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七十二章太真七修與聖禽


    第七百七十二章 太真七修與聖禽

    樂姓女子將古燈往空中一祭,杏口微張,一縷白『色』嬰火從口中噴出,點燃了古燈。

    此女兩手掐訣成蓮花狀,低沉晦澀的咒語聲緩緩吐出,一朵白蓮在身下綻放開來,猶如天上仙子,婷婷其上。

    咒語聲充滿了一種說不出的蠻荒氣息。而銅燈突然一顫,幻影迭出,九盞一模一樣古燈一閃而出。

    一陣盤旋後,它們排成了品字形,在空中緩緩轉動著。

    樂姓女子玉指輕彈,九道顏『色』各異的法決『射』到了古燈上,青光大放,九朵燈焰同時從燈上輕飄飄飛出,在“品”字中心處凝結一起,化為一團頭顱大小的青焰。

    “噗”的一聲,女子一口精血噴在了青焰之上,火光一下暴漲尺許,刺目耀眼。

    片刻後,一聲清鳴發出,一隻尺許大的青鳥在火光中浮現而出。

    此鳥體態輕盈,長翎青羽,一對火紅眼珠仿若寶石般的晶瑩發亮,竟是一隻豔麗的青孔雀。

    它神態高傲的張望一下,一眼看見就在下方的樂姓女子,稍一歪脖頸,尖嘴中傳出上古時期的某種蠻荒言語。

    樂姓女子神態恭敬的衝著此鳥大禮參拜了三下,檀口中傳出同樣的言語,交談了起來,

    枯瘦老者見此,臉上『露』出了一絲凝重。

    樂姓女子忽然口中古語一停,然後玉手一翻,手中多出一顆粉紅『色』的不知名圓珠,香氣撲鼻,不知何物。

    青孔雀一見此圓珠,『露』出了欣喜表情,鳥嘴一張。一片青霞從口中噴出,將那圓珠直接吸入了口中。

    “茲啦”一聲,青鳥身上升起一輪光暈,隨即身上冒出青『色』火焰,化為一隻巨大火鳥。

    一聲尖鳴後,此鳥雙翅一展衝天而起,方圓十的火靈氣忽然間不穩起來,所有施展火屬『性』功法攻擊的修士法士。同時發現自己的法術威力,一下減小了一半去。不禁大吃一驚!

    無數的火靈氣如同萬流入海一般,絲絲的朝青鳥身上灌注而去。此鳥地體形一下膨脹起來,身上青焰也越發的耀眼奪目。

    方圓十內的所有修仙者,都手中一頓,吃驚望向青『色』火鳥。因為附近的溫度瞬間高升,即使有各種法器護罩防護,仍仿佛置於火爐之旁一般。讓所有人心駭然。

    不過當看到青『色』火陽中的孔雀時眾法士麵上現狂喜之『色』。

    “是聖禽!樂上師喚出了聖禽出來了。”

    “此戰必贏!”

    一些法士高聲叫道,隨即向對手發動了瘋狂的攻擊,顯得興奮異常。

    枯瘦老者看到此鳥神威,臉上也難得的『露』出笑容。

    陰羅宗的黑袍女子,望著火焰中地青孔雀。目中閃過一絲古怪之『色』,忽然說道:

    “能夠『操』縱天地火靈,這隻聖禽最起碼也有化神以上境界了。怪不得你們將此視作最後手段。不過,這隻聖禽的境界雖高。但剛出來時,體內靈力卻隻有元嬰初期左右,如今雖然吸收了了這般多火靈氣,也隻是勉強提升到後期。這應該是本體的一道分身吧?否則,你們和突兀人之戰,怎麼也不會輸的如此厲害。”

    “陸夫人果然不凡,一眼就看出來了!聖禽的確不是本體降世,但就是如此也是非同小可。普通的元嬰後期修士。絕不是對手的。”老者看了黑袍女子一眼,平靜的說道。

    “不錯,可以利用天地靈力這一手段,是化神期才能觸及到地大神通。僅憑此點,幾乎就立於不敗之地了。”黑袍女子點點頭,話帶有一絲羨慕之『色』。

    老者見此情形,嘿嘿一笑,不再說什麼了。

    而那七名手持古寶飛出的老者。才剛剛利用數種古寶。擊殺一些法士,就看到了青陽中的巨鳥。麵『露』駭然之『色』。

    “不好。這妖獸看起來如此赫人,普通修士絕不是它對手的。必須阻止它。”為首的一名灰袍老者,臉『色』大變地說道。

    “那還等什麼,我們快用太真七寶滅了此妖。此妖禽明顯並非這一界之物,決不能讓它施法傷人。”另一老者聞言,火爆的說道。隨後化為一道黃光,率先想那青陽激『射』而去。

    其餘幾人見此,也立刻跟了過去。而為首的灰袍老者,稍『露』猶豫之『色』,但歎了一口氣後,也化為金虹飛了過去。

    等七人剛飛遁到青『色』焰陽附近,慕蘭聖禽似乎已經完成了火靈氣的吸納,體長已達二十餘丈之巨,略一低首,就發現了衝其滿懷敵意地七名修士。

    當即目中凶光一閃,雙翅一扇,拳頭大的青『色』火球密密麻麻的狂湧而出,向七人砸去。

    而七名老者尚未開始攻擊,就一陣熱風吹過,渾身上下立刻燥熱無比。 這七人心中一凜!

    見如此多青『色』火球攻來,一名長眉老者單手一拍儲物袋,隨後一揚手,一張晶瑩異常的冰網迎了上去。

    此網倒也神妙,白光大放後一下將眾多火球全兜進了網內。

    長眉老者見此,嘴角『露』出一絲笑意,但馬上臉『色』突然一白。

    冰網中的火球一下爆裂開來,冰網隨之在青焰中燃燒溶解,眨眼間化為了無有。脫困青焰化為一道火柱,氣勢洶洶的向眾人『射』來。

    “去”為首老者眼疾手快的將手中古寶祭出,一麵白濛濛古鏡,憑空飛出。

    一個盤旋後,白『色』光霞從鏡中飛卷而出,化為一麵白幕,竟頂住了青『色』火焰,讓其無法落下。

    但其餘幾人見到長眉老者寶物被化的情形,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知道這青焰實在非比尋常,無人敢動用普通法寶了。

    “快施展困魔大陣。困住這妖禽!”為首老者大喝一聲。

    其餘老者聽聞此言,慌忙聽令地將古寶一一祭出。

    紅尺,黃戈、令牌,小鼎、玉扇、如意等六件寶物騰空升起,分『射』巨鳥身體周圍,靈光在一陣長鳴後和先前的古鏡化為彩霞,不但托住了青『色』火焰,還形成了一張七『色』彩罩。圍住了巨鳥。

    青鳥見此,目中怒『色』更甚,一張口,猛然向下虛空一啄。

    一道的尖錐狀的巨大青芒,一閃即逝消失不見。而下方的一名身材高大地老者, 忽然那感到祭出的令牌古寶猛然一震,“砰”的一聲巨響後,令牌被擊地倒飛而回。

    老者嚇地魂飛天外。急忙數道法決打在令牌上,想要製住去勢,但令牌隻是略微一頓,就無濟於事仍狠狠飛來。眼看令牌就要砸向老者本人,突然人影一閃。兩隻手臂按在了老者肩頭,同時一股巨大靈力流入了其體內。

    “快施法。我助你一臂之力。”一句冷冷的話語聲傳來,竟是那灰袍老者地聲音

    高大老者聞言,頓時精神一振。一口氣再次打出四五道法決,令牌終於在四五丈距離時停了下來,恢複了控製。

    兩人都不禁長出了一口氣。

    經曆了這一幕,其餘老者也暗暗心驚,更加不敢有絲毫大意之心。急忙將古寶威力,發揮到極致,各種光芒交織一起,竟聯手擋下了幾次那巨鳥發出的青『色』光錐。

    離幾人不遠地樂姓女子。看到眼前這一幕,又回首看了看身後的古燈,遲疑了一下並沒有上前幫忙。

    在燈油沒有燃盡前,她必須守護著此燈,不能讓它們被人偷襲而滅掉。否則就大事不妙了。

    枯瘦老者一見巨鳥竟然被這幾名老者纏住,臉上閃過一絲意外之『色』。但馬上就若無其事起來。

    他並不心急。因為這隻他們慕蘭族供奉了數萬年的聖禽明顯占據了上風。而這七名老者所驅使的寶物,雖然厲害異常,但還不是聖禽的對手。

    絕對可以在燈油耗盡前。擊殺這七名修士的。這七人也應該是天南最後的殺手了吧。

    想到這。這位祝神師目光不禁向對麵的修士陣營看去。

    龍正站在千餘名法士地跟前,臉『色』陰沉之極。

    “沒想到慕蘭人竟然還能召喚這種妖禽。這下麻煩大了。”龍神『色』不變,但口中低不可聞的喃喃了一句。

    “快,將那批靈像獸也放出去吧。趁現在太真七修還能纏住那妖禽,讓它們也發揮些功效吧。”龍聲音一下變大,冷冷的說道。

    隨著此命令傳下,數十頭烏黑發亮的獸雕,驀然被眾修士推到了陣營前。然後幾名修士從身上掏出一張靈符,往雕像上一拍、

    綠光一閃,靈符詭異的沒入雕像中不見了蹤影,這些修士立即盤坐地上,一動不動起來。

    片刻後,這些獸雕烏光閃動,接著雙目『射』出陰寒地藍光,竟抬爪伸腿的全活了過來。

    隨後不用任何人吩咐,就從原地竄出,飛撲戰場中的眾法士。

    而那些拍下靈符的修士,仍然盤膝垂首地不動一下,仿佛睡著了一半。

    枯瘦老者遠遠的看到此幕,臉『色』卻『露』出一分譏諷之『色』。

    他一轉臉,對一旁的黑袍女子客氣說道:

    “打到現在,也該給對方致命一擊了。陸夫人,貴宗的銅甲屍放出來吧。這一次,足以奠定勝局了。”老者說完這話,滿是自之『色』。

    “祝兄別急,再稍等一會兒。本宗銅甲屍大部分隻相當於築基期修為,隻有等天南修士法力消耗的差不多時,出擊才能達到威懾效果。”黑袍女子目光閃動幾下後,平靜的說道。

    “這……,好吧!隻要不是貴宗改變了主意。再等等是無所謂的事情。”枯瘦老者先眉頭一皺,有些遲疑,但隨即點點頭的同意下來。

    對方說地倒也不是沒有一分道理。

    

Snap Time:2018-07-19 19:44:15  ExecTime:0.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