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六十章大戰將至


    第七百六十章 大戰將至

    一見蛟魂沒入了靈皮中,韓立想也不想的手掌一翻,一杆藍濛濛靈符筆出現在了手心處,六七寸長,小巧玲瓏,顯得精致異常。

    另一隻手,則衝敞開蓋子的某隻綠『色』玉盒一招手,一團金『色』『液』體從盒中輕飄飄飛出。

    韓立將製符筆飛快的衝金『色』『液』體,蘸了一下,隨後臉『色』一凝,對準那漂浮靈皮,符筆開始熟練之極的虛空點點畫畫起來。

    一個個難懂的金『色』符文從筆尖處紛紛湧出,轉眼間飛『射』向前方,沒入血紅『色』靈皮中不見了蹤影。

    隨後靈皮表麵浮現出了一個個大小不一的符文,金光燦燦,如同刻印上的一般整齊。

    而就在這些符文剛一湧現出瞬間,靈皮劇烈的顫抖起來,龍『吟』聲從其上猛然傳出。隨後靈皮表麵一陣的凸鼓,血紅蛟魂從皮中猛然衝出,要逃匿而走的樣子。

    可就在這瞬間,靈皮上的金『色』符文光芒大放,活過來一般的扭曲浮現出來,將那蛟魂一下緊緊的包在其中,然後往回大力拉去。

    雖然沒有了靈智,但 蛟魂身為天地靈獸的精魂,自然下意識的感到了危險,不停與金『色』符文拚命撕扯著,想要破出而逃。

    這時,韓立符筆點化的符文更快了,大大小小的金『色』符文直接罩向了蛟魂。片刻後就將那它徹底困住,然後一點點的將其拉回到了靈皮之中。

    趁此機會,韓立手中動作一停,馬上換了一種紫『色』『液』體,同樣用符筆蘸著,卻畫寫出靈紋似的古怪符號,不慌不忙的一一甩而出。

    如此這般,每隔一段時間韓立就換一種丹砂似的靈『液』。各種各樣的符號,皺文一一出現在了靈皮之上。

    沒多久,這巴掌大小的靈皮符紙上,就閃著密密麻麻地各『色』光澤,顯得靈氣昂然恰。

    韓立神『色』卻越發凝重了,寫出的東西也越來越慢。目中更是藍光閃動不已,將明清靈眼的神通催使到了極致。

    當一個紅『色』符文剛剛畫完並飛入靈皮之後,突然一陣異常的靈氣波動。從那完成一半的靈符上發出,並且越來越狂暴起來。

    韓立麵『色』大變,心中暗暗叫苦不迭。但馬上他想都不想的大袖往地上一拂,一片青霞飛卷而出,將所有的材料瞬間收起,同時另一隻手往身前虛空一劃,一個藍『色』小盾從袖口飛『射』而出,瞬間漲大。擋在了身前。

    就在韓立剛剛做完這一切時,『色』靈皮在一聲震耳欲聾的龍『吟』中,爆裂了開來。

    五『色』光團耀眼奪目,驚人地靈氣四下撲去,仿佛一個巨浪打到了藍『色』盾牌上。

    大盾微微一晃後。就紋絲不動的擋了下來。韓立見此一怔,有些大出意外。

    因為按照降靈符的巨大威力,這種製符失敗的爆炸情形,應該具有不小的破壞力。現在如此輕鬆的擋了下來。這可和他預料的大不一樣啊。

    就在韓立心中驚疑之際,一道血光從光團中激『射』而出,一閃即逝的到了密室上空,就要遁出密室而逃。

    但是血光剛一接觸屋頂,一層白『色』光幕毫無征兆地突然浮現出來,一下將血光反彈而回,並讓其顯出了身形。

    正是那血『色』小蛟,毒蛟精魂。

    韓立先是一怔。隨後大喜起來。

    不假思索的單手一抬,往虛空處一抓,一隻青『色』大手驀然出現在了蛟魂頭頂,一下將其抓到了手中,並向下『射』去。

    這時韓立伸出一根手指,衝身前盾牌隨意一點指,藍光『蕩』漾後盾牌迅速變小,一個盤旋後自行『射』進了袖口中。

    然後韓立凝望著剛被擒回的蛟魂。再次使用了明清靈眼神通。

    “咦”韓立臉上『露』出詫異的表情。驚愕的輕咦出聲。

    雖然還是原來地精魂,但是此體內的魂力明顯比原先衰弱了許多。血『色』小蛟也顯得的萎靡不振起來。

    望著蛟魂,韓立『摸』了『摸』下巴,臉現沉『吟』之『色』。

    看來這降靈符煉製失敗,並妖魂非立刻崩潰,隻是損失一些魂力罷了。若是這樣的話,降靈符雖然難以煉製,但在魂力被消耗一空前卻可以反複煉製幾次,大有機會煉製成功地。

    當然若是重複煉製次數過多,魂力自會大為減少,降靈符的威力肯定也會大打折扣的。

    思量明白其中的原因,韓立輕吐了一口氣,臉上神『色』略微一鬆。

    即使魂力虧損一些,也比毒蛟精魂一下就此潰散的好。

    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韓立苦笑一聲,再次將那些輔助材料,一一拿來出來,重新擺好。當然換上了另一塊靈獸皮。

    新一輪的煉製,又開始了。

    ……

    就在韓立在密室中苦心積慮的煉製降靈符地時候,整個天一城在短短兩三日內,徹底動員了起來。

    所有修士和大小宗門,都知道了數日後就要和法士展開生死大戰的事情。一陣大『騷』動後,城中所有修士全都從駐地走了出來,按照原先的編排組成了一支支法士大軍,個個麵『色』凝重的往邊界處駐地先後開去。

    所有人都知道,這一場大戰,不是慕蘭人兵敗而退,就是天南就此落入法士手中,從而無數宗門從此失掉了傳承。故而士氣不用激發,也高昂之極。

    而有關十場賭戰的事情,也傳的謠言滿天飛。

    因為怕有慕蘭『奸』細將參戰修士名單透漏回去,從而有針對的派出應戰法士,所以韓立等人名字仍處於保密之中,除了那天殿議的老怪外,幾乎沒有幾人知道具體地名單。

    如此一來,這十名元嬰修士地身份,自然被眾多修士。好一陣的議論猜測。好預測其中地勝負情況,畢竟麵還牽扯到了上千名修士地生還之事。

    不少寄希望門人弟子在其中的宗門修士,自然更加關心一些。

    而落雲宗的弟子,也陸續跟隨隊伍離開了天一城。見此情形,呂洛不得不跟著一齊前去。

    不過,他吩咐宋姓女子留在了駐地中,等候韓立出關。

    沒有幾日,除了少數留守的修士外。天一城中日漸人少。

    眼看日子一天天過去,韓立還沒有絲毫出關的跡象,宋姓女子不由得急了。

    而韓立閉關之處,雖然設下了重重的禁製,仍隱隱的從中傳來龍『吟』或者爆裂之聲。這讓此女大感詫異之餘,也有些擔心。

    當到了第五日時,宋姓女下了決心。若她這位韓師叔還未能出關的話,說不得她隻有硬著頭皮。強行叩關了。

    否則再耽擱一日,很可能趕不上大戰了。

    現,在宋姓女子在駐地大廳中,憂心忡忡在椅子上靜等著,並不時地望向廳外。隱約可見的落日餘暉,神『色』陰晴不定。

    眼看天『色』越來越暗,此女黛眉緊鎖,一咬紅唇。驀然站起身來。

    妙曼身子才婀娜的移動兩步,忽然一陣清鳴的鍾聲傳進了大廳,此女先是一呆,接著麵現驚喜之『色』。

    片刻後廳口處青光閃動,韓立身形在光霞中驀然浮現。

    “參見師叔!”宋姓女子蓮步輕移的急忙上前,斂衽一禮。

    “現在是第幾日了。城中修士,似乎都出發了。”一從密室出來後,韓立神識就感到整個天一城空『蕩』『蕩』的。隻有少數修士還留在城中。見到此女,不由得問道。

    畢竟在密室中,他隻能大概估算時間,雖然覺得沒有超過預定日子,還是問一下比較安心些。

    “啟稟師叔,現在是第五日。”這時的宋姓女子徹底安心下來,恭敬的回道。

    “第五日,時間綽綽有餘地。不過。還是早些到地方的好些。我們走吧。”韓立聽完之後。果斷的說道。

    “遵命!”宋姓女子輕聲答應道。

    韓立一抬手,從袖口飛『射』出一團白光飄向了廳外的院子中。光華一斂後,一輛白『色』帶翅的四方車子出現在了那。

    正是那輛禦風車。

    “上車,用此車趕路比你遁光要快一些。”韓立身形一晃就到了車中,然後扭首對女子說道。

    宋姓女子打量了此車一眼,目中閃過一絲訝『色』,隨即默不做聲地也到車上。

    韓立見此,用腳尖輕輕一點此車,頓時禦風車白光一閃,一層白『色』光罩連人帶車都罩在了其中。隨即一顫之後,化為一團白芒破空飛去。

    禦風車不愧為專門的飛行法器,不但使用起來靈力不多,遁速之快也遠非平常修士可比的。

    轉眼間就遁出了天一城,直向邊界方向激『射』而去。

    宋姓女子見此情景,更加安心了。並且心不禁暗思量,是不是這位韓師叔因為有這件寶物,所以才如此從容的,直到現在才出關。就不知這位高深莫測地師叔,這幾日倒底修煉什麼樣的厲害秘術?那密室中的龍『吟』爆裂之聲,又是怎麼一回事。

    就在此女沉『吟』不語,胡思『亂』想之際,韓立卻開口問了一句有些出乎她意料的話語。

    “紫靈道友兩人,還在原來之地未走嗎?”

    “紫靈她們已暫時離開了天一城,準備等這次大戰結束後,再決定以後打算。”宋姓女子先是一怔,但馬上乖巧的回道。

    “!紫靈這丫頭,倒也機靈。這的確是明智之舉。若我易身相處,多半也會如此做的。”韓立不以為意,反淡笑的說道。

    隨後神『色』如擦地腳下靈力一催,禦風車速度又遞增一大截,在宋姓女子駭然神『色』中,轉瞬間遁出了十餘丈之遠,不久化為一個小光點,消失在了天際之邊。

    

Snap Time:2018-07-16 07:16:08  ExecTime:0.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