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五十二章雷珠


    第七百五十二章 雷珠

    韓立五指掐捏的非常準,那點青光一閃之下,就被指上紫焰包裹了進去。

    但韓立隻覺指尖處一軟,一股巨大力量從那點青焰上傳出,五根手指一下被強勁的反彈開來。

    韓立一陣駭然,但心念一動之下,手掌反手虛空一抓,手上紫焰向下罩去。

    光華高漲,青焰被紫光籠罩在了其內。

    韓立手臂一動不動,五指的紫焰耀目,青紫光芒交融變幻,忽暗忽明。

    此動作持續了一刻鍾後,韓立輕歎了一口氣,隨手一抖,五指挪開,手上的紫焰瞬間無影無蹤。

    然後他看著仍晶瑩奪目的那點青焰,臉上『露』出一絲苦笑。

    這古怪燈焰的難纏,還在他原先預料之上。紫羅天火雖然可以與之抗衡,但是煉化此焰,似乎心有餘而力不足了。

    這樣想罷,韓立稍思量一下,抬手衝身前飛劍輕輕一點指。

    低沉的雷鳴驀然響起,飛劍上迸『射』出一道刺目的金弧。

    此電弧一現身後,瞬間爆裂開來,化為無數道纖細金絲,向那一點青焰迎頭罩下。

    結果青光一閃,這些金絲竟如泥牛入海一般,全都被豆粒大的火焰,吸納的一幹二淨。隨即光華大漲,青焰一下漲至雞蛋大小。

    見此情形,韓立瞳孔深處藍光刺芒般的閃動不已,盯著吸納了金弧的青焰,神『色』陰晴不定。

    動也不動的不知過了多久,韓立輕吐了一口氣,目中藍芒消隱不見。但臉上現出猶豫之『色』。

    但片刻後,他就搖搖頭的心中主意已定。一張口,衝著飛劍方向一吸。劍上紫焰瞬間化為一縷紫線,被其吸入了口中,一點不剩。

    沒有了紫羅天火的壓製,劍上青焰大漲,一下將整把飛劍包裹在了其內。韓立馬心神相連的上悶哼一聲,臉上青氣一閃,微現一絲痛楚之『色』。

    不過,韓立馬上就顧不得身體地不適。十指連彈的對準飛劍,青芒閃動,十餘道劍氣脫手『射』出。

    和辟邪神雷所化金弧一樣,青『色』劍氣一接觸青『色』燈焰,全都被吸入了其內,化為了無形。

    可韓立對這一切卻猶如未見,體內靈力運轉不停,劍氣一道接一道的飛蛾撲火般的擊向青焰。

    法力急劇消耗起來。

    如此一來。青焰吸收了諸多劍氣後,竟如同進補了一般,越發勢大起來。

    不久化為一團耀目的青『色』火球,在韓立麵前洶洶燃燒著。

    這時,韓立體內的法力。足足消耗了三分之一多。

    但看著眼前的巨大火球,韓立反而笑了起來。

    他手中的劍氣一停,衝著火球中地飛劍一招手。

    “噗嗤”一聲,那口青竹蜂雲劍竟輕而易舉的從青焰中衝天而出。一個盤旋後,又『射』入了韓立手中。

    韓立低首看了看,手上青濛濛飛劍,晶瑩異常,上麵的青焰『蕩』然無存,臉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果然沒錯!這火焰雖然神妙無比,但顯然能夠吞噬的靈力有限。吸進的青元劍氣太多了,反而可被投機『操』控了。”韓立微笑著喃喃低語了兩句。

    隨後兩手一合。光芒一閃下,飛劍沒入了手心,不見了蹤影。

    這時,韓立才看了看眼前的青『色』火球,,用手指輕輕一點,一縷神識深入了其中。

    這青『色』火球一顫之下,緩緩的轉動起來。上麵青光閃忽暗忽明的閃動不已。

    韓立雙眉一挑。用神念一催。

    隻見青『色』火球開始晃動不已,但半晌後。才遲鈍地斜飛出去丈許,一路歪歪扭扭的。

    見此情形,韓立『摸』了『摸』下巴,沉『吟』起來。

    這青焰威力如此之大,就此放棄不用,自然有些浪費了。眼下雖然大打量吸收了青元劍氣的緣故,他可以勉強催使一下此焰。但明顯因為功法的緣故,根本無法做到得心應手。畢竟此火不是經過他煉化過的東西,很難像催使乾藍冰焰和紫羅天火那樣,『操』縱自如。

    韓立眉頭緊鎖,盯著青『色』火球思量了起來。忽然伸出一隻手掌,按在了腰間儲物袋上。

    白光閃動,一小截潔白如玉地肋骨和一個淡黃『色』小瓶同時出現在了手中。

    正是記載了玄陰經的玉簡和他以前用來吸入妖獸精魂的法器。

    將瓶蓋打開,麵飛出一團黑氣。

    韓立五指衝黑氣虛空一抓,頓時黑氣化『射』到了手心處,然後神念一動之下,這團陰魂之氣立刻彈跳到了另一隻手掌上的肋骨上。

    頓時肋骨由白變黑,脫手浮起,並放出若有若無地陰寒黑芒。

    韓立見此,才將神識沉浸其內,迅速瀏覽其內的玄陰經內容,開始一目十行的尋找著什麼。

    當韓神識翻看到‘陰火雷”三個字眼時,韓立心中一喜,速度一下放慢,開始細細瀏覽起來這部分內容。

    “陰火雷”,聽起來名稱似乎普通,沒有什麼奇特之處。但實際上,此物卻是玄陰經上不下於天都屍火的存在。

    不過,它可不是什麼魔道秘術,而是一種雷珠的煉製秘法。和韓立以前得到過的“天雷子’是同類的寶物。

    當然,按玄陰經上的講述,這陰火雷一旦煉製成功,威力大地驚人。單以破壞力而言,甚至還在天都屍火的威力之上。

    其原理,就是將玄陰大法的大量精純陰火壓製一團,再摻進一些雷電之力,外加其他一些材料,利用一些特殊手段,加以固化穩定。

    一旦對敵時祭出,就可將其內的陰火雷電同時引發。進而爆裂傷人。

    可惜雷珠是一次『性』的消耗品,不但限製眾多,而且煉製麻煩,極不易成功,隻有能『操』縱雷屬『性』靈力的修士才可進行煉製。

    所以不要說極陰老怪,就是玄骨上人也從未煉製過此種東西。

    韓立當初看到陰火雷的煉製法時,同樣沒有過多注意此秘法。他雖然能『操』縱辟邪神雷,但可不會什麼玄陰大法。自然是一掃而過了。隻修煉了玄陰經中的陰魔斬等幾種易學地秘術。

    如今他拿眼前地青『色』燈焰大感頭痛之際,卻忽然想到了此陰火雷煉製秘法。

    原本煉製陰火雷需要大量消耗靈力,而且成功幾率不多,再加上能驅使雷電的修士罕有人在。故而在修仙界少有人煉製此物,就是偶爾有人煉製了幾顆,也因為是消耗品,很快就會曇花一現地使用掉了。

    韓立仍然不會玄陰大法,但是以他如今的見識和修為。已不用照搬玄陰經上的一切了。隻要將雷珠煉製方法稍微改動一下,利用現成的青焰也可煉成其它雷珠,並不算浪費了。

    畢竟青焰威力不在其紫羅天火之下,煉製成雷珠威力肯定不在原版的陰火雷之下地。

    而他以前倒也有過,用乾藍冰焰甚至紫羅天火煉製雷珠的念頭。但是因為這兩種靈焰煉化的太少了,就是用來對敵都嫌不夠,實在不敢浪費在此上麵。這個念頭也就一閃而過的拋置了腦後。

    眼下麵對著收無法收取又無法掉的青焰,將其煉製成雷珠倒是一個絕妙的主意。

    這樣在不久的大戰中。此東西倒也能成為他對敵的犀利武器。

    心中計定,韓立當即從儲物袋中翻找起其他東西來。

    要說煉製雷珠地材料,他還真能從身上湊齊。這些東並非什麼珍稀物品,都是一些無論煉丹還是煉器都會用到的常用之物。韓立倒也備了一些。

    如此一來,他將東西先一一取出,擺放在了身前。然後麵對那閃爍不定的火球,神『色』一凝,兩手一揚。

    轟隆隆一響。兩道金『色』電弧同時從手心彈『射』而出,擊向了青『色』火球。

    ……

    落雲宗駐地的大廳內,呂洛坐在廳內的椅子上一動不動,麵上毫無表情。

    在他身前,束手站著幾名落雲宗地結丹修士, 紅衫老者和宋姓女子都在其內。隻是這幾人的神『色』略有些焦慮而已。

    “段師侄,你們韓師叔已經閉關幾日了?”呂洛忽然淡淡的問道。

    “啟稟師叔。韓師叔已經進入靜室兩個多月了,我和宋師妹一直守在靜室外。韓師叔從沒有出來過。”

    “嗯!你們韓師叔閉關時。曾經給我打過招呼。說要為不久的大戰,做些準備。要我們輕易不要打擾他地閉關。但是現在慕蘭人似乎人手已經到齊。開始蠢蠢欲動了。我們這邊的高層幾次聚會。那些修士都點名要你們韓師叔前去參加。但都被我借口推掉了。但現在三大修士齊聚天一城,同樣發來信函請你們韓師叔明日一聚。這一次,可是隻有元嬰中期修士才可參加的會議。可見對你們韓師叔的重視了。不好再推卻不去的。”而且我估計,這次的聚會才是最終決定,如何應戰的會議。我們落雲宗若是有人參加此會。可好處不少的。呂洛歎了口氣,喃喃地說道。

    聽了他們這位呂師叔此話。廳內的其他人同樣麵帶苦笑之『色』。

    “可是韓師叔現在肯定正在閉關到了關鍵之處,若是輕易打擾了,會不會讓師叔功虧一簣啊。”宋姓女子猶豫了一下後,嬌容閃過擔心之『色』的說道。

    “就是有此顧慮,呂師叔才一拖在拖的。可是明日的聚會,韓師叔若再不出現,恐怕其他人……”一名嘴唇上留有兩撇小胡子的中年修士,有些遲疑的說道。

    “其他人,怎麼了?”

    就在這時,從廳外忽然傳來一句輕飄飄的話語聲,聲音不大,但卻清楚異常地傳進了每個人地耳中。

    一聞此言,呂洛頓時滿臉喜『色』。

    

Snap Time:2018-04-20 17:06:43  ExecTime:0.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