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五十九章靈符與蛟魂


    第七百五十九章 靈符與蛟魂

    當魏無涯忽然至陽上人,在大殿中輕描淡寫的談論韓立時,韓立本人已經到了大殿的正門。

    讓他意外的是,在殿門外竟然一眼看見了董璿兒。

    此女不知何時從偏殿出來,正螓首微低的站在那,仿佛在想什麼心事。

    那些守門的修士,因為知道此女是和雲『露』老怪一齊來的,自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任由她站在殿門外,也沒人加以理會。

    韓立出來時,董璿兒似乎有所感應,抬首望了一眼。

    結果一見是韓立時,麵上『露』出古怪的表情,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又仿佛略帶嫉恨的樣子。

    這讓韓立有點『摸』不著頭腦了。

    心有些驚疑,但韓立沒有什麼話和此女可講,當即視若不見的從此女身邊而過,向遠處的街道緩步走去。

    而董璿兒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輕咬著紅唇,注視著韓立的背影,一句話都沒有說。

    轉過一個彎後,才感到背後的目光失不見,韓不經意的皺下雙眉,搖搖頭。

    “主人,你認識那名女修?”腦海中傳來了銀月的不解聲。

    “當年的一位舊識,不過關係不怎麼好就是了。”韓立漫不經心的回道。

    “是嗎?可小婢看此女的神情,似乎和主人關係大不一般啊。難道是主人當年的……”銀月笑嘻嘻的說了一半,但後半句故意沒有說出口來。

    “別胡『亂』猜了。我對此女可沒什麼好印象,甚至當年還曾經敵對過。”韓立似乎有些不快,冷哼了一聲。

    銀月輕笑的給韓立傳來一個鬼臉麵孔,然後識趣的不再言語了。

    自從當日韓立救下銀月,沒有追問她紫兜和花籃古寶被奪之事後,銀月對韓立明顯親近了許多。

    雖然還不敢太過放肆。但明顯已經對韓立敞開了部分心扉。

    這一點韓立自然也感應到了,同樣對其信任了許多。兩人關係比起開始時時,可大有改善了。

    ……

    回到落雲宗駐地後,韓立自然將大殿商討之事和呂洛略說了一遍。

    “師弟何必冒險參加賭戰。那些庚精固然珍稀,但畢竟是身外之物。師弟萬一閃失了,這可如何是好!”呂洛聽聞韓立要參加賭戰,馬上『露』出擔心之『色』。

    韓立微微一笑,輕鬆的說道:

    “呂師兄盡管放心。我肯參加賭戰,自然有八九成把握可以全身而退。否則怎會答應的如此爽快。倒是七日後大戰,門內其他弟子安危,師弟無法分心旁顧了。就全靠呂師兄一人照顧了。”

    “數日後大戰,門下弟子我自會多照應地。師弟不用『操』心。既然師弟對賭戰有此信心,我也不多說什麼了。不過在戰前,,師弟有什麼需要。盡管吩咐門下弟子去做就行了。”呂洛聽了韓立此言,才神『色』略安。

    韓立笑了笑,但略一思量後,緩緩說道:

    “為了這次大戰,我還真要做一些準備。有一些特殊材料。恐怕需要幾位師侄幫我收集一下。”

    韓立倒也沒有客氣,當即從儲物袋中掏出一個早已準備好的玉簡,交給了呂洛。

    “放心,隻要天一城中能找到的材料。我一定會幫師弟湊齊的。”接過玉簡,呂洛毫不猶豫的說道。

    韓立心微微一暖。點點頭後,再聊了幾句就告辭離去了。

    他交給呂洛的玉簡,麵所記的材料,就是煉製降靈符的輔助材料。

    在回駐地地路上他已經想過了。

    雖然自覺以如今神通參加賭戰就沒有什麼問題的。但一向小心謹慎慣的他,還是覺得應該多準備一手才行。

    於是頓時想到了“降靈符”,這一手段。

    這也是唯一能在數日內準備好的厲害殺招。其他的像重新煉製飛劍,修煉大庚劍陣等事情。根本不是區區幾天內就能夠完成的。

    唯一讓韓立有些顧慮的,就是這“降靈符”煉製成功率的問題。

    原本他想找一杆滿意地靈符筆,多練習一段時間製符術,再來動手煉製降靈符的。

    但現在看來,是來不及了。

    就算成功率低了一些,他也要姑且一試了。若煉製成功了,自然多了一個殺招。若是失敗了,也是無所謂的事情。

    反正區區幾日的工夫。就是做其他準備。也不可能增強自身實力的。

    這樣想著,韓立不慌不忙地到了居住的閣樓。

    進入了臥室後。在床上盤膝坐下,不久入定閉上了雙目。

    ……

    別說,落雲宗弟子的舉動還真是不慢,僅僅兩日時間,韓立所需的材料就都準備完全,並全交到了韓立手中。

    韓立見此,心中一喜。

    看來當這個落雲宗長老,還真不錯地樣子。

    帶著這些材料,韓立再次進入了密室中,並在密室中間盤膝坐下,將輔助材料在身前一一擺好。

    最後才從儲物袋中掏出了一個墨綠『色』小瓶,將瓶蓋謹慎的打開。

    “噗嗤”一聲。

    一道血紅『色』光團,從瓶中激『射』而出。

    但早有準備的韓立,麵『色』不驚的一抬手,五指張開的虛空一抓,青光閃閃大手一下將血『色』光團,撈入了手中。

    隨後青濛濛光華流轉不停,五指略一抖動,血『色』光團頓時在青光中顯出了原形。

    竟一隻數寸大小血『色』小蛟,在手心處不停的『亂』轉,一副時刻想要飛走的樣子。

    但是四周青光若有如無,將這道蛟魂牢牢困在了大手中,猶如籠中之鳥一般,根本無法離開分毫。

    韓立雙目微眯。瞳孔深處藍芒微微閃動。頓時將這毒蛟精魂外外的看地一清二楚。

    別看這血紅小蛟如此活蹦『亂』跳,仿佛和數年前,剛被他收進瓶中時一模一樣。

    但是在明清靈眼之下,韓立卻明顯發現異常之處。

    蛟魂體內魂力雖然還是同樣強大驚人,但是蛟目神光卻散而不聚,竟有三分癡呆的模樣。這分明是靈識已消失的表現。

    現在地蛟魂空有強大魂力,但神智卻已經退化到靈昧未開時的模樣。剛才的逃竄舉動也隻是生前的一種本能而已。

    韓立輕歎了口氣。

    想想當初那化形的八級毒蛟,何等地氣焰滔天。神通廣大。但如今精魂落在自己手中不過數年,就靈昧漸失,形同野獸。

    這身前身後地反差如此之大,實在讓人有些感概啊!更讓韓立暗自警惕修仙路的坎坷艱難。

    若是他有一日肉體被滅,元神落入敵手,下場絕不比這毒蛟好到哪去地。

    坐在原地默默的想了一會兒,韓立歎了一口氣,單手一抖。

    一團青光包住血『色』小蛟脫手『射』出。直接『射』向了頭頂丈許處,浮在了空中不動起來。

    不再理會毒蛟精魂,韓立低首掃了下眼前的材料,忽然伸手衝一塊不知名的靈獸皮一點指。

    頓時這塊翠綠欲滴的稀有靈皮,緩緩浮起。飛到了韓立胸前。

    韓立目中精光一閃,一張口,一縷青『色』嬰火從口中噴出,直接打在了靈皮之上。將這塊靈皮裹在了其中,卻詭異的沒讓其燃燒起來。

    韓立兩手一掐訣,十指彈跳不已,一道接一道法決擊倒了靈皮之上。

    嬰火閃爍不定,忽暗忽明起來了。

    就在這時,韓立法決一停,單手伸出一根白皙的手指,衝身前的一隻白『色』玉匣一點。‘

    “嗖”地一聲。匣蓋自行飛到了一邊,『露』出了麵光燦燦的一匣銀粉出來。

    衝著玉匣手指一勾,一小部分銀粉馬上化為一道銀線直接撲入到了青『色』嬰火中。

    頓時火焰中銀『色』火花浮現,並瞬間在韓立法決牽引,齊往火光中間的靈皮靠攏,整塊靈皮瞬間化為一大團銀『色』光蓮,在火焰中緩緩轉動起來。

    韓立神『色』越發凝重, 衝身前的瓶瓶罐罐。開始挨個點指起來。各種各樣的材料,眼花繚『亂』地沒入了嬰火中。

    包裹靈皮的火焰顏『色』。先後由銀變黑,再由黑變綠,當化為了血紅的顏『色』時,韓立輕吐了一口氣,終於不再往火焰中投入材料了,而是低聲念動咒語起來。

    同時數根手指顫之下,數道纖細青絲從指尖處噴出,直接『射』到了靈皮之上。

    頓時靈皮停止了轉動,而在青絲的牽引之下,開始忽慢忽急地詭異晃動起來。

    在咒語聲中,韓立麵無表情的持續著上麵動作,漸漸的靈皮表麵在火焰中浮現了出一絲絲黑氣出來。

    這些黑氣一接觸外麵的血紅嬰火,瞬間化為無有,而密室中卻多出了一股淡淡的腥臭。

    而整張靈皮的體積,隨卻縮小了一分。

    韓立對此視若無睹,此舉動足足持續了一個多時辰,當靈皮上的最後一絲黑氣也被煉化掉後,他神『色』一鬆的大出了一口氣。

    又將幾種材料添加進了火焰中後,再煉製了一小會兒後,韓立目光閃動幾下,忽然衝火光輕輕一吹。

    “噗”地一聲,火焰馬上一熄,韓立『露』出了麵變成了血紅『色』的整張靈皮。此刻它隻有巴掌般大小了。

    見靈皮變成這般模樣,臉上卻『露』出滿意之『色』。

    抬首看了一眼頭頂處的蛟魂,他不再猶豫的衝其一點指。

    蛟魂周圍青光一一頓之下,頓時化為了點點靈光,不見了蹤影。而蛟魂卻猶如被什麼吸引似的,直接『射』向了血紅『色』靈皮。

    滋溜一聲,它沒入了靈皮表麵不見了蹤影。

    

Snap Time:2018-04-22 20:22:32  ExecTime:0.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