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四十七章條件


    第七百四十七章 條件

    聽了呂洛此言,韓立腦中頓時浮現了慕沛靈和南宮婉見麵時的情形,心一陣的嘀咕。但口中自然又謝了兩句。

    “師弟今後有什麼打算?原本按照約定,師弟出手過一次,下麵戰鬥就可以不用參加的。但前幾日我們和正魔兩道、九國盟高層聚在一起商議對策時,有人提到了師弟。說師弟既然能瞬殺黑袍法士,在功法上肯定能克製這些黑袍人的。因此不久後的大戰,他們都希望師弟仍能夠參加。我們天道盟代表也覺得師弟是一大戰力,若是不出戰的話,實在有些說不過去。也就……”呂洛麵現躊躇,有些遲疑的說道。

    “再參戰當然可以。若是天南真的被慕蘭人占據了。我們落雲宗也好不到哪去。不過先前的承諾,盟打算怎麼處理。不會是光動嘴巴,就真的如此算了吧!”有些出乎呂洛意料,韓立並沒有『露』出惱怒之『色』,反而冷笑一聲後,淡然的問道。

    “這個當然不會了。再加上師弟揪出了一名禦靈宗『奸』細和擊斃了一名黑袍人的功勞,盟承諾,師弟隻要肯繼續參戰,有什麼條件盡可以提。隻能做到的。他們會盡量滿足師弟。以此來做為補償。”呂洛苦笑的說道。

    “願意補償?這就好說。具體條件我還是和主事人麵對麵的詳淡吧。”韓立聞言神『色』一動,不動聲『色』的說道。

    “這也好,我這就帶師弟去見見我們天道盟的幾位當值主事人。隻要師弟條件不太過分。他們應該能做主答應下來的。”呂洛微微一笑,但話隱隱的若有所指。

    “放心,呂師兄。我不會獅子大開口,讓師兄左右為難的。”韓立輕笑了一聲,緩緩說道。

    “師弟說笑了。不用顧及我的麵子,難得那些老家夥肯大方一回。該要的東西不要白不要。”見韓立領會了自己意思,有了分寸。呂洛心一鬆,但口中說地自然是另一番言語了。

    韓立聽了,臉上滿是似笑非笑的神情,但不再說什麼了。

    下麵,呂洛當即帶著韓立出了落雲宗駐地,直奔天道盟的議事大殿而去

    “我們天道盟現在主事的,是十幾個大宗門修士組成的長老會。每隔十年就會替換其中幾家。當然作為天道盟發起人的‘鸞鳴宗’‘古劍門’‘倪航齋’三家是無需替換的。而盟的事情。其實也大多由這三家決定地。但相比而言,鸞鳴宗實力要比古劍門和倪航齋都略勝一籌。天一城的主事之人,就是鸞鳴宗的龍與鳳冰兩位道友。想必你也知道的,他二人就是聯手就可以力敵元嬰後期修士的雙修夫『婦』。本盟能和其他勢力抗衡,也全靠這二人了。不過,現在出頭『露』麵的隻是龍道友,鳳冰長老一到天一城,就馬上閉關了。似乎修煉某一秘術到了關鍵之處。韓師弟隻要先和這幾名在天一城的主事長老談妥好了。那長老會也相當於通過的。議事大殿除了龍長老在主持外,其餘兩大宗門也有長老常駐那。”呂洛一邊和韓立並肩走著,一邊給韓立解釋著天道盟地事情。

    這些事情有的韓立早就知道了。有的卻是首次聽聞,沒有說什麼, 隻是默默的點點頭。

    議事大殿就在西城的中心處。不慌不忙地走了一會兒後, 兩人就到了目的地。

    一大片氣勢雄偉的樓台,包圍著的一座青石大殿,出現在了二人麵前。

    “參見呂前輩。前輩到此是要見幾位長老嗎?這位前輩是……” 在殿門外麵把守地幾名築基修士。顯然認識呂洛這位落雲宗長老,其中一人恭敬的施禮後,非常客氣的問道。但目光落到韓立這位陌生修身上時,神『色』有些遲疑起來。

    “這是本宗的韓長老。這次正是要見龍長老幾人的。”呂洛神『色』不變,淡淡說道。

    “啊。原來是韓前輩。請兩位前輩稍候,幾位長老正在偏殿內商議事情,我通稟一下即可。”那名修士一驚,愕然的多看了韓立兩眼。隨即神『色』更加恭謹了三分,顯然知道韓立是何人了。

    這名修士,隨手取出一道傳音符,低聲衝著符籙說了幾句話後,就甩手將符籙扔出。

    一道紅光向麵飛『射』而進。

    片刻後,大殿中突然傳出三聲悠揚的鍾聲,那守門修士一聽此聲音,立刻身子一側的躬身道:

    “前輩請進吧。幾位長老已經知道兩位前輩到來了。”

    呂洛點點頭。大模大樣地向殿內走去。

    韓立神『色』如常的跟在其後。不慌不忙的樣子。

    穿過幾段走廊,呂洛帶著韓立走進了另一側的偏殿內。

    進入門內。就見五六名元嬰期修士正端坐麵。

    二人一進去,這些人全瞅了過來。

    不過目光隻在呂洛身上一掃而過,大半都停留在了韓立身上,全都『露』出感興趣的神『色』。

    這些人個修為不凡,但韓立的雙目閃動之下,還是落到了坐在中間位置的一名中年人身上。此人一身灰袍,相貌偉奇,骨骼寬大,修為甚至比普通的元嬰中期修士還要強地多,竟似已到了中期頂峰,隻差一腳就能進入後期地樣子。

    韓立心中一凜,立刻知道此人就是那位鸞鳴宗的龍了。

    此人修為如此高深,怪不得和其雙修伴侶聯手後,就能對抗元嬰後期修士呢。

    原來以為傳言有些誇大。但看來反而將此人修為說淺了。

    這時其他人還未開口,中年人就先展顏一笑起來。

    “呂兄,這位就是貴宗地韓長老吧。這些日子我們可是如雷貫耳了”龍起身,一拱手的說道,一臉和善之意。

    “龍道友吧。韓某也是久仰大名了。”韓立仔細打量了兩眼中年人,同樣回禮的笑笑道。,

    “要說名氣。最近的修士中,又有哪一個有韓道友這般大名的。韓兄弟可給我們天道盟長臉不少啊。”坐在龍一側,一位麵『色』白皙的老者,半開玩笑地說道。

    “這位道友說笑了。不知道友如何稱呼?”

    韓立也早注意到了此老者。因為其是在座中人,除了龍外的另一名元嬰中期修士,自然不敢怠慢了。

    “韓師弟,這位是倪航齋的況兄,一身的‘乾土功’可是威震天南數百年了。”未等白皙老者回話。呂洛就搶先開口介紹起來。

    “原來況兄。韓某同樣仰慕已久了。”韓立聞言有點意外,臉上閃過訝『色』的說道。

    此話韓立沒有說的違心。這位倪航齋的況姓修士的確是大名鼎鼎,是天道盟中僅次於龍夫『婦』地存在。當初落雲宗的銀發老者可是再三提及過他。沒想到在這竟也能見到。

    接著,呂洛又將其餘幾名修士介紹給韓立一一認識。其他人倒還罷了,當介紹古劍門長老,一位麵目醜陋的田姓修士時,韓立不禁多看了兩眼。

    隨後,韓立等人重新落座。

    龍微然一笑後。平和的說道了:

    “韓道友這次前來議事殿,想來也應該知道盟希望道友繼續出戰的意思了。這件事說起來,還真是我等對道友失信了。不過大戰將即,以道友神通的確是我們天南修士的一大臂助,我等也是不得已而為之的。不過作為補償。我等可以在原料、丹『藥』等方麵稍做彌補地。韓道友若是不滿意,其他條件也可以商量的。基本上隻要盟能做到的事情,一定不會推辭的。”

    龍不愧為久掌天道盟的修士,未等韓立二人說出來意。就先搶先對韓立抱以歉意了。

    若韓立原本一肚子地不快,此時也不好發作出來了。

    不過,韓立本來就未因此動氣。

    他能從慕蘭神師手中得以逃脫『性』命。以後大戰即使再激烈,自保還是綽綽有餘的。

    既然『性』命無憂,他自然沒有什麼不快了。反而覺得這是一件難得的機會!

    於是,稍微沉『吟』了一下,韓立就不客氣的說道:

    “既然龍兄都如此說了。繼續參加下麵地大戰,也沒什麼。畢竟在下還是知道覆巢之下豈有完卵的道理。不過。韓某還真有些事情,必須要借助盟中力量才可能實現。韓某也就不客氣的利用此機會了。”

    韓立說到這,『露』出一副坦然之『色』。

    他知道,在這些老怪物麵前還是少賣小聰明的好,直來直往的反而更容易達成目的。

    果然這番毫不掩飾的言語,讓在座的大部分修士都對韓立有個不錯地印象。

    況姓修士更是笑了笑後,不掩飾的直接說道:

    “韓道友快人快語,很對老夫脾氣。有什麼條件說來聽聽吧。老夫倒有些好奇了!”

    龍目光閃動幾下後。含蓄一笑的沒有說什麼。

    其他人也盯著韓立。看看其倒底想提什麼條件。

    “其實也很簡單。在下希望借助盟的力量,幫在下搜集一種煉器材料。不瞞幾位道友。這種東西對在下頗為重要,若是能在大戰前就將東西湊齊,想必在下對付那些黑袍法士,就更有幾分把握了。”韓立神『色』如常,平靜的說道。

    “煉器材料?”在座之人互望了一眼,沒有誰『露』出驚訝之『色』。

    以他們心智自然知道這種材料肯定稀罕難尋之極。否則,韓立也不會利用此機會,當作條件提出來了。

    

Snap Time:2018-04-26 04:58:25  ExecTime:0.304