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五十七章冰雪蠶與庚精


    第七百五十七章 冰雪蠶與庚精

    “師弟!你跟我來一下,有些話要單獨和你談談!”黑袍大漢一等眾人離去,就麵無表情的衝雲『露』老魔說道。然後頭也不回的往偏殿而去。

    雲『露』老魔目光閃動一下,躊躇了一會兒後,還是默然的跟了過去。似乎對黑袍大漢十分的敬畏。

    “韓、白兩位道友,我們可以好好談談了。二位打算先看看想要的東西,再決定是否參加賭戰。這種事情,貧道倒是可以理解的。畢定此行危險極大,若是沒有足夠代價,任誰都不會輕易涉險的。不過不管東西能否讓二位滿意,貧道還是希望兩位道友能參加此次的賭戰。”至陽上人一等黑袍大漢和雲『露』老魔離開,並沒有帶韓立和那『婦』人去其他地方,直接在大殿中對二人鄭重的說道。

    而魏無涯則在旁邊倒背起雙手,神『色』不驚的打量著二人,。

    聽了至陽上人此話,韓立還未回答什麼,那秀麗『婦』人已經黛眉微皺,冷冷的回道:

    “我孤家寡人的弱女子一個。可不管慕蘭入侵天南,還是天南入侵慕蘭。這一次要不是你傳信,說手有那東西,我根本不會出山的。醜話說在前麵,手的東西不能讓我滿意的話,我轉臉就走人的。”

    這『婦』人話語間,竟對至陽上人毫不客氣。

    “白道友,這又何必呢!當年之事,雖然我有些過錯。但實際上也是為了你好的。”至陽上人聞言沒有動怒,反而溫和的說道。

    “哼!是非過錯,我自己會判斷的。當年之事不要再提了。把東西拿出來吧。”『婦』人麵『色』一沉,冷哼說道。

    韓立聽到這,臉上神『色』如常,但心卻詫異起來。

    看來這白姓『婦』人似乎和這至陽上人有點糾葛啊。就不知道兩人間倒底有何舊情。

    至陽上人見『婦』人如此不善的表情,隻能無奈的搖搖頭,伸手往儲物袋上一『摸』,一個白『色』玉盒出現在了手上。

    玉盒表麵上看來普普通通,似乎和一般白玉沒有什麼區別。但是盒子剛出現的瞬間,整間大廳溫度急降,那間猶如嚴寒酷冬一般。即使早已寒暑不禁地韓立,也大感不適應。不禁多看了玉盒兩眼。‘

    那白姓『婦』人感應到盒子散發的冰寒之氣,麵上卻顯出一絲激動之『色』。

    這時至陽上人二話不說的將玉盒送到了『婦』人身前。

    接過玉盒,『婦』人輕輕打開蓋子看了一眼。以韓立神識即使不用看去,也將盒中之物感應的一清二楚了。

    是一對通體晶瑩半透明的蠶蛹,散發著絲絲的白氣。

    韓立眉頭暗皺一下。 這蠶蛹形象如此奇特,好像是奇蟲榜排名靠後的冰雪蠶的蟲蛹。

    此奇蟲雖然對敵時威力不太大,但卻有其它不可思議地神通,非常難以尋覓的。若此『婦』人有什麼事情。必須此蠶解決的話,因此答應至陽上人參加賭戰,倒也是無可厚非之事。

    “怎麼是蠶蛹?不是成年雪蠶。”有點出乎韓立意料,那『婦』人一見此蛹,臉『色』卻有些難看起來。

    “白道友。這對雪蠶是寒冰洞百丈之下的冰層中發現的。可不是普通的冰雪蠶,而雪蠶中的極品‘青王蠶’。你用神識仔細看看,就可在此蛹內部發現其中的異常。”至陽上人神『色』不變,平和說道。

    “青王蠶?”『婦』人神『色』一動。半信半疑地用神識往那蠶蛹深處探測而去。半晌之後,麵上神『色』一緩。

    “怎麼樣。這一對青王蠶雖然還是蠶蛹,但是一旦孵化,即使是幼蟲也應該夠你所用了。”至陽上人盯著『婦』人,詢問道。

    “東西我收下了。賭戰我會參加的。”『婦』人稍微猶豫一下,就將玉盒收了起來。

    “好,以白道友‘雲雪決’神通,對付區區的法士。肯定旗開得勝。”至陽上人鬆了一口氣,顯出了笑容。

    白姓『婦』人聽了這話,神『色』不動,口中淡淡的說出“告辭”兩字外,人就向殿外走去,冷漠非常。

    至陽上人苦笑一聲後,搖了搖頭。

    而魏無涯見此,嘿嘿冷笑一聲。卻沒有說什麼。

    “韓道友。不知你需要多少庚精,有沒有準確數量。”等那『婦』人出了殿門後。至陽上人才將心思放到韓立身上,含笑問道。

    “需要很多,可以說是越多越好了。當然這庚精價值不菲,隻要兩位道友能拿得出來,韓某願意用等價東西相換的,不會讓兩位道友吃虧地。”韓立沒有遮遮掩掩意思,開門見山的說道。

    “!聽韓道友口氣,似乎也身價不菲。不過道友可知道,到了我等境界,可是很少有東西能讓貧道和魏兄動心了。否則為了此次大戰,我三人也不會一次拿出這般多身外之物了。”至陽上人先是一怔,接著輕笑的說道。

    韓立一笑,沒有說什麼。但一旁的魏無涯,卻歎了一口氣,突然說道:

    “至陽道友,你這話可說大了。韓道友以元嬰初期修為,就能從慕蘭神師手中安然脫逃,豈能與普通修士相比地。”

    “,倒是在下唐突了。不管韓道友打算用何物換取,還是先讓道友看看庚精吧。道友若真有讓我等動心的東西,就是將所有庚精都換去,我二人也沒意見的。”至陽上人毫不在意的說道。

    隨後他伸手將腰間儲物袋摘了下來,袋口朝下的輕輕一抖,白『色』霞光從中飛卷而出。

    三塊大小不一的淡金『色』石頭,在霞光中噴出,被道士一把抓住,馬上遞給了韓立。

    韓立心中一跳,沒有客氣的接了過來,打量了幾下手中夢寐以求之物。

    一大兩小,這三塊的確都是庚精不假。

    體積大些地和當日在交易會上見到的那塊差不多。有核桃般大小。體積小些的兩塊,則隻有大地一半大。這些份量,應該夠摻入十幾口飛劍了。但是仍和韓立心目中的數量有些差距,韓立臉上不動聲『色』,目中還是『露』出一絲失望之『色』。

    見到韓立這般神情,至陽上人有些驚訝起來了。難道如此多庚精都不夠眼前之人用的?這倒有些奇怪了。

    想到這,他望了魏無涯一眼。

    魏無涯自然也看到了韓立表情,再接到至陽上人的眼神後。當即神『色』不變的一抖袍袖,一塊拳頭大小地庚精出現在了手中,並輕輕托起。

    韓立看到魏無涯手中地大塊庚精時,頓時心中大喜。

    雖然加上這塊庚精,也根本不夠七十二口飛劍使用的,但隻要再有一點點,就大有希望湊夠三十六口飛劍地煉製了。而三十六口飛劍再加上劍影分光術的神通,這就勉強可以布下小型的大庚劍陣了。

    心中有些激動。韓立接過魏無涯拋過來的庚精,深吸了一口氣讓心神盡量平靜下來後,才再次開口。

    “看來這些就是全部庚精了,雖然還有些不足,但為此參加賭戰卻足夠了。兩位道友也看看我交換的東西。是否滿意。”

    韓立將這些庚精一收,一隻手從儲物袋中取出了兩個顏『色』各異的玉盒,分別扔給了魏無涯和至陽上人。

    至陽上人接過玉盒,漫不經心的打開盒蓋。看了一眼。而魏無涯卻先掂了掂玉盒的分量,才不動聲『色』地打開盒子。

    一隻盒中是眾多的鮮紅的指甲打鱗片,另一隻盒中則是一個拳頭大的烏黑龜殼

    “這是什麼?”

    “妖獸材料!”

    兩人有些驚訝起來。

    韓立見此情形,解釋起來:

    “不錯,魏道友手中的是八級妖獸毒蛟地鱗片,而魏道友手中則是八級龜妖的龜殼。這兩樣東西,我雖然不敢說是逆天的存在,但這等化形妖物的本體材料。在天南恐怕很難找到地。換取這些庚精應該綽綽有餘了吧。”

    韓立的聲音很平靜,也很自信。

    八級妖獸即使在『亂』星海,那也是極特殊的存在。即使經常去外星海的修士,能見到這等級妖獸存在的也是寥寥無幾。更不要說斬殺它們奪取材料。

    而在天南,不要說八級妖獸,就是六七級妖獸也是快滅跡的存在了。除了幾個大宗門內喂養了這樣幾頭護山妖獸外,其餘的地方早就沒有高階妖獸出沒的消息了。

    “八級毒蛟地鱗片!”至陽上人還好,雖然。滿臉驚訝。但馬上神『色』如常。而魏無涯一聽盒中鱗片來曆,卻不禁失聲叫道。聲音中充滿了說不盡的驚喜。

    韓立一怔,但馬上想起這魏無涯修煉的好像是毒功神通,這毒蛟本就奇毒無比,難道其鱗片對他還另有什麼妙用不成?

    韓立正遲疑之際,那魏無涯急不可待的伸出兩根手指,拈起一片血鱗,仔細的觀察起來,臉上全都是患得患失的表情。

    “!看來韓道友所送東西正對魏兄的胃口,我對這件龜妖龜殼,也頗感興趣的。若真是八級妖獸之物,自然非同小可。可是煉製戰甲和盾牌等法寶地最佳材料。足以交換這些庚精了。”至陽上人對魏無涯地失態,也略感愕然,但異樣神『色』一閃即逝,反而含笑衝韓立說道。並也將那烏黑龜殼捧到手心上,不慌不忙的鑒別起來。

    雖然覺得韓立不可能虛言相騙,但道士還是難以相信,一個元嬰初期修士,一出手就是八級妖獸材料。他不由得有些將信將疑,自然要先識別下龜殼真假再說。

    

Snap Time:2018-04-26 04:00:41  ExecTime:0.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