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六十一章蕭師侄


    第七百六十一章 蕭師侄

    近幾日,虞國北涼國的某一段邊界處,一隊隊法士修士從相隔數十之遠的兩側,駕馭著法器法寶紛紛從天而降。然後有條不紊的利用原有據點紮下了一片片的大營。

    一夜之間,氣象森嚴的正奇大陣,一個接一個的大量湧現。人跡罕至的此地,風起雲湧,殺氣騰騰起來。

    更有小隊的修士法士紛紛升空,在大營四周放崗巡視起來,生怕對方突然襲擊似的。

    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更多的修士和法士雲集於此,大大小小的禦敵禁製遍布邊界兩側,氣氛也日益的凝重起來。

    但在邊界中心處,偶爾有巡視的法士修士遇到一起,雖然冷冷的相望,但總算還能克製的沒有動手。

    畢竟現在動手於大局無用,紛紛憋了一口氣,靜等日後的生死大戰。

    到了第六日時候,天南和慕蘭的大陣禁製都布置的差不多了。所有人開始深入簡出,在營地中蓄精養銳起來。就連巡視的人員,一時間也大大減少起來。但高階修仙者,卻開始頻繁出現在了巡視隊伍中。

    法士和修士的高層,也在營地中緊張策劃著最後的對戰之策。

    天南修士大營北麵是天一城所在方向,自然各種禁製布置相法士方向少了一些。但是該有的崗哨,巡查人員卻一個不少,甚至略有增減。

    在這種情景下,一隊十餘人的修士隊伍,正在離大營二十餘離外的地方,不緊不慢的飛行著。

    為首修士是一名二十餘歲的美貌少『婦』,有結丹初期修為,其後麵的修士則是築基期修為。

    大戰將至,這些人不敢馬虎大意。雖然隻是例行的巡視任務。一行人仍然機警異常地不時張望。

    隻有那為首少『婦』,神『色』略顯從容,但是也將神識放到最大,感應著附附近的一切異常。

    忽然少『婦』神『色』一動,遁光驀然停了下來,並驚訝的抬首向遠處望去。

    其他修士見此一怔,隨即如臨大敵的同樣望去,但卻什麼都沒有看到。

    “蕭前輩。你……?”

    一名藍袍修士驚疑的問了一句,但是話還未曾說完,遠處天邊白光一閃,一個光點出現在了那,隨後向他們這離飛『射』而來。

    “好快的遁速!”一名修士失聲叫道。

    幾乎眨眼工夫,幾人就覺得白『色』光點,一下放大了幾分,並且光芒中隱隱有什麼東西似的。

    “應該是哪位前輩到了。不過按照規定我們還是要上去問一下的。你們在這候著就行了。”少『婦』淡雅麵容滿是從容之『色』。不慌不忙吩咐道。

    隨後她身上黃光閃動,就直接迎向了白光。

    那幾名修士見此,互相大眼瞪小眼一會兒,誰也沒有說什麼。

    他們和那少『婦』並非同門,並且修為輩分低下。自然不敢有何意見地。

    少『婦』僅僅飛出了一小段距離,就停下遁光不前了。因為那光點已到了其跟前,並化為一團耀眼光團驀然停下,麵仿佛有一輛古怪的車子狀法器。模模糊糊的有人影晃動。

    “晚輩黃楓穀蕭翠兒,參見前輩。前輩能否告知身份,晚輩是奉命行事,請前輩見諒一二。”美貌少『婦』雖然心吃驚,但仍然用悅耳的聲音見禮道。

    “咦!蕭翠兒?”白光中傳來驚訝之聲。

    “前輩認識晚輩?”蕭翠兒眨了眨清澈的明眸,『露』出愕然表情。

    她認識的幾名元嬰修士中,好像沒有這等形象的修士。不過聲音聽起來,還真有三分耳熟。仿佛在什麼地方聽到過一樣。

    在此女訝然的凝望光團之際,白光閃動幾下,光華一斂,『露』出了麵地一切。

    一個輛古怪的白『色』飛車上,站著兩名紀輕輕的男女修士。

    男的一身青『色』長袍,相貌普通,女的卻一身白裙,貌美驚人。

    “韓師叔!”在看到青袍男子麵容地瞬間。蕭翠兒纖手一掩杏口。吃驚的叫出了聲。

    美目中滿是難以置信的神情!

    “小丫頭,你也長大了。現在和以前的相比。可大不一樣了。”韓立打量著少『婦』,看著俏麗熟悉地麵容,臉上『露』出淡淡笑意。

    “韓師叔,真是你!聶師姐和雷師兄雖然說過師叔進階元嬰的事情,但我還是有些難以相信。”蕭翠兒驚喜的說道,神『色』間仿佛又回到了當年剛見韓立的少女模樣。

    “當時碰見他們隻是湊巧而已。”。 韓立笑了笑,輕描淡寫的說道。

    此女是他一手引進黃楓穀的,雖然沒有過多接觸,但感覺上卻有些不同的。再加上此女還是當年馬師兄的親傳弟子。韓立對她自然不像對聶盈和雷萬鶴等人一樣,不講一點香火情分地。

    一旁宋姓女子見此情形,心暗自嘀咕幾句。

    她隱隱約約聽人說過,自己這位師叔原本是黃楓穀的弟子,現在看來是遇到昔日舊人了。而眼前的少『婦』看起來靈慧過人,不知和這位師叔是何關係?

    不管宋姓女子如何猜想,韓立和蕭翠兒溫和的聊起了當年分手後的一些往事,其中包括蕭翠兒和小老頭如何驚險的逃脫魔道追殺,重新返回了黃楓穀,馬師兄坐化及此女機緣巧合結成金丹等事情。

    這讓韓立感概了一番桑海滄田變化之快。

    但過了一會後,蕭翠兒猶豫了一下後,還是忍不住問道:

    “師叔,你真成了落雲宗長老,不會再回來了嗎?”說完這話,蕭翠兒臉上隱現期盼之『色』。

    現在的黃楓穀處於一種極其尷尬的局麵。雖然門中有一位元嬰中期地令狐老祖坐鎮,但是後麵卻苦於沒有其他元嬰修士人接替,一旦壽元耗盡。坐化而去。黃楓穀肯定在六派中地位急降,處境堪憂啊。

    故而不僅雷萬鶴等人擔心之極,就是蕭翠兒這等後進結丹修士,同樣憂心忡忡。更何況知道她和韓立關係地聶盈等其他修士,也讓蕭翠兒見到韓立時最好能遊說一下,所不定韓立念在舊情上還會有所動心呢。

    因此一番驚喜後,蕭翠兒即使知道韓立拒絕過雷萬鶴等人,現在還是不得不重提此事。

    “回去不可能了。落雲宗待我不薄。我不會離開的。此事不用多說了。”一聽蕭翠兒此言,韓立麵上笑意微斂,搖搖頭地說道。

    “可我們黃楓穀以後……”蕭翠兒神『色』一黯,臉現無奈之『色』。

    “你也不用太擔心。我曾經和令狐老怪做過一些交易,若黃楓穀真出現危機,在一定範圍內我還會出手相助地。”韓立歎了一口氣,將這交易之事含含糊糊的告知了此女。

    “有這樣之事!多謝師叔!”蕭翠兒先是一呆,馬上精神一振的說道。

    “先不說這些了。你是馬師兄唯一弟子。又如今多年不見,我不能不幫襯你一二的。這是我昔日滅殺其他結丹修士得到的一件法寶。雖然不能當做本命法寶使用,但你煉化之後對敵到也另有妙用。而這瓶丹『藥』是對你的修為精進、突破瓶頸也大有奇效,一並拿去吧。”韓立略一沉『吟』後,從儲物袋中『摸』出一件碧綠指環和一瓶丹『藥』。遞給了此女。

    “多謝師叔賞賜!”蕭翠兒見此,急忙大禮拜謝之後,才歡喜的接過這兩件東西。

    “好了。我還要去大營,見一下那些老怪物。就不在此多耽擱了。以後有緣再見吧。”韓立等此女將東西收起,就平靜的說出了告辭之言。然後不等此女反應過來,就足尖一點腳下飛車,頓死白光大起,韓立和宋姓女子身形在刺目光芒中再次模糊起來。

    “恭送韓師叔!”

    少『婦』本想再說些什麼話語,見此情景隻能急忙斂衽一禮,就目送光團化為一道白芒,破空飛走。

    然後此女怔怔地呆在原地。望著光點消失方向,一動不動起來。

    而那些手下,這時終於禦器飛了過來。

    “蕭前輩,那位前輩是誰,是元嬰修士嗎?”

    “但樣子,好像很年輕啊。”

    幾名修士一湊過來,就好奇心大起的,七嘴八舌問道。

    ”不要多問什麼。這人的確是元嬰期前輩。昔日對我有過大恩。不是能我等能隨便議論之人,我們繼續巡視就是了。”蕭翠兒將心神收回後。玉容一沉,豔如冰霜的掃了他們一眼,不客氣的說道。

    其他人聽了此言,馬上閉口不言起來。

    ……

    離開了蕭翠兒後,禦風車的遁速即使大減,但片刻後就到了大營附近。韓立嫌此車太過顯眼,將就此寶收起,二人改用遁光前進。

    宋姓女子識趣的始終沒問剛才之事,讓韓立暗自的點頭。

    再飛了一點距離後,二人前麵就出現一層巨大光幕,呈五『色』狀,凝厚耀目,將整片營地都罩在了其中。

    韓立還未帶著此女飛遁而下,早有另一隊輪值弟子急忙迎了上來。

    驗證過二人地身份後,當即開出一條通道,恭敬的放兩人進入了光幕後。

    一進入營地,韓立就和宋姓女子分手。

    此女要去稟告一聲呂洛,然後去早已編排好的某一隊修士中待命。而韓立直接去大營中心處,見到了主事的至陽上人等三大修士。

    他們一見韓立如約趕來,自然滿意之極。慰問了幾句後,就介紹一些大戰安排情況。韓立對此不太感興趣,聽了幾句就告辭離去。

    然後他分到一間獨立的臨時石屋中,在連盤膝打坐,養精蓄銳。

    

Snap Time:2018-04-20 17:02:17  ExecTime:0.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