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五十五章生死賭戰


    第七百五十五章 生死賭戰

    這三人緩緩走到了大殿中間,並肩停了下來。

    站在中間的,相貌有些猙獰的黑袍大漢,冷冷的開口了:

    “我三人是誰,想必不用再介紹了。其中就算有人不認識我們三人的,但現在也應該認識了。這次聚會由我們三人主持,有人有意見嗎?”

    黑袍大漢聲音冰寒異常,此話剛一出口,龐大氣勢就驀然從身上冒出,隨後巨大靈壓降臨了整間大殿,在座修士感應到了那深不可測的靈氣波動後,紛紛臉『色』微變。

    但韓立在心驚此人法力強大的同時,心卻一陣的詫異。

    看這位一身的陰寒魔氣,肯定是魔道那位合歡老魔了。可這位老魔樣子實在和他想象的大不一樣。說是合歡宗大長老,可功法看起來更像是鬼靈門的魔功!

    韓立並不知道,曆代合歡宗大長老都是被稱為合歡老魔的。雖然黑袍大漢修煉的功法,其實是一種與合歡宗關係不大的魔功,但仍不得不頂上合歡老魔的稱號。

    這時其他人感受到大漢的可怕後,雖然心有些不太舒服,但也不會蠢到跳出來挑戰三大修士的權威的。

    一時間整間大殿寂靜無聲,也算是默認了合歡老魔剛才的言語。

    “好。既然沒有意見,下麵就不說什麼廢話了,實際上也沒時間說廢話了。就在今天早上,慕蘭人派來了使者,並送來了挑戰書。說是若不答應他們條件的話,七日後就在邊界處決一死戰。”黑袍大漢麵無表情的說道。

    “挑戰書?”

    “七日後?”

    “什麼條件?”

    眾修士一陣的『騷』動。

    “易兄剛才之言不假,這就是對方的戰書。諸位道友先過目一遍,然後我們再商議對策。雖然大戰比我們預料的要早一些,但以在座諸人的神通。難道還真會怕慕蘭人嗎?”背劍地道士輕笑一聲,從容不迫的說道。

    其聲音雖然不大,但一入在座諸人耳中,卻猶如清風拂麵一般,讓眾人心中涼意頓生,立刻心平氣和起來。

    其他修士心中一驚,『騷』動馬上平息了下來,但卻有人低聲的嘀咕了一句。

    “太真門的靜心訣。果然有點門道。”

    聽到這似乎不太服氣的話語,那中年道士猶若未聞,反而從袍中『摸』出一快鮮紅欲滴的玉簡,隨手拋給了對麵的一名灰袍老者,並含笑說道:

    “這即使慕蘭人的挑戰書,道友先看看吧。”

    老者一怔之後,就默不做聲地手捧玉簡,用神識掃看了麵的內容。麵『色』驀然陰沉了下來,然後冷著麵孔將玉簡直接扔給了身側之人。

    那人接過玉簡也好奇的用心神看了一眼,臉『色』同樣難看起來。

    在眾修士一一傳閱那挑戰書的時候,韓立卻分別打量了道士和那青衫老者一眼。

    那道士約四十餘歲,皮膚晶瑩潔白。五官端正儒雅,讓人一看就大生好感。應該是正道盟太真門的至陽上人。

    至於那青衫老者,從外表上看,實在是太普通了。無論衣衫打扮還是相貌氣概,都沒有絲毫特殊之處。唯一讓韓立留心的是,這老者十指上竟然留了長長的指甲。而這指甲看起來銳利異常的,並通體紫黑,閃著淡淡地光芒,實在有些惹眼。

    這人自然就是那位九國盟的大長老魏無涯了。

    魏無涯似乎感受到了韓立的目光,位一偏首看了韓立一眼,目光一對之後。臉上『露』出一絲意外之『色』,竟衝韓立笑了一笑。

    韓立有些尷尬的同樣報以一笑,但心卻不禁暗想。若是此人知道自己和南宮婉的事情,不知還能否對他笑地出來。

    就在韓立思量之際,一側的龍已經將傳到手中的玉簡看完,臉『色』不好看的扔給了韓立。

    見前麵幾人都這般神『色』,韓立有點好奇了。

    當即不動神『色』地將心神沉浸簡中,看了起來。

    半晌之後。韓立眉頭緊皺的將神識抽出。默默的將玉簡交給了另一位修士。

    沒多久,整個玉簡都傳閱了一遍。每個人臉『色』都不太好看起來。有一兩人看完後,甚至無法忍耐的冷哼出聲。

    “諸位道友看完了戰書,不知有什麼看法。”那太真門的至陽上人似笑非笑的問了一句。

    “好大的口氣。讓我們讓出天南一半地方給他們。他們以為穩贏了我們不成?”一名麵『色』陰厲錦袍人,冷冷的說道。

    “不錯。什麼叫隻要讓出些許土地,就可化幹戈為玉帛。他們以為我們不知道,慕蘭人現在隻是喪家犬而已。恐怕不用我們和他們決戰,就是一點點地拖下去,也能把他們慢慢耗死了。”另一名肥頭大耳的老者,麵『露』『奸』詐之『色』的說道。

    “魯道友,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是不是你們千幻宗在天南深處,所以不顧我們這些宗派死活了。打持久戰,你們千幻宗當然不在乎。可我們的宗門根基怎麼辦?”坐在費胖老者身旁的一名黝黑大漢,麵『露』不善的說道。

    “我這不也是為了大家著想嗎?宗門沒了可以再建,但人死了可就無法複生了。”那胖老者絲毫不懼黝黑大漢,斜撇了其一眼後,淡淡的說道。

    “哼!你說的倒輕鬆。我們幾國若是被放棄地,我們這些修士為什麼要替你們魔道阻擋法士大軍,我們幹脆整個宗門都搬到你們天羅國去,不就更不會死一人了。”又一人冷言冷語地說道。

    “你們…… ”

    “夠了,是否打持久戰的事情,早有過定論了。根本無須在討論了。現在我們要做地是如何應付慕蘭人的法士大軍,不是讓你們內杠的。”黑袍大漢聽到這,麵『色』一沉,突然出口斥住了幾句。

    這三人一見是這位合歡老魔開口了。雖然心不服,但也乖乖的閉嘴了。

    畢竟修仙界中,還是以實力說話地。

    “其實三位道友的爭執根本沒有必要的,我們早就推算過了。以法士大軍這次傾族而來勢頭,打持久戰根本不可能的。若不是集中天南大半力量,根本無法阻止對方攻勢分毫。單憑一宗一國的力量,恐怕一接觸就馬上崩潰了。到時候力量被消耗的,十有八九反是我們自己。所以這場大戰必須打。而且一定要把慕蘭人打殘了。絕沒有什麼僥幸之心可言的。”至陽上人也麵『色』凝重起來。

    一聽此話,其餘修士一陣竊竊私語後,又重新安靜了下來。

    “不過慕蘭人倒底搞什麼鬼名堂,打就打吧,為何還要先進行什麼賭戰。而且還敢下如此重的賭注。如此多貴重材料,就是大宗大派一家也絕拿不出來地。不是說慕蘭草原修煉資源貧乏嗎?”禦靈宗的那位東門圖,忽然目光閃動的問了一句。

    “這個我倒是知道,慕蘭草原確資源貧乏。但也是相對來說。靈石礦及一些常用原料產地相對龐大法士數目來說,的確不多。但是稀有的材料慕蘭草原卻有不少的,甚至有幾種比我們天南還富足的。能拿出如此多材料出來,倒也不算稀奇。”另一人似乎對慕蘭人知道頗多,出言解釋道。

    “原來如此。可是他們就如此自信。自己一定能在賭戰中勝出?除了元嬰後期修士外,其餘人都可以參加。一賭就是十場,還是生死之賭。難道他們以為我們修士都是泥捏的不成?”東門圖緩緩說道,臉上現出沉思之『色』。

    在座之人哪一個不是老謀深算之輩。自然知道慕蘭人提出這個賭戰,肯定有些鬼名堂或者暗含什麼詭計。不由地,同時思量起其中的不妥來。

    韓立同樣有些疑『惑』不解。

    剛才看的挑戰書說的很清楚。這次的賭戰是在雙方地陣前舉行,不可能施展什麼暗算手段。而且出戰修士都直接帶著所賭的珍惜材料上場比試。勝者就可以直接取走對方的儲物袋了。

    唯一有些蹊蹺的,就是挑戰書上說地很清楚,這十場賭戰必須同時舉行,而且修士即使敗了,也不得逃走的。隻能戰死當場。為此。賭戰在一個封閉的空間屏障中舉行。而此屏障則由雙方派人布置形成,在賭戰時也同時派人監督法陣運行。以防對方做什麼手腳。

    “不過,不管慕蘭人有什麼詭計,這對我們似乎也是一個不錯的機會。若是能在大軍交戰前,多滅幾個高階法士,肯定對我們助益不小的。”

    “哼,恐怕慕蘭人打的就是和你一樣的主意。”

    一人才遲疑的說出口,另一人馬上冷笑地反駁道。

    “這有什麼好想的。慕蘭人想賭戰。我們就賭戰了。根本沒有這個必要。七日後我們仍按照自己的安排來。根本無需接受什麼賭戰。這樣對方就是再有什麼詭計,也破解了。”這話竟是倪航齋的那位況姓老者。不屑的說道。

    “可惜,況道友雖然說得有道理,但是這次賭戰,我們必須參加,而且還一定要贏不可。”至陽上人歎了口氣,有些無奈的說道。

    “什麼?上人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們可不能被慕蘭人牽著鼻子走啊!”況姓老者眉頭一皺,有些不滿的說道。

    其餘老怪中也有幾人點點頭,表示讚同此言語。

    

Snap Time:2018-04-25 16:53:55  ExecTime:0.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