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五十八章玄天仙藤


    第七百五十八章 玄天仙藤

    韓立正在思量之際,那邊魏無涯長出了一口氣。

    “不錯,的確是化形毒蛟蛻換的鱗片。這對我來說正好適應,看來老夫的那件法寶有望威力更進一層了。”

    欣喜的說完這話,魏無涯滿臉欣喜的將血紅鱗片放回了盒中,光華一閃後,玉盒不見了蹤影。

    然後他抬首重新打量了韓立一眼,才神『色』一正的說道:

    “說實話,道友竟然能拿出如此珍貴東西,還真是大出魏某意外。這毒蛟鱗片對我來說,算是非常重要之物。雖然如此交換算是各取所需,但是韓道友還要代表我們天南參加賭戰。我倒不能太讓道友吃虧了。這樣吧,我手還有最後一塊庚精,原本是打算留給後人備用的。既然道友真如此需要,就一並交給道友了。這樣,我也不算占道友便宜了。”

    魏無涯手掌一翻,又一塊雞蛋大小的庚精出現在了手中,隨即拋給了韓立。

    “果然還有庚精!”韓立嘴角微微一翹,心一喜的接下了此物。

    有了這一塊庚精加入,三十六口飛劍就可以同時煉製而綽綽有餘了。這讓他先前拿出如此稀有材料的用意倒大半實現了。

    否則八級妖獸材料,論價值可還略在這些庚精之上。不再拿出一些東西來,還要他再參加賭戰,可有些說不通的。

    魏無涯二人若手還有庚精,多半會因為他這一手,被『逼』再拿出來的。

    當然這種用意無需明言,他們自然能夠明白韓立如此大手筆的意思。

    畢竟都是元嬰期修士,誰也不會當對方是好糊弄之輩。否則韓立收下先前那些庚精,拍拍屁股立即走人,隻當一次普通交易。絲毫不提賭戰之事,這兩個老怪也隻能幹瞪眼而沒有任何好抱怨的。

    這時,那邊至陽上人也鑒別完了手中之物,臉上『露』出了淡淡笑容。看來同樣對手中的龜殼大為滿意。

    不過見魏無涯又掏出了一塊庚精後,他臉現一絲躊躇之『色』,略一沉『吟』,伸手往袖口中一『摸』,掏出了一根拇指粗細、五六寸長的淡黃東西。仿佛植物的部分根莖。

    “我觀道友身上木靈氣旺盛之極,想必主修地是木屬『性』功法了。我手一時倒沒有合適的東西給道友,手隻有這一小截古仙藤根莖。無論煉製木屬『性』法寶,還是帶在身上滋養木靈氣,都大有用處的,足以彌補你這件八級玄龜的龜殼了。”至陽上人沉聲說道。

    “咦,這個東西是……”魏無涯一見至陽上人手中之物,麵現愕然之『色』。似乎有點意外。

    韓立先是有些失望,但見魏無涯如此『色』變的樣子,倒靈機一動的想起了某事。

    古仙藤?難道就是正魔兩道偷取醇『液』,想要救活的那株玄天仙藤。

    韓立著對方手中之物,現出吃驚之『色』。

    而至陽上人見魏無涯認出此物並沒有驚訝。隻是淡淡的又說道:

    “以韓兄身份,想必也知道不久前玄天仙藤出世之事。可惜我們運用了各種方法,也無法救活此仙藤。最後隻能和魔道一齊瓜分了此物,用來當做煉器材料。這東西正是那株仙藤根莖地四分之一。我修煉的功法是火屬『性』的玄功。此材料夠珍稀。但留之也沒用,就送給道友吧。”至陽上人說完後,當即將此物仍了過去。

    “玄天仙藤!”韓立接過這淡黃『色』的物品,喃喃自語一聲,心大感意外。

    韓立閱讀過眾多古典籍,自然知道玄天仙藤是何物了。也明白正魔兩道當初為何處心積慮的想要複活此仙藤。

    所謂‘仙藤’隻是一種泛指的概稱而已,凡是一些有大用處的藤蔓類靈根異種,在這一界中都可稱之為仙藤。

    但是玄天仙藤則不同了。

    隻有寥寥幾種最古老的藤蔓類靈根。才有資格在仙藤前麵加上玄天二字。這種仙藤無一不是某一界開天辟、混沌初生時,就先出現地上古靈根,無論開出的靈花,還是結出的靈果,都是具有無視此界天地法則的不可思議神通。是真正的逆天級存在。

    但是玄天仙藤倒底有哪幾種,又有何種大神通。早已在漫長地年月中,失傳已久。如今誰也無法辨認出來。

    而正魔兩道修士,能在上古修士洞窟中知道這看似普通的枯死藤蔓就是玄天仙藤。還是從那上古修士遺留的言語中判斷出來的。

    一開始雙方自然對其視若至寶。甚至正魔還先後為爭搶此物,火拚了好幾場。

    後來正魔高層出現後。還是決定先看看能否救活此仙藤再說。畢竟這仙藤就算救活了,其開花結果還不知道猴年馬月地事情,就是十幾萬年節一次花果,對這玄天仙藤來說,都是毫不奇怪之事。

    於是他們想盡了各種辦法,先是嚐試奇功秘術催活,後用靈水靈『液』澆灌,甚至將注意打到了落雲宗等三派的聖樹醇『液』上了。但著一切都是徒勞無功,仙藤始終都沒有複活的絲毫跡象。

    這一下正魔兩道隻有死心了,略一商量下,結果就將此玄天仙藤連根莖帶枝幹分成了十幾截,雙方就此平分了此物。也算沒白忙活了一陣。

    而至陽上人身為正道盟大長老,自然有討好他的修士,進獻了這麼一小截給他。

    而魏無涯之所以認出此物,因為他同樣擁有此仙藤一部分,隻是他的隻是仙藤枝幹部分的一小截。也不知九國盟那位修士,如何從正魔手中換取來的。同樣落到了魏無涯手中。

    無法活過來並被分解成十幾截的玄天仙藤,頂多能作為一種頂階材料來用,自然在至陽上人心目中價值大降。盡管此物名頭大地嚇人,還是不被其放在心上。 況且這木屬『性』的材料,因為功法屬『性』的緣故對他實在有些雞肋,才沒多加考慮的換給了韓立。

    魏無涯這時也理解了至陽上人地想法。意外的表情很快消失不見。

    雖然知道了手中根莖的來曆,但韓立的心並沒有驚喜之『色』,仍有些淡淡地失望。

    他現在並不缺什麼頂階煉器材料,隻是希望能得到更多地庚精而已。否則也不會拿出八級妖獸的蛟鱗和龜殼了。

    他地本命法寶青竹蜂雲劍都沒有時間去溫養培煉,那還有多餘靈力再去煉化新法寶去。還不如多弄兩件古寶,更實用一些呢。

    看來至陽上人手真沒有了庚精,否則也不會將如此珍貴地玄天仙藤根莖拿出來了。

    所以韓立沒有再多說什麼,直接取出一個玉盒。將仙藤根莖放入其中。

    他打定了注意,回去後就利用小瓶綠『液』摧化下此物。那神秘小瓶產生的綠『液』,韓立一直感覺神秘莫測,連三大神木都能催熟。說不定還會出現奇跡,將這玄天根莖救活呢。

    雖然希望估計不大,但是若真是如此的話,他自然就占了天大的便宜了。

    這樣想罷,韓立心的失落就此消失。

    下麵未等對方二人再說什麼。韓立輕咳了一聲,識趣的主動說道:

    “既然在下得到了庚精,七日後的賭戰自然會參加的。現在時候不早了,韓某就先回去了。畢竟大戰前還要做些準備地。”韓立沒有多聊的意思,當即告辭離去。

    “沒想到。韓道友還是個急『性』子。賭戰之事非同小可,自然要多做準備。我二人就不多留道友了。”至陽上人微微一笑,客氣的說道。

    韓立當即點點頭,一抱拳後轉身向殿外走去。

    但是他快走到入口處時。站在原地目送韓立離去的魏無涯,忽然麵帶詭異之『色』的嘴唇微動幾下。

    一陣低不可聞地傳音聲,嫋嫋的傳入了韓立耳中。

    “韓道友。看在毒蛟鱗片的麵子上,你帶走南宮道友之事。老夫就不追究了。而且強扭的瓜不甜地,南宮仙子和我侄兒的事情,就此作罷吧!”

    一聽此言,韓立先是嚇了一跳,身形不由得頓了一頓。但聽完之後。又心大喜起來。

    但他沒有回頭,隻是腳步輕快幾分的走出了大殿。

    ……

    看著韓立的背影從殿門口處消失,魏無涯和至陽上人目光閃動的同時沉默下來。

    但片刻後,至陽上人緩緩說道:

    “你怎麼看。這位韓道友竟然能擁有八級妖獸材料,這可實在有些不可思議。難道真像我們調查的那樣,他當初通過古傳送陣消失的這段時間,得到了某個上古修士的完整衣缽,否則他怎麼可能在這麼短時間內就進階元嬰期。並擁有如此多地寶物。”

    “大概是吧!不過這和我們也沒什麼關係了。得到上古修煉法決和寶物的又不是他一個人。機緣這東西很難說的。有什麼好羨慕的。難道你還想殺人奪寶不成?”魏無涯冷笑了起來。

    “殺人奪寶?魏兄真會開玩笑!別說現在大戰在即,不可能做出此事。就是平常時期。憑對方可以從慕蘭神師手中逃脫的神通,貧道也不會做這種吃不到羊肉,反惹一身『騷』的事情。況且此人寶物再珍稀,難道能讓我突破後期境界,進入化神期。我又何必招惹如此難纏之人。況且他是天道盟的人,龍夫『婦』也不是好惹之人啊。”至陽上人打了個哈哈,搖搖頭的輕笑道。

    

Snap Time:2018-04-23 06:20:44  ExecTime:0.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