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六十九章邊界之戰(六)


    第七百六十九章 邊界之戰(六)

    韓立衝黑『色』巨峰一招手。

    小山光芒閃過後,縮小至數寸大小,化為一道黑光飛『射』入袖中。

    血『色』光罩頂部也恢複了原來形狀,看來此罩還真是堅韌無比。

    韓立轉過身來,伸出一根手指,“噗嗤”一聲,一顆核桃大小的淡藍『色』火球浮現在了指尖上。

    “去”韓立口中輕吐道,輕輕一彈,火球直『射』向了遠處的罩壁。

    “砰”的一聲輕響,藍焰爆裂開來後,藍『色』冰層瞬間蔓延開來,遍布了整個罩壁。

    整個血罩內溫度急降,變成了嚴寒的世界,其溫度之低簡直可以呼氣成冰。

    看到這一切,韓立後形一晃,到了一處藍光閃閃的罩壁跟前。

    一抬手,一道青『色』劍氣擊到了厚厚的冰層上,碎裂之聲傳來,晶瑩冰屑四下紛飛。

    看著劍氣所擊之處, 韓立神『色』一沉。

    隨著冰屑的掉落,後麵的血『色』罩壁竟然安然無恙,其上的粘稠血『液』,也未有被真正冰封起來跡象。

    隻是表麵起了薄薄一層藍霜而已,血氣仍在麵翻滾不已。

    韓立略思量一下,抬手迎風一晃,一層紫『色』魔焰驀然覆蓋了整隻手掌,毫不客氣的伸出此手,往罩壁上輕輕一按。

    紫羅天火威力果然稍勝乾藍冰焰一籌。

    紫焰才剛一接近罩壁,就“茲啦”一聲,罩壁上的血霧血『液』就被瞬間凝固了起來,泛起了耀眼的紫光。

    韓立麵『露』喜『色』。

    他小心『操』縱紫羅天火,讓其威力隻限於眼前這一小片罩壁,又一張口,霹靂聲響起。一道金弧從口中噴『射』而出,直接打在了這片罩壁上。

    金芒閃過後,罩壁浮現了一道細細裂紋。

    但血光狂閃幾下,轉眼間裂紋就不見了蹤影。

    韓立怔住了!

    這血罩鬼門道還真不少,雖然並冰凍住了,竟然還能自行修複損傷。

    怪不得慕蘭人如此放心的使用此禁製,連紫羅天火都無法擊破,的確可以困住普通的元嬰修士了。

    雖然心有點駭然。韓立卻馬上單手往儲物袋上一拍,一顆青『色』亮的拇指大圓珠,出現在了手心處。

    正是他新近煉製成地雷珠。

    此物自從練成後,尚未祭出使用過一次,正好如今試試其威力如何。

    而且從那陣雷鳴聲後,韓立在罩中就再也無法感應到外麵的大戰情況,但算算時間也應該過了一開始的階段,出去應該沒有大礙才是。

    否則再遲些不出去相助的話。修士大軍萬一大敗,他可就是籠中之鳥,絕無幸免的道理。

    這樣想道,韓立手心光芒一閃,雷珠滴溜溜一轉後。化為一道青光激『射』向了罩壁,同時身形向後倒『射』而去。

    一聲沉悶的雷鳴聲響起,接著一團頭顱大小的金青『色』光芒,在罩壁上升起。

    整個護罩都在此擊中。劇烈顫動起來。

    韓立臉上訝『色』一閃而過。

    此珠的威力,似乎還在他預測之上啊!

    此念頭剛一在他心中升起,韓立忽然臉『色』微變,身上青『色』靈光大放,整個人化為一道青虹飛『射』而出。

    此雷珠一擊之下,竟輕而易舉將罩壁擊出一個不大地孔洞出來。這讓感應到的韓立,不及多想的飛『射』而出。

    那孔洞,正在迅速縮小起來。

    韓立所化青虹『射』出血『色』護罩時。心中自然驚喜異常。這用和紫羅天火威力同階的青『色』燈焰煉製的雷珠,竟然如此輕鬆的破除此禁製,這真是大出他的意料之外。

    原本他還想著,若是此雷珠還不行的話,就隻有動用噬金蟲和血魔劍了。

    前者雖然無物不噬,但破除此罩,恐怕要花費一些地時間。後者使用起來卻是後患無窮,韓立輕易不願動用的此物的。

    但現在煉製的無名雷珠。竟然能破除血罩。這自然是一件意外之喜。

    看來紫羅天火之所以無法擊破此禁製,多半還是因為其本質上是冰寒屬『性』緣故。而不像燈焰是貨真價實的火屬『性』靈火,無法相克之。

    不過剛一飛出地韓立,尚未定睛看清楚護罩外的情形,耳中先傳來幾聲吃驚的驚呼聲,接著各種各樣的爆裂聲、轟鳴聲,以及無數地大喝聲怒吼聲,都或遠或近同時往耳中貫入。

    韓立急忙定睛一看,不禁呆了一呆。

    他此刻竟處於十餘名法士的包圍之中,好在他神識一掃之下,這些法士修為都不太高,有兩名結丹期,其餘都是築基期修為。他們人人手持一杆法旗,似乎正準備施展什麼靈術攻擊。而韓立從血罩中飛出後,竟正好處在這幾人的上空。

    韓立沒理會他們,在向四下略一打量,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隻見目光所及之處,無論天空還是地麵,密密麻麻的全都是靈光寶氣閃動不已,各『色』爆裂聲更是此起彼伏。雙方的修士和法士或幾人,或一群,形成了無數的大小戰團,徹底混戰在了一起。

    韓立一時竟看不出哪一方稍占了上風。

    不及多看,韓立急忙把目光收回,冷冷打量附近的這些法士一眼。

    這十餘名法士見韓立驀然從血罩衝出,自然也目瞪口呆起來。

    “不好!他是元嬰修士!快叫大上師過來。”一名結丹法士最先反應過來,脫口而出大叫一聲後,馬上一拍後腦勺,一柄碧綠『色』飛刀就向韓立激『射』而來。同時身影化為一道綠光向後倒『射』十餘丈遠去,拉開了和韓立的距離。

    其餘法士聞言,一驚之下也反應過來。

    另一名結丹法士立刻配合地放出了一柄火紅飛叉,同時另一隻手一揚。一道傳音符化為一道火光破空飛去。而修為低下的剩餘法士,則高舉手中的法旗,口中咒語聲大起,十餘道碗口粗火柱從旗尖出噴出,化為一片火海向韓立滾滾襲來。

    “咦!”

    見這些法士竟然沒有逃跑,反而主動出手,大有想拖住他的意思,韓立略有些意外。

    但臉上煞氣一閃。大袖一甩,青光點點,數十口青竹蜂雲劍從袖口中蜂擁而出。隨手一道法決打出,每口飛劍輕輕一顫後,馬上又分出數道劍光出來,瞬間密密麻麻的劍光就將簇擁在了韓立周圍,劍氣衝天,看起來氣勢驚人之極。

    那兩名結丹法士見此情形。嚇了一大跳,但仍硬著頭皮地指揮法寶,攻了上來。

    韓立冷笑一聲,兩手隨意點指兩下,各有數道劍光飛出。一下抵住了『射』來的飛刀和飛叉交織到了一起。

    青光大放之下,這兩件法寶一下就被眾劍光壓得哀鳴不已,靈光瞬間縮成了一小團。

    至於那滾滾而來的火,尚未接近韓立身邊數丈。在諸多劍光一攪之下,化為了無有。

    現在可不是和這些法士磨磨蹭蹭地時候,韓立也沒有留手地意思,口吐出一個“去”字後,百道劍光突然光芒大放,同時激『射』而出。

    鋪天蓋地的青光,同時向每一名法士撲去。

    築基期地法士,雖然紛紛祭出了手中法旗想要抵擋一二。但是青『色』劍光一落之後,這些人就被攪成了肉泥。連一絲逃走的機會都沒有。

    倒是那兩名結丹法士,一見如此多劍光向他們飛來,臉『色』唰一下蒼白無血『色』。

    他們再怎麼膽大和勇猛,也不敢抵擋如此驚人地攻擊,想都不想的各化為一道遁光,朝相反方向飛遁而逃、

    韓立見此,目中寒光一閃。

    兩手一結手印。飛『射』向他們二人的兩片劍光一陣清鳴後。驀然聯結一起,眾劍光法力聯結一起。一下遁速快了大半。

    可憐兩名慕蘭法士才剛剛飛出二十餘丈,就被後發先至的劍光徹底罩住。

    雖然他們拚命的催動護體寶光,並手發各種靈術想要支撐一下,但是青光降下後,無論靈術還是護體寶光,全都瞬間化為了烏有。

    兩人連吭都沒吭一聲,身軀就被眾劍光斬成了無數截,元神同樣沒遁出的機會,直接消融到了劍光之下。

    但就在韓立剛一得手的時候,上空傳來一聲暴怒之聲,接著一道刺目黃芒從天外飛撲而下,速度奇快異常。

    韓立神『色』一動,背後霹靂聲一響後,風雷翅那間展開。

    銀光一閃,人就從原地消失的無影無蹤。

    原本飛『射』而下地黃芒一見此景,不由得停滯了一下,光華一斂後,一個身穿黃衫的無須老者就出現在了半空中,其雖然滿臉的暴怒之『色』,但目光深處卻『露』出了驚疑不定的神『色』。

    這人正是慕蘭的某位大上師,他原本正配合其他法士,在高空和幾名天南元嬰修士對峙,一接到自己族人傳信後,立刻先脫身飛遁而來。

    但是其動作雖然那夠快,但也隻看到兩名族人被青『色』劍光斬滅地一幕,自然狂怒之極。、

    這麵可有一人,是他的親傳弟子。一向視為子侄看待的。

    可韓立的突然消失不見,忽然其嚇了一跳,馬上想起了天南修士中一名極為厲害地角『色』,急忙克製住心中的怨毒,神識四下的探測不停。

    其背後銀光一閃,韓立的身形浮現在了那。

    “去死吧!”

    一感應到韓立的浮現,老者想都不想的身形滴溜溜一轉,一揚手,一塊四方的法寶,狠狠砸向韓立。

    此寶一出手後,黃光大放,瞬間化為十餘丈大小的一塊巨磚,風嘯尖鳴聲同時從法寶上淒厲傳出,聲勢極為驚人。

    

Snap Time:2018-07-20 09:04:43  ExecTime:0.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