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七十四章陰陽魔屍


    第七百七十四章 陰陽魔屍

    光華一斂後,銀虹顯出一名秀美的白衫『婦』人,竟然是那名韓立見過的白姓『婦』人。她出現在半空中,麵無表情的掃視了一下四周。一見韓立和鳳冰等人後,秀眉輕輕一動。

    此『婦』人的驀然出現,也讓田鍾所化遁光不由得一頓,重新現出其身形,臉『色』陰晴不定的樣子。

    而鳳冰一見此女也破罩而出,不禁精神一振的叫道:

    “白道友,你出來的正好。此人是慕蘭第四神師。我等快將她纏住,好叫韓道友過去先救其他人。”

    “第四神師?這麼說此圈套,你也有參與了。”白姓『婦』人冰寒雙眸向田鍾望了一眼,略帶煞意的說道。

    “想不到除了那小子外,竟還有人能破除血羅罩。我就知道陰羅宗的家夥,有些靠不住。”田鍾沒有回答白姓『婦』人的問話,反而臉『色』陰沉的自語了兩句。

    “找死!”一見對方根本沒有回答問話的意思,白姓『婦』人臉『色』鐵青起來,一聲怒斥後,兩手一搓再一揚,大片寒氣夾雜著無數經營雪花,白茫茫的的向對方席卷而去。氣勢驚人之極。

    鳳冰見此,也衝空中火靈瓶一點指,洶洶烈焰從另一側向田鍾夾攻而去。

    韓立不再遲疑,背後雙翅一閃,幾聲雷鳴後,人就瞬間將眼前青影甩開,直奔另一側的血罩遁去。

    雖然使用降靈符後,他依仗有一定把握滅了青影。但相比之下,還是快點救人扳回敗局更加重要。

    眼見下個血罩就在眼前,韓立單手一翻,又一枚雷珠就出現在了手中。

    “主人小心!”

    就在韓立吸了一口氣,打算將手中雷珠祭出去時,耳邊忽然傳來了銀月警告的聲音。

    韓立心中一凜。但馬上想都不想的先將手中雷珠拋出,化為一團青光狠狠砸向下麵的護罩。

    但就在這時,一團頭顱大小青『色』火球,不知從何處激『射』而出,在韓立臉『色』大變中,如同流星趕月般的正好撞擊到了雷珠之上。

    “噗”的一聲,雷珠無聲無息的被火球吞噬了進去,然後詞火球滴溜溜一陣旋轉。化為一隻尺許大小地青『色』火鳥,漂浮在了空中。

    韓立臉上厲『色』一閃,兩手一掐訣,雷珠在火鳥體內“轟”的聲爆裂開來。

    但此鳥隻是身子一陣劇晃,又若無其事起來,甚至體形反而因此又膨脹了一些,緊緊的盯著韓立。

    韓立見此,心大罵一聲。抬首望去。

    隻見從那慕蘭聖禽方向又飛『射』來一連串青『色』火球,分別落在血罩附近,眨眼間就同樣化為了青『色』火鳥,將血罩團團圍住,護在了麵。

    韓立這次明白。此鳥竟然是和燈焰大有淵源的聖禽所噴,怪不得雷珠竟然反給對方進補了。

    畢竟雷珠主原料,就是用燈焰煉化的。

    而在那隻慕蘭聖禽不遠處,名樂姓女子正冷冷的望向韓立。兩人目光正好對在一起。

    原來是此女『操』縱那妖鳥動的手腳。韓立立刻明白了怎麼回事,心自然大怒。

    不過當目光落到此女身前漂浮的九盞古燈時,韓立不由得雙目一眯,瞅著徐徐燃燒地青焰,卻鎮定了下來,並『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而那些青『色』火鳥,也沒有進攻韓立意思,隻是圍著血罩盤旋飛舞。

    這時白光一閃。銀月的身影在韓立一旁浮現了出來。

    “請主人恕罪,小婢沒用!在剛才戰鬥中一點忙也無法幫上。那兩隻天虎獸的靈覺太靈敏了。我稍一靠近就被它們發覺了。根本無法靠近施出幻術和『迷』魂之法。”銀月口中請罪的說道。

    “算了。你也盡心了。”韓立搖搖頭,神『色』平緩的說道。

    “不過,這有兩顆雷珠,你先拿去。看看能否潛入其它血罩附近,將人救出!現在能救出一個,是一個了。”韓立拋出了兩顆雷珠扔給了銀月。

    “奴婢一定盡力的。”這銀月伸出纖纖玉手接過雷珠,肅然的說道。妙曼身影在白光中又隱匿不見。

    韓立又向身後望了一眼。

    隻見田鍾所在方向。赤紅火焰、白『色』寒氣交織一起,還不時有五『色』彩霞閃動。竟一時看不出誰占了上風。

    而那個青影不知何時也消失的無影不蹤,不知是麵對兩名中期修士合攻,田鍾有些吃力將其喚了回去。還是見聖禽親自出手,大感放心地收回了化身。

    韓立扭過頭來,向下望了望那十幾隻青『色』火鳥,目中厲『色』一閃,周身青紅靈光大放,將其團團包裹在了其內。同時一抬手,藍光盾祭出,然後在掐訣一催之下,此盾變大,擋在了身前。另一隻手翻轉,又一顆雷珠浮現在了手中。

    背後霹靂雷鳴聲乍起, 韓立身形一閃之下,在電光中出現在了護罩上空十餘丈許高處,尚未等其扔出手中雷珠,四周的火鳥從四周駑矢般的激『射』而來。

    青『色』火焰瞬間籠罩了血罩上空,韓立的身影一時間淹沒在了其中。

    這時龍目光也剛剛從韓立那挪開,原本想指望韓立等人能夠盡快解救出被困修士,好扳回劣勢。但看到那隻所謂聖噴出了如此多火球到韓立那邊,並幻化出火鳥後。

    他心中一沉,知道希望不大了。

    目光一轉,又望向了法士那邊。隻見天真七修雖然依仗七寶,勉強抵擋著那隻妖禽的青『色』妖火,明顯已經快要不支了。

    雖然隻有元嬰後期地修為,但擁有化神境界的這隻孔雀明顯不是他們七人可以阻擋多久的。

    “放出陰陽雙魔。叫雙魔不要忙著去殺人,先將那些古燈滅掉。”龍用低沉聲音打出了手中的最後一張底牌。

    “是!”一名在龍身後一直待命地合歡宗弟修士,馬上領命下去了。

    人群中一陣『騷』動後,一黑一白兩口陰森森棺木被抬了出來。

    合歡宗十六名男弟子,十六名女弟子。魚貫而出,圍著兩口棺木盤膝坐下,同時掐訣念咒,打出各『色』法決。開始了最後的解封步驟。

    在咒語聲中,黑白棺木上地符籙開始無風自顫起來,並且從棺木內傳出了“咯咯”的,仿佛手腳碰觸棺木的聲音。

    龍聽到此聲,眼角不微微一跳。

    有關合歡宗陰陽雙魔的傳說。他倒也聽說過一些。

    據說這兩具魔屍生前就是合歡宗某一代的雙修長老,都有元嬰初期修為,但後來不知什麼緣故背叛了合歡宗,並且改修了鬼道之法,並修成了活屍之體。以後二人自覺修為大進後,重新殺上合歡宗,並殺死殺傷上百合歡宗弟子。但最後還是被合歡宗眾長老一齊生擒活捉,並利用某種上古秘術抹去神智。煉製成了傳說中的陰陽魔屍。

    據說這魔屍神通奇大,比他們身前還厲害三分。

    龍正思量著,棺木中地詭異聲響越來越大,而上麵符籙卻隨著法決打在其上不停的脫落來,越來越少起來!

    圍著棺木地三十二名合歡宗弟子。咒語聲不停,但臉上開始『露』出了不安之『色』,一個個都目光閃動,死死盯著棺木上的殘餘符籙。

    “噗”“噗”兩聲。最後兩張符籙,終於同時脫落飄下。

    所有合歡宗弟子猶如大赦一般,馬上一跳而起,一哄而散的向四周飛快遁走。

    但就在這時,兩口棺木同時爆裂開來,腥風大起,一黑一白道兩個模糊影子,從破碎棺木中飛『射』而出。向不同方向一閃即逝的追去。

    跑的最慢的兩名男女弟子頓時慘叫聲傳來,這兩具道人影一下將這二人撲到,一口咬破了這二人地喉嚨,竟然大口地吸取兩名弟子地精血起來。

    其他逃命地合歡宗弟子,見此情景,卻大出了一口氣,停下了遁光。

    其餘宗門修士見到此幕,不禁麵『色』大變。

    “好了。雙魔既然吸取了童男童女的精血。就不會在再暴起上人了!”一名披發老者走出了人群。麵不改『色』的說道。

    然後麵對兩手一揚,『露』出兩塊碧綠的符文銅牌出來。對準那還趴伏屍體上地兩道人影猛然一晃。

    兩道灰『色』光絲,飛快的沒入了兩道具人影頭部不見了蹤影。

    雙魔身形一顫之下,停止了吸血,並緩緩的站起身來,向眾修士木然的飛飄而來。

    這時眾修士才看清楚地雙魔的麵容,愕然之下全都發出了詫異之聲。

    這所謂的陰陽魔屍看起來,竟然是一對眉清目秀的青年男女,男的劍眉朗目,女的秀麗端莊,臉『色』皮膚都宛若活人,隻是四目稍有些癡呆。

    若不是二人嘴角邊,還殘留著一滴滴的血汙未曾抹掉,恐怕真當二人是一對普通的雙修伴侶。

    不過當這二人一走近時,一股說不出地屍臭味道,淡淡飄來

    眾人心中的驚疑,才一下消去。

    披發老者將靈力往手中銅牌猛然灌入,頓時銅牌泛起一圈圈的灰光,直接罩住了雙魔。

    陰陽魔屍身影一動不動起來,而老者口中飛快念動咒語,手中銅牌輕輕浮起。

    忽然老者兩道法決打在銅牌上,拇指粗細的灰『色』光柱從銅牌上『射』出,一閃即逝的沒入這對男女的額頭上不見了蹤影。

    雙魔的四目一下變得精光暴起起來。

    “去”

    披發老者將令牌一收,衝遠處的青『色』巨鳥一點指,冷冷命令道。

    

Snap Time:2018-07-17 00:45:17  ExecTime:0.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