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五十六章利誘


    第七百五十六章 利誘

    “我三人自然也知道其中的蹊蹺,但先前慕蘭人一路攻來的時候,俘虜了不少修士。其中以九國盟道友居多,但我們各宗各派支援弟子也有不少落。聽那使者講道,這批人足足有千人之多。”至陽上人神『色』陰沉的說道。

    “此話怎講?難道不接受賭鬥,他們就敢殺俘不成。要是如此的話,慕蘭人就不怕我們用其他手段報複?”況姓老者一驚,脫口說道。

    “那使者倒沒有說出殺俘之類的話語,但是口聲聲說給我們一個救回這些修士的機會。十場賭鬥,他們除了賭上這些材料外,每一場另外還加上百餘名被俘的修士。隻要贏了,這些人就可以被放回來。”至陽上人緊接著說道。

    一聽此言,在場老怪麵麵相覷起來。

    猛一聽,這些千餘名修士似乎並不多,而且多半都是修為不高的低階修士,似乎根本不用受對方要挾。但是若是誰真提議不救這些人的話,馬上就會成為眾矢之的。

    要知道這些修士也不算什麼,但他們代表的家族和大小宗門,可是眾多之極。特別其中不少修士,還是為了拖延法士攻勢而被慕蘭人俘虜的。若是不救,恐怕還未開戰大軍士氣就會大挫,低階修士大感心寒。不少人不會再出全力死戰了。

    “想不到這些草原蠻子,還能使出這種詭計來。以前幾次入侵時,似乎很少會用計策的,但這次一出手可就夠陰毒的。明知道不妥,我們也不得不往跳了。”龍歎了口氣,讚同的說道。

    龍此話,其餘之人怎會不明白的。心同樣大感無奈,暗罵慕蘭人的狡詐。

    “看來大家已經明白了。這場賭鬥我們不接也得接下。不管對方用意是什麼。我們都必須在賭戰中大敗對方法士,否則對士氣的打擊,非同小可了。而且看對方提出地賭戰方式,並不像會在戰鬥中做手腳的樣子,多半打的是其他主意。所以參加的道友大可不必擔心會吃什麼暗虧。若有不妥之處,我們也會直接出手阻止此戰的。當然因這是死戰,是否願意出戰,完全憑各位道友自願參加了。我三人不會強求的。”至陽上人目光向殿內眾人一掃後。凝重的說道。

    “自願?”此話一入眾老怪的耳中,所有人心中冷笑起來,隨後都目光閃爍地默不做聲。

    誰都不傻!別說這次的賭戰大有蹊蹺之處,就是沒有,也無人願意和人死戰的。畢竟修煉到了如今境界,哪一個不是曆經數百年苦修,才得以熬出頭的。又怎會輕易以身犯險。

    韓立同樣神『色』淡然,沒有出頭打算。他雖然不介意為此次大戰出些力。但也得在不危及『性』命情況下才行。上一次黃龍山之戰,就差點要了他的小命,他可不想再經曆一回了。

    見到殿中諸人如此神『色』,合歡老魔臉『色』一沉,冷哼了一聲。哼聲冰寒刺骨。直震得在座修士臉『色』微變,但是仍然人人高坐,無人起身接口什麼。

    至陽上人見此,搖了搖頭。麵『露』出一絲無奈。而魏無涯雙目眯起,一語不發,不知想些什麼。

    如此尷尬的情形,至陽上人沒有讓它再持續下去,再次開口起來:

    “我和兩位道友在來之前,商量過了一下。這次賭戰實在危險了點。所以出戰的修士若是勝利,賭戰贏得的珍稀材料都歸獲勝道友私人所有,也算彌補此次出戰地風險了。不知諸位道友意下如何?而且據我所知。有幾位道友在修煉上似乎正欠缺幾種珍稀材料,到處尋覓不到。我們三人倒也有些收藏,也能夠滿足這幾位道友的。”

    至陽上人一說完這話,目光在其中幾人臉上一掃而過。其中竟然包括了韓立。

    韓立心中一凜,有些疑『惑』起來。

    其他幾人也都不是一般修士,麵上同樣閃過驚疑表情。

    雖然道士說出了誘人的條件,大多數人臉上也為之動容了,但一時間仍沒有誰主站出來。提出參加賭戰。

    但就在這時。始終沒有言語的魏無涯,忽然抬首望向了一旁的碎魂真人。嘴唇微動了幾下,竟然傳音了過去。

    原本垂首低眉地碎魂真人,神『色』一變,臉上先是一驚,接著現出了驚喜交加的神情。

    再聽了幾句後,碎魂真人嘴巴無聲的一張一合,竟和魏無涯商談了起來。

    片刻後,碎魂真人一臉躊躇,臉『色』陰晴不定。

    與此同時,黑袍大漢也傳音給了合歡老魔。

    這老魔自從到了大殿中就一直滿不在乎的神情,但一聽自己這位本宗大長老地傳音後,眉頭馬上皺起,麵『色』有些陰沉下來。不知大漢給其講了些什麼。

    ”好,隻要上人能信守承諾,本真人就是冒一次險又有何妨?”碎魂真人思量了一會兒,竟然如此說道。

    聽到此言,其他老怪怔住了。

    但就在這時,雲『露』老魔也開口了:

    “既然碎魂道友都參加了。在下不才也去一趟吧。這麼多珍稀材料不要,實在是太可惜了點。”這老魔冷笑的說道。但眉宇間隱現一絲慍怒,似乎滿心的不快。

    其他修士互望了一眼,雖然沒說什麼,但暗暗吃驚。

    不管他二人是因何被說服的,但都讓其餘之人惴惴不安起來。

    果然,下麵這三大修士,一接一個的又分別和幾人傳音詳談了幾句。結果這些人聽完之後,大部分或喜或憂的答應了賭戰之行。隻有兩人冷著麵孔的搖搖頭,一口回絕了此事。

    韓立見到此幕,心中各種念頭急轉。但就在這時,至陽上人的聲音傳到了其耳中。

    “韓道友,聽說你正在四處搜集大量庚精,不知是否確有其事?”

    韓立隱隱有所預料。但一聽此言,還是不禁砰然心跳兩下。他讓天道盟幫其搜集庚精之事,並非什麼保密之事,對方能知道此事毫無奇怪之處。

    “不錯,韓某地確需要一些庚精煉製法寶。難道至陽道友手,有大量此物?”韓立穩了下心神,不動聲『色』的問道。

    “!韓道友所猜沒錯,我和魏道友手中各有不小的一塊庚精。數量應該夠道友之用了才對。韓道友可有興趣看看。”至陽上人含笑道。

    “在下要先看過庚精是否滿意,才會考慮參戰之事。”韓立沉『吟』了一下,沒有把話說死地回道。

    至陽上人輕笑了一聲,滿口答應了下來。

    於是短短的時間內,有五人先後答應了此事,還有幾人和韓立一樣,要先考慮一下才能給予準確答複。但這樣已經讓至陽等人大為滿意了。

    當即也不再和其他人傳音,開始布置起如何應付法士大軍的具體事宜。

    坐在廳中。聽著中老怪討論法士大軍的虛實,以及如何運用陣旗等布陣器具,應付法士極為棘手的靈術大陣等細節問題,但韓立心思卻早已雲飛天外,想著庚精地事情了。

    說實話。韓立對自己地本名法寶,青竹蜂雲劍的威力實在不怎麼滿意。

    這倒不是說著套飛劍比其他修士地本命法寶威力差。而是因為他遇到的敵人,要麼極弱,要麼極強。極弱對手。根本不用出動飛劍,僅憑青元劍氣就可擊斃對手。而極強的敵人,修為一般都比他高深,飛劍實在有些雞肋了。

    不過當看到書頁上記述的青元劍訣最後一種神通“大庚劍陣”時,韓立才明白青竹蜂雲劍配合青元劍訣的可怕,這種劍陣威力即使他隻能夠施展出來一小部分,也足可以和元嬰後期修士一較長短了。

    至於那虛天鼎雖然被銀月吹噓的天花『亂』墜,但實際威力如何。在未親眼得見之前。韓立始終抱著三分懷疑。

    因此這大庚劍陣,絕對是他以後立足修仙界的大神通。

    如此一來,大量庚精他一定要拿到手的。否則就無法祭煉劍陣。

    但是否真地為此就要參加賭戰。韓立還是一時拿不定主意。想了一會兒後,還是決定看看對方提供的庚精數量再說。若是提供的庚精夠多,讓他大有希望煉製成大庚劍陣,去參加此次賭戰也未嚐不可。

    隻要對手不是那些慕蘭神師,他自然不會畏懼誰的。就是慕蘭人在賭戰中動了什麼手腳。以風雷翅和紫羅天火的威力,一個區區屏障還真能困住他不成。

    韓立心中計定。心神重新鎮定下來。開始認真聽著眾修士地議論之言。

    這場聚會足足開了近一個時辰,三大修士中明顯以至陽上人為主。合歡老魔時不時的做補充之言。而魏無涯則沉言寡語,一共也沒說幾句話。

    不過在討論中,無論至陽上人還是合歡老魔,都對龍明顯高看一眼。遇到和天道盟相關的事情,都會詢問其意見。看來龍夫『婦』聯手能抗衡三大修士之一的言語,倒也是貨真價實之事。

    最後總算將事情都議論地差不多了,並給那些沒有參加賭戰的修士,也大都分配了一些較具體的職責。

    然後在至陽上人一句‘諸位道友回去準備的’言語中,眾人紛紛告辭離開。但有三名修士卻被單獨留了下來,其中就有韓立。

    另外兩人,一名是雲『露』老魔,一名卻是位麵『色』無血的秀麗『婦』人。此『婦』人在剛才的討論中和韓立一樣,一語不發。

    

Snap Time:2018-07-19 19:38:46  ExecTime:0.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