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五十一章化焰


    第七百五十一章 化焰

    一路上隻有兩人了,一開始韓立和宋姓女子間,自然沒有多說什麼話語。

    不過當遠遠看見了天一城時,此女在遁光中遲疑的忽然問了一句。

    “韓師叔。那墜魔穀從古至今,不知多少元嬰老怪進去後,都未生還過。我們這些結丹期修士進去後,真的有可能找到靈果,並安然退出嗎?”

    一聽這話,韓立有點意外,周身青光一晃之下,放慢了遁速,然後麵帶詫異的扭首看了一眼此女。

    宋姓女子竟然在這時問出此話,有點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不過韓立默然了一會而後,就淡淡的說道:

    “單以功法修為而言,你們自然遠遜於以前入穀的那些取寶修士。在穀中遇到危險後,生存機會比他們小的多,是很正常之事。不過那些修士之所以會在穀中就此隕落,十有八九還是貪心作祟,否則。這麼多元嬰修士入穀,不可能沒人安然得到一兩件寶物的。多半是寶物動心,得到一件還想得到另一件,或者一心隻想找到能夠延續他們壽元或者能夠短時間內突破境界的靈『藥』。如此一來,多走過幾處險地,出事隻是遲早事情。”

    “照師叔之言,我們進去同樣九死一生?”宋姓女子黛眉緊鎖,有些憂心忡忡了。

    “若是沒有入穀方法,和一條安穩些路線。不要說九死一生。以前那麼多修士,除了一個蒼坤上人外,又有幾人走出來過此穀。在這一點上,若沒有這兩天條件,我也根本不會考慮進墜魔穀的事情。否則那不是取寶。是『自殺』而已。你們雖然修為低些,但隻要不貪心,並事先打探清楚靈燭果的具體位置。一入穀後就直奔那靈果之地。運氣不太壞的話,得手機會自然是有的。當然墜魔穀號稱天南第一凶地,就是準備再充分,也要做好隕落其內的準備。若靈燭果真是如此好取的話,鬼靈門同樣知道此事,也不會一直拖到現在才動手了。他們如今去墜魔穀取寶舉動,多半還是看到南隴侯也得到了入穀方法,生怕被對方搶先卷走了穀中寶物。才不得不冒險一試地。恐怕他們的入穀方法。危險『性』不小吧。”韓立猶豫了一下,還是講出了自己的猜測之言。

    “師叔既然猜到了鬼靈門入穀方法不妥,剛才怎麼……”宋姓女子聽了韓立的言語,美目中閃過訝『色』,有些吃驚起來。

    “怎麼不當著紫靈她們的麵,剛才說出來是嗎?難道你以為我另有什麼心思?”韓立嘴角一翹,輕笑的說道。

    “不敢,師侄沒有懷疑師叔之意。”宋姓女子一驚。急忙分辨道。

    “放心。你心有所懷疑,是正常之事。不過,我之所以沒有說出這些話來,也沒什麼惡意。因為此話仙子啊說出來,也許對你和梅凝有用。但是對紫靈來說。多半沒有什麼效果的。要知道,造化丹固然珍貴異常,但對結丹修士來說卻有些浪費了。梅凝不說,其服用此丹。就大有機會進入結丹期。倒值得一搏。畢竟進入結丹後,壽命可一下延長了數百年。但你和紫靈隻是結丹初期,資質也全都非比一般。就是不服用此丹,多半還是能安然突破瓶頸進入結丹中期的。服用了此丹,隻是省卻了你二人上百年地瓶頸參悟時間罷了。一邊是百年修煉時間的節省,一邊是要冒奇險進入墜魔穀,陷入生死一線中。如何選擇,完全是因人而異了。師侄會如何選擇我不清楚。但紫靈為了這上百年的時間多半會冒險入穀的。她可不想當一名結丹修士的。能節省上百年苦修時間。她進入元嬰期的機會,可大了不少。”韓立說到這,臉上『露』出大有深意的神『色』。

    “師叔意思是,紫靈道友心誌堅定,一心想成為元嬰修士?所以危險再大,她也會入穀一搏的!”宋姓女子喃喃地說道,臉上隱現古怪表情。

    “不錯。就是這個意思。紫靈的經曆和你與梅凝可有些不同。她曾經數次被強大修士脅迫過,甚至連其母傳給她的門派都其他勢力占了去。後來雖然逃了出來。並且始終不再人前提及此事。但我卻能能若有若無的感應到。她現在追求強大之心,恐怕比一般人都強的多。”韓立抬首望了望遠處有些發紅地晚霞。回起一些往事,悠悠的說道。

    接著在宋姓女子愕然的眼神中,韓立似乎話意大起,聲音頓了頓後,又說道。

    “穀中真有靈燭果的話,我多半同樣會搏一次地。畢竟修為到了元嬰期再精進一層,都是千難萬難之事。若不抓住此機會的話,說不定一輩子就困死在元嬰初期了。但在墜魔穀之行並非勢在必行前。我也不想婆婆媽媽的說些無用的話語。真到了一定要去墜魔穀時,我自會重新給你們強調此行的凶險,點出鬼靈門入穀之法的可能不妥之處。不過,以上隻是我的猜測之言。說不定鬼靈門早就將入穀方法研究的比蒼坤上人更加完善。這也不是不可能之事。這也是我沒有馬上說出猜測之言地原因之一。”

    宋姓女子聞言,默然不語,但明眸中『露』出若有所悟之『色』。

    “好了,這些話語原本不想現在說給你聽的。但既然問起了。也就給你說上一二了。你現在既然來到了天一城,現在最主要的事情,先讓自己在不久後的大戰中別隕落掉,這才是當務之急的事情。若是運氣不好,在大戰中出事了。墜魔穀自然不用費心考慮了。我也是一樣。回到了天一城,此事就會擱置腦後不會再過問的。”說完這些話,韓立嘴角泛出一絲自嘲之『色』。

    “多謝師叔指點!”宋姓女子被韓立如此一說,心中一凜,斂衽謝道。

    “談不上什麼指點。這些不用我說,你自己稍一思量也會明白的。好了,進城吧。天『色』不晚了。”韓立一擺手,神『色』淡然。

    “是,師叔!”

    青『色』遁光再次全速向前,直向城門處飛『射』而去。

    ……

    數日後,天一城落雲宗駐地,的一間在外麵設下了層層禁製地密室中,韓立盤膝坐在密室中間,雙後捧著一把五六長地巨劍,正在眉頭緊皺的想些什麼。

    劍上燃燒著紫青兩『色』地怪異火焰。正是韓立的紫羅極火與那詭異的青『色』燈焰。

    在那日從紫靈哪兒回來後,韓立接下的幾日,被呂洛拉著見了諸多和落雲宗交好的的元嬰修士。

    往日,這等階層的修士要見一個都是困難之事。但如今短短數日內,韓立就見了十幾名之多,也可算是難得的體驗了。

    這些修士自然知道韓立的名聲,也都不敢怠慢,相處的還算不錯。甚至和其中幾人聊得頗為投機。

    但這幾日一過,韓立就立刻找了這麼一處靜室,開始處理自己當日黃龍山之戰中的後患了。就是這始終在青竹蜂雲劍劍上燃燒不息的青焰。

    此焰如今之所以在劍上無事,全靠那紫羅天火平衡壓製之功。

    這青『色』燈焰也不知是什麼魔焰,威力驚竟然不在韓立的紫羅天火之下。如今雖然被韓立依仗數量,勉強克製住了。但如何煉化它,還真是一件頭痛之事。

    若是此焰不除。不但青竹蜂雲劍無法動用,就是乾藍冰焰和紫羅天火,也無法輕易施展攻敵了。

    這韓立自然無法忍受。

    如今,韓立目光閃動的盯著此劍,思量了好大一會兒。

    片刻後,他將手中巨劍往空中一拋,手一揚,一道青『色』法決打到了其上。

    頓時巨劍在其靜室上空一個盤旋後,一聲嗡鳴,化為了數十口細小飛劍。

    韓立神念一動之下,大部分飛劍化為數十道青芒直接『射』入了體內。隻有一口飛劍水平的緩緩落下,停在在了韓立眼前。

    韓立望著劍上青紫火焰,雙目一眯,忽然一張口,一道紫『色』火焰從口中噴出,直接噴到了飛劍表麵。

    頓時劍上紫焰大盛,一下就將不多的青焰壓製住了。

    然後在韓立手中法決一催,洶洶紫光將青焰往劍上一端『逼』去,沒有多久緩緩將其『逼』到了劍尖一點,化為了黃豆般大小的一小團青光。

    見此情景,韓立麵上的神『色』反而凝重起來。

    他深吸了一口氣,雙手十指彈跳不止,一道道顏『色』各異的法決,飛快的打在劍上。

    頓時劍上紫焰在法決激發下,威勢更盛,形成一波接一波的紫『色』焰浪的向那一點青光狠狠壓去。

    青焰在劍尖處的一點立足地上晃動不已,似乎隨時都有可能一閃而滅。

    但在紫焰催壓下,過了一會兒後,那點青光卻漸漸瑩亮耀目起來。

    任憑紫焰如何催動,就如同生在劍尖處一般,就是不滅不熄。

    韓立目中一絲焦慮之『色』閃過,手中法決催的更急了一分。

    又過了好一會兒,眼見情形沒有絲毫改善,韓立臉『色』有些難看。

    略一思量後,他目中寒光一閃,單手一抬,輕輕一晃。

    頓時五指連同手掌全都覆蓋了一層刺目紫焰。

    接著韓立毫不客氣的,五指一合,竟直接向飛劍上那點青焰捏去。

    

Snap Time:2018-01-21 02:45:28  ExecTime:0.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