大吃一驚,現出難以置信的表情。但尚未等他說什麼。

    隻見那黃袍法士飛到了枯瘦老者身邊,嘴唇微動的傳音了幾句。

    枯瘦老者臉『色』陰沉了下來。接著黃袍修士又從身上取出一枚玉簡,雙手交給了老者。

    老者接過玉簡後,將心神沉浸進去。片刻後,麵『色』鐵青無比起來。

    稍微和黃袍老者,傳音交談了一會兒。

    老者就驀然一轉身。陰霾地朝龍再次遁而來。

    “我們沒有必要打下去了。立即罷戰,否則鷸蚌相爭,漁翁得利。”這位慕蘭祝神師,一遁到龍麵前,就異常平靜的說道。

    “這話是什麼意思!要停戰,也要給本人一個理由吧。”龍目光閃動幾下,不置可否的說道。

    因為韓立的意外發威,先後滅掉了對方的銅甲屍和那隻青『色』妖禽。但現在場麵上看上去,勝負仍是五五之數。

    龍並不覺得對方因為畏懼,而退縮了。

    “你們是不是派了一隊修士,想去洗劫我們闐天城的倉庫?”老者沒有直接回答龍所問,反而陰沉的突然問道。

    龍自然一驚。表麵上不動聲『色』,目光閃動幾下後,才不慌不忙的回道:

    “地確是有此事。看來被你們發現了!”

    “發現?哼,要不是另有第三方搗『亂』。說不定。你們還真地成功了。”老者臉『色』怒『色』一閃而過,又冷靜下來的說道。

    “第三方?”龍聞言,眉頭一皺。

    枯瘦老者不再說什麼廢話了,而是嘴唇微動,衝龍傳音了起來。

    “什麼,有這樣地事情!”龍隻聽了兩句,就失聲了起來,再也無法保持鎮定。

    “事已至此。本神師還有騙你們的必要嗎?”老者沒有好氣的說道。

    龍雙眉皺在一起,稍沉『吟』了一下後,就毅然的一抬手,放出一道符籙出去。

    此符籙一飛衝天,頓時化為數朵金『色』光球,在空中爆裂開來。光華刺目耀眼。

    頓時仍在動手的修士,一見此景都立刻住手,並往修士陣營方向迅速退去。

    原本就已經收手地修士。則也一窩蜂的往後撤去。

    對麵的法士也不知用了其他什麼方法進行了通知。同樣默不做聲退了下去。

    其中特別顯眼的血鬼和那隻石巨人,同樣被施法強行分了開來。暫停幹戈!

    轉眼間。兩陣之間立刻空『蕩』『蕩』起來。

    雙方仿佛有回到了戰前的情形,分立到了兩側。

    隻是人手各自損失了不少,可算傷到元氣了。但總算高階修士和法士,死傷地並不太多。

    法士陣營還好,雖然人人有些驚疑不定,但還能保持著安靜。但修士方麵,雖然人人都依言撤了下來。但此刻卻不禁『騷』動了起來議論紛紛。

    一些高階修士幹脆圍住了龍,詢問到底出了何事。

    可龍隻是一個勁兒的苦笑不語,讓周圍的眾修士大為不滿。

    此時,天上的陰雲和灰霧同時散去,合歡老魔和黑袍男子地身形分別顯『露』了出來。冷冷相望著。

    而高空中的鬥法之聲和異象也那間停止,隨後魏無涯和至陽上人安然無恙的從空中飄落而下。

    修士陣營這方頓時大鬆了一口氣,人人『露』出安心之『色』。

    片刻後,仲姓儒生和那矮子也同樣無事的從空中回轉,慕蘭人情不自禁的一陣歡呼。

    一見三大修士都已回轉,龍終於開口了。

    不過,為了怕引起人心惶惶,此消息暫時隻能在小範圍流傳。

    所以隻有元嬰中期和幾名身份特殊的修士,被聚集到了一起,釋放幾個簡單的禁製,就在陣前商量起剛從慕蘭人那得來的糟糕消息。

    以韓立在今日一戰中地表現,自然無可非議的參加此會。

    

Snap Time:2018-01-21 02:30:13  ExecTime:0.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