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七十章邊界之戰(七)


    第七百七十章邊界之戰(七)

    韓立麵無表情的一抬手,藍光盾脫手而出出,眨眼間體形膨脹,化為一麵巨盾擋在了身前。

    一聲巨響後,黃藍兩『色』光芒交織到了一起,巨磚、藍盾一顫之下,同時倒飛出去,竟似旗鼓相當。

    韓立見巨盾倒『射』向自己時,麵無表情的伸出手指輕輕一點。

    青芒一閃後,盾牌詭異的停了下來。

    而那塊巨磚一個盤旋後,再次化為一道黃光砸向韓立。

    韓立冷笑一聲,身後銀『色』雷光一閃,再次消失不見。

    黃衫老者見此,心中一驚,不及多想的一揚手。一杆紫『色』小旗從手中『射』出,瞬間化為一團紫雲將其全身護住。

    就在此時,在老者左側雷鳴聲一響,韓立身形浮現而出,一張口,一柄數寸小劍脫口噴出。

    此劍才一出口,瞬間被一層深藍火焰包裹其上,一閃即逝的噴『射』向紫雲。

    紫雲中老者,原本從容之極的樣子。但一見飛劍上的藍焰,卻『露』出見到毒蠍般的驚懼之『色』。

    他想都不想的身形一晃,瞬間挪移開了丈許距離,想躲過此劍攻擊。

    可老者萬萬沒想到的是,在其身形剛一動的瞬間,一道若有若無的女子身影,早有預料似的忽然出現在其身後,並且玉手一抬,一顆青『色』圓珠快似閃電的激『射』而出。

    此女的浮現動作無聲無息,如同鬼魅一般,好像老者正好湊到其身前一樣,出現時機的巧妙也和韓立配合的天衣無縫。

    不過即使如此,以老者的元嬰期神識,自然感應到身後的異常。

    可如此短距離,他也無法做出躲閃舉動。唯一能做的。也就隻有將全身法力拚命灌注在護身紫雲中。

    這件古寶所化紫雲,威力不小,他還有三分自信地!

    轟隆一聲巨響,金青兩『色』光芒爆裂開來,原本看來不凡的紫雲在光芒中崩潰瓦解。麵的老者更是哀鳴一聲,半邊身子不見了蹤影,剩下的半邊也要被青『色』火焰徹底吞噬。

    老者見此情形,尚完整的頭顱上滿是驚怒和難以置信表情。但馬上就化為怨毒之極神『色』,同時一咬牙。

    “砰”的一聲,殘軀就自行爆裂開來,一團刺目黃光從中飛遁而出,瞬間『射』出了十餘丈去,麵有一個和老者麵目相似的寸許高嬰兒。

    竟是黃衫老者見識不妙,果斷的放棄了肉軀,讓元嬰從中飛『射』而出。妄想逃得一命。

    可韓立似乎早有預料,在元嬰脫飛出地同時,人就在銀光中再次消失,一閃之後出現在了元嬰逃遁之路的正前方。

    一揚手,在霹靂聲中。一片金網迎頭罩下。

    同時那口覆滿了藍『色』火焰的小劍,也從後麵飛『射』而來

    黃光中的嬰兒見此情形,麵『露』恐懼之『色』,驚慌異常的張口噴出一麵寸許大圓缽。銀光閃閃,迎向了罩下的金網。

    “”的一聲,圓缽未曾接觸到金網,就在老者元嬰法決一催之下,碎裂開來。

    銀芒閃過後,無數的碎片四『射』飛濺。原本落下地電網被法寶碎片一擊後,不由得微微一『蕩』。

    就這片刻的耽擱,老者的元嬰就施展出來了瞬移之術。護體黃光一閃後。元嬰一下從原地消失的無影無蹤,但下一刻,就出現在了三十丈之外,然後化為一道驚虹不見了蹤影。

    金網僅差一步的這才罩下,還是讓其成了漏網之魚。

    韓立眉頭一皺,望著那元嬰消失方向,沒有動身去追地意思。

    “這人倒也明智的很,為了逃命連本命法寶都自碎了。這樣的狠角『色』。還真不常見。”那突然出現的白衣女子。拿著老者地儲物袋飛來,有些驚訝的說道。

    正是一飛出血罩。就被韓立悄悄放出的銀月。

    “哼!算他命不該絕吧!”韓立心同樣鬱悶。

    看來無論風雷翅還是乾藍冰焰,都已被慕蘭人了如指掌的樣子。 再想出其不意的滅殺高階法士,可不再是一件輕鬆之事情了。

    “不過,你的遁術似乎比以前更加神妙了,竟然潛到如此近距離,此人竟還沒有發覺。”韓立斜瞅了銀月一眼,淡淡的又說道。

    “這具四瞳靈狐妖軀的隱匿神通,最近剛剛被我突破了一層。再加上全是主人在前邊吸引了此人注意。他根本無法分心旁顧,小婢才會輕易得手地。”銀月輕笑一聲,清脆的說道。

    “也許吧!”韓立不置可否的點點頭。

    雖然銀月已成為他的器靈,並是這世上唯一分享小瓶秘密的另一人,但不知為何,他總覺的此女身上總是籠罩一層神秘麵紗,讓他對其有一種看不透的感覺。

    隻是稍微和銀月說了幾句話,韓立重新打量了一下整個戰場的情況。

    這一次,可仔細多了。乍一看,此地似乎隻能用一個“『亂』”字來形容。但韓立還是看出了大概地情形。

    除了不知在天空多高處,還在對抗地六大修仙者外,整個戰場其實分為了數種情形。

    一種是數十、上百甚至上千修仙者,組成一個個大小戰團,聚在一小片地方互相廝殺著。

    這些人大都是同一宗門修士或某一部族內法士,平常就聯手慣的。故而大戰一起,馬上聚集到一起抗敵。這可比單打獨鬥強多了!

    如此一來,他們倒也不易送命。大多數戰團都處於交織僵持之中,無法及時分出勝負來。

    另一種則是寥寥幾人地單打獨鬥或者幾人圍攻一人的情形。

    這些修士大都是高階修士或法士,爭鬥凶險反比那些戰團更加險惡幾分。往往一個失誤,就是形神俱滅的下場。

    最後一種情形,則是雙方都動用了一些不可思議的秘術、異寶在做激烈之極的對抗。

    最惹人注意的是,一大片黝黑之極地鬼霧,發出淒厲的尖嘯聲。正在半空中風馳電掣,無論任何法士一被此霧罩住,馬上就化為一具枯屍掉落下來。所過之處,法士人人驚懼的退避三尺。

    而鬼霧後麵,則有數名不懼此霧的法士,正不停釋放風雷兩種屬『性』的靈術法寶,狂擊此霧。每擊一下,此霧就會被擊散一塊的樣子。但是霧氣中也有人不停的揮動幡狀法器。霧氣也在若有若無的增加著。讓幾名慕蘭法士對這鬼霧一時束手無策地樣子。

    又一處,則有十幾名元高階修士,正在和一隻體形百餘丈高的石巨人爭鬥。

    那巨人仿佛普通的青石所化,不但體形龐大,舉手投足之間都厚磨盤大小岩石下雨般擲出。即使這些修士都有法寶護罩護身,也絕不願硬挨一下。

    而在這巨人的肩頭處,一左一右的還各站著一名法士,不停催動法寶從旁進行協助巨人。

    還是一些修士法士。驅使著一些威力奇大的寶物,正在針鋒相對的拚鬥著。

    這些寶物每一個都神通驚人,遠超普通古寶,看來不是各宗門的鎮宗之寶,就是慕蘭部族地鎮族之寶了。

    讓韓立大開了一翻眼界。

    韓立雖然衝出血罩。但是因為太『亂』,有空閑注意到他的隻有附近幾個戰團的人。

    但這些戰團離他最近的,都在數百丈之外。

    但就這樣,馬上從這戰團中飛出另外兩名慕蘭大上師。分別化為兩道驚虹,氣勢洶洶的奔韓立而來。

    見到韓立剛才地狠辣手段,甚至轉眼間就滅掉一名同階大上師,兩人絲毫取勝的把握沒有。

    但也不敢放任這麼一名元嬰中期修士不管。那他的破壞力可就太大了。

    “走!”韓立絲毫沒有被元嬰法士再次圍困的意思,對銀月冷冷地說道。

    隨後光華大放,化為一道青虹,直衝相鄰的另一個血罩衝去。

    銀月一怔,馬上明白什麼的。詭異一笑後。身影略一模糊,憑空化為了無有。

    青虹一到血罩上空,略一停頓後,一粒雷珠從中激『射』而去。然後韓立根本不看結果如何,又直接飛『射』向下一個血罩

    韓立竟打算,先將被困的其他元嬰修士一一解救出來再說!

    一陣轟隆隆巨響從身後傳來,一道赤芒從一閃即逝的飛遁而出,接著一陣哈哈大笑的驚喜聲音傳來。

    “是哪位道友出手相助。碎魂感激不盡了。”赤芒一斂後。竟『露』出了一名麵容清奇的皂袍修士出來。

    “碎魂真人?”韓立略有些 意外,沒想到第一個救出來的竟是此人。

    “道友幫我擋住那二人一下。我先去救其他道友出來。”韓立心念一轉之下。立刻朗朗傳聲給了碎魂真人。

    “咦,原來是韓道友。大恩不言謝。此事就交給本真人好了。”皂袍修士一聽見韓立之言,麵『露』訝『色』,但隨即神『色』如常地滿口答應。然後化為一道白芒,迎向了後麵正追來的兩名慕蘭大上師。

    韓立神識感應到此幕,心中一喜,遁速全開之下,又來到了下一個血罩上空,再次一揚手,又一團青光脫手『射』出。

    可就在這時,以外突起。

    忽然血罩頂部灰光一閃,一名錦袍大漢毫無征兆的出現在那,望著飛『射』而來的雷珠,麵『露』一絲凝重之『色』。

    韓立吃了一驚,!此人是何時潛到的這,他怎麼絲毫都未察覺?

    然後神識一掃此人後,韓立不由得目瞪口呆。

    

Snap Time:2018-07-17 00:45:20  ExecTime: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