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五十四章老怪齊聚


    第七百五十四章 老怪齊聚

    “那人是以前的一個舊識,多年沒見過了。剛才突然見到他,有些吃驚罷了。”董璿兒神『色』有點奇怪,但口中卻平靜的回道。

    “舊識?那人是元嬰初期修士,竟能參加今日的聚會,相貌看起來又如此年輕,應該就是新近名聲大起的那位落雲宗長老了。說起來此人也姓韓,並且名字還和你以前提到的那人也一模一樣。不會就是這人吧?”雲『露』老魔麵對董璿兒的生硬回話,竟然沒有動氣,反而不動聲『色』的問道。似乎和董璿兒的關係不同尋常。

    董璿兒聽老魔此言,麵『色』微白,但默不做聲一語不發。

    雲『露』老魔目中寒光一閃,冷哼一聲後不再追問下去,但眉宇間一絲陰霾閃過。

    當老魔帶著董璿兒到了殿門前,那些輪值的結丹修士個個兢兢戰戰的,隻是稍問了一兩句,就趕緊放行。當然董璿兒是無法進入其內,隻能被一名修士引至偏殿暫且休息了。

    而韓立走進殿門後,不久就看見正廳的入口,當即加快了腳步走了進去。

    大殿內布置非常簡單,除了一根根的巨大石柱外,中間衣大片空地上,每隔數丈距離擺放了一把精致異常的木椅,有十六七把之多的樣子。

    而這些椅子上,稀稀拉拉的坐了七八名神態各異的修士,

    一見韓立進來,有的冷冷看了一眼,有的視若無睹,還有的閉目養神,全都各行其事、旁若無人的樣子。

    不過其中一人見韓立進來,卻『露』出了善意的笑容,並衝韓立一招手說道:

    “韓道友。閉關出來了。若不嫌棄的話,就坐在龍某旁邊好了。”

    這人正是天道盟地主事人,鸞鳴宗的龍。

    “多謝龍兄了!“

    韓立沒有推辭,就在其旁邊的一把椅子上坐下,然後稍打量了一下在座的幾人,就端坐那靜靜不語。

    片刻後,雲『露』老魔的身影也出現在了入口處。

    他一見殿內的諸人,嘿嘿一笑的走到一把空椅處。大模大樣的坐了下來。

    在他落座不遠處,正好坐著一名藍袍老者。此人一手拿著把翠綠小壺,一手拿隻白玉酒杯,正旁若無人絲自飲自斟。

    雲『露』老魔一坐到其附近,一股脂粉之氣馬上飄『蕩』而去,頓時讓這位聞到後瞪了老魔一眼後,暗自大感晦氣。

    老魔對那老者不滿根本不在意,反而目光閃動幾下後。落在了斜對麵地韓立身上,再次頗感興趣的打量起韓立。

    這一下,輪到韓立坐臥不寧了。

    他眉頭一皺後,幹脆將雙目輕輕閉上,臉上毫不表情起來。但心則思量起老魔和董璿兒的關係。

    當年董璿兒被那合歡宗少主擄掠走了後。就加入了魔宗內了。那老魔雖然聲名狼藉,也不應該對本宗弟子下手的。兩者應該另有什麼關係。

    否則,老魔不至於來此參加聚會,也會帶著董璿兒的。

    就在韓立有些困『惑』之時。殿外陸陸續續的不停有人進來。

    這些人自然都是元嬰中期修士,他們和先來之人有的認識,有的卻仇怨不小。如此一來,打招呼和冷嘲熱諷之聲在大殿中時不時響起。

    這時,雲『露』老魔已將目光從韓立身上挪開。

    但韓立仍舊眼皮不抬一下地一動不動。他自覺在元嬰中期修士中,根本不認得幾人,自然沒有必要招呼誰去了。

    “碎魂道友!沒想到你也來了。聽說道友‘九魂秘功’已經修煉到了化境。真是可喜可賀之事。”

    “碎魂!”這一聲招呼聲,讓韓立心中一動。不由得睜開了雙目。

    隻見在殿口處,走進來了一名枯瘦清奇的皂袍老者。而殿中一名黑袍修士,正熱情的衝其招呼道。

    皂袍老者一怔之後,立刻滿臉笑容的走了過去。

    “怎麼?韓道友以前見過碎魂真人?”一旁的龍注意到了韓立異常,含笑問了一句。

    “沒有。韓某隻是聽程師兄提起過此人,聽說神通不小地。”韓立神『色』不變說道,絲毫沒提自己當日越國之行中,曾經擊殺了一幹碎魂門人之事。

    “。這也難怪。我記得程長老曾經和此人交過手。還吃了一點小虧。自然對其印象深刻了。不過,以韓道友現在的聲名。無需再忌憚了。但元嬰中期修士中,有一人韓道友最好別去招惹。那人就是天南三大修士碰上了,也大感頭痛的。”龍哈微微一笑後,用指點的口吻說道。

    “能讓三大修士頭痛?有這樣地人存在?”韓立眉梢一動,有點吃驚起來。

    “當然有。此人曾和三大修士中的至陽道友交過手,雖然差點重傷斃命,但也輕傷了至陽道友,並且得以脫身。所以此人幾乎是公認的三大修士之下的存在。隻是此人一向獨來獨往慣了,就是法士入侵這等大事,會不會來還是兩說的事情。否則,倒也是一大臂助的。”龍仔細的解釋道。

    “能重傷元嬰後期修士!此人真算了得了。不知是那位高人,應該名氣不小吧。”韓立抿了抿嘴唇,好奇的問道。

    “這人道友肯定聽說過。‘天恨老怪’這個名字,韓道友應該很熟悉吧。”龍笑著說道。

    “天恨老怪!竟是此人,地確早就如雷貫耳了。”韓立苦笑一聲,喃喃說道,腦中頓時閃過假扮低階修士在聖樹禁地中發生的事情。

    當時的正魔兩道『奸』細,可都對著天恨老鬼忌憚異常的樣子。

    “不過在元嬰修士中,似乎龍兄賢伉儷的才應該是僅次於三大修士的存在吧!”韓立眨了眼雙目,嬉笑的說道。

    可龍聽了此言,卻搖了搖頭。

    “我和鳳冰雖然有些神通,但單打獨鬥可十有八九不是此人對手。當然要是二人聯手的話,那就是另一回事了。”龍正『色』地說道。

    韓立聞言一笑,正想再說些什麼時,忽然感到有人在注視著自己,目光有些冰寒陰沉,似乎不懷好意地樣子。

    韓立警惕心大起,麵上卻不動神『色』,微一扭首,對上了那人的眼神。

    竟是一位陌生之極,一身碧綠衣衫地長髯老者。

    老者見韓立目光瞅來,眼中寒光一斂,麵無表情的挪開了目光,若無其事的樣子。

    但韓立卻沒有因此放鬆下來,反而目光閃動的盯著此人好大一會兒。。

    “怎麼?韓道友不認得此人?”龍自然注意到了此幕,輕笑了起來。

    “聽龍兄意思,我似乎應該認識他的。”韓立心中有幾分納悶了。

    “此人是禦靈宗大長老東門圖,執掌著禦靈宗的大權。我雖然沒有和此人打過交道,但聽說此人和那穀雙蒲關係很好,幾乎情同手足。而你將穀雙蒲當成了慕蘭人的『奸』細滅了。此人因為證據充足沒有說什麼,但對你不滿肯定是有的。道友要多加小心一些了。“龍大有深意的叮囑了一句。

    韓立聽了心『揉』『揉』鼻子,一臉的苦笑,口中卻連連稱謝。

    時間隻是短短的一刻鍾工夫,殿內的椅子就十有八九坐滿了修士。

    說起來倒也好笑,不知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魔道修士幾乎都做到了大殿右側,而正道盟修士,則占據了大殿左側的大部分椅子。

    隻有天道盟和九國盟的修士,似乎是無所謂的,左右兩側隨意的坐下。

    在這些修士中,韓立認識的另一名熟人也坐在了其中,就是倪航齋的那名況姓修士。他正好做到了魔道那一側,見韓立望向過來,衝韓立笑了一笑。

    韓立自然點頭示意了一下。

    這時一旁的龍又傳聲給韓立指認了另外兩名天道盟的修士,一名麵容普通,素裝淡妝的『婦』人,一位愁眉苦臉模樣的老者。

    韓立多看了這兩人一眼,將他們相貌記在了心中。

    這時不知是否因為人多了的緣故,在座之人神『色』反而凝重了起來,沒有誰閑聊什麼了,全都冷冷打量著其他人。

    這些人每一個出去,幾乎都是叱吒天南一方的頂尖存在,一下都聚到了這。不光認識還是不認識的,自然各種心思和想法都有了。

    在這些人中,韓立可算是極其特殊的存在。

    以這些老怪的強大神識,在韓立不是有意掩飾下,幾乎目光在韓立身上掃過的同時,就看出了他的修為身淺。自然也就知道了韓立是何人了。

    畢竟韓立的名聲,這半年來可算是聲名赫赫了。 這些老怪不可能沒聽說一二的。

    而韓立則眼皮下垂的坐在那,誰也不理睬,一副以不變應萬變的模樣。

    就在殿內開始變得寧靜無比,甚至有些凝重的時候。從大殿的偏門內,終於先後走出來了三人出來。

    原本默默看著他人的諸老怪,刷的一下,目光齊聚了過去。

    一名黑袍大漢,一名綠發老者,一名背劍道士。

    韓立神『色』如常,但心中卻砰然一跳,這三人就是三大修士了。也是千餘年來,整個天南僅有的三名元嬰後期修士。

    其他人表情各異,但大多數人都是和韓立一樣,都不動聲『色』的看著這三人。靜等他們開口說話。

    

Snap Time:2018-07-16 07:23:00  ExecTime:0.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