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五十章定議


    第七百五十章 定議

    “韓兄有什麼不解之處,盡管問就是了。此事非同小可,也許我們的確有疏漏沒有考慮周全之處。”紫靈見聽到靈燭果和造化丹之事,竟還能如此冷靜,心中略有一些欽佩。

    “雖然我也去了慕蘭草原一趟,但你們為何找上我。要知道,最有可能知道墜魔穀進入之法的,應該是南隴侯才對。還是你們也知道其他的入穀之法?”韓立『摸』『摸』下巴,沉聲問道。

    “南隴侯的可能掌握了入穀方法之事,我們自然知道。但是以他的脾『性』和傳聞,我們怎麼敢將此秘密相告。對於韓兄,我和梅妹妹都很放心的。知道道友可不是見利忘義之輩。至於入穀之法,我們從那鬼靈門弟子口中得知。鬼靈門似乎正研究一種進穀方法,並且已接近完善了。隻是具體情形,那人還不知道。但下次墜魔穀空間裂縫穩定的時間,鬼靈門一定會行動的。到時候,我們打聽清楚此方法,混入進去應該不難的。隻是那靈燭果所在地方,據說環境極為惡劣,沒有大神通,根本法靠近靈果的。韓兄若是自覺修為不夠,那也就算了。畢竟即使安然入的穀中,那墜魔穀麵也是危險重重,此去實在禍福難料啊。”紫靈說到最後,神『色』反遲疑起來。

    “鬼靈門也有了入穀之法。這倒是頭一次聽說過。不過,聽你們口氣,現在對一切都還模糊的很,並沒有真正的確切消息。這樣吧,等墜魔穀空間裂縫穩定時,還有數年時間。到時候將一切都探聽明白。確定穀中真有靈燭果,並非妄言。那為了造化丹,我自會冒一次奇險的。至於修為,你們不用擔心了。若我不行的話。其他元嬰中期修士,多半也沒希望的。”韓立沉『吟』了半晌後,才長出一口氣說道。

    韓立並沒有將南隴侯聯係他的事情說出來。麵對墜魔穀這種天南第一凶地,即使有靈燭果這等靈『藥』引誘,韓立心中也要再三掂量地。也許鬼靈門的入穀方法更安全一點呢。若是如此的話,南隴侯的事情,根本沒有必要在這三女麵前提起。

    見到韓立沒有一口答應此事,紫靈非但沒有沮喪。反而欣喜起來。

    她知道以韓立的謹慎『性』格,說出這番話來,基本也算承諾了此事。而且聽韓立口氣,似乎傳言不假,現在神通真的非同小可了。那靈燭果到手的希望,就更大了一分。

    於是這時,此女笑『吟』『吟』的說道:

    “其實之所以著急地找韓兄來,也是覺得若無法找到得力幫手來。一切都是枉然之事。下麵就不會在做徒勞無功之事了。但現在有韓兄此承諾。我們幾人也就放心了。以後自會探聽清楚其中詳情。畢竟我等姐妹也要入穀的,同樣也不會拿自己『性』命開玩笑的。”

    “什麼,你們三人也想入穀?”一聽此言,韓立嚇了一跳,滿臉的吃驚表情。

    “韓兄以為我等想入穀嗎?這也是被『逼』無奈之事。大部分古書上隻是記載了靈燭果的神妙。但是卻很少有典籍提到。靈燭果一旦摘下,是根本無法保存的,必須摘下半日內,就馬上入鼎煉『藥』。一旦超過半日。靈果效力就會大減,超過三日,則效力全無了。最糟糕的是,用此靈果煉製的造化丹。同樣有此限製。若不在丹『藥』出爐地一定時間內服下,同樣失去效力的。所以明知墜魔穀根本不是我等能去的。也隻能硬著頭皮賭上一賭了。畢竟這總比以後花上百年甚至數百年也無法突破瓶頸的好。”紫靈苦笑一聲,無奈的說道。

    “靈燭果還有這等限製。我也算讀過不少上古典籍,怎麼沒聽說過此事?”韓立眉頭皺起地說道。

    “韓師叔,這是我們宋家祖傳的一本古籍秘本。我將其複製了一份。師叔看下也就明白了。“

    出乎韓立意料。竟是那宋姓女子忽然從儲物袋中取出了一塊玉簡,恭敬的遞了過來。

    韓立臉上訝『色』一閃,仔細望了此女一眼,才點點頭的接過玉簡,將神識沉浸簡中。

    這個是一本專門介紹上古靈丹和靈『藥』地古書。麵有許多韓立聽說過或者根本從未耳聞過的靈『藥』、丹方。甚至其中還詳細提到了九曲靈參和從玄骨老魔那得到的相關丹方。這讓韓立砰然心動了。

    以他的如今的眼光,這上麵的不少丹『藥』對元嬰期的他都大有用處的。雖然其總記載地煉丹材料,幾乎每一種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上古靈『藥』。但是總是有備無患的好。否則以後有了什麼靈『藥』,也根本不知作何用途。

    看來修仙家族中。還有一些甚至修仙大派。都沒有的好東西。

    以韓立強大的神識,玉簡內的東西雖然不少。但是很快就找到了記載靈燭果的內容。

    上麵果然提到了靈燭果及造化丹的種種限製。

    看了一會兒後,韓立眉頭緊鎖。

    片刻後,他將神識抽出,沒有馬上說什麼,而是用手指撫『摸』著玉簡光滑地表麵,沉『吟』了起來。

    “我聽聞紫靈姐姐講,韓師叔在煉丹上也有很高造詣。這本古籍對我們宋家來說,根本是雞肋之物,雖然古丹方不少,但每一種主原料都不是宋家能夠擁有地。師叔若是不嫌棄的話,此玉簡師叔盡管拿去就是了。也算是師侄這次請師叔出手地酬勞吧!”宋姓女子非常乖巧的說道。

    韓立聞言一愣,但隨即大有深意的望了此女一眼,笑了起來。他想了想後,從容說道:

    “韓某生平從不占人便宜。若是墜魔穀中真有靈燭果的話,我同樣受益非小。根本不要什麼報酬,多半也會去的。不過你這本古書,我的確有些用處,就用一瓶精進修為的丹『藥』相換吧。這瓶丹『藥』正好適合你現在的境界。”

    說完這話,韓立單手往腰間一模,從儲物袋中掏出了一個綠『色』小瓶出來,直接拋給了宋姓女子。

    此女下意識的接過瓶子,但臉現遲疑之『色』,有些不知所措的樣子。

    紫靈在一旁見了,媚而不妖的輕笑了起來。

    “既然給你。宋姐姐盡管拿去就是了。韓兄的煉丹術非同小可,瓶中多半是用高級妖丹煉成的靈丹。絕對可以讓姐姐修為更進一籌的。這個生意可做得不虧啊。”紫靈巧笑盼兮的說道。

    聽紫靈如此一說,宋姓女子麵『露』驚喜之『色』,再次向韓立謝道後,就將『藥』瓶小心的收起了。

    韓立微微一笑,同樣將玉簡收起後,悠悠的說道。

    “既然靈燭果和造化丹都無法保存,看來你們真的隻有入穀了。若是隻是奔此靈果而去,不『亂』闖他處的話,全身退的希望還是不小的。不過現在,你們幾人先收集下煉製造化丹的輔助原料。這些靈『藥』雖然沒有靈燭果這般世間難尋,有幾種也是不易尋找之物。至於其他細節問題,隻有等一切事情都已明了,再最後決定了。畢竟這事有些遙遠。也許到時候,我們和慕蘭一戰大敗而回。那墜魔穀之事更是想也不要想了。我等修士能否還在天南立足,都是兩說的事情了。”韓立歎了口氣,慎重的說道。

    “怎麼,韓前輩並不看好這次和法士的大戰。“一聽韓立此言,紫靈等人一驚,梅凝更是忍不住的矜持問道。

    ”這可不好說。從表麵上看來,我們天南諸多勢力聯手,又是在本地作戰。應該稍勝慕蘭聯軍一籌的。就是天南三大修士和我們天道盟的龍夫『婦』,也是可以壓住慕蘭神師的。但是那些黑袍人卻來曆不明,明顯是有外來勢力『插』手此我們和慕蘭人之戰了。要說有變故的話,肯定是出在這些人身上了。“韓立不置可否的說道。

    “這麼說,這次大戰,勝負隻在五五之數了。”紫靈也神『色』凝重起來。

    “可以這麼說吧。不過最大的可能還是……”韓立目光閃動幾下,口中喃喃的說道,聲音一下低不可聞起來。

    這讓三女一怔。

    “好了,不說此事了。這種事情,未真正開戰前,誰能說的清楚。你們隻要為墜魔穀的事情,先做好準備就行了。到時候一切看機緣吧,有些事情有時也並非可以強求的。”韓立搖搖頭,最後又淡然的說道。

    下麵,韓立沒再提墜魔穀之事,卻有些好奇的問起了兩女這數年的經曆。同時紫靈等人也對韓立如何從慕蘭神師口中逃脫的事情,也大感好奇,自然也興致勃勃的詢問了一番。

    聞著誘人的淡淡幽香,看著三張嬌豔動人的玉容,這自然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情。時間也過的飛快!

    當韓立看看天『色』有些晚的時候,也就起身告辭了。宋姓女子也同樣要一齊離去。

    紫靈和梅凝自然起身相送二人到穀口。

    在離開時,韓立注意到梅凝此女有數次想說些什麼,但是一番猶豫後,最終輕咬紅唇的沒有說什麼。

    看著此女嬌豔紅暈的麵容,韓立心中一動,再一眼看到旁邊的紫靈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和梅凝二人,心中不覺有些尷尬起來。

    不敢再久待下去,略一招呼後,韓立就化為一片青霞,將宋姓女子一齊卷入其中,向天一城飛遁而回。

    

Snap Time:2018-01-19 15:43:18  ExecTime:0.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