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六十五章邊界之戰(二)


    第七百六十五章 邊界之戰(二)

    “看來多說無益。你們一點商量的餘地都沒有。那就隻能生死一戰了。不過在此之前,先進行賭戰。你我雙方共同派人布下禁製吧!無論輸贏多少,賭戰一結束,我們馬上放手一戰。”枯瘦老者倒也幹脆,直接了當的說道。

    估計他也知道,到了這種地步,再說服三大修士服軟,根本是癡心妄想之事。

    “賭戰自然可以,但是你們答應的俘虜呢!沒有見到人的話,嘿嘿……。”合歡老魔盯著老者,冷笑一聲。

    一聽對方此言,老者一怔,但是想了想後,嘴唇微動的向後方傳音了幾句。

    頓時後麵的法士隊列,一陣的湧動。

    千餘名赤手空拳,除了一身衣衫外別無他物的修士,從隊列中被推了出來。

    這些修士一到陣前,時神『色』各異,既有麵紅耳赤者,也有衝著眾法士怒目圓睜之人。

    而對麵修士大軍中也一陣輕微的『騷』動。

    這些被俘修士,自然有許多同門將他們認了出來。

    至陽上人等人見此,互望一眼後,才神『色』略緩的點點頭。

    “怎麼樣?人你們見到了。現在該安心了吧。快些開始賭戰吧!”那慕蘭神師中的畢姓矮子有些不耐起來。

    “閣下怎麼如此心急?莫非這次賭戰,你們打算動什麼手腳?”魏無涯出其不意的說道。

    “你們不敢賭戰的話,我們就先用這些修士祭旗。然後再開戰,不知三位意下如何?”矮子麵『色』一變,竟威脅起來。

    “閣下要挾我們!“魏無涯目中寒光一閃,厲聲說道。

    “談不上什麼要挾?但是不願參賭戰的話。我們留著這些俘虜也沒用,用他們祭旗激發下士氣,倒也不是不可能。”枯瘦老者神『色』不變。但聲音陰森了幾分。

    “要我們賭戰也行。這些俘虜先放了,我們就答應賭戰。”至陽上人聽到這,眉稍動了幾下後,緩緩說道:

    “放了?你認為我們會做這種蠢事?”矮子不客氣的說道。

    “可我們也信不過你們!若是賭戰結束,你們不守諾怎麼辦?”魏無涯淡然道。

    “就算如此,我們……”

    “好了。不用再說這些沒用的話了。賭戰前,我們可以先放回一半俘虜。剩下的看你們輸贏情況而定了。這你們沒有意見了吧!若是還不行地話,你們盡管回去。這就開戰就是。”老者未等那矮子再說什麼,目中凶光一閃後,搶先道。

    “好,就如此辦!你們那邊放人,我們這邊就開始布置禁製。”這一次至陽上人和其餘二人傳音幾句,就果斷的同意道。

    這種條件,也是對方能讓步的最大程度了。真談破了此事,他們可沒法對身後的眾修士交待的。

    淡好條件。六人各自返回了陣營,安排了起來。

    韓立已經離開了原來的位子,藏在了一隊修士中。再賭戰開始前。他並不想被對麵的高階法士注意到。

    而剛才至陽上人等人和慕蘭三大神師的交談,以韓立地強大神識,自然聽的一清二楚。

    結果在韓立嘴角泛起輕笑後。那些被推出來修士,其中一部分被法士解除了身上禁製,然後滿是驚喜之『色』的飛向了對麵。

    不過,至陽上人顯然早有安排。

    他們未等這些修士飛入大軍中。就早有數百名修士迎了出來,對這些獲救修士仔細檢查了一遍,確認麵並沒有『奸』細,身上也沒有動過什麼手腳後,才放心的讓他們進入修士隊列中。

    “這些天南的家夥,還真夠小心的。幸虧當初沒有讓這些修士服用‘失心丹’,否則還真不好過這一關。”畢姓矮子遠遠看到這一幕,不甘的冷哼道。

    “這是當然之事!天南三大修士。可不是易於之輩。這些小手段,還是不用的好。打蛇要打在七寸處!否則就成了弄巧成拙了。”仲姓儒生讚同地說道。

    那枯瘦老者聞言,臉上絲毫表情沒有。隻是『摸』了下寥寥無幾的山羊胡子,望著對麵的修士大軍,身形一動不動。

    在韓立遠遠注視下,一群修士和法士各自從陣營中飛出,然後雙方大軍中間的位置,分成十處。開始布置起法陣起來。

    這些人。都是修士法士中精通陣法之道的陣法師,要布置地禁製屏障法陣雖然厲害異常。但卻並不是偏門法陣。因此以這些人的陣法造詣,對方若是做什麼手腳,自然一目了然。

    平常來說,這種禁製布置起來耗時甚久,但是如此多陣法師同時出手,並不惜各種珍貴材料和一些早已練好的陣盤陣旗協助,僅僅一刻鍾時間,十座隱泛著白光的小型法陣就已成形。

    隨即雙方陣法師共同催動法陣,十個麵積覆蓋七八十丈地白『色』光罩浮現在了兩陣間。

    這些陣法師再重新檢查一遍後,認為都沒有問題,才紛紛撤走。而換上十名結丹期修士和法士同時走了上來。

    正好每一名修士和一名法士,共同監督一座法陣的運行。

    其中一名天南修士,正是落雲宗的宋姓女子。她白衣飄飄的走到一端倒數第二的法陣前。

    看到這一幕,韓立臉上沒有『露』出意外之『色』。

    此女走到了那座法陣前,那就說明他就要去那座法陣參加賭鬥。畢竟隻有自己宗門的弟子,才能讓這些參戰老怪大感放心。

    否則萬一所派修士是哪個敵對宗門弟子,在遇到危險時不出手解救,或者不肯盡心。這可就倒了大黴了。

    因此宋姓女子的出現,倒是韓立主動提出的。畢竟其他落雲宗弟子,他可不怎麼了解。

    大陣已成,自然是雙方賭戰之人共同出場。

    對麵法士陣營中,首先飛遁而出了十名黑袍罩體地人來。這些人身上個個陰氣彌漫,魔氣驚人。

    “魔修!”

    韓立瞳孔一縮,喃喃低語了一句。但卻身上青光一閃,化為一道青虹,飛『射』出了修士陣營。

    和他作同樣舉動的還有其他九名元嬰老怪。其中大部分韓立都已見過,隻有兩三人麵孔陌生。

    碎魂真人、雲『露』老魔及那白姓『婦』人都在其中。

    這些人飛『射』到了自己認定的法陣前,緩緩停在了空中。

    韓立一到光罩上空,先衝下方『操』縱法陣的宋姓女子點點頭。然後平靜地朝對麵的黑袍人望去。

    “有點古怪!身上魔氣怎麼如此狂暴?難道事先服用了類似‘回煞丸’的霸道丹『藥』?”韓立表麵上不動聲『色』,但心暗自思量起來。

    若是僅僅如此的話,他倒不會畏懼什麼地。

    對麵地黑袍人身材普通,但兩眼閃著綠『色』的寒光,眼皮都不眨一下地盯著韓立。

    雖然無法看清對方地麵容,但的確是元嬰修士不假,修為已是元嬰初期頂峰,還未進階中期的樣子。

    看完之後。韓立目光一轉之下,斜撇了附近的其他幾名黑袍魔修,似乎都和自己對手差不多。即使有所差異,但也懸殊不大。

    韓立心中一動,警惕心大起。

    看來這次賭戰還真的有些問題。這些魔修。竟然一個元嬰中期修士都沒有!不過沒關係,隻要對方一使用魔道功法,他就立刻施展辟邪神雷將對方瞬間滅殺。對方就是再有什麼花招,也無濟於事的。

    韓立轉眼間。殺心大起,心中已定計下來。

    就在這時,對麵的黑袍修士忽然從腰間『摸』出一個儲物袋,然後毫無感情的望了韓立一眼。

    韓立微微一笑,同樣將一個裝滿了賭鬥材料地儲物袋摘下。

    袋中的材料,可是天南四大勢力一齊湊出來的。價值之大,就是韓立見了,也有幾分眼紅的。

    對麵的黑袍人手一抬。將物袋直接扔了過來。

    韓立眼睛一眯,也扔出了自己手上地儲物袋,互相交換了過來。

    對方儲物袋的材料,原沒有他儲物袋中的材料種類多,但若論珍稀價值,但又穩勝一籌。這和他們挑戰書上所說的,差不多。並沒有不妥之處。

    韓立點點頭,也不將材料歸還。直接將這儲物袋別在了腰間。

    對麵地黑袍人也做了同樣的舉動。

    下麵的宋姓女子和對麵法士見此。同時口中念動咒語,兩手不停掐訣。

    各有一道法決打在了法陣上後。其上的白『色』光罩閃動幾下後,驀然消失不見。

    韓立和黑袍人的動作幾乎同樣快,身形一晃後,兩人同時出現在了法陣中。

    這讓二人都有些意外的看了對方一眼。

    而白濛濛的罩壁再次浮現,將二人與外麵的一切隔絕了開來。

    而其他地修士和黑袍人,也一對對的同樣入了光罩中。

    一時間,遠處觀戰的修士法士大軍鴉雀無聲,人人屏住了呼吸,有些緊張的看著光罩中有些模糊的十對人影。

    進入了光罩中,韓立就沒再理會其他人的戰鬥,隻是平靜的看著對麵的黑袍人,身形一動不動。但是身上地青光流轉漸盛,體內地眾飛劍,也紛紛自行顫抖起來,時刻可以飛出傷敵。

    當然麵對魔修的最犀利法寶,辟邪神雷則早已匯聚成了一個拳頭大小地金『色』光球,在韓立丹田處,被其元嬰笑嘻嘻的雙手抱著,隨時可作出石破天驚的一擊。

    

Snap Time:2018-01-20 21:22:05  ExecTime:0.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