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四十九章靈燭果與造化丹


    第七百四十九章 靈燭果與造化丹

    這名出現在韓立麵前的俏麗女子,正是和韓立一同來到天南的梅凝,其容顏和數年前相比,越發動人了。

    “晚輩能有今日境界,全靠前輩當日贈丹之恩。”梅凝幽怨表情一閃即逝後,臉上還是現出了恭謹之『色』。

    現在元嬰期的韓立,身份比其當日來說更是非同小可了。

    “梅妹妹!紫靈道友也在麵嗎?”宋姓女子這時從韓立身後走出,非常親熱的叫道。

    這倒讓韓立有些意外的打量了此女一眼。

    “宋前輩!紫靈姐姐正在屋內修煉,不過馬上就會收功出來的。兩位和先到晚輩屋內坐下吧。”梅凝卻不敢怠慢,麵帶歉意之『色』的說道。

    韓立聽了沒有在意,因為他神識掃過之下,在另一間石屋的確有人證盤膝打坐,上下靈氣激『蕩』。的確正在收功之中。

    於是在梅凝的謙讓下,韓立和宋姓女子進了石屋中,紛紛落座。

    然後梅凝又乖巧的給二人沏上了一杯靈茶。

    “梅姑娘,這些年你和紫靈姑娘一直在何處修煉的。難道沒有加入宗門?”韓立抿了一口杯中靈茶,平和的問了一句。

    “我和紫姐姐商量過的,準備先觀察看看天南的各大宗門,並等自身的修為再鞏固一些,才考慮加入宗門之事。所以這幾年來一直在各處走走看看。畢竟天南的情形,似乎比我們那還要『亂』一些的樣子。”梅凝束手站立在韓立一側,低首細聲的回道。‘

    見梅凝在宋姓女子麵前,沒有掩飾自己是外來修士的意思,韓立略一怔也就明白,自己這位宋師侄多半知道一些『亂』星海的事情了。

    看來此女真和紫靈=交情不錯的樣子。

    不過,見梅凝這般溫婉老實地樣子。韓立『摸』了『摸』鼻子,倒不好繼續問其什麼了。隻是一扭首,看了也站在另一側的的姓女子一眼後,他笑著又問道:

    “這一次,你替紫靈突然找我來,不會隻是想讓我和好友敘舊吧。否則,宋師侄送個信函何必還遮遮掩掩,一副猶豫半天的樣子。”

    “師叔。我……”宋姓女子聞言,臉上微紅,有些吞吐起來。

    梅凝麵『色』也顯出一絲尷尬之『色』,剛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屋外卻忽然傳來了女子輕笑的聲音

    “韓兄,你何必為難兩位妹妹,其實這次請道友前來,大半都是紫靈自己的主意。”

    話語剛落。門口處多出了一一名貌若天仙的白衣女子。

    此女其容光懾人,秋波流動,舉手投足之間,醉人心神。

    “其實我現在應該稱呼韓兄一聲前輩才對,不過我還是覺得叫韓兄更合適一些。畢竟韓到偶年紀還不一定有小女子大呢。韓兄不會在意吧。”紫靈優雅走進屋子。抿嘴一笑地說道。

    和韓立一齊經曆過虛天殿、陰冥之地等諸多事情,並在無邊海上共同度過一段日子後,此女和韓立間倒不顯得陌生了。現在甚至有一些把自己當成韓立顏知己的樣子。

    韓立聞言,打量了此女幾眼。

    即使以他現在元嬰期的心境修為。一見『露』出真麵目的紫靈,仍覺得心神搖晃,不由自主的被其吸引。大概書上說的“禍國殃民”,指的就是這等絕『色』佳人吧!

    甚至單以姿『色』而言,在他心中無法替代的南宮婉,比起此女來都稍遜一籌。

    當然南宮婉那種清冷氣質和此女地嬌豔嫵媚,是兩種不同類型的風情,不相伯仲的。

    “叫什麼都無所謂。倒是紫靈姑娘這般以真麵目走出此穀,恐怕立刻會在天南引起一番轟動。可別被那些老怪物看上,強搶了去。”見到『亂』星海舊識,韓立難得的調侃此女一句。

    紫靈麵上笑『吟』『吟』的絲毫沒有動氣,白了韓立一眼後,就向宋姓女子招呼到:

    “這次真是有勞宋姐姐了。我和梅凝實在有些不便進天一城地。”

    “沒什麼!這件事情,我也有份參加的,出些力自然是應該的。”此女麵上有些訝『色』的說道。

    雖然她已知道紫靈和韓立地確是舊識。但看這兩人相處的如此從容隨意。還是大出乎她的意料。但對此行的目的,卻多了三分信心。

    這時紫靈衝韓立嫣然一笑。輕聲說道:

    “幾乎每一次見麵,韓兄的修為增長之快,都讓紫靈大吃一驚。真不知道韓兄如何修煉的。而韓兄現在名聲之盛,更是讓我和梅妹妹張目結舌了。外麵到處盛傳,說韓兄實力甚至比元嬰中期修士,還神通廣大。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問出這話,紫靈似笑非笑的盯著韓立,但明眸中隱隱『露』出一絲期盼之『色』。

    韓立心中一動,但一思量後沒有直接回複,反而望著眼前佳人,問道:

    “紫靈姑娘,一見麵就問我實力如何?是不是太心急了點。能否先講下找韓某地目的。在下還是希望先了解清楚情況,再討論其他的事情。”

    韓立一副不緊不慢的從容樣子。

    一聽韓立此言,紫靈美眸眨了眨,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我還真有些『性』急了。不過這也難怪。此事實在關係重大,必須有元嬰中期以上神通,才有可能成功。我也是有些情急了。”

    “事關重大?倒底是何事,要我出手相助,不妨明言了。”韓立目光閃動幾下,笑容一斂後,淡然問道。

    “看來不用我說,韓兄也猜出了幾分。我們幾人的確是找韓道友合作的。不過在此之前,我想問一下。不久前,韓兄是否和一些元嬰期老怪去了慕蘭草原,並從中得到了蒼坤上人的遺物?”紫靈表情同樣鄭重起來。

    “你怎麼知道此事!這件事知道地人應該不多才是!”韓立臉『色』微變,意外地說道。

    “這件事。是我們從一位鬼靈門修士口中得到的。那人是鬼靈門一位掌權長老地嫡係後人,無意中見到了紫靈姐姐真容後,立刻被紫靈姐姐『迷』得神魂顛倒。還有什麼事情不肯說的。”梅凝在一旁,忽然輕笑的說道。

    “死丫頭,你胡說什麼。”紫靈一聽此言,輕啐一口,香腮一紅。

    看來這些年來,二女感情很好的樣子。

    “要是鬼靈門的話。知道此事倒也正常。”但韓立聞聽此言,點點頭,臉上疑『色』去了大半。

    “想不到,韓兄已經進階元嬰期了,還是和以前一樣謹慎。”紫靈眼波流動,瞥了韓立一眼後,嬌聲道。

    “我隻是剛剛凝結元嬰而已,又不是不死之身。該小心之處。自然還是要謹慎的。不過我去過慕蘭草原尋過寶,和你們找我到此,有何幹係。難道你們從那鬼靈門那,又得到什麼秘密不成。”韓立若有所思的問道。

    “師叔目光如炬。此事其實牽扯到墜魔穀中的一件樣寶物。那名鬼靈門弟子無意中在我三人麵前『露』了口風,我們才知道此事地。”一直麵對韓立有些不自在的宋姓女子。見韓立麵對紫靈二女時一直和善之極,異樣之心稍去後,也『插』口說話了。

    “墜魔穀,我記得隻有蒼坤上人安然出來過。鬼靈門如何知道穀中有何物。你們不會被騙了吧。”韓立先是一怔。接著麵『色』古怪的說道。

    “應該不是。我三人當時好奇之下,聯手使用了一些幻術,不但從那人口中得知了寶物名字後,還不知不覺套出了寶物的大概位置。至於鬼靈門如何知道此的?那人也不值得,這我就不清楚了。不過這件事情十有八九,應該不假的。”紫靈雙眸發亮的說道。

    “就算此事是真的。倒底是何寶物,讓你們如此動心。不可能是普通地古寶吧。”韓立眉頭皺了皺,終於問及了此事。

    “韓師叔可否聽說過‘靈燭果’此東西。”聽韓立此言。三女女互望了一眼後,宋姓女子才凝重的說道:

    “什麼,靈燭果!沒有弄錯吧。那東西這一界早就絕跡了。不對,那墜魔穀從蠻荒時期就一直封閉至今。真有此物在穀中,也說不定的。”一直神『色』從容的韓立,終於吃驚起來。甚至可以說有些激動了。

    ”看來韓兄對此靈果知道的也不少。那也應該知道用‘靈燭果’煉製地‘造化丹’了。在傳聞中,雖然修士一生中隻能服用一次造化丹,並且隻限於化神期以下修士。這種古靈丹。對修士突破瓶頸的用處是顯而易見的。據說服用此丹後的修士。在一段時間內神識將被『藥』力催化,可提前體驗下一層境界地不可思議變化。雖然這些感受無法明言。甚至每個人體驗到的還不一樣。但事後,大部分修士就此突破了停滯不前的瓶頸,可是真有此事的。許多古書上都有記載。否則此靈丹也不會有如此大的名頭,並一直流傳至今了。可惜煉製此丹的主『藥』’靈燭果’,即使在蠻荒時期也是可遇不可求的靈『藥』。雖然空有丹方,但從上古時期以後就沒有人煉製過了。”紫靈竭力保持冷靜的說道。

    宋姓女子和梅凝雖然早知道此事了,但現在一提及此靈丹,目中還是忍不住地閃過興奮之『色』。

    特別是梅凝此女,若有一顆造化丹的話,她結丹時的把握可大增了許多。

    但這時,韓立臉上的激動之『色』,反而漸漸消退了,並沉『吟』了起來。

    仔細思量了一會兒後,韓立才平靜的問道

    “要說墜魔穀有此靈果,那鬼靈門在幕蘭草原花大代價拉攏其他尋寶修士,並想滅殺南隴侯妖奪得蒼坤上人遺物的做法,倒也說得通了。不過我還有幾處不解,需要你們解答一下。否則就算靈果再誘人,我也不會拿『性』命冒險的。”

    

Snap Time:2018-01-20 17:12:54  ExecTime:0.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