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六十二章敵謀


    第七百六十二章 敵謀

    韓立靜靜的在屋中打坐,不知過了多久後,原本因為趕路消耗的一點靈力,漸漸回複到了巔峰狀態。

    當他睜開雙目內視了下體內情況時,臉上『露』出一絲絲淡笑。

    青元劍訣自從修練到了十層以後,明顯感到靈力回複方麵比以前大增了不少,這也算是一個意外之喜吧。

    心這樣想著,韓立沉『吟』了一下後,伸手從懷內『摸』出一個烏黑發亮的木匣,匣蓋上貼著幾張青光閃閃的禁製符籙.

    單手往匣蓋上一拂,幾張符籙脫落而下,化為幾道青光飛『射』入了袖口中。

    韓立再用一根手指往匣上一敲,頓時蓋子自行打開,『露』出了麵之物。

    一張遍布符文的巴掌大符籙,靜靜的呆在匣中,而符籙表麵隱隱有條血『色』小蛟來回遊動不已。

    韓立伸手對著符籙輕輕一招,頓時此符飛『射』而出,一個盤旋後輕落到了其手上。

    他花費了數日工夫,一連失敗了三次,才最終煉製成功了此符。雖然不知道威力如何,但可以肯定這道“降靈符”,比煉製之法中描述的威力來說,要降低了不少。

    畢竟三次的煉符失敗,可讓那隻八級蛟魂喪失了大半魂力,真正的效力也隻有在實戰中測試一二了。

    韓立用手指撫『摸』著符籙表麵的各『色』符文,陷入了沉思之中,神『色』陰晴不定的變化著。

    在韓立盤坐屋中靜思的時候,離天南大營數十之遙的法士駐地,深入地下二三十丈的某間石室中,也有幾名神秘人物圍著一張石桌,商量著什麼事情。

    五男兩女。其中一男一女身罩黑袍,無法看見麵容分毫。

    而另外幾人中卻有兩名是韓立認識之人。一名就是當日黃龍山之戰中,催使古燈,讓他吃了不小虧的樂姓女子。另一名,則是追殺他幾日幾夜,讓其元氣大傷的中年儒生,那位仲神師。

    其餘三名男子,分別是烏黑幹瘦地老者。一位身高不到四尺的矮子,以及一名相貌堂堂的錦衣大漢。

    “樂上師,靈油準備的怎樣了。要知道聖燈點燃時間的多少,可關係到聖禽在這一界出現的時間長短。不容有絲毫閃失的。”幹瘦老者滿臉皺紋,但雙目清澈晶瑩,坐在石桌一角對樂姓女子淡淡問道。

    “祝神師,盡管放心。此戰關係到我一族的生死存亡,我已經將本族儲存了千餘年地燈油一次都帶了出來。足夠支撐聖禽打完此仗了。”綠衫的樂姓女子。花容肅然的說道。

    “仲兄,你組織的靈術大陣,應該也沒問題吧。我們法士比起天南修士來說,法器無論數量還是質量都遜『色』對方不止一籌,也隻有靠靈術大陣來壓製對方攻擊了。”老者轉臉又問向了中年儒生。

    “沒有問題。我數百年的靈術法陣不是白研究的。我已經將新改進的數種大陣都傳給了他們。若是天南修士還以原來靈術法陣威力,來衡量此戰的話。他們一定會大吃一驚地。”儒生平靜的說道。

    “這就行!畢兄,混戰一開始,你就讓所有高階法士先召喚虛靈獸攻過去。好吸引對方攻擊,盡量消耗修士的法力。房宗主,這還需要你那些巨獸的配合了。”枯瘦老者對矮子囑咐了兩句,又對黑袍罩身男子客氣的說道。

    “開戰前,我會將那些巨獸交給你們地。不過,貴族答應我們的事情,不會事成後反悔吧。”黑袍男子滿口答應後,又大有深意的多說一句。

    “反悔?房兄說笑了。剛和修士大戰後。我們慕蘭族會做得罪貴宗的蠢事嗎?好歹你們陰羅宗也是大晉十大魔宗之一。我們慕蘭族一旦奪得天南,隻會盡量修生養息,區區幾個凡人國家交給貴宗管理又不是什麼大不了地事情。反正這些凡人都是燕族人,他們的生死,我們不會過問分毫的。”枯瘦老者目光閃動幾下,冷酷的說道。

    “這就好。這一次,要不是我們陰羅宗鎮宗之寶‘鬼羅幡’被正道那些家夥擊毀了幾杆,急需大量生魂來修複。本宗絕不會摻和到你們法士和天南修士的爭鬥中去。在大晉大量收集生魂。肯定會被那些正道家夥出麵糾纏。我們雖然不懼他們。但寶物的修複可耽誤不得的。”黑袍男子點點頭後,聲音不帶感情的說道。

    “另外。這一次大戰中死去地所有修仙者生魂,也是歸本宗的。這一點,祝神師沒有意見吧。”黑袍女子也開口說話了。但聲音又粗又啞,和其苗條的身材大不相稱,首次聽到的人肯定會嚇了一大跳。

    “修士的,我們自然不會過問的。但是法士生魂,你們不能辨認下放掉嗎?你們前段時間,肆無忌憚的收集戰死生魂。已經讓我們三個老家夥很被動了。我們可以在其它方麵稍作補償的。”一聽這話,枯瘦老者神『色』微變後,說道。

    “這個可不行。修士和法士地陰魂,原本就沒有什麼區別,根本無法細分地。再說就是有辦法鑒別,明日一戰,死去的法士修士肯定成千上萬,你叫我們怎麼一個個辨認地。三位神師打算在此事上毀諾嗎?”黑袍男子雙目一眯,瞳孔瞬間變成了碧綠『色』,周身一下冒出陰森的寒氣。

    仲姓儒生和姓畢的矮子見此,心中暗惱,雖然未作什麼舉動,但是一個身上銀芒微『露』,一個麵上紅光閃動,同時盯向黑袍男子不語。

    錦衣大漢和樂姓女子,也冷冷盯著黑袍男子,麵『露』不愉之『色』。

    要知道收集戰死法士生魂之事,早就讓這些人大為不滿了。要不是實在離不開這些晉國魔修,恐怕早就翻臉也說不定了。

    “咳!住手,你們做什麼。房宗主可是祝某親自請來的客人,難道你們連在下麵子也不給了?”老者輕咳一聲後,麵『色』沉了下來。

    而另一側的黑袍女子,也嘴唇微動的向黑袍男子傳聲說了一句什麼。

    此黑袍男子聞言,眼中綠光漸漸退去,周身寒氣也的詭異的一閃即逝,不見了蹤影。

    儒生等人見此,輕吐一口氣後,也散去了身上靈力。

    他們都很清楚,盡管看對方不怎麼順眼,但眼下是各取所需,可不是內訌時機。

    “這樣吧。生魂你們可以拘走。但是必須在戰後偷偷『摸』『摸』的進行,決不能讓其他人看見。否則,我們真壓不住下麵之人的。”枯瘦老者猶豫了一下後,才一咬牙的說道。

    “好吧。這個條件,本宗可以答應的。”黑袍男子目光閃動幾下後,也退讓一步的點頭答應。

    儒生等人雖然還是有些不太滿意,也隻能如此了。

    “貴宗為賭鬥準備的方法真的可行嗎?可別弄巧成拙了。要知道,天南也有魔修的,別被對方一眼識破了。”一直沒說話的錦袍大漢,忽然淡淡的說了一句。

    “魔修?他們也算是!隻不過懂些粗淺的修煉功法罷了。要麼就是自作聰明的將魔功法決,改的麵目全非了。怎知道真正上古魔功的厲害。”黑袍男子冷笑一聲,不屑一顧的說道。

    “是嗎!可是歸宗的一位長老,似乎就被一位同階的天南修士瞬間滅殺了。我看房宗主還是不要小視的好。”那畢姓矮子嘴角一撇,略帶譏諷的說道。

    黑袍男子目光一寒,冷哼了一聲,竟沒有反駁什麼。

    但那黑袍女子卻趁此機會開口了。

    “妾身其實正想說此事呢。那名會放金弧的修士,對我們陰羅宗有些用處,我們希望三位神師將其交予我們處理。不知幾位神師意下如何。”

    “交給你們!”枯瘦老者聞言,沉『吟』了起來。

    “怎麼,這一點小條件。三位也不肯答應嗎?”黑袍女子仿佛有些不滿,但聲音越發的粗糙難聽。

    “若僅是區區一名元嬰初期修士,交給兩位道友自然沒有問題。但是麵若牽扯到了金雷竹法寶,則就打不一樣了。”老者盯著黑袍女子,滿臉的皺紋中擠出一絲詭異的笑容,不緊不慢的說道。

    “祝道友已經猜出來了。”黑袍女子的心微微一沉,有些吃驚起來。

    “我們慕蘭草原雖然貧乏了點,但修仙界三大神木,老朽多少還知道一點的。辟邪神雷知道的人雖然不多,但還瞞不過我等幾人的。”老者慢條斯理的說道。

    “你既然知道辟邪神雷,就知道我們魔宗決不能讓此物落入他人手中的。你們有什麼條件就直說吧。”黑袍男子看出了對方的用意,直接冷冷的問道。

    “很簡單,我挺說歸宗這次除了帶了十幾頭巨獸來外,還另行攜帶了不少銅甲煉屍。希望明天一戰到關鍵時,房兄能將這批屍兵放出,助我族一臂之力。畢竟我們準備的再充分,也不知修士如何應敵的。自然要多加小心一些了。”老者麵頰上的皺紋輕輕一顫,似笑非笑的說道。

    “哦!沒想到祝道友對本宗秘術知道的倒還不少。銅甲屍兵雖然煉製起來較容易一些,但是若一次損失太多,對本宗以後的發展也是不利的。若是此條件,那那名驅使辟邪神雷的天南修士,必須由你們活捉給本宗。”黑袍男子想了一想後,並沒有一口拒絕,而是說出了自己的條件。

    

Snap Time:2018-04-25 22:46:28  ExecTime:0.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